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 苍穹之下

关灯
护眼
    “发生了什么事情?”莎一看到黄泉的表情不对劲,立刻关切的问道。

    那头的苏逊也是听出了一点端倪,他问道“黄泉,在这段时间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我知道你现在的心情很复杂,但是你只需要大概的告诉我一下,依靠我自己的推断我大概能够推测出来。”

    黄泉整理了一下,但是说出口还是结结巴巴的“我们……我们在海边……就是那个海边……你不是说……”

    莎一把抢过了电话冷静且迅速的说道“我们在海边遇到了一个人,那个人说是你的朋友,不可能的对不对?这个任务下达的时候,只有我们替天和你知道,连楼天明都不清楚,他怎么可能知道的那么仔细?连我们接头的地点都明晓,他设计了一个赌桌,不仅仅让都摘星输了十亿,同时也让我们赢了二十亿。”

    说到二十亿的时候,莎突然想起来刚刚小庄说“喂,你们要不要跟我一起去取钱?”

    既然军师根本不认识这个叫做小庄的男人,那么只有一个结果,不光光是都摘星被骗了,连黄泉他们两人也被骗了。

    “钱肯定是没有了,不用想了,这个男人这么聪明睿智,他肯定已经设计好了所有的步骤和陷阱,现在已经于事无补了,都摘星在你的手上对不对?马上把他带回来,虽然不清楚他的身份,但是他至少没有恶意。”,苏逊那边也说道,随后自言自语“这是一个什么人?到底是帮我们还是害我们?”

    黄泉也变成了邪男的形态,对着莎道“我们马上离开澳门,莎…莎!!”

    看着帝王会所有些走神的莎突然握紧了拳头“等我五分钟,我要去找他问清楚,你看着都摘星。”

    “哈哈哈哈…哈哈哈”,后面的都摘星也理解了一切,大笑起来,似乎是在嘲笑黄泉两个人的愚蠢。

    “疯了?你怎么可能找到他?他现在早已经离开了,难道你…”,黄泉突然想起来,莎对这个小庄非常有好感。

    有时候女人认定了一件事情,不光光会变得偏执,而且非常的偏激。

    “他不会骗我们的,他那么帮我们。”,莎脚步疾速的冲刺进去,帝王会所的大厅里面,这些赌徒们依然不知道是白天黑夜,让人在乐此不疲的进行着金钱的较量,莎朝着四面八方看去,根本看不到小庄的影子,莎一边在人海中行走一边转着脑袋寻找着,她突然看到过道里面,刚刚那个美女荷官穿着便装准备下班,莎立刻冲过去拦住她,“您好。”,美女荷官下意识的问好,随后看着一脸焦急的莎笑道“是你啊,还没走呀!要不要一起去吃个饭?我来请你。”

    “别说这个,小庄…那个小庄,你认识他吗?”,莎急匆匆的问道。

    “就是刚刚那个人?我不认识啊,他只是过来聘请我的,我们跟客户很少来往的,怎么了…”

    她还没说完莎已经冲了出去,在人群中焦急的寻找,一边看莎一边握着拳头安慰着自己“不可能的,他不会骗人的,他那么努力的帮助我们,他那么精心的设了一个局,我们怎么可能是局里面的人?”但是……但是……莎一眼看过去全部都是一张张面目可憎的赌徒脸庞,小庄那张脸,那个笑容,莎那一瞬间觉得,自己可能再也见不到了。

    “你去换筹码哪里问问。”,美女荷官提醒她道。

    “谢谢。”,莎点头致谢后飞速的跑到一个巨型的柜台,前台小姐灿烂的笑道“您好,请问您要筹码换钱吗?”

    “刚刚是不是有个人过来换了二十亿?”,莎问道。

    “您稍等一下,我确认一下客户信息。”,那女人看着莎如此焦急翻开了客户记录本,随后点着脑袋说道“他是我们这里五星级的客户,资料是完全保密的,所以很抱歉小姐。”,她嘴上说着没有这回事,但是脑袋却在点头,莎明白她是在帮自己,感恩的点点头后,莎再次找开。

    外面的天空已经完全的漆黑,街道上面的路灯一盏一盏的亮起来。

    黄泉靠在车上对着灯光吐出了一口烟雾,身后的大衣在夜风中轻柔舞动,后座的都摘星已经打成了猪头,黄泉转过身不解气的又扇了他两巴掌“笑,我让你笑,我他妈的”,黄泉只是举起手都摘星吓得蜷缩着自己的身体。

    五分钟的时间到了后,前方的路灯下面出现莎的身影,她垂头丧气的低着脑袋,一脸疲惫的走在风中。

    黄泉走过去,脱下大衣放在她的身上“天冷了,上车吧,我们回香港。”

