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雄狮凛凛

关灯
护眼
    那样残忍的对待自己的父亲,那样处心积虑的想要得到鸿天集团总裁的位置,要将两个妹妹扫地出门,如果说这一切都不足以让贺桃雅有恐惧的感觉话,那么贺希雅说要切断她的脚筋,这句话却让贺桃雅宛若身置冰窟,只觉得浑身汗毛立起。

    贺希雅带着嘲讽的笑容看着她,满意的点点头“对的,对的…你不知道我期待你这幅尊容期待了多久,生意上面的女强人,虽然说脸蛋丑了点,但你可以说是完美的,我的好妹妹,你都不知道我有多么羡慕你…”,贺希雅的脸上充斥着扭曲冷笑道“是啊,我什么都不会,就跟那些养尊处优的大小姐一样,但是从今天开始我不必在妒忌你了,我要毁了你,我要让你沦为一个街头的乞丐,让你在冷风中乞讨,让你这一辈子都活在世间的白眼之中。”

    她的心灵已经被黑暗完全的蚕食了,什么手足之情,什么同根之生,贺希雅已经统统抛之脑后。

    “死胖子,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给我动手!!”,贺希雅怒斥着鬣猪。

    鬣猪的腰间各自挂着三把赤红的开山刀,他此时紧紧的握着刀柄,一脸的痛苦,大汗淋漓,脸上的肥肉抖动,这个不善言谈的胖子支支吾吾了半天后说出一句话“总裁,给她一个痛快不行嘛?因为…她毕竟是香港著名的海洋企业的总裁和运动员啊,她每次比赛我都会看呢,我也幻想着有一天能够和她一样有那样好的身材。”

    小蛮拦住了鬣猪“大胖你别动手,我知道你特别崇拜她。”

    贺希雅双眼中再次跳动着嫉妒的火焰看着贺桃雅“听到没?又多了一个喜欢你的,你怎么总是这么让我讨厌呢?”

    鬣猪傻呼呼的点点头,雷翎突然走到鬣猪的身边,抓住一把开山刀,“桑…”,在一道刀锋的闪耀和锋冷的抽动声中将刀拔出来,随后提着刀一步步的走向贺桃雅,“嗖嗖嗖”,雷翎一边旋转着开山刀转动出美丽的刀舞一边道“请总裁见谅,我们这位胖兄弟是他的粉丝,既然他做不到的事情,就让我来代替吧,不知道从那只脚开始切会让总裁有痛快的感觉?”

    贺桃雅用力的闭了闭眼睛,重重的一个深呼吸后释然的看着贺希雅“我会恨你一辈子,真的。”

    “谢谢。”,贺希雅指着她的左腿道“给我把她左腿的脚筋切断。”

    雷翎二话不说的猛地举起开山刀,刀尖对准着贺桃雅左腿的脚踝处猛地插进去…

    “嚓”的一声让在场的许多人都是不忍的别过头,锋利的刀尖插入她的脚跟腱处,贺桃雅疼的一声呜咽后重重的摔在了地上,冰冷的刀刃入肉,一股股浓稠企且猩红的鲜血不断的朝外翻涌,雷翎淡淡一笑后道“以后游泳这种事情…还是放弃吧。”,说完将刀刃猛地一个旋转,朝着左边狠狠一拉…

    贺桃雅左脚的脚筋被切断,冒出来的鲜血染指在她的脚掌上面,染指在地毯上面,左脚处哪里一个深深的缺口喷洒着一片片的血花,那股钻心的疼痛让贺桃雅紧紧的闭着自己的眼睛全身痉挛般的颤抖,一直咬着牙齿坚持她一声没吭。

    雷翎将开山刀在地毯上面擦了擦,猛地投掷了出去…

    “嗡…”带着一串猩红刀锋的开山刀稳稳的插进了鬣猪腰间的刀鞘里面。

    贺希雅弯起嘴角笑道“这下子你就彻底的变成一个残疾人了,不要着急,你跟四妹两个人,我都会一个一个慢慢来的。”

    大小姐打了一个响指,那边传来克蕾儿的尖叫声,克蕾儿被两名保镖架到了贺希雅的面前,大小姐摊开手,一个保镖将一个没有针头的注射器放在她的手心中,注射管里面是浓稠的银色液体,克蕾儿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但是看着大姐那阴沉的脸,她就不寒而栗,贺希雅伸出手掐住克蕾儿脸上的肉“多么滑嫩Q弹的皮肤,真是让人羡慕,你以后想要当歌星的对吧?你知道这个是什么东西?”,拿着注射器在克蕾儿的面前晃,贺希雅“哼哼哼”的阴笑着“这个东西,叫做水银,我只要从你的嘴巴里面把这个东西注射进去,你就一辈子也不能够说话了,至于唱歌?那就真的是天方夜谭。”

    贺桃雅猛地抬起头,几乎是牙缝里面挤出两个字“混蛋。”

    水银?克蕾儿害怕的不断的摇头“大姐不要这么对我啊,大姐不要…”

    地乾叹息的摇摇头,克蕾儿声音的确跟百灵鸟一样的好听,这嗓子如果培养下去肯定会是未来的大明星,可惜了。

    那边,被医生抢救过来的贺嘉诚痛苦的摇摇头“阿雅,你想要做什么?不要这样,你们都是一母同胞的姐妹。”

