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命运三角

    小矮子听着周围连续不断的轰炸声,可谓是心惊肉跳,他抱着脑袋全身瑟瑟发抖的龟缩在草丛里面,周围爆炸所溅洒过来的尘土一把又一把的洒在他的背上,也不知道时间过了多久,周围的爆炸声好像渐渐的消散了,四面八方一片死寂,连任何声音都听不到,小矮子只是感觉到有风吹过来,风中夹杂着血腥味和浓浓的尘土味。

    “喂…”,身后,突然有个人拍了拍自己的肩膀。

    “不要杀我,不要杀我,好汉饶命,饶命啊,我刚刚真的是有眼不识泰山,对你做的那些事情,真的非常非常抱歉,我在您的眼里就是一只丝毫不起眼的小老鼠,请你宽宏大量,饶恕我吧。”,小矮子转过身,抱着凯的双腿不断的求饶,凯站在原地有些好笑的摸了摸的脑袋“啊…我是想说,一切都结束了,你不必这样心惊胆颤了。”

    一切都结束了吗?小矮子一脸惊恐慢慢的抬起头,当他看到凯身后场景的时候,他吓得目瞪口呆不断的后退…

    黑暗的天空已经随着战斗的平息而消散,但是温暖的太阳光芒却再也无法照耀那片风吹过就会迎风摇摆的草地,因为那块草地已经彻彻底底的被凯夷为平地,所有的野草在轰炸之中被连根拔起,在风中眷恋着慢慢的落下,而大地上面更是被轰炸出一个个巨坑,不知道人还以为刚刚这里接受了天空陨石的洗礼,在那些深坑之中,掩埋着一具具的尸骨,在那些泥土之中,葬着炙热的鲜血,森森白骨,淋淋断肢,或裸露,或深埋,或流血,或散发。

    一条道路以前只不过是最简简单单大地。

    一个墓地之前也可以是一个风吹过百草低头的草地。

    黑胡狮王全身都掩埋在深坑之中,只露出一个脑袋,眼睛、嘴巴里面塞满了泥土眺望着远方,从他身上凯一次性的找到了七张拼图,真的是大丰收,如果再加上小矮子身上的那张拼图的话,凯可以直接的找到无声雀旗帜存在的地方,不过他并不打算这么做,他拿着七张拼图看着吓傻的小矮子说道“因为对于我来说,无声雀旗帜并不是我最终想要得到的东西,有的时候,人离什么越近,他往往就更迷茫,我很喜欢一句话,离你的朋友近一点,离你的对手,更近一点。”

    “祝好运!”,凯再次对着他温柔的笑了笑,将夹克脱下来搭在肩膀上面,点燃一根香烟走进了沼泽森林。

    小矮子带着迷惘的眼神看着他离去的潇洒背影,还在思忖,他为什么不杀自己?

    从远方有一阵大风吹拂过来,吹拂的满地的草屑打着旋儿飘向天空,而风中的声音,更像是为这些死亡的人唱着一首歌,远方的天际出现一条美丽的彩虹桥,美丽非凡,而世人多爱彩虹雨,却无人唱完大风歌,凯不杀这个小矮子,或许是在他的身上,看到了当年的自己,他对这份懦弱,太过于感同身受。

    XXXXXXX

    沼泽森林,四块森林区域交织的中心点的一棵树上面,狂斧将弩箭斩断成两截,随后撕下来自己的一块衣服在脑袋上面不断的卷动,腰间的两把鸳形大斧上面有着风干的血液,看来狂斧这段时间又是战果斐然,果然,狂斧摸着口袋里面的四块拼图,信心百倍,自己寻找旗帜的进度已经完成了一半,接下来只要继续努力就可以了。

    长时间的劳累让狂斧的肚子“咕咕”的叫起来,然而这时候他突然闻到一股浓浓的肉香从远方飘来。

    鼻子蠕动的狂斧疑惑的自言自语“我都饿出幻觉了吗?还是这股香味也是这个沼泽森林里面的动物在搞鬼?”

    沼泽森林里面有很多动物会模仿各种各样的声音来吸引人的注意力,来让你掉入他们为你制造好的陷阱。

    谨慎无比的狂斧在原地一动不动,但是肉香越来越浓,肚子的叫声也越来越响,他不断的吞咽着口水,让自己强忍着身体的这些正常,但是最后还是敌不过这股浓浓的香气,他咒骂一声,从树上跳跃下来,顺着香味所传来的地方,步步为营小心翼翼的走过去,超强的自我保护能力甚至连他的脚步声都听不到。

    在各种灌木丛之中行走,肉香味果然越来越浓,听到前方发出声响,狂斧拨开了几根树枝,眼前的景象豁然开朗。

    一条缓缓流动的河流旁边升起着两团篝火,左边的篝火上面烤着一个野兔,右边的篝火上面烤着三条鲫鱼,镰刀腿的青霆在两团篝火之间来来回回的走动着,不断的将食物翻卷着,她利用着简单的森林辅料,正在精心的烹饪出一顿精美的可口大餐。

