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 财阀二世祖

关灯
护眼
    “狗篮子,我草你全家…你妈炸了!!”,坐在钢铁特制椅子上面的屠肉夫一边被人用特制的精铁铁链绑着,一边破口大骂“你们是什么人?嗯?你他吗的知道老子是谁吗?我是圣战骑士团的干部,天仙酒楼的老板,你们要是敢动我一根寒毛,你们他妈的赔得起吗?嗯?我脚指头买的保险都比你们干活,累成猪狗一年的时间要多得多。”

    他正在肆意的骂着,全身已经被五花大绑完毕,除了一张能够说话的嘴,几乎全身都无法动弹。

    “哗…”,房间里面的窗帘被一只手猛的拉开,窗外,晴朗的天空中无比刺眼的阳光一时间全部都照耀进来。

    屠肉夫眯缝着自己的眼睛别过头,身上依然带着昨天晚上的伤势,左手的手背上面扎了一根针,吊水在一滴滴的进入他的身体,眼睛慢慢的恢复,随着屠肉夫的睁眼视野也慢慢的打开,周围站着一群包围着他的小弟,窗前的阳光下站着两个人,一个是苏逊,另外一个是楼天明。

    屠肉夫乍一眼的看了苏逊一下,随后闭着眼睛摇摆着脑地“天啦噜,我肯定是在做梦。”

    “你没有做梦。”,苏逊说道,却让屠肉夫浑身一震,脸上的表情由平静变成愤怒,再从愤怒变成扭曲,最终化成了平静。

    他苦笑的看了苏逊一眼“落到你天门军师的手里面,我没有什么好说的,要杀要刮,请便。”

    “我只有一个问题,养天生关押在哪里?”,苏逊走到他面前静静的说道“这个问题是你还存在的两个价值之一。”

    屠肉夫咧开嘴露出一口黄牙道“是吧?那你把耳朵凑过来,我告诉你养天生被关在哪儿。”

    苏逊微微的将身体前倾,屠肉夫脸上突然凶相毕露,猛地张开嘴想去咬苏逊的耳朵,苏逊立刻后退一步躲过,“哇哈哈哈…”,屠肉夫唾沫星子飞溅着大声说道“反映好快啊,我告诉你,我的嘴巴和我的牙齿,都是经过钢铁打磨的,你抓了我,想要从我嘴巴里面套出账本和关押地点,我告诉你…我跟你妈生你的时候我都没有这么爽快。”

    “放肆。”,楼天明走过来“啪啪”两个狠狠的打耳光甩在屠肉夫的脸上。

    “满口屎粪,不要仗着自己还有利用价值就待价而沽,要杀你,就是一瞬间的事情。”楼天明怒喝道。

    屠肉夫摆出一副无赖的样子笑道“要杀我的话你们就不会把我带回来了,我的天仙酒楼现在情况也不太平吧?没关系…龙大队长会找到最优秀的公关团队帮我把屁股擦得干干净净的,敢对干部动手,你们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军师啊军师,你诈死在酒店里面的目的是想要放松我们的戒备心,然后将我们挨个收拾掉对吧,哇哈哈哈……苏小逊,我敢说你碰到最坏的敌人了,现在不说那么多,我想要吃牛排,一定要现割的,三分熟,顺便再来点红酒吧。”

    他的态度让楼天明伸出手狠狠的掐住了他的脖子“我警告过你…不要给我放肆。”

    “嘿嘿嘿!”,屠肉夫瞪大眼睛笑道“楼大队长威胁别人的时候真是让人害怕啊,杀了我啊,有种他妈的杀了我啊。”

    “如果我们以礼相待,你愿意好好跟我们合作吗?骑士团覆灭,只不过是迟早的事情,跟我们合作,你还有的活,你是一个不能够以貌取人的人,你非常的聪明,我希望你也能够做出正确的选择。”,苏逊和楼天明离开了房间,吩咐道“给他准备一份牛排,他用什么要求都尽量满足。”

    “屠肉夫。”,苏逊回头道“明早我会再来的,我希望到时候你可以转换自己的态度。”

    “那就要看我的心情了。”,屠肉夫昂起头傲娇的说道。

    XXXXXXXXXX

    此时此刻在天仙酒楼外面,由于地下室人肉包子的曝光,门口已经围满了市民和各个记者,闪光灯已经将那些原本应该在黑暗中的东西全部重现天日,君越率领着警察将面具男、宝宝、变态女一家三口的尸体拉出来,立刻引来记者们的围观

    “君越大队长,请问人肉包子是否具体属实?”

    “君越队长,听说里面还有风干的肉干,这是真的吗?”

    “我司说里面还堆积着大量的罂粟果以及人头,能够让我们进去拍几张照片吗?”

    “这些尸体是怎么回事?还有路上的那把好大的刀,昨晚这里还发生了人命惨案吗?”

