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章 伏击

    “怎么了?”雷翎心理面一凉的问道。

    小蛮,她的任务不应该是去湾仔码头找鳄鱼帮的人合作吗?

    因为天门在太平山顶上面得到了无声雀争霸令,这枚令牌起到了对香港无数走私黑帮关键性的镇压作用,令牌的分量就是可以获得世界政府的庇护,一时间在香港里面闹得是人心惶惶,很多香港的帮会都不敢轻举妄动,怕一个不小心得罪了天门让天门抓住把柄,你不让人家吃肉,肚子里面的馋虫大动的话,可是能够非常疯狂的事情来的。

    龙潮歌以这些走私帮会惧怕无声雀令为起因,而又加上在凯宾斯基酒店,爆炸的废墟中暗灵寻找到无声雀令牌,开始抓住这份他们惧怕的心理大肆的出击,因为无声雀令牌握在手中,龙潮歌基本可以断定所有的走私帮会都会俯首称臣。

    所以,小蛮拿着无声雀令牌去找鳄鱼帮,但是出事了。

    “具体的过程是怎么样的我也不清楚,我现在正在下楼马上去湾仔码头,小蛮只是说了一句遭到埋伏了便匆匆的挂断了电话,应该是不方便说话,屠肉夫呢?我听说你带走了他。”,龙潮歌问道。

    雷凌看着屠肉夫被扔下去的尸体,深呼吸一口气说道“死了。”

    电话那头的龙潮歌沉默了半晌“你杀的?”

    “是我杀得,亲爱的龙队长!”,赵太子从雷翎的手中将电话抢过来“我也不是故意的,谁让这个家伙做错了事情还不好好的认真道歉,嘴巴里面说着要见你要见你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我对这种不感到悔悟的人可是相当的憎恨啊,我杀了,所以怎么办了?龙大队长要怪罪我吗?我不用提醒我是谁的儿子吧?”

    没等龙潮歌说话,赵太子笑起来“这些废物干部有什么卵用啊?我会给骑士团一股最新鲜的鲜血的。”

    “都摘星出事情了对吧?我还没有找你的麻烦呢,十亿啊!我父亲的钱啊,看来龙大队长对于我杀干部这件事情是异常的憎恨,怎么办?没有金钱骑士团就根本没有办法发展啊,要不要我重新让我父亲拨款呢?在给我们一大笔钱这样的话,买屠肉夫一条命也不算太失礼吧?”

    挥挥手,旁边一个俏女郎将一根雪茄塞进赵太子的嘴巴里面,吐着烟雾的赵太子继续说道“龙潮歌,牛**跟狗逼生出来的玩意儿,做错了这么多事情还有资格指责我吗?我会慢慢找你的麻烦的,我也会让你知道,拒绝我赵太子的人,他的人生会不会好过。”,说完赵太子猛地奔跑了几步,将手机扔进了前方的大海。

    随后他拿着雪茄烟“哈哈哈哈”的笑着,转过身看着雷翎“比起他的死板,我怎么就这么喜欢你的灵活呢?”

    “追随太子爷鞍前马后,为首是瞻。”雷翎恭敬的对着赵太子低下头。

    “啧…这态度,你们要多学习学习啊。”,赵太子对着旁边的人歪着嘴笑着,随后伸出雪茄。

    雷翎弯着腰双掌捧着,赵太子将雪茄的烟灰弹到他的手心里面,随后好玩的将雪茄的烟头狠狠的摁在他的手掌中。

    “嗤…”火热滚烫的雪茄头无情的灼烧着雷翎的皮肤,雷翎脸上陪着笑,勉强的笑着。

    “哈哈哈哈”赵太子狠狠的拍了拍雷翎的脑袋,带着一连串得意的笑声带着一群人离开港口。

    XXXXXXXXXXXXXXXX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

    小蛮的心脏就像是打鼓一样有节奏的跳动着,她清楚的记得今天的一切一切。

    昨天晚上暗灵托人将无声雀令交给自己,今天早上自己起床起的很早,虽然上一次和花爷的战斗中身体还没有完全的康复,但是现在是骑士团最关键的一个发展期,挺过了这段时间,往后将会变得无限的美好,缠绕好了绷带后,小蛮带着两车的面具使徒驶向了湾仔码头。

    迎着清晨的第一股的照样,平时热火朝天的码头今天早上竟然显得有些凄凉,一艘艘空空如也的货船抛锚停在海面上面,平时那些挥汗如雨的码头工人今天也是人影寂寥,小蛮疑惑的皱紧眉头“什么情况?湾仔码头繁华的走私地点吗?不要说现在都上午了,平时他们黎明的时候就已经忙碌起来了,难道无声雀令牌的威力真的这么大?搞得这些人都是惊弓之鸟。”

    进入湾仔码头的区域内,一个个巨大的集装箱堆积在空地上面,两辆面包车一直在集装箱的车道里面行驶到尽头,都没有看到一个人影。

    “草!”小蛮叼着根烟下了车,站在码头旁边朝着四面八方张望着,周围安静的有些可怕,除了旁边海水的波澜起伏声以外便再也听不到其余的声音。

    小蛮点燃了香烟,有些不屑的扬起嘴角“这鳄鱼皇帝说是湾仔码头的霸王,到头来也不过尔尔,一个无声雀令牌就被吓得要死,连开工都不敢开了,香港的黑帮如果都是这样的脓包样的话,天门想要占领这里真的就只不过是时间问题。”

