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幻影月光手

    这小子…神臻化境的功力修炼的十分了得啊,刚刚就连自己如此深厚的修为竟然都没有看清楚,他是怎样把毒尸的眼珠挖掉的。雷翎陷入了绝对的震惊之中,旁边的地乾也是频频的点头“就这样闪电般的取走毒尸的双眼,那么下一次如果要取别人的性命呢?那还不是弹指之间的事情?我听说魔手只要修炼到最高的地步,隔空取物这样的招式就是信手拈来,哎,替天果然恐怖。”

    雷翎脸色阴沉的看着战场“都说敌人越强越有意思,但是遇到替天这种级别的战斗力,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

    被挖掉了眼睛的毒尸跪在地上捂着自己的脸庞翻来覆去的打滚,满身的体液腐蚀的地面的大地不断的融化,他那歇斯底里的怒吼声,听起来就宛若地狱中恶鬼的哀嚎,让人毛骨悚然,“我不会放过你的,我不会放过你的。”,毒尸一边痛苦的嚎叫一边恶毒的诅咒着。

    直接叼走毒尸的双眼,为鬼贼赢得了宝贵的时间,但是一次又一次的点穴也让他几乎是筋疲力尽,穴道乃是人体生存的基本,不断的止血、停止血液的流通,就相当于破坏者人体的器官,鬼贼勉强的站立着,但是浑身已经到了身体可以力所能及的边缘,尤其是超奥义的释放,更是耗费了身体绝大多数的体能。

    “他妈的…”,鬼贼双腿一软,在原地摇摇晃晃,眼看着已经到了倒下的地步,不过还是顽强的说道“老子盗墓的时候你估计还在玩泥巴呢,我身体承受过的毒何止千百种,就这点水平…就这点水平…”,鬼贼跌跌撞撞的朝着毒尸走过去,双手的手再次拉长变成了白色的魔手,锋利的指甲在月光之下闪耀着冷肃的寒芒。

    和鬼贼关系比较要好的莎说道“听鬼贼说自己的故事,是我跟他战斗他超越我的那一天,他说那一天他们去大兴安岭的一个偏远的山脉之中,去盗一个神墓,鬼贼家传的「魔手」让他攻无不克,经过很多天的试探,他们发现那座巨山的内部被完全的掏空,大墓之门就在山顶上面,就在他们打开门的那一刹那,一股阴风吹拂过来,身边所有的人都快速的老去立刻死亡,鬼贼那那瞬间点了自己的穴道,但是还是吸入了不少阴风,从此他的身体开始停止了生长。”

    “不老症?”,陈流年还是第一次听说这个故事。

    莎抬起手指着鬼贼“那一年鬼贼14岁,那一年到今天,已经过去了匆匆40年。”

    四十年?如果这么计算的话…那么鬼贼今年的实际年龄是五十四岁?天呐…难以想象一个五十多岁的人还保持着年轻的样子,而且如此激情澎湃的活跃在时代的战场之中,他的面容、所有的一切都跟四十多年前一模一样,时光荏苒,岁月在指缝中流逝,我们在光阴与日月的交替中日渐老去,但是鬼贼依然不会衰老,而且身体所有的器官全部都停止了生长。

    飞镰淡淡的看了陈流年一眼“3哥你不是一样吗?你没必要吃惊吧?”

    “不老症跟我是截然不同的,我是不会死亡的,但是鬼贼只是不会老而已。”,陈流年耸耸肩“这个世界什么都有。”

    莎也是哀叹了一声“因为身体的缘故,鬼贼的身体还没有发育成熟,所以导致他修炼起来非常的困难,毕竟一个未成年人和成年人之间还是有着一条无法逾越的力量沟壑的,鬼贼说,有朝一日天哥称霸世界,他就功臣身退,独自一个人再去找那个神墓,要么去陪伴自己的弟兄死亡在哪里,要么进去…永远都不出来。”

    “在时代里面行走的,就没人想过自己有一个好结果。”

    莎抬起头看向天空,吐出了一口浓浓的烟雾“从我们走进这个主君时代开始,就没人想要活着离开。”

    陈流年看着替天几个人“鬼贼的故事我知道了,你们的呢?”

