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切肉之痛

    飞镰高高的举起自己的右手,狠狠的朝着下方猛烈的一个压制“异术者·刃·超必杀·圈养切割。”

    两团浓浓的白雾从鬣猪的鼻孔中喷射出来,他傲然大吼“区区招式怎么可能想要杀掉我?哈!!!”,全身运气的鬣猪宽松的大肚皮狠狠一提,只看到他肚子上面的肉山一层层“duangduangduang”弹跳起来,鬣猪将两把开山刀的刀把插入肚皮里面,肚子松弛下来,两把开山刀被箍的紧紧的,刀锋利利,好不威风。

    戏法般的将两把开山刀再次扔向天空,“呜呜呜呜……”,在空中旋转的开山刀飞速落下,一直到鬣猪的脚边,飞速环绕。

    “刷刷刷!!”,手指灵活转动,手中的两把战刀被甩动的虎虎生风,刀影冰寒,刀刃上面充满了鬣猪的胖脸。

    手、肚、脚,六刀飞旋,刮起阵阵旋风,赤色的刀锋将鬣猪浑身包裹。

    而那边的飞镰也是眼中寒芒一闪,杀意盎然的他右手猛地一用力,狠狠震动,围绕着鬣猪的一根根链刃冲击力刚猛加强,一把把刀刃的前方携带着激烈的逆风浪,无论是冲击力还是撕裂力都十分的出色。

    “六刀流·超必杀·大风猪。”

    眼看着那些链刃一根根狠狠的冲击,地上的鬣猪身体在地上扩散出道道涟漪般的气浪后升腾而起,六把刀转动的极其迅速,那些链刃一根根的狠狠冲击,碰撞到鬣猪刀刃旋风上面后“啪啪啪啪”的被打成无数的粉碎,“哈哈哈!!”,冲天而起的鬣猪将一根根链刃毫不留情的斩断成一块块的碎铁,碎块曼舞抛洒之中伴随着鬣猪的狂笑。

    “呜呜呜…”,刀刃旋风冲天而起,将长达十米的链刃斩断了上部分。

    随后刀刃旋风从天空降落在地上,将一根根从大地中钻出来的链刃连根斩断,那刀锋舞动的力量,让那些飞舞的钢铁碎块“砰砰砰”的冲入粗壮的大树之中,紧紧镶嵌。

    “我来也!”,在原地化成一道赤色刀刃旋风的鬣猪一声大吼,旋风冲天而起,随后朝着飞镰这边降落。

    长袖飘飘的飞镰一个后退,随后袖口中各二十多根的链刃如同海潮般的劲猛喷洒,一骨碌的朝着前方冲击过去。

    “异术者·無双技·绝咬地蛟。”

    四十多根链刃每一根都是冲击力刚猛超然,宛若从大海中喷洒而出的狂傲蛟龙,激猛冲击。

    但是非常的可惜,开启了大风猪形态的鬣猪足矣撕裂眼前的一切,一大股朝着鬣猪冲刺过去的链刃碰撞到刀刃旋风后“哒哒哒哒”瞬间被撕裂成无数的碎片,“吼!!!”,刀刃旋风中的鬣猪气势狂然,体内的力量宛若冲腾出无数岩浆的火山般的爆发,刀刃旋风旋转速度再次加快了两倍,那些冲向他的链刃一点点的被削铁成寸,越来越短。

    那些碎裂的链刃碎片就像是一把冲锋枪打出来的子弹壳一样密密麻麻的掉落在地上。

    眼看着前方的刀刃旋风越来越近,飞镰心知不妙。

    黑袍的后背分裂开,两根链刃“嗖”的一声冲向天空,挂住两根高空的树枝。、

    “斩杀!!!!”,旋转的鬣猪撕裂了所有的链刃过来的瞬间,飞镰的身体拔地而起,一瞬间冲腾到天空。

    刀刃旋风“嚓嚓嚓…嚓嚓嚓嚓…”,疯狂撕裂着大地,土屑飞扬,几秒间赫然开垦出一个巨型的大坑。

    威风消散,旋转的鬣猪身体越来越缓慢,肚皮一挺双脚一抖,六把刀再次被他抓在手中,“呼”的一声鬣猪昂起头,看着站在高空树枝上面冷眼看着自己的飞镰,伸出大舌头舔了舔自己的嘴唇“你认为今天哥是搞不定你了嚯?跑来跑去跟他妈娘们一样,你他妈以为…就你会飞?”

    四把刀从手中扔出来,旋转到后背后四把刀的刀背紧紧的衔接起来,宛若一个红刀翅膀出现在鬣猪的身后。

    鬣猪弯曲着自己的身体,狂然一吼“六刀流·奥义·飞猪小王子。”

    “嘭!”,大地的气浪狠狠的一个冲击扩散,下方的鬣猪猛然的冲刺上空。

    XXXXXXXXX

    该他妈怎么搞定这头肥猪?自己链刃的坚固度还修炼的不够,能够被他轻轻松松的斩断,单单靠着链刃的话,根本不足矣打败他,但是如果输掉的话,那就真的是给替天的荣耀抹上了一层黑色的耻辱,不能够失败!

