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刀舞

    到底要怎么办?现在已经形成了三足鼎立的局势,只要任何一方先动的话,那么几秒的时间过后主动就变成了被动,这渐渐跳动的心脏会慢慢的冰冷,这鲜活的血肉之躯将会变成一堆腐肉,永远的葬在这片沼泽森林当中,变成这大地的饲料而已,也许若干年后森林被夷平,这里会长出一朵花,但是再也不会有人去问那朵花的名字。

    弦血在一瞬间想到了很多,他也同样经历过很多,但是他无法做到在死亡面前还保持冷静。

    如果面对死还能够平淡,那么说明那个人已经放下了所有的一切,了无牵挂。

    沼泽森林里面的风带着秋季特有的萧瑟冷,但是弦血却紧张的弓弦上的整只手都在跳动,额头上面的汗水流淌下来流进眼睛里面,他面部表情扭曲,不断的眨着自己的眼睛,距离自己十几厘米外有一个蜘蛛网,上面的蜘蛛正在努力的结网,河流缓缓的流淌,偶尔会有一条鱼跳跃出来,摆动着尾巴又坠入水中,烤野兔的肉皮炸裂开,兔肉散发出最为浓烈的喷香。

    一切都非常的安静,一切也都非常的紧张。

    生命是一面镜子,滑动在无力的指尖。

    可笑之至的是,让镜子掉落在地上完全破碎的,竟然是一条毛毛虫。

    “啪。”的一声,从树枝上面掉落的那个毛毛虫不偏不倚的正好掉落在狂斧的脖颈上面,那一刻火辣辣的剧痛让狂斧的眼珠0.5秒的时间充满了血丝,狂斧本身就是一团火药,早已经对这操蛋的局势一忍再忍,此时毛毛虫点燃了导火索,万般剧痛之中,狂斧怒吼一声“我先飞掉你这个臭娘们的脑袋!!”,说完将手中的鸳形大斧猛然的朝着青霆扔过去。

    鸳形大斧竖斩飞舞在空中,在虚空中留下了一道道的利刃气流。

    但是看着狂斧一动,灌木丛里面的弦血也是下意识的松开了夹着箭矢的手指,“蹦蹦蹦…”,首先是一道箭矢飞梭出去的破空声,紧接着弓弦疯狂的弹动,“哗哗哗…”,从灌木丛中飞舞出来的箭矢带着一大股的落叶飙射而出,锋冷而不断旋转的箭头直逼狂斧的心脏。

    说来话长其实一切都只是发生在一瞬间,从狂斧扔出鸳形大斧到弦血射箭,短短不到五秒的时间。

    青霆将狩猎的目标瞄准了弦血。

    身体轻如燕雀的弹跳起来,青霆首先一脚踢在鸳形大斧上面,镰刀和鸳形大斧的斧刃的碰撞爆溅出一大股刺眼的火花,接着在一声刺耳的“镪”声中,鸳形大斧被镰刀踢飞,随后青霆潇洒的一个踩地,身体变成了一道黑色的旋风朝着灌木丛弦血所在地方的攻击菓去。

    “噗!”,箭矢狠狠的插进了狂斧的心脏,“嗷!!!!”,狂吼的狂斧捂着心脏瞪大眼睛不断的后退。

    也是在这一瞬间,青霆朝着灌木丛踢出去的腿一个横扫…

    灌木丛中的弦血从箭袋里面刚刚取出一根新的箭矢的一瞬。

    锋利的镰刀“嚓”的一下将灌木丛正面切割出一道痕迹,漫天纷飞曼舞之中,弦血骇然的低下头看着自己的双手,几秒过后,双手的手腕上面出现两道断裂的血痕,当青霆落地的时候,弦血的两只手掌就那样直接从手腕处完全的掉落,镰刀的锋利程度超过了他的所想,那一刻他竟然感觉不到疼痛…伤口竟然连鲜血都没有。

    青霆和弦血只是相隔不到一米的距离,看着眼前的弦血,青霆露出蛇蝎女人该有的阴毒笑容,随后猛地抬起脚。

    “刷!!!!!”的一声,只看到青霆的镰刀右腿从鲜血的双腿之间一脚撕裂了鲜血的身体。

    身体的正中心出现一道深深的血痕,弦血的身体就这样在青霆的面前被撕裂成两半,看着他死亡的尸体,青霆的脸上露出胜利者该有的笑容,但是随后笑容戛然而止,她微微的转过身,柔韧度超强的身体再次展现出其强大,只看到她以诡异的姿势抬起的右腿,高高的举起右腿,而在他的身后,左手捂着心脏,右手拿着鸳形大斧的狂斧一斧头狠狠的斩下来。

    “当!!!!!!”,一股刺眼的火花闪耀在两人之间,镰刀稳稳的挡住了鸳形大斧。

    随后青霆身体一跳,身体在半空中一个旋转,右腿抵挡住鸳形大斧,左腿再次一个横切。

    双腿交叉,左腿在鸳形大斧上面“桑…”的一斩。

    她双腿的镰刀竟然将狂斧的鸳形大斧直接斩裂成了两半,狂斧惊骇的瞪大眼睛“你这到底是用什么制造的?”