    原来并不是幻觉,狂斧嘴巴里面的口水不断的滋生,双眼中散发出来的**如豺狼般贪婪。

    那只烤野兔一看就是经常活动,浑身的肉都紧绷绷的,看一眼就知道非常鲜美和富有嚼劲,那些鲫鱼同样如此,被去掉了鳞片之后,鱼肉和火焰来了一场最原始的亲密接触,大火之上的鱼肉娇嫩,外脆,更然狂斧有些把持不住的是,一滴滴的鱼油不断的滴落下来,掉进篝火里面发出‘噗噗’的响声,同时一大股烟雾升腾起来包裹着鲫鱼,再次增添了一份烧烤的滋味。

    在思考着如何得到美味的食物让自己大快朵颐的时候,狂斧也在思考着如何干掉青霆。

    青霆两条腿上面的镰刀格外的锋利,闪耀着锋冷的刀光在四面八方闪耀。

    这是圣教骑士团的干部,不是什么善茬,我只能够一击必杀,看她这样有恃无恐的样子,身上肯定有很多拼图。

    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富贵险中求,一次性的干翻她,第一个走出去。

    青霆拿着一把野山椒不断的给兔肉撒着,她早就已经注意到了身后的狂斧,只不过嘴角依然流露是一股厦蓉。

    狂斧环视了一眼四周,河对岸是一片雾气缭绕静谧的森林,四周静悄悄的,看来只有他们两个人。

    握紧自己的鸳形大斧,狂斧额头上面的太阳穴的青筋狠狠的紧绷起来,他表情变得极其的凶狠,随后只看到几片树叶在他刚刚呆过的那个地方飘舞出来,“杀!!”,一声怒吼震天动地,从灌木丛中手持两把鸳形大斧杀出来的狂斧气势凌人,威武赫赫,青霆只是转过身,快速的说道“肉还没有熟透呢,急什么?”

    狂斧奔跑的身体也慢慢的停下来,因为他发现在他身边右边的灌木丛中,一根无比锋冷的箭矢正对着自己。

    居然有狩命人?失策失策!!狂斧怒骂着自己的鲁莽。

    既然是箭矢的话…应该是四大狩命人中使用弓箭的弦血。

    XXXXXXXX

    青霆、狂斧、弦血三个人在这条小河边形成了一个三角的阵型,而此时在无形之中三个人的命运全部都被联系在一起,青霆抱着手目光不断的移动,但是双腿的力量早已经是蓄势待发准备进攻,狂斧则是双臂上面的肌肉都绷的死死的,在一瞬间可以爆发出超强的力量出来,而有些吃亏的则是灌木丛中的弦血,因为对于一个弓箭手来说,这样的距离太近了,近的有些可怕。

    距离,是一个弓箭手大展神威的跳板,也是一个弓箭手亡命战场的死穴。

    带着笑容青霆挑衅的说道“咱们三个要不要商量一下,就这样一步步的后退全部都不要招惹彼此,生命可是非常珍贵的,只有这么一次,咱们井水不犯河水,就当这件事情没有发生过怎么样?”

    她想要求和,但是狂斧不同意的吼起来“那你动啊,谁先动,谁先死。”

    “**的蠢货,因为你白痴的大脑我们搞不好都要被世界政府抹杀掉。”,青霆怒骂着狂斧。

    三个人站在原地都是不敢轻举妄动,因为三个人都非常的清楚,谁先进攻谁就失去自我防御的优势,哪两个人先交手起来,最后出手的那个人肯定是双杀,鹬蚌相争渔翁得利,谁都想要做人,不想要去当那两只动物。

    青霆面容冷峻,狂斧怒气冲冲,灌木丛里面的弦血更是紧张到极点,四周都是安静到了极点,只剩下那些在篝火上面烧烤的野兽们依然在散发着香味。

    “女人,我们结盟怎么样?黑帮在这个时候不是要同仇敌忾的对待世界政府吗?”,狂斧突然提议说道。

    “结盟我们两的确都能够活,但是你的我的敌人,我凭什么要让你活着呢?”,青霆看着灌木丛里面的弦血“相反,如果我跟狩命人合作的话,好处那绝对不是一星半点,我们两人联手的话,暂时性的可以干掉这片森林的所有人。”

    青霆一直在注意狂斧的头顶上面,在正对着狂斧脖颈的地点有一根树枝,树枝上面正在慢慢的蠕动着一只毛毛虫,浑身青色身体上面长满了红色的斑点,正在一点点的蠕动,但是那只毛毛虫的下半身已经完全的悬挂在空中,摇摇晃晃着…下方的狂斧摇摆着脑袋瞪着青霆…

    而那只毛毛虫终于失去了所有的抓力,直接从树枝上面落下朝着狂斧的脖颈坠落…

    作者有话说:

    三更完毕。 顺便祝贺点击量破百万,谢谢大家。

    【推荐阅读】特战教官失忆后被小旅馆老板娘收留,成了一个不知名的服务生,且看牛逼王者在社会底层制定规则!艳丽少妇、清纯萝莉,皆我所欲!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