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章 白夜剑神

    “喂,老兄,你有没有看到那个朝着我们走过来的人?”

    “我他妈的还没有瞎掉呢,白色的大衣,佩剑…香港三大骑士团的总老大,龙潮歌啊。”

    “一个小小的干部至于这么大动干戈吗?你们说到时候老大让我们上我们上不上?”

    站在集装箱上面本来耀武扬威的小弟们此时此刻都在议论纷纷,他们的脸上或多或少都带着一丝惧怕,是的,臭名昭著的三队圣教骑士团做的那些伤天害理的事情,在香港可是传遍全港,那是一群吃人不吐骨头的恶魔,想一想……能够凌驾在恶魔之上的人,他到底会有多么恐怖?

    龙潮歌,据说很少有人看到过他真正的实力,因为全部跟他交过手的人现在已经成了大地之下的一具尸骨,永远不能够开口说话,他像是一夜之间带着三个骑士团在香港悄然无息的觉醒,然后以龙卷风破山填海之势在香港打出名气,人们除了知道他是三个骑士团的老大之外,其余的信息了解的少之甚少。

    他被无穷无尽的谜团所包裹,暂时还没有人伸出手触摸那团包裹着他的迷雾,未掀开其承载的所有一切。

    地上的小蛮已经彻底的放松了下来,她暗叹一声“我的命还没有到尽头,今天不会死在这里。”

    而站在地上的鳄鱼皇帝则是有些紧张的握紧了自己的拳头,面对深不可测的龙潮歌,这个见识过大风大浪的人也有点心慌,身后的几位兄弟看到骑士团的老大来了,都想要上前助阵,被鳄鱼皇帝抬手拒绝“骑士团的最强者,看到此等强者,人,都会有点想要挑战的心态存在的,你们在后面看着,我今天就让他这里丢光自己的面子。”

    说完鳄鱼皇帝全身气势大盛,战意和斗意再次狂猛飙升。

    踏风而来的龙潮歌反而是气势冷静,如一座峻岭,不显山不露水,如一块璞玉,不炫耀不散芒。

    他已经走到了离鳄鱼皇帝只有二十多米的前方,鳄鱼皇帝一声狂吼,身上的绿色气浪狂腾嘶吼,一块块狰狞的鳞片散发出极度霸道的光芒,他一声大喊“龙潮歌。”指着地上的小蛮说道“你想要将这个干部带回去吗?我听说你对身边的人非常珍视,今日可算让我见识到了,但是,我觉得你是痴心妄想。”

    “杀掉她”,龙潮歌的出现势必会阻扰杀掉小蛮的行动,飞镰大喊一声,鳄鱼皇帝抬起了自己的右臂。

    “你就给我眼睁睁的看着你的干部死掉吧!”

    随后凶鳄右臂宛若一颗冲城的迫击炮弹,爆发出一声沉重的劲响之后狠狠的朝着地上的小蛮打去。

    目标是小蛮的脑袋,如果这一拳击中的话,毫无疑问的是小蛮的脑袋会像是西瓜一样碎裂掉。

    一抹阳光照耀在龙潮歌的脸上,他微微的低下头,眼镜片上面的白色光芒一闪而过…

    下一秒…只看到一道白光“嗖”的一身飙射出去。

    白光温和刺眼,一瞬间在空中滑动,顷刻间到了鳄鱼皇帝的面前,龙潮歌的手从光芒中伸出来,一把将小蛮拉扯过来,“咚!”,而与此同时鳄鱼皇帝的拳头也狠狠的砸在了地上,大地龟裂,碎石飞舞,一个深坑扩散的形成。

    “哇!”,四面八方的人都是纷纷惊呼,鳄鱼皇帝也是不思议的挺直腰板,飞镰瞪大眼睛“好快…怎么做到的?”

    让小蛮依靠着海边的护栏,龙潮歌将腰间的佩剑取下来,递给小蛮“拿着,保护自己。”

    “夜枭剑……”小蛮感动的看着他,伸出手颤抖的将佩剑拿过来。

    龙潮歌看着她的右臂问道“怎么了?他们是不是欺负你了?”