    青霆双腿交叉的夹住狂斧的脖颈,不屑的一声冷笑,随后双腿猛然的拉开…

    利刃斩掉了狂斧的脑袋,青霆的稳稳落在地上,伸出手指对着狂斧庞大的身躯轻轻一点,这巨大的身体慢慢的倒下来,天空中的脑袋也缓缓的落了下来。

    青霆面无表情的看着地上的两具尸体,摘掉马尾后面的发箍,摇摆着脑袋,一头成熟的大波浪卷发轻轻的披在她的背上,她转过身走到弦血的身边摘掉了鲜血的‘血斧’标牌,又将狂斧好不容易得到了四张拼图拿在手里,终于软下自己的肩膀卸下防御嘴角露出了一道轻松的笑容“鹬蚌相争渔翁得利,最后的渔翁还是我呢,这一次真是一箭双雕,既得到了拼图,又得到了赏金可以涨5000万的狩命人标牌,双丰收。”

    但是突然从前方传出一股危险的气息,让青霆猛的昂起头。

    XXXXXXXXXXX

    小河边的篝火上面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空空如也,一个长相帅气干净的男人盘腿坐在地上,将三条烤鱼放在石头上,烤兔拿在手里面,左手拿着烤兔牙齿陷进兔肉中,随后狠狠的撕扯着兔肉,充满了弹性的兔肉皮和肉被拉到老长,随后劲弹的一骨碌的全部到了男人的嘴巴里面,男人爽快咀嚼,大呼畅快。

    右手则是掰着烤鱼,将一坨坨喷香四溢没有骨头的鱼肉送进自己的嘴巴里面。

    他吃的是汗流浃背,狼吞虎咽,看起来已经爽的飞到了天上。

    “噢?”,看着前方的青霆看着他,凯呆呆的抬起头,不好意思的将烤兔肉递上前“你要吃不?”

    老娘辛辛苦苦好不容易在这鬼地方抓到的野兔和鲫鱼,青霆用力的握紧了双拳,气的头顶冒烟。

    还有…他是什么时候无声无息的来的?刚刚解决这两个人几乎是一眨眼的事情,自己为何没有注意到?

    凯满嘴油光的灿烂的对她笑着“真是不好意思啊,真的是太饿了,不过你放心,我会付钱的,军师这次带我们出来,给了我们不少的经费,我那天晚上按摩花了800多,我想一想还剩下多少…”

    干你老母啊,青霆牙齿狠狠的一咬嘴唇,一声尖叫后猛地扬起自己的右腿…

    “呼!”,镰刀腿直接踢出一道弯曲的白色的风刃,游动的时候毫不费力的撕裂着地面,带着一大股的尘烟和劲猛的冲击力朝着凯攻袭过去,凯盘着的双腿解开,迅速的闪避到一边,白色风刃从眼前滑过,“嘭!”的一声斩进了身后的河流中,凯瞪大眼睛只看到河流竟然被斩断出一道可以看到河底的裂缝,水流直接被斩断。

    凯的嘴巴吃惊的能够装下一个鸡蛋的回过头,内心惊叹,这婆娘好厉害。

    “姑娘,这怎么一言不合就打起来了?我真的会付钱的,我找小姐…不对…找技师…不对,真是百口难辨了,不过我真的只花了800港币,我真的还有钱付款的,我们虽然经费少,但是吃了东西就得给钱对不?人得有原则,吃东西就要结账,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我看起来像是那种吃霸王餐…姑娘,住手…不对…住脚,嗯?好像也哪里不对。”

    青霆气的肺部比平时鼓胀了三倍有余,已经快要到了炸裂的边缘。

    她猛地旋转腾空,随后脑袋对着地面,双手撑着地面,双脚的镰刀腿散发出无比刺眼的寒芒。

    “刀舞托马斯!!!”

    “呼呼呼呼!!!”,随后青霆的身体宛若大风车般的转动起来,越来越快…越来越快已经成了旋风,而从镰刀腿中,“嗖嗖嗖嗖……”一股股带着破风声的白色、弯曲的风刃密密麻麻的对着四面八方不断的喷射,青霆已经被凯折磨到了崩溃的边缘,就是一记大招不管三七二十一。

    而那些劲猛的风刃刚刚的威力凯是知道的,果然…“砰砰砰砰!!!”,风刃斩击在树躯上面不亚于收割机,在那些庞大的树躯上面留下一道道的凿痕,风刃斩进灌木丛之中,漫天飞舞的枯枝败叶到处飘扬,风刃斩击在地面上,宛若风魔兽一路疾驰的滑翔而过吐出来的一道道的风刀,将大地斩的一片狼藉。

    凯一边看着风刃到处乱舞狂砍一边不断的闪避,一道风刃打碎了地面的石头,三条美味的烤鱼顿时掉在地上脏兮兮的。

    “我的烤鱼!”,凯心痛的大吼。

    “**那是我的烤鱼,呀!!”,青霆一怒旋转的速度再次加快,风刃又密集和凶猛了许多。

    凯左右不断的摇晃,在撕裂的风声中胸前的星辰吊坠闪耀出浓浓的光芒包裹住他,随后只看到凯的上半身游动起来了一根根的星辰射线,渐渐的形成了一个战甲的形状,胸膛前面也由星辰射线勾勒出一道六芒星的图案…

    “当当当当…”凯开始丢掉闪避而是硬抗,一道道的风刃打在上半身的星空战甲上面全部被震得粉碎成一缕缕风。

    然而凯右手的烤兔却不知道什么时候被风刃切割成两半,前方还没吃的兔肉掉进河里面。

    “哈哈哈!!!”,凯快哭的看着半只烤兔的屁股,随后一声怒吼“你大爷的,讲不讲道理?”

    “我讲你奶奶的胸。”,漫天飞舞的风刃开始消散,青霆再次一个旋转冲上天空,身体倒转。

    在空中滑翔的青霆恨不得吃了凯一样朝着他冲过来…

    【推荐阅读】【捡尸嫩乳长腿妹,走上禽兽不归路】白烨救了一个火辣妹子,却惹来一大波妹子投怀送抱,同居嫩模,迷晕女神,一路啪啪啪!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