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恶战毒尸

    黑暗的地下室中,只有充满了雪花的电视“哗哗哗…”的在不断的发出着刺耳的声响。

    暗灵叼着一根细烟将双腿放在茶几上面,不断的摩擦着手中的物件,身后的章司忍拿着一把香,擦燃了打火机将香点燃,随后插进了香炉里面,前方供奉的某种神灵的样子跟圣教广场上面一模一样,尊敬低了低自己的脑袋后,章司忍转过身,在黑暗中走向某处抽屉,打开后拿出一个光碟。

    将光碟插入VCD当中,暗灵叼着烟嘲讽的笑了笑“现在是什么时代?你还在用这些老古董?”

    “老的东西虽然陈旧,但是都是一份回忆。”,章司忍坐在沙发上面,同样点燃了一根香烟,随后靠着沙发仔仔细细的观察着电视,光碟进入后,满是雪花的电视“咔咔咔”的屏幕晃动了几下后,随后出现的画面着实让人大吃一惊,因为电视里面的画面赫然是天门跨时代战役的场面,所有的镜头都以第一视角的对准了替天1号的张命寒,其中的镜头包括小张的一举一动,说话的方式和脸上的神色以及高低不断的语气。

    尤其是当镜头的画面定格在小张脸部那些细微表情的时候,章司忍看的极其的认真。

    在烟头微弱的火光下,隐约可以惊悚的看到,章司忍脸上的表情竟然和画面里面小张的表情在不断的同步。

    小张浅笑,他也浅笑,小张的眼睛微微的瞪大,他也在瞪大,小张的瞳孔跳动,他也跟着跳动,如果不是两个人两张脸长的不一样,可以说那些细微的表情章司忍模仿的简直是堪称完美。

    “虽然说罗网现在改朝换代,首领成了流星,不过要价却比以前更贵了。”,暗灵耸耸肩。

    第一遍完毕后,章司忍捻灭了烟头,从沙发上面站起来再次进行着第二遍,这一次不光光是脸部的表情,小张的动作,包括释放招式时候手指成龙爪的样子,包括手指之间的力度,章司忍,细致到连小张的每一个肢体语言的动作,每一根神色的变化全部都变成自己的,那一刻如果不是他在黑暗中背对着我们的镜头,真的会错认为他就是小张。

    “这个动作是必须要学的。”,章司忍朝着暗灵伸出手“把东西给我。”

    暗灵将右手的手心中一直在把玩的物件扔给他。

    章司忍接住两个半月耳坠,戴在了自己的耳垂上。

    XXXXXXX

    空蝉庄园上面,随着飞镰将鬣猪杀掉以胜利者的姿态从大森之中走出来,带给了替天和骑士团双方都是程度不同的震惊,陈流年翘起大拇指只想要说飞镰干的非常的漂亮,而雷翎那边,又气又焦躁的雷翎则是痛苦的捂住了自己的心脏,圣战骑士团的干部考核选拔非常的苛刻,如果你通过了龙潮歌的考验正式的成为了干部,那么其余的干部便会像是家人一样的来对待你,这群亲如家人亡命在香港的人,就这样失去了一个同伴,他们怎能够不心痛?

    “鬣猪…”,雷翎将牙齿咬的‘咯咯’的不断的作响“我一定会为你报仇的。”

    将飞镰深深的记在自己的脑海中,雷翎转过头一声狂暴的怒吼“摘星,大队长的命令还没有正式的下达下来吗?”

    都摘星眼眶通红带着哭腔道“已经将消息告诉大队长了,他已经知道这件事情,但是迟迟的没有任何的作为,副队长,鬣猪的仇…他可是我们的家人啊,咱们一群人一起走了这么久,突然就这样走了一个,弟兄们不服气啊。”

    昂起头心中痛苦难耐的雷翎在风中眼角旁边沾染着湿润的泪水,他痛心疾首道“在等十分钟,如果到时候还没有大队长的消息的话,我就要固执一次违抗命令了,圣战骑士团绝对不容许被替天,绝对不允许。”

    而前方的战场中,得知鬣猪死亡的消息,“呀……”,毒蚕爆发出了一声哀嚎,难以掩饰自己自己内心悲愤的他将所有的怒火全部都发泄在敌人鬼贼的身上,双掌带着一缕缕的毒雾,魔毒化骨功的开启让毒蚕全身的筋脉都变成了墨绿色,看起来毒气汹涌,他冲刺过去,双手舞动,对着鬼贼不断的攻击着。

    毒蚕手掌上面的那些毒液可是连空气都能够融化掉的,鬼贼尝试过恐怖,不敢硬碰硬,矮小的身体在毒蚕密集而迅速的掌影中不断的闪避着,毒蚕双掌交叉,两只手掌狠狠的朝着前方一个推动,“嘭!”,一大团腐蚀的青色毒雾从掌心中喷射出来,鬼贼弹跳冲天,快速躲过,那团毒雾轰炸在地面上,将地面瞬间腐蚀出一个巨坑。

    乖乖…回过头看着那些毒雾的鬼贼,有些咂舌惊叹。

    “鬣猪…我的好兄弟!!!”,原本猥琐无比的毒蚕站在原地耗着天空怒吼着,那个胖胖的男人,最喜欢在自己眼前卖弄他的刀法,此时此刻挚友已去,从此以后是阴阳相隔,想到再也看不到鬣猪,毒蚕全身都爆发出一股浓浓的毒雾,那些毒雾弥漫在他的身体上面,弥散在他周围的天空中。

