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陨落的流星

关灯
护眼
    四十八根宛若钉子一般的链刃扎进血肉之躯中,鬣猪面露难以忍受的痛苦之色,喉咙中不断的发出着一道道的呜咽之声,从那些锋冷的铁链中一缕缕的鲜血流淌出来,鬣猪紧紧的闭上自己的眼睛,神智在昏迷和清醒之中不断的交替着,他想要奋力的咆哮出来,但是全身的刺肉之痛让他痛苦的发不出一丁点的声音,他想要再次挥舞战刀将飞镰诛杀,但是顿显的败迹无法阻挡。

    鬣猪的耳边响起大河咆哮的声音,这样的痛…在上一次龙潮歌的锻炼过后又再次染指自己。

    那是自己从头目到干部的第一次考核…

    那一天暴雨狂下,让河水水位高涨,一片浑浊的河水之中,大坝上面的水流更像是瀑布一样滚滚而下,激荡起一股股震耳欲聋的狂澜,大坝之上河水过膝,冲击着鬣猪的身体,他叉开双腿,双手举高,手脚上面各自缠绕着一根根的钢索,钢索的一头连接着鬣猪的身体,另外一头放进四头大水牛的嘴巴里面,紧紧的固定。

    龙潮歌站在大坝旁边一棵树的树枝上面,白发乱舞,眼镜上面沾满了雨水。

    “准备好了吗?”,龙潮歌问道。

    “随时OK。”,鬣猪雄风四射的大声回应道,挺起胸膛,显然对自己颇有自信。

    白色的大衣被风吹的猎猎卷动,腰间的佩剑更是在风中摇晃,龙潮歌伸出手从怀中取出一个特制、透明的玻璃瓶,用手指轻轻的弹了弹后,“呜呜呜…”,玻璃瓶里面四只赤红色黑斑蚊的血蜂顿时开始展翅飞舞,尾端一根红黑色半点相间的大蜂刺撞击的玻璃瓶频频作响,打开盖子,龙潮歌看着那些大水牛,轻轻喊了一声“去!”

    四只血蜂顿时抖动着翅膀朝着平静的大水牛飞舞过去,随后只看到血蜂将蜂刺狠狠的插入四头水牛的身体中。

    狠狠一吸血,四头水牛同时鲜红了自己的眼睛,而血蜂则是变得通体发红,体型竟然放大了数倍。

    龙潮歌将左手放在剑柄上面轻轻的抚摸着,“嗡…”的一声,一层颇有威压的剑锋“嗖…”的一声扩散出百米,他淡淡道“飞。”,四头嗜血如命的血蜂不敢造次,狠狠的将蜂刺拔出来,因为吸收着鲜血的关系,它们的身体已经暴涨到了半米的高度,此时四只血蜂飞舞到四头大水牛的前方,定格在空中扇动着翅膀不断的对着它们挑衅。

    水牛被血蜂蜇的地方鼓起了一个拳头大小的包,疼的大水牛眼睛血红,不断的发出低吼。

    疯了的水牛是怎样的?它们什么都不会理睬,只顾着自己一个劲儿的不断的朝着前方冲刺。

    “吼!!吼吼吼!!!”,四头大水牛同时仰天发出了一声歇斯底里的呐喊,随后开始拼命奔跑的朝着前方冲刺,“哇…”,鬣猪的双腿双脚拉的更开更阔,此时的他满身的肥肉已经消失的干干净净,取而代之的是硬如钢铁的全身肌肉崩起着一根根的青筋,“吼!!”,四头大水牛低着脑袋牛角威武,牛蹄践踏着水花疯狂的踩踏,冲击力堪比卡车。

    小蛮在河对岸跟南禧一起看着计时器“5.6.7.8”

    “呀!!!!”,鬣猪昂起头对着天空疯狂的呐喊着,他感觉自己的身体要被五马分尸一样的完全扯碎。

    他的阻力强大,四头大水牛的冲击力却是越来越勇,“眸…”,四头大水牛异口同声的发出一声低吼,鼻孔中喷射出两团浓烟。

    “一分钟过去了。”,小蛮激动的握紧拳头“猪哥哥加油,挺住啊。”

    而就在此时,鬣猪右臂处的那头牛眼睛变得更加的血红,它拼命的朝着前方狠狠的一个冲刺…

    鬣猪的一根肌肉线条从胸膛到整条手臂瞬间紧绷的宛若钢铁,赤红的可怕。

    “不好。”,南禧担忧的说了一句“拉伤了。”

    这样恐怖的锻炼,只要身体有一处肌肉被拉伤的话,那么在接下来的几秒中全身被撕裂成几块也只是分分钟的事情。

    龙潮歌失望的眨了眨眼睛摇摇头,大拇指撬动着长剑出鞘…

    “轟…”,一瞬间,在这片荒郊野外的五百米范围之中,所有的东西都被白色所包裹,一切归于寂静。…

    在那白的纯净的世界中,只看到几缕赤红色的鲜血飞舞到天空中,鲜血下方是四颗被斩断的牛头。

    “叮”,随着一声长剑入鞘声响起,所有的白色又在一瞬间完全的散去,龙潮歌依然站在树枝上面一动没动,只不过鬣猪已经跪在了大坝上面不断的喘息着,他浑身的每一块肌肉都在颤抖,脸上更是有着一种大难不死的轻松,四头无头的牛尸体被河水冲击的掉入下方滚滚的深潭里面,顿时被汹涌的河水淹没。

