第28章 名门之中

    暗无天日的地下监牢里面,养天生身体上面缠绕着云旗的蓝色糖果液体,双脚上面带着脚铐,他旁边监牢的一个哥们儿笑起来“哥们儿,一旦被这个骑士团抓住的话,那就永远别想要翻身了,如果你还想要继续你的人生的话,劝你乖乖的对这个骑士团低头,这个国际性的犯罪组织,逃脱这种事情,你想一想就得了。”

    养天生没有答话,此时的他全身有些微微的颤抖,额头上面渗透出一滴滴的汗珠。

    不行…不开启达摩功的话…不行…感觉全身的血管里面仿佛有几万只蚂蚁再爬的他浑身奇痒难耐。

    眼前放着几盘饭菜,养天生一口都没吃,那些饭菜上面都淋着红色的液体,正是当初对无心用的「红菇」。

    日照三竿过后太阳没有那么的猛烈,监牢的气窗里面投射下来一缕阳光,照样在养天生的身体上面,无比难受的他用牙齿狠狠的咬着自己的口腔壁,试图用疼痛来缓解一下血管中的瘙痒。

    端着喷香饭菜的厨师站在监牢的上方,从口袋里面掏出了装着红菇酱的瓶子,准备倒下去的时候,一个带着白手套的手抓住“他知道这些饭菜里面有东西,今天这餐就算了吧,不能够眼睁睁的看着别人饿死。”,说话的人英俊帅气,一身白干净利索,“龙大队长”,厨师浑身颤抖了一下,立刻深深的低下了自己的脑袋。

    龙潮歌端着盘子走下去“今天这一顿,我送给他。”

    监牢的走廊上面,两名看守的面具使徒看到龙潮歌来到后立刻下跪在地“参见大队长。”

    他淡淡的点点头,走到了养天生的牢房前面,养天生抬起痛苦的脸看着他。

    几根港铁栅栏的距离,一个神色平静,波澜不惊,一个蕴藏怒火,痛苦难耐。

    摆摆头,使徒将牢门打开,龙潮歌走了进去,从西装的内口袋里面拿出一张白纸,另外一只手抓着一把大麻叶,动作迅速但是稳定的卷动着大麻烟卷,点燃,吐出一口极其浓郁的白烟,龙潮歌将这根烟放进了养天生的嘴巴里面,养天生迫不及待的狠狠一吸,顿时一张紧张的脸舒缓了下来,全身的血液也变得平静了下来。

    走到养天生的右边,龙潮歌伸出手扯起养天生的耳朵。

    “你不知道,我的右耳是聋的。”,养天生曾经对陈若水这样说。

    他的右耳里面流淌出黄色的液体,无味,但是宛若糖浆般的粘稠,龙潮歌从口袋里面掏出药膏,拿出一根棉签非常熟练的给养天生涂抹着耳朵,完毕后,养天生变得更加的轻松,双肩都松垮了下来,将药膏和棉签递给使徒,龙潮歌说道“每隔一天给他涂抹一次,喂饭给他吃。”

    使徒点点头又摇摇头“大队长,他不肯吃我们的东西。”

    “我送过来的他会吃的。”,龙潮歌淡淡的看了养天生一眼,走出去“我交代的事情和来过这里的事情不要告诉其他的干部。”

    天空的阳光照耀在通往监牢的楼梯上面,穿着白色大衣的龙潮歌行走在阳光中,没有跟养天生说一句话。

    而监牢里面的养天生大口大口的吃着饭菜,像是刚从地狱中放出来的饿死鬼,狼吞虎咽。

    XXXXXXX

    卡通色的紧身泳衣,1.7的身材,两条大腿在阳光的照耀下滑嫩、白皙、饱满,臀部圆润、肥大、腰肢纤细、曲线完美,山峰巨大、高耸、富含青春活力,脸蛋,一般,眉宇之间带着富家女人特有的一股傲慢。

    双臂伸直,双腿紧绷,跳板弹跳了几下后,跃动到高空的她完美入水…

    “好…好!!漂亮!!!”,游泳池旁边无数的佣人和保镖们纷纷鼓掌“玛雅小姐真是越来越娴熟了。”

    在巨大游泳池中贺嘉诚的二女儿贺桃雅像是一条美人鱼,在水中浑身的肌肤更加的白嫩完美,时而蛙泳彰显着自己完美的下体,时而仰泳让自己胸前的两座山峰耸立在水面之上,时而长时间的潜水,化身自由自在的鱼儿,出水的她因为长期的游泳身材近乎完美,佣人赶紧送过来一块干净的毛巾,摘掉眼镜的贺桃雅长吁一口气,她的眉宇之间不光光有着傲慢,还夹杂着一丝冷淡、。

    “二姐好厉害,二姐好厉害。”,在遮阳伞下面喝着饮料的克蕾儿欢呼雀跃。

    “二小姐的游泳技巧真的是越来越娴熟了,以后可能会成为世界冠军,不管老爷给予了你多么深厚的期望,我都期待你能披着五星红旗驰骋在奥运会场的那一天。”,楼天明站在克蕾儿的身边也频频点头称赞道。