    陈流年立刻提醒道“小鬼,万般小心,那家伙爆发了,这家伙同你一样修炼的都是邪功。”

    落地的鬼贼双手的皮肤顿时紧紧的撕扯,双手发白的他十根手指又细又长,宛若魔鬼的爪子,他的目光始终定格在毒蚕心脏的方向,对付邪功,鬼贼深知,如果无法做到一击必杀的话,是怎么也搞不死他的,而且现在毒蚕是爆发的阶段,一心只想要杀掉自己,鬼贼可以利用毒蚕被愤怒掩盖的理智,瞅准一个机会。

    怒吼的毒蚕全身发绿,身边周围的毒雾“破破破”的一个个开始爆破起来,“嗡”的一声,仿佛有什么能量在毒蚕的体内彻底的爆破,他全身清光一闪,紧接着整个人的皮肤全部都彻彻底底的变成了绿色,“杀我兄弟者,我一定要让他血债血偿!”,毒蚕瞪大着眼睛看着鬼贼,上半身挺直仰天一吼,全身的毛孔全部张开,随后大股大股的毒液从那些毛孔中迅速的流淌出来,越来越多,越来越多,当毒液包裹了毒蚕整个人的身体后,他的全身看起来就像是穿上了一层剧毒铠甲一样。

    “魔毒化骨功·第四十四关·奥义·毒尸。”

    从他身体上面流淌下来的毒液一股股的扩散在地上,剧毒毫不留情的腐蚀着大地,看起来轻轻松松,风中夹杂着一丝从毒蚕身体上面飘拂过来的酸臭。

    毒蚕抬起自己的右手,舒缓着自己的手掌,手臂上面的液体缓缓的流动,他低吼了一声,猛地一撒手。

    “毒尸子弹。”,从手心中飞舞出十几滴腐蚀性极强的酸性毒液,密密麻麻似万箭齐发般的朝着鬼贼射去。

    鬼贼亦是同样开启了自己的魔手形态,看到一滴滴的毒液冲向自己,他的双手“刷刷刷数”的带着无数的幻影出现在自己的四面八方,“幻影魔术手!”,鬼贼的那些手影全部都缓缓的张开,将所有的毒液子弹全部抓在手中,“嗤嗤嗤…”,毒液和那些幻影手相撞在一起,两股力量均是抵消的腐蚀融化。

    “还我兄弟的命来!”,毒蚕奔跑过来,一步一个黑色的腐蚀大地的黑脚印,他双手朝前,做饿虎捕羊状……

    鬼贼化成一道黑色的旋风“刷…”的一声冲刺过去和他擦肩而过,虚空中出现一道巨大的鬼爪“啪”的一声冲击在毒蚕的胸膛上面,“当当当当…”,幻影鬼爪打在毒蚕的身体上面竟然响起了钢铁般碰撞的声音,随后幻影鬼爪完全被毒蚕身体的那些毒液所融化,甚至连一道痕迹都没有留下。

    不可能…莎倒退一步…鬼贼的魔爪撕裂钢铁也是不在话下,怎么可能破不开毒蚕的防御。

    鬼贼和毒蚕互相背对着自己,毒蚕猛地一转过头,弯曲着身体,右腿在地上一个横扫千军。

    “毒尸腐潮”

    “咕噜噜噜…”大股大股的毒液顿时铺满了地面宛若海浪般一层接着一层朝着鬼贼涌动过去,鬼贼低着头一步步的不断的后退,那些毒液始终保持着相差两厘米的距离。

    “起!”,毒蚕挺直身体一脚朝空踢去,地上的毒液浪潮也听从着主人的命令,猛地拔地而起,瞬间盖过了鬼贼的身体高度苏随后狠狠的冲击下来,鬼贼临危不惧,魔兽一动,随后“哗…”的一声直接将毒液撕裂成两半,矮小的身体从裂缝中钻出来,旋转着朝着毒蚕冲刺过去。

    双手交叉,宛若一把撕裂一切的利刃。

    “毒士铠!”,毒蚕控制着全身的毒液将他们集中到鬼贼攻击的一处,那一处厚重切腐蚀性超强。

    旋转冲来的鬼贼的双手“叮”的一声打在毒蚕胸前厚厚的毒液上面,溅洒出一团的火花。

    “毒尸子弹。”,“嗖嗖嗖嗖嗖……”,胸前厚厚的一层毒液疾风骤雨般的朝着前方释放出去,射力猛烈,穿风冲劲。

    而只看到鬼贼的身体带着一道道的残影眨眼间移动到毒蚕的身后。

    不好…毒蚕一声惊呼,全身的毒液大部分都集中在胸前,后背防守薄弱,新一轮的毒液还没有产生。

    鬼贼的目光看着毒蚕的中枢神经地带,两根奇长无比的手指伸出来,剑一样的狠狠刺下去。

    “魔手·超必杀·发丘指。”

    【推荐阅读】特战教官失忆后被小旅馆老板娘收留,成了一个不知名的服务生,且看牛逼王者在社会底层制定规则!艳丽少妇、清纯萝莉,皆我所欲!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