    “小蛮干部,大事不好了!”身后的面具使徒们大叫起来。

    小蛮猛地转过身,只看到在身后的那些集装箱上面,一个个穿着工人装拿着各种锋利武器的人密密麻麻的露出了脑袋,同时从旁边和周围开过来一辆辆巨大的叉车,以扇形的阵型缓缓的开动过来,将小蛮等人包围和封锁在临海地带,叉车上面的人都是拿着钢管,露出着狞笑。

    前方,由鳄鱼皇帝带领的一群鳄鱼帮主要成员的队伍耀武扬威的走了过来。

    朝着四周看了看,这些人都是一脸不善,一个个面具使徒也是不断的下车,将小蛮包围起来保护着她。

    “哇哈哈哈,看看天门大军师说准了什么?果然如此,果然如此啊,我真是佩服的五体投地啊。”

    鳄鱼皇帝豪迈的大笑起来,小蛮怒视着他“你让手下包围着我这是几个意思?怎么?你敢对圣战骑士团的干部动手?”

    但是突然,小蛮的心脏像是打鼓一样有节奏的开始疯狂的跳动起来,因为在鳄鱼皇帝旁边还行走着一个让自己熟悉的人,那个人全身都裹在黑袍之中,只露出一双死鱼眼,他是谁?他是小蛮疯狂想要杀掉的人…“呀!!!”,小蛮猛地扔掉了香烟,失去了理智的朝着鳄鱼皇帝这边冲刺过来。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那个人就是替天的飞镰,也就是杀掉了鬣猪的人。

    “咚咚咚…咚咚咚…”重量平衡开启,小蛮直接朝着飞镰杀过来。

    鳄鱼皇帝大声的吼道“兄弟们,那女人好像是疯了,她不知道礼数,我们来好好的教教他。”

    飞镰则是摇摇头“她上次的伤势还没有痊愈,现在跳不起来的,又加上怒火攻心,她自己找死而已。”

    果然如同飞镰所说,开启着重量平衡的小蛮本来一开始一步一个脚印狠狠的踩在地上,但是突然…小蛮感觉到缠绕在身体上面的绷带完全的撕裂开,接着从伤口处一股鲜血狠狠的冲击出来,“噗!”直接喷射出一口鲜血的小蛮一个趔趄狠狠的倒在了地上,鳄鱼皇帝举起手,示意身后的人不要轻举妄动。

    手撑着大地,小蛮直立起来自己的身体,两行眼泪不争气的流淌下来“鬣猪,对不起,杀你的人就在面前,我……我却……”

    飞镰站上前一步说道“军师早就料到你们会用无声雀令牌大做文章,所以故意制造了一个赝品来混淆你们的判断,章司忍比我想像的要更加的笨一点,他就这样上当了。”,小蛮抬起头惊骇的看着飞镰“你说什么?我们的无声雀令牌……是假的?这怎么可能,那可是暗灵从废墟里面找到的,军师料到…”

    仿佛一瞬间明悟一切的小蛮目瞪口呆“难道你们……”

    “是的,军师他们每一个人都毫发无伤,房间里面被炸死的人,只不过都是替罪羔羊,早在爆炸之前,军师他们就已经离开了房间,可惜你们到现在才意识到这一点,真是可悲,而又加上湾仔码头临近你们,鳄鱼帮这边势力强大,你们要找到的绝对是鳄鱼帮,就在昨天晚上我找到了鳄鱼皇帝,他们跟我们天门不谋而合,我们选择双赢。”,飞镰告知了小蛮一切真相。

    鳄鱼皇帝笑道“世界政府的制服还真是有毛病,但是天门要驻扎香港,只要不挡着我们发财,那都没问题,更何况…跟主君合作比跟骑士团合作好太多了,以后走出去都可以骄傲的说,我们可是主君夏天的小弟啊,倍有面子。”

    “吃里爬外的东西,你居然接纳外人!”,小蛮怒斥着鳄鱼皇帝。

    “妹妹,都是为了生存,走这条道的,连剩菜剩饭都要赶紧吃,要不然就被别人抢走了。”

    而这个时候小蛮突然拿出了一个电话,快速的拨打了一个号码,说了一句“我中计了。”便被鳄鱼皇帝一把抢走,“嘭!”,鳄鱼皇帝一脚狠狠的踢在小蛮的胸前,伤口疼痛加剧的小蛮捂着胸膛不断的后退,身后那些面具使者高声的呐喊起来,战意蓬勃,“草!打!!!”,集装箱上面鳄鱼皇帝的小弟们也是高声的呐喊起来,一个个跃跃欲试。

    “军师的命令是…”鳄鱼皇帝看着飞镰。

    “杀掉!”,飞镰看着小蛮“你别怪我,下去陪鬣猪吧。”

    XXXXXXX

    朝着湾仔码头行驶的玛莎拉蒂上面,龙潮歌看着时间道“开快点,再开快一点…”

    空蝉庄园,和黄泉等人在吃早餐的苏逊突然放下筷子,揉动着自己的眼睛。

    “怎么了军师,眼睛不舒服?找个医生来看看。”,楼天明拿起电话说道。

    “不用不用。”,苏逊放下手“右眼皮一直跳,不会出什么事情吧……”

    【推荐阅读】公车色狼频频出动,乘车美女却越来越多,究其原因就是色狼太帅,让一批白富美、童颜**求非礼求摸摸求……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