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 钢之逆鳞

    湾仔码头的港口,鳄鱼皇帝用力的点点头“斩草妖除根,不然春风吹又生…”

    一群兄弟想要冲上去的时候,他大声的吼道“闪开,我也是好久没有活动活动自己的筋骨了。”说完双手交叉掰着自己的手指头一步步的走上前,同时对着自己的兄弟们说道“兄弟们都给我瞧好咯!对付自己的敌人,就应该要这样的心狠手辣,敌人是什么东西?就是挡在面前让你不舒服的人,这种人,我们何必手下留情?以后战斗的时候,都给我露出我这股狠劲出来。”

    小蛮身负旧伤,稍微的一用力全身就像是撕裂般的疼痛,她无法战斗,内心无比的焦急。

    所幸的是面具使徒们足够忠诚,他们宛若铁桶般的将小蛮包围,同时出谋划策“小蛮干部,我们挡住他们,你赶紧逃离这里。”“对啊,您可是干部啊,我们蝼蚁般的性命,不足挂齿。”

    这些平时拿着微薄工资的人此时此刻竟然不离不弃,这让小蛮十分的感动。

    但是想起自己刚刚打的那个电话,她丝毫不惧的吼道“我不会逃的,一起战斗!这才是圣战骑士团应该做的事情。”

    “我喜欢你白痴的态度。”鳄鱼皇帝翘起大拇指赞叹着小蛮愚蠢的勇猛,随后转过头对着飞镰说道“我们现在可是一条线上面的蚂蚱,这一次已经得罪了圣战骑士团,希望到时候天门不要抛弃我们,要跟我们一起共进退。”

    “你认为偌大的天门会这样言而无信吗?”,飞镰淡淡的回答道“真是多虑了。”

    鳄鱼皇帝拍了拍自己的脑袋“哈哈哈,也对也对…”

    说完鳄鱼皇帝猛地拉直了自己的双手,浑身顿时爆炸升腾起来的气浪震得他的衣服“砰砰砰”完完全全的炸裂,双臂上面气流乱舞,包裹着他的双手不断的旋转,缠绕之中,神臻化境三日無间·玄功·《凶鳄功》运起,那些绿色的气流在鳄鱼皇帝的双臂上面形成了一块块的鳄鱼鳞片,将他的双手密密麻麻的完全覆盖。

    “凶鳄功!”,小蛮尖叫一声倒退一步,这种功法以防御和攻击双重霸道而闻名,据说是以前湾仔码头的鳄鱼帮的前几任老大一代一代的传达下来的,攻防兼备,手带着破山之力,又带着钢盾之威,修炼到恐怖的地步,连钢铁都能够撕裂!

    鳄鱼皇帝享受般的蠕动着自己的手指,凶鳄双臂灵活的舞动了几圈后,一声蛮吼,朝着小蛮冲锋过来。

    “为了神的荣耀!!!”

    “为了保护干部的必死决心。”

    小蛮身边的面具使徒们宛若过江之鲫般一骨碌的全部冲刺了出去,一个个高声怒吼,带着必死的决心。

    “来的漂亮!”,鳄鱼皇帝纵身一跃,带着霸道的威猛杀入了人群之中,双臂几个舞动“咚”的一声双拳重击在一名面具使徒的胸膛,双拳震胸,宛若天雷威猛,只看到面具使徒的胸前爆炸出一团绿色的气浪,随即炸裂出一大股的鲜血,身体原地一个弹跳,直接倒在了地上。

    “圣战骑士团万岁!!无敌!!!”,后面的面具使者们纷纷的从黑袍中抽取出来一把把的砍刀。

    两名面具使徒跳跃而起,双刀劈下。

    XXXXXXX

    “凶鳄功·钢之鳞!”

    鳄鱼皇帝举起双手,双臂的鳞片“嗡”的滑动过一道刺眼的流光。

    “当!!”,两把劈下的钢刀爆发出一道璀璨的火花后随即崩裂,好硬的双臂,简直就好像是砍到了钢铁上面。

    使者骇然,鳄鱼皇帝双手交叉旋转狠狠的朝着前方一个推动,双拳左右同时打在两名使者的胸膛上面,打的他们狂吐一口鲜血,从天空中掉在地上口吐鲜血脑袋一歪死去。

    有点霸道!一拳瞬杀!不错不错!!能够称霸这样庞大的湾仔码头,这鳄鱼帮多多少少还是有点实力基础的。

    飞镰一边在后面一边记着,到时候这些帮会的特征,都会向苏逊一一的回报的。

    “杀戮让我的鲜血已经燃烧起来了,来多少我都不惧!”,鳄鱼皇帝挥舞着凶鳄双臂在人群中乱舞中,“啪啪啪!”,在他身边无数挥舞的钢刀被一把把接连不断的打成碎片,随后只看到战场中拳影甩动,双臂大力舞动中,一个个面具使徒们惨叫着不断的倒在地上,均是身体痉挛无法再站起来。

    “食你鲜血脑浆!”,鳄鱼皇帝一个冲锋,双腿张开夹住一个使者的身体,双拳狠狠的从空打头。

    双拳爆头,面具使者的面具被震裂的稀巴烂,脑袋更是从中心点撕裂开一道裂缝。

    鳄鱼皇帝将脑袋宛若板栗球一样的掰开,直接将脑袋埋进去一阵狂吸狂舔,吃的是满脸脑浆后拔出脑袋,一张脸混合着脑浆和鲜血,吓得旁边剩余的一群使徒们不敢靠近,随后也不知道是不是勇气爆发,第一个面具使者怒吼一声“为了神的荣誉”后直接扑了上去,一把抱住了鳄鱼皇帝身体。

