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人间活死人

    指如疾风势如闪电,发丘指,就算你是天赋异禀的盗墓高手,没有三五十年你也拿不下这个绝活,身为曾经全国最大盗墓组织的首领,当年鬼贼他们可是名震全世界的黑色市场,当然……说鬼贼这两个字可能没人认识,但是当年的「魔手·贪猫」可是名震全世界的盗墓界。

    据说当年鬼贼一行人为了去破开一所神墓,搭上了所有的弟兄,只剩下鬼贼一个人靠着一身过硬的本领逃了出来,从此以后他便金盆洗手,从盗墓界离开到了杀手的圈子里面,发丘指,破钢断铁,无论再怎样复杂的东西,双指一出,一切皆破,此时面对着硬如金刚的毒尸,鬼贼拿出了自己的拿手绝活,双指飞快的刺下去,直逼毒尸脆弱的中枢神经。

    “滋”的一声,两根手指狠狠的插入进算是后背的脊梁骨地带,这毒尸铁打一样的皮肤在发丘指的面前就宛若豆腐般的脆弱,鬼贼的两根手指在毒尸的肉中势如破竹的移动,双指夹住两根神经,狠狠的朝着外面一拉…

    “噗”,只听到一声空灵的穿透声响起,毒尸身体后面喷洒出一大股酸臭的毒血,两根发青的神经被鬼贼狠狠的挑了出来。

    鬼贼的嘴角浮现出一道笑意,中枢神经被破坏,他倒是想要看看这毒尸还有多大的能耐?

    “漂亮。”,飞镰忍不住的喝彩,自信的昂起头“看来继鬣猪之后,圣战骑士团又要挂掉一个人了。”

    毒尸的中枢神经被毁灭,让他弯着腰站在原地浑身颤抖,嘴巴里面更是疯了一样的发出着一道道震耳欲聋的咆哮,这样的反映让陈流年皱紧自己的眉头“不妙,这家伙好像没有想像的那样容易对付。”

    “毒尸·蟒蛇。”

    背对着鬼贼的毒尸突然发出一声大喝,全身的液体又开始缓缓的流动起来,两条蛇形一样的**液体在他的肩膀上面飞速的一个滑翔,“嘶嘶…”两声,只看到那些青色的毒液变成了两条青色的巨蟒,张开嘴巴,露出着两颗青色的獠牙,身体扭动着朝着前方一个冲刺,狠狠两口咬在了鬼贼的胸膛上。

    剧毒毒液,刺痛无比,鬼贼一声痛叫,立刻拉开了和毒蚕的距离。

    快速倒退的他双手撕开自己的衣服,两块胸肌已经彻底的变成了绿色,并且朝着周围扩张。

    鬼贼伸出两根手指,精准的点到了自己的穴位上面,随后双手“啪啪啪啪”在自己中毒的胸肌上面用力的点着。

    “嘿嘿嘿嘿…”,前方的毒尸弯着腰带着一声声的狞笑转过身“破坏了神经,那又怎么样?谁告诉你…我的致命点在中枢神经上面啦?毒尸·狂冲!”,全身毒液蠕动的毒尸再一次的朝着鬼贼冲刺过来。

    鬼贼止住了胸膛前方的毒液后,双手狠狠的重击在太阳穴上面。

    满是麻痹的脑袋更是给不了鬼贼一丁点的思考能力,脑海一片发麻,全身昏昏欲睡。

    “嗤…”,毒尸撞击在鬼贼的胸膛上面,那酸性皮肤的超强腐蚀性顿时带走了鬼贼胸腔上面的一块皮和肉,同时撞的鬼贼胸腔冒烟的飞了出去,狠狠的摔倒在地上的鬼贼太阳穴渐渐的鼓胀起来。

    “呜,好痛…”,他的上半身脖颈、胸膛一直到太阳穴连接着一根根的青筋,明显已经中毒。

    “哇哈哈哈…”,毒尸一个冲刺跳跃起来,挥舞着手掌狠狠的拍打下去。

    眼神发黑的鬼贼只看到毒尸被拉出无数个残影,根本看不清楚它到底从那个方向进攻。

    “右!”,耳边响起莎的声音,无比信任他她的鬼贼顺势朝着右边一个翻滚,“嘭…嗤嗤嗤…”,毒尸一巴掌拍打在空空的地面上,手上的毒液不断的涌动下来,将大地再次腐蚀出一个深坑。,

    红着眼睛的雷翎警告道“臭娘们你他妈的闭嘴,我们已经很有风度的公平战斗了。”

    莎也知道在这样的战斗中说话是大忌,就像是观棋不语真君子,但是她可不能够看着鬼贼就这样输掉。

    “10秒!”,鲤鱼打挺站起来的鬼贼闭着眼睛,太阳穴处鼓胀的宛若拳头般的大小,里面充满了一股股的毒液。

    他的脑袋开始冒烟,毒素开始从身体中驱除。

    “哈哈哈哈!”,毒尸像是一只青蛙一样双手双脚狠狠的甩在地上,全身都蹦飞了出去。

    “嘭!!!”,这一次是毒尸的肩膀撞击在鬼贼的肩膀上面,一个照面,再次一大股的毒液涌上鬼贼的身体,再次超强的腐蚀性的力量将鬼贼冲撞的飞舞了出去。

    鬼贼再次中毒,右边肩头的皮肤被毁灭了一大块,毒液溅洒在血淋淋的肉上面,顿时一片紫黑。

    “嘿嘿嘿嘿……”,冷笑的毒尸全身的毒液“嘎嘎嘎嘎”带着摩擦声不断的涌动着,他摇摇晃晃像是一个僵尸朝着鬼贼走过去,身体不断的停止、摇晃、停止、摇晃…

    陈流年看着看着骂了一声“我懂了,为什么这个家伙中枢神经被破坏还不死,或者说…他早就已经死了,也可以说,他只是一个世界上面的活死人,我猜他的魔毒化骨功练偏了,也就是走火入魔,他控制不住那么多的毒液,身体反而被毒液控制,那强大的毒性让他像是没有灵魂的活死人一样,生存着,其实他体内的所有器官…早已经死亡的彻彻底底。”

