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 神奇微表情

关灯
护眼
    月挂枝头,关押着屠肉夫房间的外面,看到苏逊等人的到来,两名恭敬的低下头“军师晚上好。”

    “他过的怎么样?”,苏逊问道。

    “挺乐呵的,吃饱了就睡,或者就是吃饱了唱歌,一个人自娱自乐,还给我们说一些黄色故事,什么曾经有多少的女明星被他搞过,他对那些女明星做了什么事情然后发微薄,看着下面粉丝一个个心碎的。”,一个保镖回答道。

    另外一个保镖捂着嘴笑起来“他唱的那个五环之歌完全是自己改编的,什么啊啊啊~冰冰~你的酥胸大又香…”

    “完全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流氓。”

    苏逊隐晦的笑了笑后对着身后的人说道“你们在门外就行了,我自己一个人进去会会他。”

    “不会有危险把?”,苍狼担忧的说道“这家伙阴谋诡计多得很。”

    “放心吧,我出来的时候,我们就知道养天生在哪儿了。”,苏逊颇有自信的走了进去。

    花爷小声的问着苍狼“也不知道军师要给这个家伙灌什么**汤,你知道他葫芦里面卖什么药不”

    “我要知道我还用得着在替天跟你们这群弱智在一起?我早就飞黄腾达了。”,苍狼努努嘴“去,搬几把椅子过来,慢慢等。”

    反锁房门,苏逊打开了房间里面灯,橘色的灯光慢慢的照耀了整间房间。

    “哟…”,正在哼着歌屠肉夫乍一看苏逊有些想笑“这不是天门大军师吗?”

    “看你过的这么滋润,听说你一天要吃五顿?”,苏逊提着一把椅子坐到了他面前。

    “人生嘛,无非就是吃喝嫖赌抽,不是说明早才来看我吗?想我了?怎么着?我这儿刚刚改编好一首歌呢,大军师,我给你唱一段?”,屠肉夫带着一股地痞流氓的气质说道。

    苏逊不说话,只是双目如炬的看着他,那犀利的眼神让屠肉夫感觉宛若一把刀架在脖子上。

    屠肉夫也不说话,房间的气氛慢慢的压抑了下来。

    深呼吸几下的屠肉夫有些难受的吼道“看啥看?想跟我谈恋爱还是咋滴?”

    “养天生关在哪儿?”,苏逊面无表情声音低沉语气直接。

    “我他妈不知道。”,屠肉夫说话的时候眼神朝着右边瞥着,明显是揶揄和敷衍。

    “我知道你想要摆出一副地痞的样子来对付我,没关系…我现在说,你只要回答是或者不是就可以了。”

    屠肉夫一脸疑惑的琢磨这句话,扬起眉毛问道“啥意思?”

    “养天生被关在哪里,这是题目,我不知道,但是你知道,香港有三个大岛,香港岛、九龙半岛、新界岛。”

    苏逊在说道九龙半岛的时候,屠肉夫的眼神中闪过一丝惊慌。

    “看来是九龙半岛……”苏逊点点头“九龙半岛有五个区域,油尖旺区、深水埗区、九龙城区、黄大仙区、观塘区。”

    这一次屠肉夫没有表情,苏逊放慢了自己说话的速度“五个区域,油尖旺区,深水埗区,九龙城……”

    屠肉夫狠狠的吞咽了一口口水。

    “他被关在九龙城区。”,苏逊笑看着屠肉夫。

    “我日你妈。”,屠肉夫直接狂吼起来“我怎么知道他在那里?”

    “九龙城区里面有九龙塘、何文田、马头围、土瓜湾、红磡。”

    屠肉夫脸上的横肉一抖。

    “红磡?”,苏逊再次说道,屠肉夫的鼻孔张大,牙齿狠狠的咬着,腮帮子上面的肌肉鼓胀起来。

    “哪里…”,苏逊闭着眼睛回忆着地图上面的东西,随后睁开眼睛“香港理工大学、体育馆、海底隧道、观音庙、红色码头,等等!”,一直观察着屠肉夫表情的苏逊突然停了下来“观音庙?”

    屠肉夫下意识的回避着苏逊的目光,同时眼神中充满了震惊。

    “谢谢你的配合!”,苏逊站起身拍了拍他的肩膀“九龙半岛九龙城红磡区观音庙,谢谢你将讯息传达给我,临走之前还要说一句,你的歌改编的毫不风趣又非常的低俗,真的非常非常难听。”,苏逊带着笑容就要离开,身后的屠肉夫突然抬起头“告诉我,你是怎么知道的?你到底是怎么知道的?我明明一个字都没有透露给你。”

    “没有人可以管理自己的微表情,我也不行。”,苏逊转过头继续说道“顺便把你的宿命告诉你吧,你的下半辈子就在监狱里面度过,穿着犯人装,没有女明星,只有基情慢慢的狱友,也没有牛排和红酒,只有数不尽的馒头和南瓜,别妄想龙潮歌会给你找律师给你打官司,他们现在自身难保,好好的去赎罪吧。”

    随后军师敲了敲门“给他拿几个馒头。”

    “军师,天门大军师…”,屠肉夫哭丧着脸看着苏逊“再让我吃最后一次牛排吧。”

    “黑账本给我,里面有各种受贿官员的信息。”,苏逊停下了打开房门的手。

    “在我办公室的保险箱里面,密码是155115,但是我这里只有三分之一,剩下的三分之二,全部都在南禧的手上。”

    屠肉夫补充道“真的,你也知道这种东西只有高级干部才拥有。”

    “我很好奇这种东西为什么不是大队长保管?龙潮歌负责什么?”,苏逊疑惑的问道。

    这么一问屠肉夫反而愣了一下,随后道“他只负责钱和调配,具体有什么,我还真的不清楚。”

    负责的这么少?难道是想要关键到时候舍弃骑士团抽身而出吗?