    随后…接二连三的使徒们都是大声的喊着各自最后的荣耀,前赴后继。

    抱住鳄鱼皇帝的身体、脑袋、脖颈、双手双脚,顷刻间高大威猛的鳄鱼皇帝全身挂满了十几个面具使徒,这些人的拳头的钢刀不断的攻击着他的身体,但是拳打不动他,刀砍不动他,就算没有鳞片覆盖的地方,也硬如铁块,他全身就像是一个铁人一般,根本无法找到任何的突破口。

    神臻化境的玄功就是以防御独步天下,笑傲苍穹。

    被这么多人一起贴近着身体攻击,鳄鱼皇帝丝毫不惧,他弯曲着自己的双臂,全身的肌肉都在迅速的缩进,全身全身绿气的他不光光只是双臂,从脖颈到胸膛,从胸膛到双腿,全身上下都充满了青色的鳞片,“呜呜呜!”,一直在压低着声音低吼的鳄鱼皇帝猛然的抬起头,双眼如沼泽中的凶鳄一样残忍暴戾。

    “凶鳄功·超必杀·钢之逆鳞!”

    “轟!”,全身的鳞片彻彻底底的完全张开,同时从每一块张开的鳞片中爆发出一股股超强的喷射气流。

    这些气流在一瞬间完全汇聚到一起,自鳄鱼皇帝的身体为中心朝着四面八方疯狂的冲击,超强的大爆发让鳄鱼皇帝范围四米之内的地面上都是被震裂出一道道的裂痕,那些在他身体上面不断攻击的使徒们更是“噗噗噗”不断的吐着鲜血被震飞,一个个倒在了鳄鱼皇帝的四周,吐着鲜血在地上呜咽着,同时疼的大吼大叫。

    身上的气势压低,鳄鱼皇帝全身的鳞片全部都收缩了起来,他行走在一地的败者中笑道“就凭你们?这些废物?你们还想要翻天吗?啊?我问你们是不是觉得可以翻天?敢他们的跟老子做对,一个个不是找死吗?”

    随后猛地伸出手,一把掐住小蛮的脖颈,单手直接将小蛮举起来。

    小蛮的眼神无所畏惧,狠狠的瞪着鳄鱼皇帝。

    死掉小蛮的一点衣服,鳄鱼皇帝看着她身体上面鲜血淋漓的绷带,笑道“圣战骑士团是不是真的没有人可以用了?就这种遍体鳞伤的身体,龙潮歌竟然还对你委以重任,看来骑士团是真的要垮台了。”

    “骂我可以,别骂我们队长。”,小蛮狠狠的瞪着他。

    “哟呵呵,这个时候还在护着你们的大队长呢?你还真是一条忠心耿耿的看家犬啊!”,鳄鱼皇帝指着一地的使徒说道“看到了吗?这就是丧家之犬的结局,你也想要倒在地上吗?天门军师可是对你下了诛杀令啊,怎么办呢?我不想要让你那么痛痛快快的死掉,你们这些干部平时嚣横跋扈,不如趁着这个机会,我好好的收拾收拾你。”

    说完鳄鱼皇帝一把抓住了小蛮的右手,拉扯着狠狠一扭,“噶”小蛮的肩膀哪里发出一声骨头错位的厉响,“啊!”,她疼的皱紧眉头,半个身体都在疯狂的颤抖。

    “还知道叫疼?”,弄断了小蛮右手的鳄鱼皇帝有趣的笑起来“你们不是受过专业训练吗?”

    小蛮一眼不吭,只是眼神中的那份肯定和坚韧,一直从未消散。

    好恐怖的眼神,好坚定的眼神,这种眼神我只有在无心和冥王两个人的瞳孔中看到过,那是完全将性命托付给对方的绝对信任,难道小蛮这么肯定龙潮歌一定会来吗?

    “飞镰大兄弟,下一个折哪儿?你说了算!”,鳄鱼皇帝对着飞镰说道。

    “老大!!!!!!”,高高叠起的集装箱上面的一个个小弟都是看着前方站起来,同时大声的提醒着鳄鱼皇帝。

    “干什么?老子这个时候玩的正开心呢,不要给我碍事。”,鳄鱼皇帝吼道。

    飞镰看着他们的表情都不对劲,有一些竟然在不断的后退,飞镰连忙错开身朝着前方一看,果然也瞪大眼睛。

    “我日!”,鳄鱼皇帝狠狠的将小蛮扔在地上,张开嘴巴有些愕然。

    小蛮偏过头看向前方,闭着眼睛流下两道眼泪,嘴角带笑。

    海鸥在海上飞舞,海边青草地上铺满了石块的小道上面,龙潮歌的大衣被吹的猎猎卷动,大衣几条黑杠袖口更是在分钟乱舞,他的腰间别着一把纯白色的佩剑,今日一身白衬衫黑西装,白色皮鞋踩过石板,留下了一道风。

    他翘起中指推了推自己的眼镜,嘴角微翘面无表情的走过来…

    【推荐阅读】公车色狼频频出动,乘车美女却越来越多,究其原因就是色狼太帅,让一批白富美、童颜**求非礼求摸摸求……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