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月夜寒芒

关灯
护眼
    大森之中响彻着鬣猪的呐喊和吼叫,一根链刃从飞镰的袖口中钻出来狠狠的勒住鬣猪的脖颈,前方的飞镰身轻如燕的踩踏着树枝在不断的奔跑,铁链缠绕在树枝上面,让紧度和滑度交织出一片片刺眼无比的火花,下方的鬣猪的身体滑动,惨叫声中枯叶飞舞,脖子上面的力量缠绕的十分紧,让鬣猪根本无法呼吸,一张脸憋成了酱紫色。

    他手中的三把刀胡乱的朝着旁边不断的斩动,“啪啪啪…”只见锋利的刀刃劈开树木的躯壳,在一棵棵的树枝上面留下一道道深深的刀痕。

    前方的飞镰微微的一转头,猛然的跳跃而起。

    袖口中可以无限拉长的铁链随着他身体的滑动冲刺同样升向高空。

    “当当当!”,铁链在一根根粗壮的树枝上面再次灵活的缠绕,飞镰狠狠的一提。

    地上的鬣猪双脚飞舞被提到半空中,喉咙中发出极其怪异的声音,一股股的唾沫混合着涎水不断的从嘴角流淌出来。

    不远处的飞镰将铁链缠绕在手掌心之中,绕紧,随后一点一点狠狠的拉动着。

    “呃……”半空中的鬣猪双眼血红,只感觉到脖颈快被勒断,如果再继续这样下去的话,这个赏金两亿的战士就要被飞镰的一个偷袭活活的勒死,但是也该说是鬣猪命不该绝,就在这个时候树木的缝隙中投射下来一缕皎洁明亮的月光,正好洒在鬣猪的身体上面,这道光芒让鬣猪失去的视野顿时完全的打开,他的眼睛用力的歪动朝着后方斜视,终于看清楚了缠绕着自己的铁链的轨道在哪里,右手猛然的抬起来,鬣猪狠狠的朝着身后54°的方位狠狠的一斩,“当”的一声火花四溅,飞镰的链刃被完全的斩断,脖颈上面压力一松,鬣猪“嘭”的一声掉落在地上,捂着脖子剧烈的咳嗽起来。

    一阵海风吹来,飞镰抖掉了手掌心中碎裂掉的铁链,右手再次隐匿进入袖口中。

    哗的一声,他的身体宛若黑夜中的幽灵般再次无声无息的消失。

    暗杀者!!鬣猪双眼通红,胸膛狠狠的一个起伏,终于缓过来一口气,此时的他完全抛弃了平常时候的那一份憨态可掬,眼神刚毅且坚定,神色则是前所未有的认真,左右手的三把刀慢慢的散开,赤色的开山刀在月光下闪耀出一道道的寒芒,在周围的一棵棵树木的躯干上面频频闪耀。

    旁边的海洋涨潮了,风比之前更加清冷了几度。

    大森之中寂静无声,吃了小亏,这一次鬣猪不敢轻举妄动,他就站在原地,全身不断的转动,可谓是眼观四路耳听八方,因为他非常的确信,自己在这样警惕的同时,那个飞镰也在黑夜中注视着他,也许是从前方的灌木丛中…几根链刃就会朝着自己洒来,也许是在某一棵大树的后方,飞镰就会鬼魅般的杀出来,打自己一个措手不及,不过…对付暗杀者他有经验,他们虽然对气息有着很好的掌控,但是如果自己可以令他们受伤,自己便能够风弥漫在风中的血腥味来寻找到他们,让他们无处藏身。

    来吧小子,鬣猪握紧开山刀,只要你敢进攻,等待你的将会是六刀流的审判,鬣猪信心百倍。

    XXXXXXXX

    然而三四分钟过去了,周围一切还是那样的安静,没有任何的异常。

    一丁点风吹草动都在鬣猪的掌控之中,他知道对方想要一击必杀自己,不敢有丝毫的粗心大意。

    鬣猪再次转过身,脑袋摆动着,而在他身后的草地中,一根链刃宛若毒蛇般游动着在一点点的靠近着他,鬣猪的眼睛朝着后方贼溜溜的看了一眼,故意昂起头,两个鼻孔不断的收缩,看起来好像是要打哈欠…

    故意卖出来一个破绽果然让身后的链刃飞速的加快,“嗖”的一声从草丛中立起来,像眼镜蛇突袭一般,链刃最前方的弯刀顿时朝着鬣猪的后背攻击过去,“抓住你了!”,鬣猪猛然的转过身,挥舞着刀猛然的一刀斩断了这根链刃,前方二十多米处,站在一棵大树树枝上面的飞镰袖口震动,抬起头。

    “嘿嘿嘿!”,鬣猪朝着他奔跑过来,两只手飞速的朝着前方摆动,“刷刷刷…刷刷刷…”,六把开山刀全部脱手而出,飞速旋转着好似飞镖般的封锁了飞镰所有的逃跑路线,从不同的攻击点朝着飞镰旋舞过来,速度飞快,气势劲猛,飞镰冷淡如霜,两只手臂的袖口中“哗”的一声钻出来六根链刃,随后宛若猛蛇出洞般在前方乱舞,一根根的朝着开山刀攻击过去,“当当当!”,静谧的树林里面顿时火花四溅,一根根乱舞的链刃攻击在开山刀上面,打的不断旋转的开山刀火花四射,一把把的掉落在地上。