    “骑士团背后的支援力量,你知道吗?”,苏逊再次追问道“答了可以加一杯红酒。”

    “我真的不知道,这些信息是都摘星和雷翎他们负责,在骑士团的内部,我和南禧负责账本,媚娘和鬼婴负责娱乐业,小蛮和鬣猪负责和官员外交,妖泣和地乾负责运作,其余的事情都是交给头目来办理。”,屠肉夫弱弱的说道。

    “龙潮歌啊龙潮歌啊,分配的这么明确,到时候出事你什么都沾不到。”

    苏逊一拳头打在门上“神也是你,鬼也是你。”

    走出房门,苏逊快速的吩咐道“小花,你立刻去办公室里面拿账本,密码是…苍狼,黄泉和莎回来后将都摘星和屠肉夫关押到一起房间里面,通知黄泉、莎,休息好以后明天立刻去九龙城区红磡的观音毛哪里去把养天生救出来,否则骑士团会先我们一步行动,将养天生转移到更加安全的地方。”

    “明白!”,花爷和苍狼同时点点头,同时苍狼佩服的看着军师“你是怎么知道养天生被关押的?”

    “你猜。”,苏逊对着苍狼淡淡一笑,潇洒离开。

    XXXXXXXXX

    夜半,黄泉和莎从澳门回到了空蝉庄园,得到新的任务后两人立刻去休息。

    屠肉夫办公室周围完全被封锁,但是在君越的帮助下,花爷顺理成章的进了办公室,获得三分之一的黑账本。

    都摘星和屠肉夫两个人相见恨晚的在一起对着彼此哭泣,屠肉夫心疼的看着都摘星的嘴巴“摘星啊,你这是怎么了?被人**了?”

    “他在澳门输了十亿,那十亿是你们骑士团的发展基金。”,一个保镖笑着说道。

    “哎呀妈呀!”,屠肉夫哭的更加厉害的看着都摘星“你还不如死了算了。”

    清晨,含着眼屎的屠肉夫被保镖带走,带离开空蝉庄园的他被扔到了香港警署的门外。

    上午时分,关于“天仙酒楼”的报纸和新闻报道铺天盖地的席卷了整个香港,但是让人大跌眼镜的是,居然并没有所谓的人肉包子,记者们检查地下室的时候,看到屋顶上面挂的都是一些风干的兔肉,砧板上面都是猪的尸体,至于死亡的一家三口,则是对外称是自杀而死。

    “妈的…不可能!!!!!!”,君越一拳头打在桌子上面红着眼睛吼道。

    他突然想起来,那天好像有一辆食品检查车行驶了进去,一定是他们搞鬼。

    “龙潮歌好厉害,在记者闹事之前已经将所有的证据毁灭的干干净净。”,苏逊在清晨第一缕阳光下面看着报纸,啧啧赞叹,那么如果这样的话,屠肉夫岂不是无罪的?

    果然,记者拍到屠肉夫在警察局被人带走,天仙酒楼在再次正大光明的营业。

    XXXXXXXXXXXX

    港口,海风吹的铁链‘哗啦啦’不断的作响,屠肉夫跪在地上,抱着脑袋,不断的啜泣。

    “我已经不想提你们做到事情有多么的操蛋了,都摘星澳门那件事情…哎!”,身后的雷翎拿着手枪指着屠肉夫吼道“有污点的干部,全部去死,太子哥,你觉得呢?”

    旁边,披着西装的赵太子点点头“这种干部有什么鬼用?杀掉吧,我会招募一批新的干部,全部都是精英中的精英,妈的,我太子认识的人全部都是牛逼人物。”

    “苏逊没死,苍狼黄泉他们也没死,我们中计了,我要求见龙大队长,大队长不会处罚干部的,大队长说干部是发展的核心,在这么短的时间一起走要将彼此珍视为家人,我屠肉夫没有背叛你们,我一句话都没有说。”

    赵太子不耐烦的从雷翎的手中将枪拿过来,对着屠肉夫的后背“砰砰砰”几枪打下去。

    “给我废话,给我废话,我他妈的告诉你,少给我磨叽”,赵太子一次性打空了枪里面的所有子弹。

    满背鲜血的屠肉夫临死前喊了一声“我要见……龙大队长……”后直接栽倒在地上。

    “这垃还在这里叫?”,赵太子无语的笑了笑,雷翎也吐了一口唾沫。

    龙潮歌电话在屠肉夫死亡后打过来“你知道吗?现在替天像是一把狙击枪在暗地里面对着我们打。”

    “怎么了?”雷翎装模作样的问道。

    “小蛮出事了。”

    作者有话说:

    明天17号,公司放了休假期,忙碌了一年要出去轻松轻松。 休假大概7-8天左右,更新当然是相对稳定的,比较怕得就是上山下乡没有网络更新,可能这一周或许…我说的或许会断更一天,第二天就会补,先告知大家。 本来是打算去台湾玩的,但是想到家里的老人又放弃了,希望这几天能够愉快的轻松,谢谢大家支持我的小说。

    【推荐阅读】公车色狼频频出动,乘车美女却越来越多,究其原因就是色狼太帅,让一批白富美、童颜**求非礼求摸摸求……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