    “别问了3哥。”,飞镰难得说话中带着一丝淡淡的悲凉“再加入替天之前,我们都有自己狗屎一样的人生。”

    XXXXXXXXX

    双目失明的毒尸只感觉到一股股极强的杀气从鬼贼的身上澎湃的朝着自己迸发出来,他忍着强烈的剧痛缓缓的站起来,但是由于自己的双眼已经看不见的任何东西,这种迷茫的感觉让他内心火燎火伤,急的如同热锅上面蚂蚁一边怒吼一边挥舞着自己的双手不断的怒吼着,“你在哪儿?你在哪儿?”

    他全身在原地旋转着,一股股密密麻麻的毒液朝着四面八方劲猛的飞舞着。

    鬼贼虽然身体虚弱,但是躲过这些毫无目标性的毒液简直是易如反掌,他的眼睛就像是天空中展翅飞舞的飞鸟看着河流中游淌的鱼儿那样,那样的狠毒,双目更是无比的犀利。

    毒尸一边盲目的保护着自己一边傻笑道“你?就凭借着你想要打败我?你简直是痴人说梦,是的,我的魔毒化骨功是失败了,但是那又怎么样?我现在就是彻彻底底的毒人,我的毒液可以腐蚀,我的全身有着一层毒液铠甲,我简直可以说是因祸得福,不需要按照神臻化境的功法修炼,我也同样可以傲视群雄,走火入魔又怎样?这样的流派力量更强,哼哼…只有圣光可以杀死我,其余的想都不要想,我的眼睛虽然瞎了,但是只要给我植入一双眼球,我又可以重现光明,我本来就是死人之躯,小矮子,你在哪儿?你给我出来啊…”

    “走火入魔的神臻化境?”,鬼贼的脸上出现无尽的愤怒“你这简直是侮辱了神臻化境。”

    “侮辱?我侮辱你妹”,毒尸张狂的笑起来,全身的毒液抛洒的更加厉害“只要能够让我威力无穷,怎样都可以。”

    “每一个修炼神臻化境的人,都有着对武道的一颗追求之心,在这个圣域级别强者如云的时代,神臻化境已经打出了一片天空,你不要在这里口出狂言。”,鬼贼的速度骤然加快

    “是的,我杀不死你,但是我…可以打败你!!!!”

    身体携带着密集的残影超速的一个冲刺,鬼贼在无数毒液的飞舞中迅速的接近着毒尸。

    到毒尸面前的时候,鬼贼猛地一个弯腰,双手的手指宛若两把利刃般的冲刺出去…

    目标…毒尸的膝盖!!

    既然破坏中枢神经和眼睛都没有用,鬼贼便开始观察毒尸的致命点所在,当他发现毒尸的身体也是需要骨骼来移动的时候,他俨然已经完全看穿。

    双指如剑,锋利的指甲“破……破”两声粉碎了膝盖的骨头,随后狠狠的插了进去。

    毒尸的身体就宛若触碰到了亿级电压般的浑狠狠的一个抖动,随后发出了难以承受的呐喊。

    浑身颤抖的毒尸全身颤颤巍巍的弯曲下来自己的身体,随后双膝重重的跪在了地上,在这样的剧痛中他还挥舞着双手攻击着前方的鬼贼,鬼贼拉开和他的距离。

    “咚咚!”,全身到极限的鬼贼心脏狠狠跳动后狠狠的紧缩起来,在那一刹那停止。

    从鬼贼的鼻孔中喷射出两股鲜血。

    毒尸看着他笑道“接二连三的中毒,你的身体承受已经到了极限,任命吧。”

    随后毒尸双手重重的拍打在地上“毒尸·潮浪。”

    “咕咕咕…咕咕咕!!”,一股股的毒液宛若海浪般朝着鬼贼涌动过去。

    鬼贼收缩的心脏又大大的释放开,“哈!”,鬼贼大大的松了口气后擦了擦鼻子上面的鲜血,抬起头看着天空中的皎月。

    莎咬紧了烟嘴,难道他想要使用那一招?

