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地狱喷泉

关灯
护眼
    这臭小子修炼的居然是邪功?如果看这侏儒一样的外表还真的会被他所欺骗,人真的不能够仅仅的凭借着外表去判断,雷翎有些责怪自己的粗心大意,能够从那样残酷替天的竞争法则中脱颖而出的,怎么可能是泛泛之辈?“喂!!”,雷翎伸出手指着一群保镖道“不要他妈的去砍那头狮子了,给我去对付那个小矮子,楼天明说到底只是一个安全队长,替天的性命才是重要中的重要,干掉一个替天,你就能够名扬天下。”

    那群保镖点头如捣蒜的握着刀朝着鬼贼怒气冲冲的冲锋过去,嘴巴里面骂骂咧咧“矮冬瓜,这几天就送你上西天。”

    “你叫我矮冬瓜没关系。”

    鬼贼的脸上带着无限的冰冷收起了嬉笑,从手腕处开始,双手的皮肤狠狠的拉扯,每一根手指都变得又细又长,一根根的青筋宛若游龙般的缠绕在手指上面,手指甲更是变长变尖。

    虽然矮小,但是鬼贼丝毫不惧怕的朝着这几名壮汉缓缓的走过去“但是你们得知道,你们面对的是要成为世界上最强杀手团的替天帮会的9号,如果随随便便一个垃圾都敢朝着他冲锋的话…”

    “轟……”“刷刷刷刷…”,只听到一阵连续的移动声响起,随后只看到鬼贼直线的冲锋出去,身后携带着一大串由浅到深的残影,只不过是眨眼之间,只不过是一个呼吸的瞬间,鬼贼出现在这群人的身后…细长坚固的手指每一根都在流淌着鲜血,他脸上带着凶狠猛地转过头“那么这个9号,是不是做的太廉价了?”

    “嗷!!!!!”,十几人在下一秒全部捂住了自己的脖子,发出了撕心裂肺的呐喊。

    从他们的指缝中,一股股的鲜血冲击的朝着天空喷射着,他们的呐喊声音由高到低,随着脖颈上面一瞬间撕裂出来的伤痕越来越大,这群保镖软绵绵的倒在地上,双腿弹跳了几下变成了一地死尸。

    地乾和雷翎等人同时瞪大了眼睛,卧槽他妈的好恐怖…刚刚那一瞬发生了什么连他们都没有看清楚。

    矮矮的鬼贼双手插在裤兜里面站在原地,在保镖的嘶吼和无限的杀戮中双眼锋冷的看着这群人。

    雷翎的脸上出现的是从未有过的认真。

    XXXXXXXXXXXXX

    “嚓嚓嚓…”,一圈圈旋转而圆舞飞动的鲜血之花在飞镰的身边跳动,他的身体旋转在天空中,手中的武器·链刃随着身体的旋转一圈圈的缠绕住飞镰的身体,弯刀在鲜血的飞溅中不断的撕裂着身边保镖的身体,那些人的肋骨被一根根的完全斩断,漫天飞舞的骨头碎渣在飞镰的身边飘动,镰刃切割开他们的肚子,一根根的肠子混合着体液流淌出来,一片腥臭。

    站在最后方的陈流年张开双手呼吸着充斥着鲜血的风,舒爽的喊道“飞镰,再砍的更加用力一点。”

    一大片的保镖花苞枯萎般在飞镰的身边倒下。

    “呜呜呜…”,飞镰的身体旋舞着降落,身上缠绕住的镰刃一圈圈的松开。

    右脚在地上轻轻一点,面无表情的飞镰猛地将链刃朝着前方抛洒过去,“刷刷刷!”,链刃的铁链缠绕住一名保镖的脖颈后持续的飞翔,一圈一个缠绕住二十多名保镖的脖子后,飞镰猛地将链刃抛向天空,二十多人的身体也随之到了天空中,随后飞镰将链刃狠狠的一拉,“当当当…当当当!!”,链刃缠绕的更加的拥挤,挤压的二十多名保镖的脖子呼吸不过来,脑袋更是要炸裂般的裂开,’轟…”,飞镰随意的将链刃朝着旁边一甩,“锵锵锵!!”,链刃在舞动中松开,二十多人的死尸被抛向远方,随后齐齐落地,脖颈上面都是挂着紫青色的勒痕,已经被活活的勒断气。

    听到陈流年话的他尊敬的点点头“再狠一点吗?如你所愿。”

