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海雾

关灯
护眼
    圣战骑士团与替天的第一次正面交锋,由替天14号的花爷品尝胜果,这是一场硬碰硬的较量,从广场所有的地板都被撕裂成粉碎、大地的千疮百孔就可知道这场战斗的激烈程度,在这样狼藉一片的大地上面还充斥着无数骑士团保镖的尸体,他们的鲜血一缕缕的流淌进入大地的裂缝之中,随后坠入深不可测的地底深渊。

    天空中的乌云再次从月亮前方刮过,明亮而温柔的月光洒满了整座岛屿。

    屋内的贺嘉诚连续喝了几大杯水后才舒缓过来一口气,这头在时代中行走的老狼,自然也对目前的形势一目了然,如果自己想要守护住鸿天集团乃至整个家族产业的话,和替天的合作那是必须的,但是他却又考虑到夏天,那可是一个恐怖的年轻人,虽然很少抛头露面,大部分都是运筹帷幄决胜千里,如果自己和夏天挂钩的话,那无疑于从此以后身边多了一头狼,但是夏天就算再怎么奸诈,也比龙潮歌要顺眼的太多,那可是一个吃人不吐骨头的畜牲。

    贺桃雅似乎看穿了父亲的疑虑,小声的说道“替天在这样为难的时候对我们伸出援助之手,父亲这辈子跟那些商业大亨这样交好,但是真正的危难到来的时候,又有几个知心友自己身边?夏天为人虽然狡诈阴险,也没有多少的光明磊落,但是起码在这样的关头,保护着我们的人,他叫做夏天。”

    贺嘉诚点点头,脸上的疑惑消散了许多,权衡利弊一番后,贺嘉诚小声道“让天明全力的协助替天。”

    “这才是香港金钱大鳄该有的聪明选择,天门要往全世界发展,我们就得成为他们背后的翅膀,尽全力的帮助他们,这样贺家在香港才能够更加永远的生存,而天门实力通天,对于我们无疑是一把最强力的保护伞,时代是一片海洋,我们是海洋的资源,天门就是狂鲨,这就是共生。”,贺桃雅继续为天门说话,赢得贺嘉诚的频频点头。

    克蕾儿也在旁边说道“跟天门做朋友以后是不是可以天天看到流年哥哥啦?父亲,你还在犹豫什么?”

    看着两个女儿,贺桃雅的长远目光和聪明干练,克蕾儿的活泼可爱与天真开朗,贺嘉诚在朝着门外的贺希雅看了一眼,忧心忡忡的叹了口气“这只长了反骨的蛇蝎,真是贺家的耻辱。”

    桃子坐下来捂着自己的脚抬起头看向庄园的天空,以后自己就是一个跛子了,而且自己长的也不是很好看,虽然说是旺夫的饱满脸,但是现在身负残疾,估计也少有男人会看上自己吧,桃子打下了决定,如果这场风波能够顺利的过去,自己就一头扎进公司,放弃那些可怜的梦想,成为一个女强人吧。

    会客楼的前方,莎和鬼贼站在陈流年的身边,涅墨亚雄狮楼天明恢复了人形走过来,指着后面道“那个女娃娃受了重伤暂时昏迷,而圣战骑士团一直在喋喋不休的议论,他们是不是又在商量着什么阴谋诡计?”

    “尽管来吧,我们只好守护好身后这座会客楼,保证贺嘉诚老爷子的安全。”,流年无惧的看着骑士团。

    “3号。”,莎点燃了一根女式香烟“这里到底是香港的地盘,事情拖延下去肯定是坏事,如果到时候圣战骑士团支援过来更加强力的战斗力,鹿死谁手还非常的难说。”,鬼贼在旁边点头,认为莎说的很有道理,流年则是淡定的说道“这我又何尝不知道呢?敌暗我明,跟圣战骑士团这样正面的交战本来就伴随着一定的风险,富贵险中求,能够拉到贺家的支援力量,对于天门而言,是走向香港最深的一步根基。”

    楼天明致谢的朝着陈流年低了低头“老爷子也会选择天门,到时候这香港首富,就是主君夏天身后金钱的仓库。”

    一场大战,消耗了花爷太多的体力,战场被拉分开,小蛮被保镖们抬走,飞镰保护着花爷顺利从战场中撤退,此时的花爷全身冒着熊熊烈火,妖术师特殊的锻炼方式让他的每一根筋脉中都似蕴藏着烈焰般的燃烧,随着烈火的不断灼烧,花爷松弛的皮肤开始变得Q弹紧绷,苍老的容颜也慢慢的朝着原先的俊美恢复着……

    穿着黑袍的飞镰站在最前方一副迎战的姿态,那边的鬣猪蓄势待发…

    XXXXXXXXX

    雷翎翻开小蛮的眼皮看了看,倒抽一口凉气“怎么会伤成此等样子?女人的身体就是弱不禁风。”

    地乾老头声音略大的提醒道“由于替天的搅局,我们的胜利计划时间已经一拖再拖了。”

    “他妈的你以为我不想要攻克进去?陈流年应该是背负着极其浩大的重任,死守贺嘉诚。”,雷翎瞪大眼睛看着地乾“我跟他的实力是半斤八两,而且这还是我的自我认知。”

