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妖皇尊临

    “你说什么?”,听到小弟的汇报又是一位主君派遣人过来,这句话简直就像是一座冰山轰然炸裂,纷纷扬扬的冰块冲入了下方爆发的火山之中,让雷翎满腔热血顿时下降了下去,都摘星拿着电话一脸的茫然,结结巴巴的说道“这……大队长没说……没说我们获得了主君的支援啊,也没……也没说会有主君突然参与到这场战争里面来啊。”

    凶神恶煞的雷翎一把抓住那名保镖的衣领吼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他妈的给我说清楚。”

    副队长威严强强,吓得那名保镖带着颤抖的声音说道“我们一直在海边巡逻来着,但是就在几分钟前,我们发现前方三百米的海域处出现了一艘军舰,我真的不敢欺骗您,那是货真价实的军舰,军舰上面看不清楚有多少人,后来我们观察到桅杆上面有一面旗帜,我们第一开始是以为夺了海兵的海盗们来到香港这里避难,后来仔细一瞅旗帜,那旗帜半面都是海洋,在海洋上面有着一座巨大的城市,那不就是主君齐麟的代表旗帜吗?主君徽章上面有那个图案,这个全世界的人都知道。”

    “你确定?”,雷翎瞪大眼睛逼问道。

    “看到真真切切,连旗帜上面的金丝纹路都看清楚了,那真的不可能造假的。”,保镖面露惧色的回答道。

    “草!!”,雷翎狠狠的推开保镖,一声怒骂,眼珠子不断转动的他想着解决办法,即便是他现在脑子一片混乱。

    地乾老头‘啧啧啧’的赞叹了几声“奇了怪了,齐麟怎么会知道我们攻击空蝉庄园的事情?”

    前方的战场中,毒蚕已经解除了毒尸的形态被保镖抬了回来,看着两名被打成重伤的干部,和一名死亡的干部,雷翎心乱如麻,虽然对面的替天也是半斤八两,但是现在的形势对自己来说真的是不容乐观,齐麟这次派遣人到香港来,到底是安的什么心?难道他们也想要插一脚?妈的,有了一个天门的参与已经够烦人的了,现在又多了一个水之都……

    “咳咳咳!!”,替天这边,随着莎的营救,鬼贼总算是咳嗽出几口鲜血,心脏又重新开始跳动了起来,好歹捡回来一条命。

    莎看着对着自己笑的他无语的翻了翻白眼“你居然还笑的出来,我可是把你硬生生的从阎王爷的手中抢回来的。”

    一脸惨白的鬼贼牙缝里面全是鲜血咧开嘴“我还以为你人工呼吸来着。”

    “你美的你。”,莎翻了翻白眼。

    鬼贼虽然捡回来一条命,但是也是身受重伤,需要几天的时间静养,陈流年松了口气,但是目光十分严肃的看着前方“听他们的意思,好像是水之都的船从海上那边过来了,见鬼了,这齐麟还真的是料事如神,天天看星星这都能够猜到吗?是敌是友暂时不清楚,如果是友军的话,那么这次空蝉庄园算是保住了。”

    “咱们替天还要占水之都的便宜?搞火了直接杀到他们的总部去。”,花爷不服气的昂起头。

    “不是占便宜,是形势所逼,现在香港好歹也是圣战骑士团一手遮天,如果是在以前华夏国那些混乱城市的话,这都不是事儿,但是现在这里是香港,这里有制度,有世界政府保护,替天是勇猛,但是也不是鲁莽,一个帮会如果没有一个完善的计划,只会单单靠着武力来迫使屈服的话,他永远你不可能成长。”

    “啥意思?”,飞镰望着陈流年。

    “意思就是如果替天都像你们这样野蛮,我们…永远只能够在华夏国小打小闹,就像是一群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山野莽夫,空有着一身蛮力。世界第一杀手组织,不是你吼出来就行的,我们要站在世界的巅峰,还远着呢,十神众做事同样不计后果,但是每一次都有一套周全的计划,脑袋一热就蛮干的人,那不叫杀手,那叫傻逼。”,陈流年面无表情的说道。

    莎将鬼贼放在地上,抱着手望着天空“我不想要成为井底之蛙,在自己的国家多么了不起。”

    “几位…尽管放心…水之都的人,是我叫来的。”,一群人正在说话时,身后响起了贺桃雅虚弱的声音。

    替天一群人纷纷带着疑惑转过头,被割断了左脚脚筋的贺桃雅脚踝流血,在克蕾儿的搀扶下对着他们虚弱的笑道,尽管受伤,但是她还是落落大方道“自我介绍一下,我叫贺桃雅,你们叫我桃子就好了,我是爸爸的第二个女儿。”

    你???陈流年几个人面面相觑,不敢相信。

    因为实在意想不到,这个看起来虽然一脸旺夫相但是的确称不上美女的人,难听点这个女跛子,竟然可以叫的动水之都?