    贺希雅白了他一眼怒吼道“给我把她的嘴巴掰开。”

    克蕾儿没有桃子那么坚强,她不断的扭着脑袋挣扎着十分不配合,贺希雅一边拿着注射器一边掐着她的嘴巴的同时还伴随着一声声极其难听的咒骂,贺嘉诚伤心欲绝,自己竟然养出了这样一条吞噬着亲血肉的豺狼,这是一个做父亲最失败的地方,贺桃雅趴在地上承受着脚筋被割断的疼痛,周围的人都是带着戏谑的表情,看着这出手足相残的好戏。

    然而这一切的热闹全部被打破…

    原本紧紧关闭的会客楼的门被被“嘭”的一声完全的震开,伴随着巨门的大大开启,四名震开了门的保镖的尸体从半空中掉落在地上,雷翎的脸变得极其严肃迅速的走上去,当他彻底看清楚了他们的伤势后,这位佣兵战神大大的倒抽了一口凉气,四个人的胸膛全部被一掌震得完全的粉碎,这得需要多么恐怖的力量才能够做到这件事情?

    “阿雅大小姐,停下你的动作,我本来以为今天够太平的。”,雷翎扎紧了自己的皮带“兄弟们,做事。”

    由地乾领头,毒蚕、都摘星、小蛮、鬣猪等五人缓缓的朝着门口走去,阿雅朝着门外一看,偌大的广场上面,千人的保镖群体十分的混乱,他们形成了包围圈围绕住一大群人,一批批不断的冲上去。

    “滚!!!”,带着自己旧属的楼天明双手朝着两边猛地一个挥舞,这双手臂的掌力在之前的宾馆里面就已经见识到过有多么的恐怖,连那坚硬无比的墙壁都能够脆弱的宛若豆腐般的被撕裂掉,更何况是脆弱的人体?“嚓嚓嚓…嚓嚓嚓…”,只看到楼天明的双手一个横洒,在左右十多人的胸膛的肋骨完全被撕裂的粉碎。

    十几个人在惨叫声中倒地,这恐怖的爪力让身后的人频频的后退,一时间不敢侵犯接近。

    “你们这群吃力扒外的畜牲。”,楼天明紧紧的握住自己的右拳,那愤怒的金色域气撕裂了他右手的西装衣袖,随后只看到整条手臂的肌肉狠狠的收缩,“丝丝丝…丝丝丝!”,凝缩到极致的肌肉中释放出一股股强劲的域气。

    一个后退,金发乱舞,楼天明一拳朝着前方攻去…

    “涅墨亚雄狮·狮啸拳”

    冲击出去的右拳“嗷嗷嗷!”带着一道道草原狂狮的怒吼,一股狂霸到极致的金色域气朝着前方的保镖队伍凶猛的冲刺,那些域气在冲刺的过程中一股股的凝聚成一个长达1米的巨型金色狮头,“啪啪啪啪…啪啪啪”,狮啸拳带着恐怖的力量一路笔直的冲刺,撞击到那些保镖的身体上面全部将他们的胸膛冲击出一个巨大的贯穿血洞,“咚咚咚咚…”,巨大的狮头一连串的穿透了四十多名保镖的身后,打的整个广场的天空血肉横飞。

    “嗷!!!”,冲击出去的狮头力量依然不减,战士们也是很聪明的闪避到两旁,但是这一拳光是力量就足矣撕裂的两旁的保镖衣服撕裂,肚皮烂掉。

    狮啸拳带着一股血雨腥风竟然穿彻了整片广场,径直的朝着会客楼门前的六名干部冲刺过去。

    “来了,贺家第一高手,巨头大亨贺嘉诚的贴身侍卫。”,地乾看着冲向自己这群人的狮头悠悠的说道。

    “嗷!!!”,凶猛飞舞的狮头身后带着一大片的尘烟和鲜血,已经近在咫尺。

    “呜呜呜呜”,突然,会客楼前方周围的虚空狠狠的不断的颤抖。

    坐在鬣猪臂弯里面的小蛮指着狮子头喊道“重量平衡·千斤压制。”

    原本飞舞在半空中的狮头突然“嘭”的一下狠狠的坠落到了地上,发出一声巨响的爆炸后完全的炸裂,“滋滋滋…”重重落地的狮子头将大地炸裂出一道道的裂缝,紧接着只看到尘烟爆起,碎石乱舞中,地上形成了一个直径超过1.5米的巨型圆坑。

    周围的空间停止了涌动,小蛮对着楼天明淡淡一笑。

    楼天明喘息着张开了手掌,看向前方,脸上露出了明晓一切的表情“我就知道就是你们圣战骑士团搞的鬼,阿雅大小姐,你吃的饭真是吃到狗身上去了吗,居然联合外人来这样针对自己的家族,你们骑士团也真是够卑鄙,欺骗无知的大小姐,还有更加高明的招式吗?”

    “欺骗?你说什么欺骗?”,贺希雅走出来怒气冲冲的高声喝道。

    【推荐阅读】特战教官失忆后被小旅馆老板娘收留,成了一个不知名的服务生,且看牛逼王者在社会底层制定规则!艳丽少妇、清纯萝莉,皆我所欲!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