    南禧举起计时器道“1.27分,太差劲了,这样的水准想要通过干部考核,我是不会同意的。”

    龙潮歌面无表情的看着鬣猪,淡淡的说道“在三十多个头目的考验当中我对你的期待还是比较大的,真可惜。”

    真是愧对大队长对自己的期望,鬣猪扬起手一巴掌拍在身边的河水上,随后恭敬的低下头“我愿意接受考核失败的惩罚。”

    “执行。”,龙潮歌对着天空中意犹未尽的血蜂下达着命令。

    四只血蜂从四处飞来,猛然的一个冲刺,四根巨型的蜂刺狠狠的插入鬣猪的身体中。

    鬣猪昂起头全身疯狂颤抖的张开嘴巴,看起来是在嘶吼,但是痛的没有一丁点的声音,他眼神血丝密布,喉咙不断的涌动,全身似乎陷入地狱中一样,看的南禧身后的一大群头目们胆颤心惊。

    血蜂们疯狂的吮吸着鬣猪的鲜血,身体再次放大了一寸后,拔出了蜂刺,展翅飞向天空。

    而此时面无血色的鬣猪喉咙里终于发出了“呃”的一声,“啪”的一下脑袋无力的扎进河流中,紧接着软绵绵的身体被湍急的河水猛地一阵冲刺,无力的从大坝上面坠落,身后带着四个鼓胀而起的血包,旋转着掉进了深潭之中,“轰”的一声溅洒起水花进入,随后再也没有任何声音。

    “哗啦啦啦…”,空蝉庄园的海边护栏上面衔接的铁链在风中舞动作响,飞镰举着手撑着一块巨大的大石头,石头上面缠绕着一圈圈勒的死死的铁链,另外一头缠绕在鬣猪的脖子上面,下方的鬣猪遍体鳞伤的看着飞镰,全身四十八个血洞不断的喷涌出一股股的鲜血,他的脖子上面插着一把刀,刀刃插入了两厘米左右……

    人之将死,飞镰也说出了真心话“论实力的话我不如你,这一点我必须要承认,我赢在技巧上面,临死之前还有什么遗言吗?我觉得看到你们老大的日子,也不是太长远了,到时候,我会把你想要说的话带给他。”

    “一心圣战,死而无憾。”,鬣猪的脸上露出了释然的表情,随后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时代如同星空,黯淡的星辰终究会陨落,取而代之的星辰将更加的璀璨。”,飞镰高高的抬起脚,狠狠将插在鬣猪脖子上面的刀刃踩了下去,“嚓”,刀刃入肉,从血口中喷洒出一串浓血,洒在飞镰的黑袍上面,随后飞镰将手中的大石头狠狠的朝着大海扔了过去,“扑通”一声,宛若当初鬣猪掉进深潭一样,大石头重重的沉入了海底,随后带着鬣猪的身体将他拖进了海洋之中。

    “咕噜噜…”,一股股的鲜血海泡在海面上不断的涌动出来,开始是一大片,随后越来越少,越来越少,就像是生命,走到了尽头。

    飞镰拿起鬣猪的六把开山刀,全部抛进了大海之中,随后转过身,再也没有回头。

    XXXXX

    “神臻化境六日炽热·魔毒化骨功·青毒掌。”

    此时此刻在外面广场上面和鬼贼纠缠到一起的毒蚕一个后退,从他的双手之中一股股的**毒液泡沫般的涌动出来,“刷刷刷”超速旋转后,毒蚕狠狠两掌朝着鬼贼劈去,鬼贼只看到两道青色剧毒的手掌飞舞过来,身体轻盈跳动,不断的闪避,“砰砰”,两道毒掌冲击在地下,“嗤…嗤嗤嗤…”的不断的融化着大地上面的泥土。

    莎倒抽一口凉气,这家伙的修为已经神臻到了六日级别的地步,想必所修炼的功力魔毒化骨功也是高深莫测,估计已经突破了三十大關,这连土地都能够融化了,那小子全身是毒,鬼贼这次遇到强劲的敌人了,他的魔手,又要怎样施展?

    正当鬼贼躲避招式想要进攻的时候,后方响起了雷翎一声痛苦的呐喊,毒蚕转过头,无数的保镖和佣人转过头,陈流年等人这边也是转过头看去,大森前面,全身鲜血的飞镰一步步摇摇晃晃的走过来。

    满身的鲜血无须证明什么,因为已经发生,失去一个同伴的雷翎双眼冒火,又极度悲伤。

    陈流年这便是扬眉吐气,继无心遇难、养天生被捕之后,这场空蝉庄园的战斗,是替天和骑士团第一次的正面较量,花爷VS小蛮,已经打出了替天刚猛狂傲的风采,飞镰VS鬣猪,这一次直接斩杀,再次震慑替天雄威,这疯狗般的姿态,任务不完成一个都不能够回去视死如归的态度,便是天门的劈山刀·替天。

    XXXXXX

    海边灯塔上面的光影到处扫射,站在灯塔上面的龙潮歌抬起头仰望着香港的星空,他看到一颗美丽的流星划过天际。

    那是鬣猪吗?龙潮歌苦涩的摇摇头。

    摘下眼镜,满脸泪水。

    【推荐阅读】特战教官失忆后被小旅馆老板娘收留,成了一个不知名的服务生,且看牛逼王者在社会底层制定规则!艳丽少妇、清纯萝莉,皆我所欲!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