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相残

    这个外国佬抓住了内口袋手枪的枪柄,眼神中闪耀着极强的杀光和身边的人交换着自己的眼神,这边一共有六个鬼佬,也许是他们立体的五官让他们的表情藏匿的非常的隐晦,其余五个人都是淡淡的点点头,同时将手伸进了西装口袋里面。

    “那么现在…就是眼前这个人脑袋开花的…”,为首的光头鬼佬刚刚要拔出枪的一瞬间…

    “喂,我劝你最好把你的动作停止下来。”,楼天明刷着手机没有抬头说道“因为在贺老身边的缘故,这样的场面我已经经历过太多次,所以说跟我过去遇到的那些危险比起来,你们的动作简直跟小孩子拍皮球一样的愚蠢,现在,可以和颜悦色说话的时候,把你们知道的全部都告诉我,咱们,还能够强硬的挤出笑脸继续做朋友。”

    他察觉了?一直看着手机的他居然察觉到了?楼天明的警觉性既让鬼佬们震惊,但是我的主子有命令,今天这个金发男人…必须要在这里死亡掉。

    “朋友,没得做。”,光头鬼佬站起来掏出枪对着楼天明的刹那…

    “刷…”的一下超速的移动声响起,鬼佬们只看到楼天明刚刚坐的那把椅子在不断的旋转。

    他到底去了哪里?六个鬼佬同时将手枪掏出来,电光火石的一眨眼间,出现在一名鬼佬身后的楼天明抬起脚“破”的一下狠狠的踢在他的脖颈上,骨裂之声在右脚移动开的时候响起,第一个鬼佬捂着脖子口吐白沫软绵绵的倒在地上,两名鬼佬迅速的转过身,开枪就是“砰砰”的一阵怒射。

    楼天明身体腾空在半空,双掌抓住他们的脑袋双臂弯曲的微微撑起。

    从空中落下来的楼天明两根手指狠狠的从他们的头顶贯穿下去,两名鬼佬脑袋喷血的倒地。

    楼天明甩了甩手指上面的脑浆背着手对剩下的三人道“咱们还有的谈。”

    “没得谈!”,三名鬼佬集体朝着楼天明不断的扣动扳机。

    “感知!”,楼天明背着手闭着眼睛开启了感知系域气,前方密密麻麻飞舞过来的子弹的速度放慢了整整二十倍,但是也是迅雷之间的事情,只看到楼天明的身体在子弹中来来回回的闪避移动着,一头金发在风中甩动,被子弹摩擦过去打碎几根头发,这家伙是鬼吗?怎么这么近的距离都打不中?三名鬼佬脑袋冒汗,舌苔有些发苦。

    楼天明右脚在地上带着火花一个摩擦…身体像是在地上滑翔着一摔…

    身体直直的倒下,但是在距离地面还有一米的时候楼天明的身体“嗖”的滑翔了出去,移动到三名鬼佬的背后,一脚踢中一个鬼佬的右腿,踢得他一声痛喊身体弯曲下来,楼天明一把抓住他脑袋上面的头发,随后带着他的身体,疾行的走动了几步后将他的脑袋“咚”的一声撞击在墙壁上。

    脸骨碎裂,这名鬼佬倒在楼天明的脚下,剩余的两名鬼佬扔掉了空枪,光头鬼佬在后方,前方一个两米高大的外国人摇摆着脑袋活动着身体,随后握紧拳头,将牙齿摩擦的‘咯咯’作响,他自信的笑道“两年的中华武术的学习,让你知道中华武魂的厚重。”

    “嘭!”,随后,在他吃惊的眼神中,楼天明的右手五根手指插进墙壁里面,爆裂出一大团的浓烟。

    “这…这他妈是何等坚固的手指?”,这名学习中华武学的鬼佬双腿狠狠的哆嗦了一下。

    “二十年身体‘超人’的学习,想不想要尝一尝痛苦的滋味?”,楼天明一边走一边撕裂着墙壁,“咔咔咔…”,这花岗岩的墙壁竟然随着他的移动而撕裂出一道恐怖的凹痕,尘烟飞舞中楼天明的眼神格外的冰冷,那个外国人吓得不轻,但是身后的老大一声怒吼“上去,解决他!”,“哇!!MOM!!”,外国佬一声怪里怪气的呐喊,奔跑着身体朝着楼天明冲刺过去。

    他跳跃起来,一脚甩向楼天明的右臂,脚风脚风凌厉有劲,配合着他的呐喊力量再上一层楼,让身后的光头鬼佬握紧拳头一声呐喊“漂亮,发挥出来了,你的力量全部都发挥出来了,这一脚下去的话,那个男人的右臂肯定会像橡皮泥一样的完全的粉碎,这就是我们办事的效率,这就是我们的强大之处。”

    那名外国佬瞪大自己的眼睛,一脚狠狠的踢在楼天明的右臂上,“嘭!!!”,一股罡风四溅飞舞,爆裂的声音久久在房间环绕。

    碎裂了吗?光头鬼佬带着期许看向前方。

    首先是眼神中出现血丝,那名外国鬼佬下一刻“嗷……”的发出杀猪似的惨叫声,他的身体从半空中跌落到地上,捂着自己的脚疯狂揉动着呐喊,一滴滴疼的要死的眼泪从他的眼眶里面流淌出来,他右脚脚掌的骨头已经完全的碎裂成骨头渣了,包裹整条右腿的骨头上面都或多或少带着撕裂的缝隙,楼天明面无表情的从他的身边走过,突然加快了自己的脚步,最后那个光头鬼佬紧紧的靠着墙壁,楼天明拿起一个烟灰缸,猛地一个挥舞…