    一脚踏地,鬼贼飞舞到高空中,闭着眼睛缓缓的张开手,他的身后,是悬挂在天空中的巨大圆月。

    “你承受不来的。”,莎大声的提醒道“你已经快赢了。”

    鬼贼感激的笑了笑后逞强道“少在哪里给我发号施令,不把敌人打怕的话,我们还叫做天门替天吗?”

    “魔手·奥义·月光幻影手。”

    一大股蔚蓝朦胧的月光将鬼贼的全身都包裹住,鬼贼的双手包裹着月光交叉,大拇指缠绕的紧紧相扣,双手的手指全部都交叉的缠绕在一起,此时此刻的宛若月神派遣下来的使者,身上散发的气息让毒尸都感觉到恐怖的不断的呐喊。

    将双掌朝着前方狠狠的一推…从鬼贼身后的圆月中,一只只月光手“嗖嗖嗖嗖嗖”密密麻麻的宛若狂风暴雨般的冲击出来,全部朝着下方的毒尸撒去,“啊!!!”,“啪啪啪…啪啪啪啪!”毒尸在月光中身体不断的被一只只穿透,他在怒吼声中疯狂的捶打着地面,“砰砰砰砰!!!”一只只月光手穿透毒尸的身体,轰炸在地面上,巨大的尘烟猛然的爆裂而起。

    “呀!!!”,鬼贼咬牙切齿的加强力量的一瞬…

    “砰砰!!”,鼻孔里面喷射出两股鲜血,“砰砰”,耳朵里面流淌出两股鲜血。

    眼睛里面流淌出鲜血耳朵时候,鬼贼全身的月光消失的干干净净,他的身体虚弱的从天空中掉落下来。

    莎冲上去一把抱住他,用手掌紧紧的摁着鬼贼的心脏…

    ‘轰’,莎将手掌狠狠的一提,就像是做电击一样,鬼贼的胸膛无力的听起来,随后又软绵绵的掉下去。

    对付毒尸这样恐怖的怪物,鬼贼用尽了自己的全力,最后掉下来的那一刻,他一点怨恨都没有,无怨无悔,替天的人,不就是应该战斗到这种时刻吗?身体无法承受又怎么样,筋疲力尽又怎么样?在鬼门关面前徘徊又怎么样?

    在怎样的团队,就该背负怎样的荣誉,战是不屈,傲是桀骜。

    XXXXXXX

    而下方的毒尸也被月光幻影手打的彻底倒在了地上,他的膝盖被捅穿,双手被打断此时在地上痛苦的呜咽着。

    地乾举起手叹息一声“虽然输了,但是两人真的打的非常的精彩,佩服,我们遇到强敌了。”

    十分钟已经过去…雷翎没心思鼓掌,鬣猪和毒蚕的接连惨败,龙潮歌命令的迟迟不下,已经将他的耐心耗费到极点。

    正当他要走上去违背命令的狂战之时,守护在海边的保镖们跌跌撞撞惊慌失措的跑过来

    “雷翎副队长,三百米处发现一艘军舰,这都没什么,关键是桅杆上面的旗帜…”

    “旗帜上面的图案是六大主君之一齐麟的标志。”

    又一位主君来人了?全场鸦雀无声

    【推荐阅读】特战教官失忆后被小旅馆老板娘收留,成了一个不知名的服务生,且看牛逼王者在社会底层制定规则!艳丽少妇、清纯萝莉,皆我所欲!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