    贺桃雅自嘲的笑了笑,用毛巾擦拭着自己的头发。

    而也是在这个时候,贺希雅和都摘星带着一群保镖走过来,满身香水味的贺希雅酸溜溜的看着贺玛雅“二妹真的是越来越厉害了,我这个做姐姐的真是一半都比不上你,哎呀,就算是到了秋天天气依然还是这么闷热,怎么办呢?我也想要游游泳,算了,这么多人在,要是那里发挥的不好让人嘲笑怎么办?楼天明,明天晚上你带着一群人去开一个会议,是新加坡的一个富豪要跟爸爸谈合作的事情,爸爸最近身体不好,由你代替参加。”

    楼天明一愣“业务上面的事情,我好像是没有权利参与的吧。”

    贺希雅柳眉一挑“让你去你就去,这是我给你的权利,给我吧签约的合同带回来就可以了,任何的费用全部给你报销,这对你这种拿着死工资的人来说真是肥差中的肥差,你要在这儿跟我挑三拣四吗?”

    楼天明还没说话,都摘星脸上带着一丝阴笑道“楼大队长是不是想要反抗贺家之人的命令吗?你想要不遵守命令吗?”

    都摘星身后贺家庄园的护卫们全部都是低吼起来,一个个脸上无尽的杀意看着楼天明。

    “父亲给我的可是贺家在香港百分之70的战士命令权,你不过才握着另外的百分之30,楼天明,你是不是想要造反?”,贺希雅脸色难看的怒斥,克蕾儿站起来皱紧眉头“大姐你对楼大哥不要这么凶嘛,他又没有说什么。”

    “你给我闭嘴!”,贺希雅看着克蕾儿。

    “别忘记了,克蕾儿的手中握着全世界贺式企业29.8%的股份,一丁点股份都没有的你,在四妹面前,闭嘴的是你吧。”,贺桃雅白了贺希雅一眼“噢?用这种眼神看我?这种恶毒的眼神是姐姐看待妹妹的眼神吗?你把三妹送到国外放养的事情,别以为我们不知道,父亲一丁点的股份都没有给你,你不是一直想要吗?我这儿有8.8%,想要啊?从我手里面来抢吧,你看你能不能抢的到,别以为你带着一群狗奴才就无敌了,你想要动我,就给我洗干净掂量掂量自己有几斤几两。”

    贺希雅气的双眼冒火“二妹,之前有水之都给你撑腰,但是现在水之都就跟从世界上蒸发了一样消失的无影无踪,你还以为他们会保护你?你的确给他们提供着大笔大笔的财富,你自己的集团发展的前景确实很好,但是我告诉你,水之都,只是过去时代的一个传说,这个时代没有任何人见过他们,你背后给你撑腰的巨擘,已经被大海吞噬了。”

    “你敢惹我就等于是惹了齐麟,我们的身份决定着我们跟怎样层面的人打交道,贺嘉诚女儿的身份只是翅膀,怎么飞翔看我们,大姐,你要不要试试像对待三妹那样对待我?”,贺桃雅冷淡的看了大姐的一眼,带着自己的佣人和保镖们离开了游泳池,潇洒的留下一句“大姐,狗刨式再好好的修炼修炼吧,学着……怎么游着像一条狗呢。”

    贺希雅生气的握紧拳头,都摘星连忙一脸阴毒的在她的耳边不断的轻声低语,贺希雅的脸色才好看了一点。

    这座空蝉庄园,看似平常无比,这些富家子女们都过着让我们想像不到的尊贵生活,但是其实内地之中暗流涌动,有时候我们见识的东西越多,我们原本干净和纯净的心灵就会越来越脏,内心的**也会越来越膨胀,越是努力把自己生活好的一面展示出去的人,往往在生活中就活的越卑微,正是因为一直的卑微,遇到一丁点幸福的事情,便迫不及待的向全世界展示,却不知道真正活得好的人,早已经不屑于这样。

    傲慢而无理的大小姐、冷淡聪明而睿智的二姐、天真活泼的小四妹,他们既是这座空蝉庄园的三角,也是破坏这座庄园最关键点的存在,落叶深秋,常常发生着一些让人意想不到的事情。

    在都摘星的安慰下,贺希雅的脸色也缓和了下来,她的双目宛若蛇蝎一样看着贺桃雅的背影,两只手的指甲狠狠的掐进肉里面,恶狠狠的看着楼天明“明天那个回忆你必须给我去陪客人和客户,不满意拿不到授权书就不要给我回来。”

    看着这群人离去的背影,楼天明对着克蕾儿耸耸肩“没办法的事情咯,大小姐发话了。”

    落叶,在空蝉庄园大铁门的前方越积越多

    【推荐阅读】特战教官失忆后被小旅馆老板娘收留,成了一个不知名的服务生,且看牛逼王者在社会底层制定规则!艳丽少妇、清纯萝莉,皆我所欲!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