    烟灰缸距离他还有八厘米左右,里面的烟尘和烟头溅洒了他一脸,他吓得裤裆撒尿的说道

    “大小姐,是贺希雅大小姐授命让我来杀掉你的,我只是拿了钱办事而已,给条活路吧爷爷,我知道的还有贺希雅大小姐今天把整个空蝉庄园全部都包围了,她今天好像要威胁自己的父亲把总裁的位置交给她,其余的我真的不知道了,我也要生活啊。”,鬼佬闭着眼睛跪在地上双手合十的不断低头“爷爷,请爷爷饶命啊,我只是…”

    周围只剩下兄弟哭喊的声响,他弱弱的睁开眼睛,眼前已经空无一人。

    楼天明不断的摁着电梯的楼梯,同时拨打了一个号码十分着急。

    “嘿…老兄。”,那头传出一个爽朗的笑声。

    “伙计,现在是调侃的时候吗?庄园里面怎么样了?老爷子怎么样了?”,楼天明焦急的问道。

    “哈哈哈…现在的场面非常的壮观,里里外外到处都是人,这他妈就是东宫太子造反做的事情啊,不过那些圣战骑士团参与进来了,反正现在情况不怎么好,不过你尽可能的放心,两个小姐暂时没什么事儿,等会儿有没有事情我可不敢保证,贺老爷很生气,但是现在整个庄园都被阿雅控制了,你都赶紧回来,这儿有一大群高手,我怕怕,哈哈哈…”

    “等我,陈羽,咱们这么久的交情,你这次一定得帮我。”,楼天明有些担忧的说道。

    “白痴,保护贺老是我老大交代的事情,更何况我们是老相识,我等你回来,不管他们有什么理由。”

    “惹了天门保护的人,那帮人惨了。”

    XXXXXXX

    阿雅大小姐夺权的会客楼中……

    “爸爸,爸爸……”,被抓来的贺桃雅和克蕾儿挣脱了保镖的控制跑到了贺嘉诚的旁边,贺嘉诚捂着心脏疼的说不出话来,贺桃雅站起来双眼冒火“赶紧给爸爸吃心脏病的药,如果一旦爸爸真的去了的话,你一分钱都拿不到,你处心积虑的谋划了这么久,难道想要竹篮打水一场空吗?”

    贺希雅笑了笑,转过头的她猛地回过头的时候已经是一脸煞气,“啪”的一下就是狠狠的一巴掌打在贺桃雅的脸上,贺桃雅的手被绑着,一巴掌反而让她露出不屑的笑容“大姐,你可真是出息了,勾结外人用这种肮脏的手段来算计爸爸。”

    别他妈玩出事儿来了,这傻娘们,地乾对着那群医生团队挥挥手“赶紧去给贺嘉诚救命了。”

    贺希雅却是一脸恶毒的看着贺桃雅“我亲爱的好妹妹,你在跟谁说话呢?”,说完她一把抓住贺桃雅的头发,将她的头皮死死的往上提,恶狠狠的说道“别以为自己有点成绩就可以这样肆无忌惮了,我承认我卑鄙阴险,那你呢?我告诉你,现在我可是鸿天集团的女总裁,说话给我注意点,你以为你在海洋上面找到了那种元素以后齐麟会把你看到很重要吗?你不是号称水之都是你背后的盾牌的吗?你不是一句话可以叫来齐麟的吗?电话给你,给我叫啊…给我叫啊…哈哈哈…疯婆娘。”

    一把将贺桃雅扔在地上,贺希雅抖动着指缝里面的头发,瞧不起的看着贺桃雅“我告诉你,今天我不光光要让你一无所有,我还要让你彻底的陷入绝望之中,水之都,我好怕噢…你知道他们是谁吗?”

    雷翎骚包的笑了笑“香港骑士团,不管是天门来人还是水之都来人,照打不误,照抓不误,照杀不误。”

    “我知道你们最近跟天门争锋相对旗开得胜正在得意着呢,圣战骑士团对吧,你看到时候夏天先生会不会放过你。”,贺桃雅看着他使劲的说道。

    雷翎不怕的挥挥手“夏天要打我们就是跨国打,不说我们,首先世界政府的国会厅的人就会收拾他。”

    “什么夏天天门的。”贺希雅看着贺桃雅阴险的说道“我知道妹妹的真正梦想是想要当一名游泳运动员对吧,姐姐支持你这个梦想。”

    贺希雅指着鬣猪道“那个死胖子,你不是耍刀的吗?给我把她的脚筋割断了。”

    “哦哟,这相残的。”,这句话连地乾都是倒抽一口凉气。

    贺桃雅更是一脸恐慌,阿雅大小姐走到她面前拍打着她的脸“脚筋断了没办法动的对吧?游啊…我让你游啊…”

    【推荐阅读】特战教官失忆后被小旅馆老板娘收留,成了一个不知名的服务生,且看牛逼王者在社会底层制定规则!艳丽少妇、清纯萝莉,皆我所欲!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