    毒蚕贼溜溜的看着四面八方“副队长,在这样拖延下去对我们不利啊,贺嘉诚的保镖团估计正在回港。”

    “我他妈知道。”,雷翎唾骂一声“摘星,打电话给队长,如果今晚要死战的话,让队长尽快的授权,撤退的话,真的是非常不甘心,如果贺家跟替天挂钩的话,那么天门无疑正式的打开一条通往香港的通天大道,如果双方再度合作的话,后果不堪设想,趁着现在替天还没有在替天站稳阵脚,必须一击击溃,否则后患无穷。”

    地乾一脚踏地,不解气的咬紧牙齿“在香港贺家的确是雄霸一方,天门真他妈的聪明,而且极其的狡诈,一边探索我们一边跟香港这边合作,而起在这样危难的关头天门挺身而出,往后天门和贺家的关系必定情比金坚,队长说最近夏天不是去泰国了吗?那么这件事情到底谁在负责?如此心思慎密,短短这么点时间搞的我们手脚大乱…”

    地乾的脑海中突然乍现出一道精光“难道是天门军师?”

    雷翎吐出来一口唾沫“怕毛线的天门军师,苏逊要是赶到香港来,司忍会让他吃尽苦头。”

    看着小蛮被抬下去,鬣猪双眼冒火的看着那边的替天等人,手中六刀一甩,鬣猪雄风四射的朝着前方走动过去“副队,小蛮是被我珍视的宛若妹妹一样的女孩儿,这个公道,由我来替他讨回来,圣战骑士团被打退的威风,由我来重振。”,鬣猪的毛遂自荐让雷翎用力的点点头“好,去斩了前面那个飞镰。”

    “刷刷刷刷…”,鬣猪手中的六把刀在手中飞速的旋转着,飞舞出一圈圈的刀花。

    行走的蛮声低喝“用你的血,来给小蛮一个说法。”

    飞镰眨了眨眼睛,身体突然轻飘飘的朝着旁边飘舞了过去,“啪啪啪”,旋转的六把开山刀被鬣猪的大手全部都紧紧的抓在手心之中,每一只手抓着三把刀的鬣猪朝着移动的飞镰怒吼道“你给我往哪里跑?看我今天不把你大卸八块!”,鬣猪追上去,地乾正要提醒他小心,雷翎自信的摇摇头“别忘记了,鬣猪的赏金可是两亿的级别,他可不像一般的武夫那样有勇无谋,刚愎自用,那边是大森林…”,雷翎眺望着飞镰和鬣猪移动的方向“靠着海洋,有木和水,鬣猪的六刀流可以所向披靡。”

    “嘿嘿嘿。”,这边阵营中的毒蚕主动走了出去“我的手和脚都非常的发痒啊。”

    他一边走动一边发出着一道道令人厌恶的窃笑,同时神臻化境六日炽热开启了自己的「魔毒化骨功」,一把撕开披在身体上面的黑袍,微微的佝偻着自己的脖子,穿着一身轻甲的毒蚕满脸发绿,他伸出舌头舔了舔自己的脸庞“你们…谁想要成为下一个死亡的人?我想要战斗,因为我的手和我的脚,就像是有千万只蚂蚁噬咬一般的奇痒难忍。”

    莎走出一步被鬼贼拦住,鬼贼冷静的摇摇头“以毒攻毒,负负得正,这个家伙一看就是那种阴险狡诈的人,他长期在贺嘉诚的身边迷惑他,肯定有一身迷惑人的本领,嘴巴里面说的是什么魔毒化骨功,天知道他修炼的是什么,对付这种级别的猥琐人士,让我来,看我不撕了他的脸。”

    陈流年点点头,鬼贼一个箭步冲刺出去,双腿张开,一屁股坐在尸体上面,对着毒蚕勾了勾手指头“小骗子,这边,这边。”

    “哈哈哈…小贼子,待会儿就让我来好好的疼爱你。”,毒蚕说话间喷洒出大片大片的涎水,两只完全发绿枯瘦如柴的手伸出来朝着鬼贼冲刺过去,那两只手上面冒着一股股酸臭的烟雾,让鬼贼不敢轻松大意!

    而与此同时,随着飞镰和鬣猪的进入,那片临海的大森林飞舞出一只只月下鸟。

    XXXXXX

    由未知地点驶向空蝉庄园的航海路上面,因为是深夜的关系,海上波澜平静,浓雾大起。

    前方的海平线中的浓雾中,一艘巨型的军舰影子由小到大的越来越庞大,船头首先从迷雾中缓缓的出现,在甲板上面站着一个高挑的身影,独站船头,继而,桅杆从迷雾中出现,上面的巨型旗帜在海风中飘扬…

    那旗帜的图案,是在那无边无际的海洋上,耸立着的一座海上巨城!

    【推荐阅读】特战教官失忆后被小旅馆老板娘收留,成了一个不知名的服务生,且看牛逼王者在社会底层制定规则!艳丽少妇、清纯萝莉,皆我所欲!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