    镰刃缩回,大袍一舞,飞镰的身体飞速旋转的冲腾到十几米高的天空中。

    右手中的链刃从衣袖的袖口中钻了进去,随后飞镰脑袋朝下,朝着人群密集的队伍狠狠的冲锋下去。

    “嘭!!!”,冲击力极强的飞镰的身体直接撞破了广场的地板冲刺进入大地之中。

    一个巨大而黝黑的黑色窟窿出现在空蝉庄园的大地上面,无数的保镖奋勇的冲刺过去,站在洞口的旁边朝着下方一看,什么都看不见,只感觉到一股股冰冷的凉风宛若刀子般的在脖颈上面刮动。

    “异术者·超必杀·地刀。”,大地的洞口之中突然响起了飞镰的声音。

    “轟…”,随后围绕住洞口的保镖们只看到一大团的银光从地底的深处冲刺出来,光是那股冲击的风浪就割裂无数保镖脸上脆弱的皮肤,出现一道道渗透出血迹的伤口,紧接着只看到缠绕成一大团的链刃冲击出洞口。

    “天女散花!”,“嗖嗖嗖嗖…嗖嗖嗖嗖!”,拥挤成一团的整整一百根链刃在一瞬间变成散开,一根根的链刃游动在空中‘哗啦啦’的作响,那些链刃最顶头的弯刀就像是一根根长了眼睛的毒蛇,冲向那些保镖,一根一个,一根一个,一根一根…疯狂的卷住他们的身体、脖颈、双腿…不到短短二十秒的时间,一百名保镖的身体已经全部被困住。

    随后一根根的链刃开始不断的朝着大地的洞口里面回缩,那些保镖感觉自己要被拉入无尽的深渊,很多都是声嘶力竭的朝着周围哭泣的呐喊着,一些人抓着石板朝着周围大声的哭嚎‘救救我。’,但是均是无济于事,缠绕住一百名保镖的一根根链刃全部碎火了那个洞口里面,随后只听到从洞口里面传出最让人恐慌的声音,那些人在哭喊、在怒吼、在疼痛的哀嚎。

    贺希雅被吓得抱着脑袋缩在墙角不敢看,贺嘉诚那双沧桑的目光看着眼前的一切。

    那些声音让雷翎都汗毛立起,感觉…他们就像是在地狱中挣扎。

    陈流年朝着天空抛洒出玫瑰,满足的闭上眼睛举起自己的双手“出现吧,地狱的喷泉。”

    “嘭!!!!!!!!!!!!!!!!!!!”

    整个空蝉庄园的人工岛都狠狠的一个震动,随后发生了最骇人的惨象,从大地那个洞口中,一股直径超过1米的猩红血柱带着‘轰隆隆’的冲刺声狠狠的冲向了天空,冲刺的程度足足有四米多高,“哈哈哈哈!”,陈流年疯狂的大笑着,雷翎他们则是满脸震撼的集体后退了一步,这群人还是人吗?人命在他们的手中就是杀戮的演绎,就是一场惨无人道的屠杀。

    猩红冲刺的献血喷泉一直持续了7.8秒过后才软绵绵从劲猛的冲刺铺洒在地上,染红了一大片的地面,那些浓浓的鲜血在地上流淌,那些尸骨已经彻底的无迹可寻,谁也不知道在那个洞口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

    献血喷泉消散后,飞镰就静静的站在洞口的旁边,满身鲜血的他全身依然隐藏在大袍之中,双手长长的袖口迎风飘遥,高高立起来的领口包裹住半张脸只露出一双淡然的眼睛,看起来很好欺负,但是此时此刻已经没有人敢靠近他。

    “爽。”那地狱的喷泉让陈流年满意的点点头“你进步了飞镰,很快便能够超越苍狼。”

    XXXXXX

    “咚咚咚!”,随着涅墨亚雄狮的双爪狠狠的拍打在地上将两名小弟拍打成肉泥,威风凛凛的他毫发无伤,而在涅墨亚雄狮旁边的花爷则是玩的嗨到爆,他手中那把巨大的折扇不断的切割着旁边人的身体,这把‘火刑扇’锋利如刀但是又硬如钢铁,一大批的保镖冲锋过来一把把的钢刀同时合并的砍下来,花爷‘哗’的一声打开折扇,散开的折扇和一把把的钢刀狠狠相撞,溅洒出一大串的火星,随后花爷潇洒的收扇,朝着前方就是一个切割。

    一名名保镖胸膛像是被利刃砍中般,被斩的皮开肉绽的倒在了地上。

    而随着替天的杀戮和楼天明的配合,冲锋上来的千名已经只剩下一丁点的残兵败将在周围跑动,不足为惧,广场上面既倒着保镖的尸体又充满了受伤的保镖,他们在地上痛苦的翻滚着,捂着伤口哀嚎着,惨不忍睹。

