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大风吹起的前奏

    白渊…被称之为妖皇的白渊…都摘星吓得双腿发软的一屁股坐在地上,已经近乎被吓傻的地步,这倒是让陈流年十分的好奇,的确,白渊的确恐怖如斯,有他在的地方就连气氛都完全不一样,风中似乎有着一把把的刀子在刮着,但是都摘星也不至于吓成那样子吧?这圣战骑士团的干部,看来心理承受能力也很一般嘛。

    雷翎怒视都摘星“丢人现眼的家伙,看把你给吓得,还不赶紧给我起来。”

    而此时此刻贺桃雅的心中涌现出来的则是无数的感动,当初跟齐麟分开的时候,齐麟看似的随口一句,没想到这样放在心上,水之都现在具体位置在那里?谁都不知道…但是再这样短的时间派遣人出来,已经足见齐麟的诚心了,而且……这个人光是一眼看过去就是绝世高手,从其余人的反映中就可以看出来了。

    女人的心都是非常柔弱的,女性也都是非常容易受到感动的。

    妖皇白渊轻轻一跃从树枝上面跳跃了下来,扬起淡淡的灰尘轻飘飘的落在地上,正面对着陈流年等人走过来,花爷握紧火刑扇,飞镰随时进入战斗状态,同时上前一步,陈流年张开手压住他们的胸膛压退他俩,昂首挺胸的看着白渊“天啦噜,没想到齐麟对这个女人竟然是如此的看中,白妖皇,好久不见,这次再见你…真的是有一种相隔百年的感觉。”

    “是天门的盟友啊,主君交代过,代我替你们问好。”,白渊背着手英姿焕发的走过来,那一刻那个范围的风都冷了些许。

    盟友?这两个字让雷翎心头大骇,马勒戈壁白渊这番话不是故意说给他们听的吗?要是单单只有替天的话,那么还能够勉强一战,但是现在多了个白渊…我日!!雷翎狂骂,这他妈不是等于千军万马加入了这片战场吗?而且看手下的人一个个都是吓得腿软,就连一向嚣张的不可一世的地乾老头都安份了许多。

    妖皇就是妖皇,这世界的威名可真的不是盖得。

    “白渊来了?”,都摘星的电话那头,龙潮歌也被震了一下,随后陷入了长时间的沉默。

    是啊…处心积虑的想要夺掉贺嘉诚的帅旗,有替天参与就算了,现在又来了一个白渊,这要怎么打?

    “水之都换了新的家园可一切安好?”,实话,陈流年对水之都不太反感,就算当年有司马良连环计害军师害萧凤那些隔阂,但是随着时间的洗礼,这些事情虽然无法抹除,但是已经是渐渐淡去,而面对天门,白渊则是多了一丝亲切,只见他叹息的摇摇头“万事开头难,所有的一切都非常的不顺利,具体我不能够透露太多,但是当水之都的新地点公诸于世的时候,一定会邀请各位,齐麟主君虽然是商人,但是他也非常的重情义,他非常看中和天门之间的友谊。”

    陈流年主动伸出手“当然,天哥也常常交代对水之都敌意不要太重。”

    白渊淡淡一笑伸出手和陈流年握了握,随后面朝贺桃雅“这个女孩儿主君想要见她一面,她受伤了,暂时就在水之都静养吧,你们双方有意见吗?”

    流年将目光看向贺桃雅,贺桃雅很坚定的摇摇头,流年笑着耸耸肩,其实心理面那个恨啊。

    “撤!”,而雷翎那边,龙潮歌经过了长时间的思考后坚定果决的说道。

    雷翎一拳头不甘心的打在自己的胸膛上面,他的目光带着万般的不甘心扫视着空蝉庄园,随后又一巴掌拍打在自己的脸上“妈的,差一点点,就差那么一点点,这里就是我们的了。”,雷翎指着陈流年道“替天,你们他妈的不要得意,这事儿没完,只要你们还敢打香港的念头,咱们有的是机会碰头,狗日的,我们这些在主君时代里面走的,你们切了别人的发展前路,你给我等着,我他妈让你们替天全部死在这儿。”

    “草!”,雷翎吐了口唾沫,用力的转过身“我们走。”

    花爷大声的喊道“我们等着下次的交锋啊,多派点主力出来,哈哈哈”

    天空中的直升机开始离去,大海上面的游艇可没有那么简单,军舰上面的人将所有的游艇全部都劫持充公,那些保镖大喊着“水之都这么穷吗?这也要抢?”

    一群水手们大笑起来“蚂蚱从我们眼前飞过去我们都要卸一条腿吃,跟我们主君学习的,啥都能放,钱,绝对要握住。”

    大风将白渊的妖衣披风吹的猎猎卷动,背对着陈流年等人的白渊公主抱着贺桃雅偏过头微微颌首,随后轻轻的跳跃起来,健步如飞的踏着大森上面的树冠,转眼间就消失在月光下。

    莎望着他们离去的背影说道“这次真是奇了怪了,齐麟不是唯利是图吗?这次走的真潇洒。”

    只有陈流年心中才明白,齐麟,已经得到了最有价值的财宝,他皮笑肉不笑的看着月光下最后的一道残影,点燃了一根香烟对着月光深深的吐出来一口道“我有种感觉,总有一天,水之都比世界政府还要难对付,不管你信不信,我信。”

    潇洒的转过身,陈流年转过身将香烟扔到空中,那根香烟变成了一片片玫瑰包围着他飞舞

    “替天VS骑士团,第一战,小胜。”