    既然硬碰不行…只能够靠着地形来战胜他,这头大肥猪气势狂猛,勇谋兼备,这还是一件棘手的事情。

    “吃我一刀。”,冲刺上来的鬣猪朝着飞镰一刀横扫过来。

    “呼!”,飞镰柔若无骨的从树枝上面后退出来,直接飘向了另外一棵树的树枝上面,鬣猪一刀斩空,但是身后的四把刀的刀刃都在迅速的扇动,像是推动器一样推动着他的身体继续冲锋…

    一脚踩断树枝,鬣猪刚猛冲锋。

    飞镰在前方踩着一根又一根的树枝不断的移动,身后的鬣猪挥舞着两把刀在后方雄赳赳的追击,一根根的树枝被战刀砍的稀巴烂,伴随着落叶不断的从空中坠落下来。

    前方行动的飞镰一边移动一边看着四周,大森的这一片区域枝繁叶茂,而且树木坚韧,我在这里是如鱼得水。但是那头大肥猪在这里却是无法施展开自己的拳脚,在这样行动不灵活的区域中,你就等着被链刃彻彻底底的切割致死吧…飞镰的右脚在树枝上面轻轻一踩,朝着前方暗不见光的地带冲刺过去,鬣猪肥脸一甩,只看到飞镰一头扎进了茂盛的树冠之中,失去踪影。

    身后的红刀翅膀舞动的更加厉害,双手的战刀也是疯狂的乱舞。

    “啪啪啪…啪啪啪!”,鬣猪同样冲入了树冠之中,周围到处都是缠绕而紧绷的树枝,反弹力量劲猛,但是鬣猪的战刀毫不吝啬的挥舞着,撕裂着周围的一切,刹那间巨大的大森的某一处区域的树冠处强烈的蠕动,森林中无数的枯枝败叶更是宛若下雨般的飘落而下。

    “吼!”一声粗犷有力的蛮啸,鬣猪冲出了树冠群,冲出了大森,全身都暴露在月光之下。

    刚刚一出现,在巨大圆月前方悬浮的飞镰全身黑袍被风吹的烈烈作响,鬣猪的脸上带着无数的树叶冲出来的一刹那,十六根链刃从飞镰的身后劲猛的飞舞了出去,随即各自分开成八根朝着鬣猪身后冲刺过去,“呼呼呼……”,在力风的甩动声中,一根根的链刃有力旋转着不断的缠绕在鬣猪身后的红刀翅膀上面。

    一串串火花在几秒后停止了下来,缠绕满了坚固链刃的红刀翅膀让鬣猪一下就失重的开始摇晃起来。

    飞镰的身躯从圆月的前方移动开,环绕着鬣猪飞舞的时候袖口中“砰砰砰”的喷洒出大股大股的链刃,每一只手估计起码有二十个左右,而在飞镰的异术之下,这些链刃都是可以不断加长的,飞镰将左手狠狠的甩飞了出去,一根根猛烈加长的链刃疾速的缠绕住鬣猪的全身,顿时让他手臂紧紧的贴在腰部无法挥舞战刀。

    “靠!!!”,空中的鬣猪全身都被铁链紧紧的绑起来,不断的发出着污言秽语。

    “呼呼呼……呼呼呼……”,飞镰却充耳不闻,在空中滑翔着绕着鬣猪不断的旋转,铁链一圈又一圈的更加坚固、更加紧致的将鬣猪死死的缠绕住。

    在鬣猪的怒吼声中,飞镰将右手的二十多根链刃朝着大森中一棵强壮有力的树枝扔过去。

    链刃的刃头可以随着飞镰的控制可成弯刀状、也可以成为直刃状,“啪啪啪…”,从右手袖口中飞舞出去的二十多根链刃一根根由上到下的明确排列开插入树干上面,随后飞镰两个袖口紧紧的合并在一起,再次松开的时候,一条巨大的链刃一头连接着鬣猪的身体,一头链接着大树。

    “你想要怎样?这些困不住你猪哥哥的。”,鬣猪只露出一个头不断的怒吼。

    飞镰的身躯轻飘飘的飘在一个树冠上面,大风一吹…整个黑袍在月光下飞舞。

    “异术者·刃·奥义·切肉之痛。”

    天空中还在不断的狂吼,但是下一刻…缠绕着他的那些铁链的内部,那些铁链突然变成了一把把的直刃,“嚓嚓嚓…嚓嚓嚓”一根又一根的捅进鬣猪的身体之中,鬣猪的辱骂也在那一刻戛然而止,他猛然的瞪大了自己的眼睛,只感觉到肚子、腹部、胸膛各处都被什么东西轻而易举的捅穿,全身上下插入了一把把冰冷的东西,冻得自己的鲜血很冷,冻得自己的肉非常痛。

    飞镰无情的说道“总数是四十八刀…不是说圣战骑士团的人意志力都非常的坚毅吗?不到最后一刻绝对不倒下吗?我倒要看看,这样的酷刑,你还能不能够支撑的战起来。”

    鬣猪痛苦的闭上眼睛,他的身体像是一个巨大的铁茧一样,一缕缕充满了铜臭味的血液,从一层层铁链中缓缓的渗透出来。

    【推荐阅读】特战教官失忆后被小旅馆老板娘收留,成了一个不知名的服务生,且看牛逼王者在社会底层制定规则!艳丽少妇、清纯萝莉,皆我所欲!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