    “没找到…里里外外都找了个遍,连人影都没有找到,他带走了二十亿,他去无踪影。”莎苦涩的露出一丝笑容。

    车里,副驾驶上面的莎将大衣翻转过来露出脑袋盖在身体上面,一脸的生无可恋,黄泉看着她的样子勉强挤出一丝笑容“没关系啦,别太在意啦,好男人那么多,像小庄那种气质的虽然少,但是你也不要这样啊,我去把血舞叫回来好不好?那么帅的一张脸充满了治愈,龙斗也不错啊,酷帅酷帅的,好了。”

    黄泉伸出手摸了摸莎的头发“别太伤心啊,我答应你,以后碰到好的绝对介绍给你。”

    打开FM电台,传出忧郁女声“我以为留下来没有错,我以为努力过你会懂,怎么连落叶,都在嘲笑我,要假装坚强的走。”

    (行走在冬夜的冷风中,飘散的踩碎的都是梦,孤单单这一刻…)汽车发动,莎恋恋不舍的看着帝王会所。

    (我以为你暂时走失了,我以为你累了会回头)在澳门的街道上面行驶,莎的眼中涌出了泪水。

    “别打扰我,我失恋了。”,莎将黄泉的大衣蒙在自己的脑袋上,小声的啜泣着。

    黄泉看了她一眼,抿着嘴再次转过头看向前方,一句话也没说。

    帝王会所天台上面,四十多米高的天空中,一只带着黑龙盾牌戒指的手轻轻的放在护栏,看着下面那辆车越来越远。

    “老大,为什么不杀了他们?以后总会遇到的,黄泉啊…可是一个非常难缠的劲敌。”罗杀心**着上身,穿着一条白色长裤,他的胸膛一直到小腹,是密密麻麻的血雨滴纹身,宛若流星雨一般的坠落,一头粉发更是将他衬托的有些邪魅妖艳。

    “不急,我们已经赚了那么多了,再多要点的话,老天爷会不高兴来谴责我们的。”

    小庄伸出手指了指天空“主君时代太危险,看来要进入这个漩涡,必须得杀身成仁,走吧杀心,一场风花雪月的故事,何必留恋。”,说完再次弯起嘴角自信一笑,罗杀心跟随在他身后,回过头望了一眼澳门的天空,再次一个转头,粉发乱舞。

    XXXXXXXXX

    泰国,曼谷…

    夏天将脑袋从按摩床里面拔出来,尽情的享受着身后一个女人的手法,“您的电话,主君”,旁边的服务员将手机递到夏天的手里面,“台风?怎么了?我明天去见黑莲教的教主,恩恩…小苏诈死了对嘛?看来香港都在他的掌控中,我倒是觉得小苏有点太过于谨慎了,嗯…我回来了直接带着战士们打过去,世界政府管不了这种事情,要是敢管,连世界政府一起打,反正刑烈之前又不是没干过,对…我要十万大军!足够了!因为现在小苏已经搞的香港鸡犬不宁。”

    “里应外合这么打的确好,因为现在有了无声雀令,香港的那些黑帮不敢造次,大多应该都会臣服我们,不过这事儿你跟军师有没有商量?”,电话那头的台风多问了一句。

    “他会支持我的,本来就该这么打嘛。”夏天没有放在心上说。

    XXXXXX

    香港舞竹亭,鱼塘旁边

    “那个二世祖好像有点想要插手我这边的事情,我觉得事情没有那么简单,我检查过屠肉夫的伤势,好像是中了狼之类的咬合,我怀疑苍狼没有死,苏逊也没有死,你不用管我的处境,也不用担心我,好好做你自己的事情,我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后,自然会抽身而退的,貘羽的人在这儿,目标跟我是一样的。”

    “得到了,你要去哪儿?”,电话那头神秘的声音问道。

    “归隐。”,龙潮歌回答道。

    “你可以从香港抽身而退,不可能从时代中抽身而退。”

    “说回来,你……为什么要杀天生?”,龙潮歌问道。

    “我会再次联系你的,潮歌,我期待着你到我身边的那一天,我太需要你。”,电话挂断。

    龙潮歌看着月光下波澜平静的鱼塘眨了眨眼睛“往事是风,吹走了,再也回不去的。”

    XXXXXX

    香港,空蝉庄园…

    小苏站在香港地图的面前不断的眨着自己的眼睛,同时闭着眼睛好像在记忆着什么东西,一条条的路线…一个个的区域…在苏逊的脑海中仿佛形成了一副美丽的图画。

    “军师,你真能两三分钟记住香港所有区域的分布图?我不信!太神了!”,缠着绷带的苍狼在身后说道。

    “我也不信,这根本不是人的记忆力。”,花爷扇着扇子说道。

    “只要你想,没有什么事情做不到,心中无敌,无敌天下。”,苏逊睁开眼睛“完毕了,我们去找屠肉夫。”

    【推荐阅读】公车色狼频频出动,乘车美女却越来越多,究其原因就是色狼太帅,让一批白富美、童颜**求非礼求摸摸求……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