    莎、花爷、飞镰楼天明几个人都是绝对大骇,以前听说过有人利用活死人运毒,没想到还真的有这种生物的存在。

    “这玩意儿除非光芒的净化,否则是永远不会死的。”,陈流年担忧的看着鬼贼“麻烦了,圣战骑士团的干部都很强。”

    “这一次想要哪里受伤?就把肠子全部掏出来给我吧。”,毒尸双腿紧绷,“嗖”的一声冲刺出去。

    毒蟒的毒素已经清除干净,那还是得倚仗鬼贼对穴位的认识以及自己的手指和绝对的冷静,这样的应急措施,如果没有超强的反应能力的话,一万次都不够死的。

    毒尸第三次的冲刺过来,鬼贼看着自己的右边肩头,里面的肉已经成了一坨坨的肉疙瘩,鼓鼓肿肿,里面充满了毒液。

    右手也处于暂时的麻痹中无法动弹,鬼贼狠狠的一点某一处的穴位,那一处的鲜血立刻开始在血管中沸腾起来,愈加的滚烫迅速,冲洗着那些毒液,鬼贼右边肩膀里面的那些肉疙瘩一个个的鼓起来发亮,那层肉漠越来越薄,抬起头看向天空,毒尸这时候也恰巧的冲刺了过来,鬼贼双脚在原地一蹬,身体猛地冲向了空中…

    毒尸一爪子挥了个空,但是下一刻迅速的举起手。

    飞腾的鬼贼刚刚想要在空中拖延时间获得一丁点的周旋空档,但是身体才刚刚冲起来,立刻又停顿住。

    他只感觉自己的右腿哪里火辣辣的,仿佛是被两块烧红的烙铁夹住了一样,一股股钻心的疼痛像是一把把的利刃插在自己的心脏上,“嘿嘿嘿…”,毒尸的手握着鬼贼的脚,脚踝处不断的发出腐蚀声音和冒出一股股酸臭的白烟。

    将天空中的鬼贼几个大风车般的旋转,毒尸狠狠的将鬼贼抛向前方。

    飞舞的鬼贼还没落地,毒尸冲刺过来,一脚飞速的踢出来,“嗤…”的一声又是一股腐蚀声响起,鬼贼的胸膛被烫出一个臭臭的脚印,随后再次坠落,身体第三次中毒。

    陈流年看的是心惊胆颤,那毒尸硬如钢铁,速度奇快,每一个最普通的攻击都带着毒,而且全身的液体还伴随着腐蚀性,这他妈怎么打?鬼贼光是解毒已经震惊全场了…一边防御一边还要致胜吗?太难了吧。

    “那小子太特么无解了。”,雷翎这边也是对鬼贼佩服有加,连续不断的中毒,连续不断的解毒,靠的是冷静的反映和他那神奇的手指,雷翎指着鬼贼道“这人以前不是盗墓的就是海鬼(海洋中贪图财宝的不法分子),只有这两种职业的人才有这样的反应能力,毒蚕的毒尸招架住的整个香港都是屈指可数,苦战这么久,那小子居然还没倒下,人才啊。”

    “圣战骑士团,果然也都是人才啊。”,陈流年也赞叹道。

    双方的正面交锋,两边的首领都是对对方做出了评价。

    再次站起来的鬼贼双手狠狠的打在自己胸膛上面的脚印上,驱除着自己体内的毒素…

    这家伙估计早就已经死了,绝对是魔毒化骨功的反噬,因为全身毒液的关系保存着自己的**,但是其实就是一个活死人,要怎么样才能够打败他?鬼贼看着毒尸上上下下,猛然的将目光看向了毒尸的眼睛。

    妈的…弄瞎你我看你怎么打,鬼贼这样想着,突然高高的抬起了自己的脚。

    毒尸全身都在摇晃、颤抖,他也看着鬼贼的双手“臭小子,我灭了你的双手,我看你怎么给自己解毒,给我化成一滩脓水吧。”

    “小心,毒蚕。”,身为战斗之外的人,雷翎他们的极限就是小心两个字。

    “魔手·超奥义·隔空取物。”

    “刷…”,鬼贼的本体站在原地,只不过从他的身体中,一团黑烟变成鬼贼的样子冲刺出来。

    那团黑烟猛地冲刺出去,在毒尸和鬼贼之间游动出一个‘S’移动曲线,电光火石之间到了毒尸的面前。

    这…毒尸才刚刚看清楚,鬼贼的两根手指已经冲击过来,“嚓嚓”的两声狠狠的插进毒尸的瞳孔中。

    下一刻…那个冲刺出去的鬼贼在天空中退缩出一道桥梁般的烟雾曲线,回到鬼贼的身体中。

    只不过是0.78秒的时间,鬼贼依然站在原地一动未动,只不过下一秒开始流逝的时候,他举起右手…

    食指和中指上面插着两颗血淋淋的眼球…

    “哇!!!”,毒尸捂着脸杀猪般的在战场中惨叫。

    【推荐阅读】特战教官失忆后被小旅馆老板娘收留,成了一个不知名的服务生,且看牛逼王者在社会底层制定规则!艳丽少妇、清纯萝莉,皆我所欲!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