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章 曾经心痛

    啥?黄泉被震撼到了,那个看起来风流成性的男人竟然是莎的父亲,这……这是什么情况?怎么出来一趟澳门还遇到自己的亲人了,不过黄泉却产生一股微妙的感觉,替天的人…不是身世诡秘就是在加入替天之前,像蒲公英的种子一样在世界各地漂浮游荡,黄泉仍然记得莎来到南吴城狗窝的那天。

    在那个充满了男人阳刚的狗窝里面,莎没有少受到欺负,猥亵、侮辱…所有女人无法承受的,她都一直默默的承受了下来,黄泉记忆最深的一次,就是莎和一个人的比赛中,将那个男人的生殖器连根拔起,真是连带着前列腺都一起扯了出来,手段残忍的让所有人的咂舌,从此以后莎的命运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她开始在替天中建立起自己的威信,她开始让人感受到惧怕。

    但是很少…甚至从来都没有听到过莎提及自己家庭的事情。

    “我有家,这里,我有家人,你们。”

    莎成为10号的时候对着小张和黄泉说道。

    黄泉拿出一张纸巾让莎擦了擦自己的眼泪,随后小声的说道“既然是你的父亲,那干嘛不打招呼?不好意思吗?哎呀,这种不要脸的事情就交给男人来做啦,父女两人离开那么久,真期待看到你们抱在一起相拥而泣。”

    黄泉刚刚要去打招呼,莎一把将他伸出去的手拉下来,很认真的说道“装作不认识就好了。”

    “你这…真是让本宝宝琢磨不透,那是你爹噢…”

    莎摁住黄泉的肩膀道“你变成邪男形态我跟你说。”

    “那叫纯爷们形态,那份威武之气我自己都怕,我的光速踢真正的施展起来连我自己都踢。”,黄泉天真的声音说完后,变成了稳重的语气“说吧,父女俩之间,有误会吗?还是说…他不配当你的爸爸?”

    莎略微显得有些痛苦的低下脑袋,眼前浮现出一幅画面,家里面所有的衣物都散落不齐,外面的暴风雨打在窗户上面宛若蜂群的进攻,让自己蜷缩在被窝里面瑟瑟发抖,母亲的哭泣声伴随着父亲的责备声“又要回娘家?滚吧!像你这种肉已经耷拉下来,一点身材也没有的黄脸婆,你认为我还会对你有兴趣吗?”

    脚踢声响起,母亲的哭泣更大,重重的关门声让莎浑身一颤,“嗤”的一声一瓶酒打开。

    莎掀开被窝,跑到窗前,看着在风雨中母亲一个人拖着行李箱身影在路灯的照耀下越来越远,她想要打开窗户大声的喊出来“妈妈,等等我,带着我一起走。”,但是突然,敲门声响起,紧接着门把手“咔咔咔”的上下扭动起来,“咦?把房门反锁了吗?亲爱的女儿有没有乖乖的睡觉啊?今天晚上刮风下雨的可真是冰冷冰冷的啊,宝贝女儿冷不冷啊?爸爸来陪你睡觉好不好?开门啊…”门外的声音变得极其不耐烦起来,门把晃动的更加厉害“给我开门啊,爸爸想要疼爱女儿难道有错吗?”

    XXXXXXXXXX

    “所以,你觉得这样的男人配当一个父亲吗?”,莎将脸上的泪痕擦干净,深深呼吸了一下平复了心情。

    “过去的事情我已经不想要提了,第二天我逃了出来,就这样了。”,莎似乎对自己的过去不想要多说。

    黄泉拍了拍她的肩膀,有些抱歉的点点头“对不起,我应该聪明点看出你的反映,不该问你这么多的。”

    “没关系,反正让你多了解了我一点。”,莎说完后突然开朗的笑起来“所以不要把他当作我爸就行了,他只是我们宰的一头肥猪而已,说真的零号,我真的对小庄挺感兴趣的,我等会要和他多接触接触,如果可以的话,我做完这次香港的任务的话就退出替天,有些人…就看一眼,就会认定了她就是一辈子的人。”

    非常理解莎的想法,黄泉点点头“我尊重你的选择,一个人女人最终的归宿就是家庭和孩子,这样的人生才是圆满。”

    莎则是点燃了一根香烟道“我会怀念我在替天的日子的。”

    黄国雄、妮娜、陈太、黄子涛、莎的父亲夏琉加上黄泉和莎,一共七个人到场后,第八个人在有些火热的气氛中走了进来,“哎哟哎哟,看各位眼前那样恐怖的筹码,真的是会把我的钱赢得干干净净的啊。”,这个人的名字有些特殊,叫做罗杀心,身材挺拔个高达两米,全身上下白白净净,除了一头油腻腻的粉发以外,全身一根毛都没有,黄泉那一刻竟然产生一股错觉,他好像觉得这个男人身上带着一股仙气,就好像在那些世外桃源、蓬莱孤山上面隐世了很久很久,带着一股不是人间焰火的感觉。