    飞镰小声的说着什么,遭来陈流年的一声怒斥“一个有逼格的组织,在这样的情况下,从来不窃窃私语,有话大大方方的说,这是起码的礼仪。”

    飞镰对着贺桃雅微微的低了低头“不知道桃子小姐跟水之都是什么关系?”

    桃子报以一个温暖的微笑,有些期许的看着远方“我也不知道我在齐麟的心中是什么位置,这个问题真的无法回答,因为之前只是跟齐麟合作做生意,让他赚了一大笔,他在电话那头很感激我,但是一般帝王的心,我们这种人是不敢猜的。”

    干…陈流年再次震撼到了,这个女孩儿才几岁?就开始跟齐麟做生意了,齐麟是何等人?商业头脑简直超越其余主君一百年,就连天门的大军师都对他佩服的五体投地,很多地方向他学习,这女的已经开始合作关系了?不容小觑啊。

    不过流年的心中也是冷哼一声,这种人才…不挖到天门自己对得起天哥?

    你在齐麟的心目中什么地位,看看来人在水之都的地位就知道了,如果是无名小卒那就算了…如果是…陈流年打着自己的如意算盘,心理已经想着怎么把桃子弄到天门去。

    XXXXXXXXX

    雷凌那一头,此时此刻紧张的就跟热锅上面的蚂蚁一样,身后的都摘星猛地一拍打自己的脑袋,突然想起了什么。

    那一天游泳池旁边,贺桃雅明确的告诉过大小姐“我的身后支撑着我的可是水之都,你就不怕水之都找你的麻烦?”

    他奶奶的,本来以为这只是一个玩笑话,没想到竟然一语成谶,桃子还真的把水之都给叫过来了。

    都摘星立刻将这个消息告诉了雷翎等人,雷翎一听额头上面一根根的青筋鼓胀起来“这二小姐怎么又跟水之都扯上关系了?他妈的,如果水之都的人真的是二小姐叫过来的,那么他们肯定就是我们的敌人。”,不过…雷翎眼珠子一转,一脸恶相的看着前方“想必桃子在水之都是没有什么地位的吧,齐麟肯定不会派遣八大统领之内的来救援他,来的肯定是水之都干部级别的货色,哼!!”,雷翎握紧拳头脸上一脸的狂傲“之前我就说过,不管是天门来人还是水之都来人,只要他们敢踏足香港,敢管我们圣战骑士团的事情,就算是天王老子,我他妈也要斗一斗。”

    说完雷翎大声的对着那名保镖“传令下去,所有海上巡逻的弟兄们全部都给我开启作战模式。”

    那名保镖弱弱道“我们……真的要跟水之都也打?”

    “哼!!”,雷翎抱着手不屑的从鼻孔中喷出两股气“什么水之都,还不是忌惮着天门的威风割地示弱的一群渣滓,现在就是一群无家可归的人,怕他作甚?更何况我在这里撑腰,还有什么搞不定的吗?去,我们现在连天门都不怕。”

    几名保镖顿时信心百倍的用力点点头,离开广场就朝着海边跑去……

    但是就在他们奔跑出去二十几米左右的时候,从前方的大森中一团团的树叶在一股妖风中“轟”的一声冲击,妖风刮过那些保镖的身体,让他们一个个都面无表情的定格在原地。

    雷翎一声怒吼“你们一群蠢猪还在做什么,还不赶快…”

    眼前的突变让雷翎的声音戛然而止,因为那一群保镖的身体正在迅速的石化,白色的石头从他们的双腿上面迅速的游动着,在短短几个眨眼之中,这群保镖竟然全部变成了石头。

    地乾一看大喊一声大事不妙,连忙让都摘星给大队长打电话,越开越好…

    都摘星吓得双手颤抖,语无伦次的问道“谁是大队长来着?”

    “我日!!”,陈流年一声重叹,没必要吧?这齐麟居然派这种级别的人过来?他妈的有没有搞错?

    “在哪儿?”,无数的佣人和广场的战士纷纷的抬起头。

    巨大的圆月在大森的上方散发着温暖的光辉,大森的树冠上面一根脆弱的树枝上,一双黑色官靴轻轻的踩在上面。

    不可一世的雷翎昂起头,双瞳狂震…

    月光之下,他身穿一身干净的白色长袍,腰间缠绕着一根黑色挂着四个兽头的腰带,脑袋上面带着一顶古色古香的黑高帽,脸上的皮肤白皙如雪,闭着眼睛嘴角带着一丝淡淡的笑容。

    身后薄如蝉翼的白色披风随风卷动的朝着西方飘扬,在月光之下更显一股美感。

    “你也不必苦苦寻找,我就是水之都派过来的人。”,他轻轻的说道。

    雷翎的脸上…第一次出现一股强烈的惧色。

    六大主君水之都齐麟阵营·大海之上的刺客军团·黑玫瑰新首领·妖皇白渊!!

    【推荐阅读】特战教官失忆后被小旅馆老板娘收留,成了一个不知名的服务生,且看牛逼王者在社会底层制定规则!艳丽少妇、清纯萝莉,皆我所欲!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