    很多佣人已经被替天的威猛刚烈吓晕了过去,一般无法接受如此血腥景象的人躲在一旁不断的呕吐着。

    地上血流成河,各种内脏散发着肮脏的臭味弥漫在空中。

    飞镰的链刃上面拖着两名尸体前进着“3号,没有意见的话我们就全收了,之前听说过诛仙金刚功已经失传了,没想到传人在香港活着,我对此,有些兴奋不已呢。”,飞镰的双眼从淡然变成了隐藏着的淡淡兴奋。

    “按照之前商量好的来。”,莎松开了眼前掐住的一名保镖,那名保镖的脖子上面充满了一个个流淌着脓水的毒洞。

    飞镰偏过头骂道“欧巴桑,快点去跳广场舞。”

    莎伸出舌头舔着脸上的鲜血“你在骂一句试试?信不信我今天晚上就让13号消失。”

    一股秋风带着一股萧瑟从雷翎等人的前方卷着落叶飘过,看着倒地的千人保镖,雷翎骂了一声‘废物’,随后将目光看向小蛮“既然从狗窝里面出来,这群人就是一群杀人不眨眼的疯狗,他们的手段比起我们狠辣多了,小蛮,给我去把他们打一个下马威。”,“GET!”,小蛮翘起大拇指,看着花爷道“我最讨厌他了,皮肤竟然比女人的还要好。”

    鬣猪猛地挥舞了一下手臂,小蛮站起来在空中身形矫健的一个空翻,落地的她两只手张开,随后1.6米的小小身材朝着花爷本派过来,花爷挥舞开火刑扇快速的扇了扇,兴奋的喊道“你们两别吵了,对方干部级别的人出动了,目标是我咧…正好,她也是同样是我的目标。”

    “别给我轻敌,虽然在王君战队赛上面这支队伍没有参加过,但是大主君却说过,如果香港的骑士团参赛的话,世界第一杀手组织血榜的地位将会遭到强烈的撼动,虽然说香港是祖国的一部分,不过这些土生土长的港佬们,从骨子里面却没有把自己当成一个华夏人,他们的眼神看待我们是鄙夷的,他们骂我们是大陆人,咱们的飞机从大陆的任何地方到香港都属于国际段,咱们要去哪里看看,要尽心尽力的办一个狗屁通行证,才能够居留7天,而他们对欧美人却是3个多月的欢迎…”

    陈流年双眼冒火的吼道“倚仗着咱们认可他们是华夏人这份骨子里面的接纳和宽容,这群人不给我说华夏国最好听的母语,给我说话中英语掺杂着粤语听起来跟什么狗屁一样,我们的人来到这里购物反而被自己的同胞打死,这群笑面佛,对别的国家的人毕恭毕敬,对我们自己的家人却跟陌生人一样,我们拿你们当家人,你拿我们当外人…”

    “越说他们的越一肚子火,一个巴掌大的地方牛逼你妈呀?这里如果一天没有天门的踏足,这个地方就永远就得不到整改。”

    “就让天哥好好的教育教育你们,一家人是怎样的,就让我们替天来教训教训你们,华夏人之间,应该是怎样的。!”

    “小花,弄死他!”,难得发火的陈流年指着奔跑过来的小蛮,疯狂的怒吼。

    花美丽被陈流年说的热血沸腾,一脚重重的踩地

    “天哥的任务:不把香港的灵魂收复回来,替天一个人都不能够回家。”

    “小妹妹,吃姐姐一扇!!!”,花美丽握着火刑扇威风凛凛的朝着小蛮冲刺过去。

    陈流年的一番话…是笑柄之谈还是这个时代的悲哀,答案在我们每一个人的心理。

    这一次天门替天出动的任务,跟以往都完全不同。

    一批批人的外派,一定要顺藤摸瓜的找到可以摧毁骑士团的东西,一次次煞费苦心的潜伏,一队队替天人员的连续出动。

    天门的铁蹄可以毫不留情的踩碎世界的任何一个地方,但是唯独香港,夏天始终没有忘记。

    这片土地属于我们,这座城市的灵魂不属于我们。

    他们如海浪在那一年回来,也宛若帆船越来越远。

    要想真正的获得国家般的城市,勇蛮的征服和肆掠,从古至今都是徒劳的……

    因为那些渐行渐远的身影,本就是家人。

    【推荐阅读】特战教官失忆后被小旅馆老板娘收留,成了一个不知名的服务生,且看牛逼王者在社会底层制定规则!艳丽少妇、清纯萝莉,皆我所欲!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