    “呼!”,鬣猪的身体带着一股猛风冲击,双脚在掉落在地上的开山刀狠狠一踢。

    “当当!!”,天空中又是两把开山刀被链刃打的退了回去。

    鬣猪行动矫健,双脚踢动地上的开山刀,两把刀直挺挺的朝着飞镰冲袭,双手接住天空中的两把开山刀,双腿在地上一踩,“嘭”的一声扩散出一道圆圈的冲击气浪,宛若冲天大肥猪的他手握两把开山刀雄劲昂昂,跟随着前面两把开山刀同时飞向飞镰,“咔…锵锵锵…”,剩余两把开山刀被飞镰缠绕住的时候,飞镰只听到两把开山刀朝着自己冲刺过来。

    身体猛然的一偏,躲过第一把开山刀的冲刺,但是旁边的那把开山刀“嚓”的一声在飞镰的后背斩过,留下一道血痕。

    “没完呢,双刀流·交叉攻击!”,鬣猪双刀交叉,窜腾到飞镰的上空,从天而降狠狠的斩下来。

    “嗖!”,飞镰的身体化成一道黑色的旋风迅速的闪避,从树枝上面冲刺到地上。

    两把开山刀“轰!”的一声斩断了粗壮的树枝,鬣猪伸出舌头笑着“这移动速度果然是当暗杀的料子。、“

    落地的飞镰挥舞着链刃将两把缠绕的开山刀猛然的朝着远处扔去,“咚咚”,两把战刀插入了树躯当中,刀刃竟然没入了树躯一大半。

    天空中的鬣猪迅速的一个转身,满脸都是露出着嗜血的光芒“以为四刀流就对你无可奈何了吗?”

    他那肥厚的大舌头在嘴唇上面轻轻一舔“刀之感悟。”

    身后朝着大海飞舞过去的两把战刀突然化成了淡淡的荧光完全的消散,随后猛然的出现在鬣猪的双脚上面。

    手握双刀,脚踏双刀,鬣猪从天冲击下来,狂妄大笑“你受伤了小伙子,躲藏不了,乖乖的挨我的刀子吧,四刀流·飞天猪!”

    对方气势刚猛,威力金刚,飞镰不敢迎接,身体化成旋风猛然的一个拉出几米距离的后跳,“嘭”,鬣猪从天冲击,四把战刀同时斩在了地上,爆溅出来的尘烟和碎草中,飞镰刚刚站稳,鬣猪伸着大舌头,脚踏双刀,战刀在地上撕裂出两道两道裂缝带着他的身体滑翔着,“四刀流·無双技·削肉狂斩。”

    “嗖嗖嗖…嗖嗖嗖…”,在战刀的舞动中鬣猪手脚并用,手中舞动着纷纷的赤红刀影在飞镰的身边频频的跳跃,飞镰在鬣猪的刀舞中身体带着风声不断后退闪避着,“哈哈哈!”,鬣猪一边斩一边笑“你身体的灵活度的确让人震撼,这样密集的刀影你都能够躲过去。”,说完右脚朝着前方猛然的一个龙抬头,飞镰全身一个旋转,刀刃冲天,飞镰危险的躲过一刀。

    “刷刷刷!”,在一道道利刃切割的风声中,鬣猪粗壮的手臂舞动的越来越快,手影混合着刀影让飞镰居然有些看不清楚。

    “嚓嚓嚓嚓…”,在闪耀的刀影中飞镰的黑袍猛然的被鬣猪割动了几刀后,鬣猪见缝插针。

    “双刀流·超必杀·绞杀暴风”,手上双刀的刀尖‘叮’的一声碰撞交叉后,鬣猪狠狠的朝着前方一刺。

    “哗啦啦啦……”,从飞镰的袖口中钻出来密密麻麻的链刃缠绕在他的胸膛上面,“当”的一声,双刀最锋利的刀尖狠狠的冲击在宛若一扇盾牌的链刃上面,而从刀刃中释放出来的风暴“当当当…当当当…”不断混合缠绕着击打着飞镰的身体不断的后退,“嘭”的飞镰的后背狠狠的撞击在一棵树枝上面,落叶飘飘。

    鬣猪眼睛一闭,刀之感悟再次开启,双脚一抖,六把刀再次出现在左右手中。

    这家伙的刀法野蛮而充满了套路,不管夺去了他几把刀,他已经练就到了刀之感悟的地步,是一名非常厉害的刀客,要对付这样刚猛的刀客,我必须要以柔克刚!

    毫发无伤的飞镰袖口中的链刃回缩后又掉落出来两根链刃,“呼”的一声,他像是没有骨肉一样轻飘飘的滑翔在天空中,身体“嗖嗖嗖”的开始超速的旋转起来,身体的两把刀左右旋转,在飞镰的旋风旁边形成了一圈锋利的刀锋,随后空气一个涌动,飞镰旋转着朝着前方的冲击过去。

    “当当当…当当当…”,鬣猪当然丝毫不惧怕,舞动着六把刀就跟飞镰开干。

    锋利的撞响声打破了大森特有的寂静,火花闪耀之中在月光下的刀刃散发出最冰冷的寒芒。

    随着鬣猪的一声狂吼,旋转的飞镰被鬣猪狠狠的震动开。

    落地的飞镰的抬起脚“嘭”的一声重重的一脚踩地,“破破破破破破”,在鬣猪的身边炸裂出一个个洞口,一整圈的链刃“哗哗哗”的带着铁链的‘当当’扭动声从大地中钻出来,鬣猪抬起头,只看到不下有二十多根链刃直挺挺的刀头对着自己冲刺下来!

    【推荐阅读】特战教官失忆后被小旅馆老板娘收留,成了一个不知名的服务生,且看牛逼王者在社会底层制定规则!艳丽少妇、清纯萝莉,皆我所欲!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