    楼天明跟花爷狠狠的击掌道,同时感激的看着陈流年“不管怎么样,这片庄园,保住了。”

    短短两个小时的时间,警察、警车来了无数辆,拉起来的防线包围了整片广场,同时天门中无数架私人飞机在庄园的飞机跑道上面降落,一大群贺嘉诚的儿女们和强者保镖们纷纷的云集到了会客楼。

    “谢谢你们保护了我们的爸爸。”,陈流年等人看着这些在世界商界叱咤风云的大亨们对着自己低头致谢,心中暗爽。

    全港最好的医生也纷纷的走了进来,那些被阿雅大小姐叫过来的律师、医生全部被戴上了手铐,阿雅大小姐上警车的时候拼命的喊道“爸爸,爸爸我是您的女儿啊,爸爸你不能够那样的狠心啊,我是您的女儿啊。”

    身边失去了毒蚕,贺嘉诚整个人都容光焕发了起来,他紧紧的握着陈流年的手,对着他深深地下自己的头。

    按照年龄来算,流年才是贺嘉诚的长辈呢,所以他也理所应得的接受。

    “谢谢……真的谢谢……”,陈流年能够感受到贺嘉诚手中的力度和话语中的重度,这个家产万贯在香港同样也是只手遮天的大亨流下了感动的眼泪,并且故意大声的说道“从今天起,我就代表着一方势力批准这个地方由天门接管,从今往后,贺家,正式成为主君夏天身后的财富盾牌,并且协助夏天主君麾下的人在香港的任何事情,这里就是你们的家,要多少钱尽管说,我不怕你们要得多,我就怕你们要的太少跟我客气。”

    陈流年响亮的吹了一个口哨,拿出手机发送出去一个短信

    “新的背后力量,贺家,搞定。”

    黑道学生7天门帝国

    第一卷《厄运长歌》空蝉庄园篇,终。

    第一卷《厄运长歌》新篇章·无声雀令争霸战·始。

    XXXXXXXXX

    候机室非常的嘈杂,等候着飞机的旅人们一片喧闹。

    贵宾厅的洗手间里面,水龙头冲击出水,随后一直白如璞玉的双手伸出来里里外外的清洗着,苏逊缓缓抬起头,镜子中虽然眉宇间还有些淡淡的憔悴,不过精神头十足,因为可能是去香港的原因,他穿着一身笔挺的白色西装,摘下眼镜将镜片擦了擦戴上,他拿起衣架上面的黑色大衣走出了洗手间,同行的服务人员一步一低头的在前面带路。

    奢侈的贵宾厅里面坐着两个黑影,一个看到苏逊出现立刻站起来走过去,站在他的身边,一个懒洋洋的躺在沙发上面不断的切着手中的扑克牌。

    “苏教授,我是机场的老总,信什么名什么你完全不必知道,见您一面太好了。”,一个肥胖如猪的男人带着谄媚的笑容走过来,苏逊礼貌的对着他笑了笑,随后谈及南吴城机场的一些发展和建设的问题,正说着,他收到了来自陈流年的短信,满意的点点头后,继续面不改色的详谈。

    “香港?Hongkong…”,切牌的黑影举起登机牌在光芒下面照耀着。

    “真是一个让人向往的地方,也是一个想要占领的地方。”

    XXXXXXXXXXXXXXX

    香港,维多利亚港港口的六星级酒店的总统套房。

    “哎呀!太可惜了!贺嘉诚哪里应该要拿下的。”,寇枭叉起一块牛排,随后“哼哼哼”的笑起来,拿出无声雀令道“你知不知道,现在看似平静实则已经全港轰动了,香港大大小小的几百个黑帮要同时云集太平山山顶上面的大会上面啊,这小小的玩意儿的号召力就是这样的强大,我真的期待啊,听说天门的军师也会到,兴奋不已啊,最喜欢看的就是野兽们的互斗了。”

    他对面的那个人一边切牛排一边吃牛排,吃东西吃的很快。

    好不容易才缓下来拿起红酒喝了一口道“王将开心就好,我们就是要招待您开开心心的。”

    他对着我们身姿挺拔,坐立端正,放在一旁沙发上面的物品中,一枚闪耀无比的警徽静静的散发着光芒。

    “香港,要刮起一阵血雨腥风,这场风暴过后,香港的话事人,也会真正的明确,到底是龙潮歌还是夏天呢?或者是别人的?香港是公平的地方,谁都有可能的,好玩,好玩,哈哈哈!”

    寇枭将无声雀令用大拇指弹到天空中…

    “嗡嗡嗡…”,在光芒下面不断旋转发出着嗡鸣之声的令牌格外耀目。

    那只嵌在令牌中的无声雀,似乎是急于的想要展开双翅飞舞出来……

    ————————————————

    亲爱的书友们非常抱歉今天只有一更。

    因为黑七不知不觉已经快20万字啦,马上进入VIP章节,依然和以前一样就是每天保持着稳定的更新。

    和以前有些不同的就是,进入VIP章节后每个月的1-7号都会连续爆发一周的三更。

    剧情方面不是大家要考虑的,只会越来越精彩的,其实我写书的确是蛮快也蛮负责的,因为当初黑六一年时间就完成了八卷,只不过后来因为工作一直忙碌和耽误…

    那么,如果喜欢我的作品请多多投票和订阅来支持,谢谢大家。

    【推荐阅读】特战教官失忆后被小旅馆老板娘收留,成了一个不知名的服务生,且看牛逼王者在社会底层制定规则!艳丽少妇、清纯萝莉,皆我所欲!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