    “这个人是小庄找的搭档,是我们自己人。”莎小声的说道。

    “您是?”,夏琉下意识的用了敬语,他也是阅人无数,竟然看不透这个人。

    “我是谁不重要…”,罗杀心将一枚价值千万的筹码扔向天空“在这里,有钱才重要吧。”

    “哈哈哈”夏琉爽快的笑起来,打了个响指“这个兄弟我想要交哎,给他一罐啤酒,算是我请的。”

    都摘星和毒蚕在两分钟后到达,都摘星只是捧着几百万的筹码走进来,一看到桌子上面全部都是上亿的财产,顿时眼睛瞪得牛大“哇哦哇哦,这次好像对手完全不一样啊,老天爷保佑我这次一定要大赢特赢啊。”,陈太原本想要挖苦几句,但是看到都摘星身后的毒蚕手中拎着的两个皮箱子后,她也闭上嘴,能到这个房间里面来的人,都是一些大富翁级别的人,普通人也不会随便的放进来。

    奢侈房间,小小赌桌,真可谓是人生百态,黄国雄搓着手迫不及待,眼神贪婪,妮娜则是无聊的喝着酒,对于她来说这只是打发时间而已,陈太拿出一串佛珠不断的喊着‘阿弥陀佛’菩萨保佑,旁边的黄子涛则是拿着粉底不断的在脸上拍着,随后抿着嘴自拍了一张发送到微薄“好无聊噢。”,夏琉喝酒抽烟,目光却不断的扫射着,黄泉和莎干劲十足,都摘星目光如狼,呼吸急促,罗杀心闭眼气定神闲,擦着湿漉漉的手小庄最后一个走了进来“哎哟,大家都到齐了,那么我通知荷官进来了。”

    他拉了拉自己的衣领,打了一个响指。

    一个穿着紫色包臀裙身材前凸后翘的女人带着商用的笑容走了进来“各位好,由来给各位发牌。”

    厚重的房门紧紧的关上,这个房间似乎与世隔绝,没有一丁点的声音。

    XXXXXXXX

    “有人想要检查一下这副牌有问题吗?”美女荷官笑着问道,全场摇头。

    “牌尺呢?”,美女荷官拿着自己的派牌工具再次问道,又是全场摇头。

    “最低一百万,最高无上限,各位玩家呢?”,美女荷官第三次问道,夏琉和陈太不耐烦的说道“快点开始吧,你算是什么身份?用得着你来说吗?”

    “对您造成的噪音真是深感抱歉。”美女荷官一丁点也不生气,并且主动道歉。

    随后她低下头说道“赌局正式开始,希望各位玩家玩的开心,赢得开心。”

    手放在扑克上面,荷官熟练的摊开,而此时此刻赌桌上面的战争才真正的开始,狼的眼神更加的狠辣,两张底牌全部发送完毕后,第三张明牌开始发送,由于是刚刚开始,所有人都有点警惕,都摘星扔出一张百万筹码,集体没人跟,“嘿嘿嘿,谢谢大家对小弟的照顾。”,转眼间五百万到手让都摘星旁边的毒蚕兴奋的全身颤抖“摘星大哥,五百万?就这样是我们的了?这……在骑士团干十年的工资啊…”

    都摘星轻蔑的看了他一眼“没出息的东西,这……就是澳门的魅力。”

    “第一个开始我们三个人都不要轻举妄动,全部都不跟,我会先让罗杀心打头阵,都摘星非常的小心,手里面也只有几百万的筹码,我最担心的就是他突然不玩走人了,所以要让他先肥起来,利欲熏心,他到后面肯定会源源不断的投钱进来。”,黄泉和莎两个人谨记着小庄的计策,果然在第四局的时候,罗杀心和夏琉两个人碰到了一起。

    “五千万。”,罗杀心用手背推动着一大把的筹码。

    “跟你五千万!”,夏琉带着笑容将筹码推出去。

    罗杀心的牌面是黑红两个9,夏琉的是黑方两个8.

    “挺有种的,我看看你能够刚烈到什么时候,全押。”,罗杀心将筹码全部推到,吹着自己的手指甲。

    “**我不信你大四条,这才第三局哪里有这么好的牌?全押…我的一亿全部在这里,有种,你就把他赢回去。”,夏琉吼道。

    有意思了…赌桌上面的人看着第三张牌,罗杀心是方片9,夏琉居然是红桃8.

    “哼!”,嘴角带着一道自信的笑容,罗杀心翻出两张底牌,一张是毫无意义的4.

    “哈哈哈”,夏琉迫不及待的笑起来“在这里偷鸡?你他妈的偷我的鸡?老子一对6大三条8,你狂个**?”

    “你没资格在这个房间里面了。”

    “啪!”,罗杀心将最后一张牌狠狠的扔在桌子上面,指着门道“挪动屁股,给我滚!”

    大四条?四个9?夏琉站起来不可思议的倒退着,捂着脑袋吼道“怎么偏偏这么巧?”

    “猪才刚开始养起来呢,不急,不急…”,小庄拧开了一瓶啤酒,昂起头灌了自己一口。

    【推荐阅读】公车色狼频频出动,乘车美女却越来越多,究其原因就是色狼太帅,让一批白富美、童颜**求非礼求摸摸求……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