    一大帮记者叽叽喳喳的反问让君越投降般的举起手“各位,各位,请大家冷静一下,现在天仙酒楼已经被查封,具体的事件,还需要警方进一步的调查才能够知道,我们到时候一定会给各位一个满意的答复。”,随后君越昂起头大声的喊道“请各位拍照的市民尽量不要将照片发送推特、facebook、微薄…等等这些地方,以免造成不必要的舆论,我希望香港的市民都是遵纪守法的好公民,如果一旦有人诡异制造出风言风语,我们飞虎队决不留情。”

    一辆写着“食品监督”的大货车从人群中到了地下室的入口处,开车的司机对着君越说道“我们是食品监察局的,廉政公署那边让我们立刻进去勘查,同时因为香港制度的原因,两个小时后记者有权利进入地下室拍照并完全的曝光这里。”

    太好了…让这些残忍的东西曝光在这个世界上吧,君越心头大喜。

    不过随后他留了一个心眼说道“你们说你们是食品监察局啊,你们有证件吗?”

    “没有证件,你有意见?”,副驾驶上面一个抱着手穿着制服的人瞪大眼睛。

    好恐怖的眼神…那眼神望向自己的意思好像是自己再多说一句就会惹来杀身之祸。

    君越随即招呼着手让这辆卡车进去,随后大声的宣布道“记者朋友们你们也不要心急,两个小时…”

    XXXXXXXX

    阳光明媚,行驶在香港宽阔马路上面的一辆玛莎拉蒂总裁的后座,雷翎拍了拍司机的肩膀,车窗下来,他点燃一根烟。

    “小蛮,屠肉夫生要见人,死要见尸,一定给我把他找出来,嗯,摘星和毒蚕是我狩命让他们去澳门哪里拿钱的,好,好,这笔钱非常重要,骑士团现在资金匮乏,好,嗯,到时候给我打电话。”,龙潮歌挂断电话后皱紧了眉头“不要在车里面抽烟好吗?”

    雷翎吐着烟雾转过头笑道“就抽一根没事吧?”

    “不要在车里面抽烟。”,龙潮歌微微的对着他瞪大了眼睛。

    “烟瘾来了控制不住啊,大队长可以理解吧?”,雷翎再次吸了一口烟。

    “你要让我重复三次吗?”,龙潮歌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冰冷。

    雷翎笑了笑后将烟蒂弹出去。

    “唔…唔…唔”海鸥在碧海蓝天的大海上面飞翔着,港口停泊的一艘艘私人游艇随着潮汐的推送而上下晃动,玛莎拉蒂在岸上停下,披着白色大衣的龙潮歌和穿着西装的雷翎下了车,下了阶梯,朝着一艘标志为“GKK1”的游艇走过去。

    海风轻拂吹动着龙潮歌的白发,他望着天际说道“听说这次赵总的儿子留学回来了。”

    “澳门赌王的儿子,不知道会是怎样的货色。”,雷翎领带飘舞,深深的吸了口气。

    上游艇之前龙潮歌说道“五个股东来了四个,加上一个最大股东的儿子,这会不好开啊。”

    “装孙子这种事情,我来做就好了。”,雷翎拍了拍龙潮歌的肩膀,两人走上了游艇。

    打开游艇内休息室房门的时候,里面的欢声笑语戛然而止,坐在窗边端着红酒一个蓝色西装一个红色西装的两名老人率先转过头,蓝色西装的老者是个独眼龙,红色西装的老者右手的手指断了三根,只剩下大拇指和食指。

    “潮歌来了,坐。”,白西装拿着雪茄坐在白沙发上的一个中年人耳坠肥大的站起来。

    “听说干部出事了,是不是天门在捣鬼?龙潮歌,你是怎么搞的?”,一个鼻头鲜红醉醺醺的老者躺在沙发上面道。

    最中心的沙发上面,一个梳着背头穿着名贵黑西装的年轻人抬起了自己的眼睛,他的手中拿着骰子盒,身边坐着两个现今当红的女明星,全部是包臀裙,肤白貌美,穿着暴露,胸沟惊人。

    眼前的茶几上面放着一个冰桶,里面放满了美酒,看到龙潮歌,他大大的弯起嘴角“这位就是王将候选人之一的龙潮歌吗?现在香港归你管?听说你最近很红?”

    他打了一个响指,左边一个女明星拿出一瓶酒,他笑道“暂时先不要谈工作的事情,我们先熟络熟络。”

    龙潮歌看着他手中的骰子笑了笑“我还以为财阀的儿子跟别人玩的不一样呢,没想到也是这么世俗。”

    男人放下了骰子笑了笑,突然眼神一变,将冰桶里面的几瓶酒拿出来,随后拿着冰桶站起来。

    他一把将右边女明星的胸前拉开,将冰桶里面的冰块一骨碌的全部倒进去,随后揉着她的胸前,用冰块狠狠的摩擦着她的身体,紧接着一巴掌将女明星扇的趴在沙发上面起不来,女明星捂着脸,敢怒不敢言,默默的将胸前的冰块洒出来,随后他拿起一瓶酒,打开盖子,将瓶口塞进了另外一个女明星的嘴巴里面。

    “唔…唔…”,哪个女明星喝的不断的挣扎。

    “财阀的儿子要怎么玩?这么玩爽吗?”,他扯了扯西装走到龙潮歌面前,表情狰狞

    “骑士团上面是世界十强企业“赵氏控股”你知道吧?我是赵家唯一的继承人,赵太子,叫我太子就可以了,我爸要你当我们家家臣,来辅佐我噢…呵呵呵…”

    【推荐阅读】【捡尸嫩乳长腿妹,走上禽兽不归路】白烨救了一个火辣妹子,却惹来一大波妹子投怀送抱,同居嫩模,迷晕女神,一路啪啪啪!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