    小蛮的双眼再次通红,愧疚的低下头“是我自己太没有能力了。”

    “队长,不是平时骂人指使别人做事干活的,也不是坐在后方让别人出生入死的,是在队员最关键的时刻站出来的那个人,我会给你讨回一个公道。”,龙潮歌伸出手摸了摸她的头发,嘴角的笑容随即消散,双眼顿时迸发出一道骇人的精光,全身的气势瞬间提升了上来,震得周围的空气胡乱颤抖碰响,鳄鱼皇帝吃惊的倒退一步“这……”

    “防御!”飞镰一声提醒,鳄鱼皇帝反映超快的立刻双臂交叉。

    也是那一瞬间,龙潮歌双手插在裤子口袋里面,在大衣的飞舞中猛然的转过身,一脚狠狠的踢向鳄鱼皇帝。

    “嘭!!!!咚!!!!!!!”,龙潮歌的右腿带着白色的光芒,那雷霆万钧的力量让鳄鱼皇帝双腿“刷”在地上滑翔着,双臂前面的白色气浪更是狠狠的发出一道爆炸般的声响,周围的虚空更是宛若雷鸣般的狂震。

    龙潮歌轻轻的将脚放在地上,风吹的他白发乱舞,他一脸冰冷。

    “哇!!!”,鳄鱼皇帝一声怒吼双臂交叉狂冲震开了气浪,随后双手藏在身后大口大口的深呼吸。

    他的双手上面鳞片被踢飞了一大半,从手肘部位裂开出一道道的血痕,一缕缕的鲜血缠绕着双手,游动到指尖,随后在指尖上面一滴一滴的不断滴落下来一滴滴浓浓的精血,紧接着,鳄鱼皇帝太阳穴上面的筋脉鼓胀的极大,让他疯狂的大叫“我日我日!!我丢啊!”,飞镰在后面提醒道“别冲动,这个家伙…是高手中的高手。”

    “我没有很激动!!!!!!!!!!!”,鳄鱼皇帝感觉到双臂不属于自己。

    “冷静点!!!!”,飞镰冲上天空,一根根的镰刃从脚下的黑袍中钻出来。

    “我没有吼!!!!”,鳄鱼皇帝转过头一脸泪水“我不知道怎么了,但是我的手…”

    “砰砰砰砰砰!!!!”,他的话还没有说完,鳄鱼皇帝引以为傲的凶鳄双臂就像是安置了炸弹一样,开始在爆炸声中一下又一下不断的炸裂开,碎肉在天空中飞舞,随后“啪啪啪”不断的坠落到地面上,“啊!!”,双臂完全炸裂的鳄鱼皇帝痛苦的倒在地上,其余的几个兄弟围上去看着他“老大,刚刚到底怎么了?”

    “剑…他的那些白光是剑气…人剑合一的地步啊!!”,鳄鱼皇帝大声的提醒着飞镰。

    龙潮歌身后披着的大衣飘舞,他抬起头看着飞镰“你也想要试试?”

    “你觉得我会惧怕你吗?”,飞镰大吼一声,携带着三十多根链刃疯狂的从天空中冲刺了下来。

    “链刃·無双技·猛兽出洞!”

    一根根的链刃就像是一条条吐着信子的毒蛇从天而降,齐刷刷的一骨碌的朝着龙潮歌喷射过去。

    龙潮歌闭上眼睛,从身体中喷射而出的剑气在他的前方形成了一道直径半米的圆形物体。

    “神罗天幻·剑壁!”

    “嗡嗡嗡!!!”只看到在龙潮歌的出现一道白色的光圈,一共三层,最大的内圈之中双剑交叉,外圈之中游动着各种看不懂的梵文符号缓缓的旋转,飞镰的链刃冲击到光圈上面,顷刻间“砰砰砰砰砰…”完全被撕裂成粉末,三十多根链刃在一刹那之间被撕裂的干干净净,周围的人疯狂的惊呼,飞镰自己都是瞪大眼睛“这是何等的防御力?”

    龙潮歌对着飞镰说道“冤冤相报何时了,我杀了你,替天会找我复仇,替天杀了我,我背后的人会找替天复仇,这样的恶性循环,便在人世间开花结果,送你一句。”

    “想要香港,就把阿罪叫来。”

    龙潮歌插在裤兜里面的手抽取了出来,随后小蛮手中的夜枭剑“嗓…”的一声被完全的拔出来。

    握着剑的龙潮歌全身散发着白光,瞬间和夜枭剑融为一体。

    “神臻化境九日白夜·神罗天幻·天下轻歌。”

    无穷无尽的剑气从天空中铺泄下来,源源不断的白色剑气从四面八方拥挤过来,连绵不绝的白色剑气从大地之中喷涌出来,整个湾仔码头全部变成了白色一片,飞镰看着四面八方,只感觉自己进入了纯白色的世界之中,天地间所有的一切都成了白色,白的是那样的让人感觉到不寒而栗,紧接着…杀戮的声音响起。

    首先是地上鳄鱼皇帝和他的几个兄弟被一道飞速而过的黑影全部斩杀。

    紧接着是天空中的自己,“刷刷刷”在白色世界中的黑影绕着飞镰来来回回了三次后,飞镰的全身喷射出六道鲜血,瞬间奄奄一息。

    随后是集装箱上面鳄鱼帮的小弟们,黑影只是舞动着在白色世界中看不到的剑,但是一股股喷洒向天空的鲜血竟然是那样的妖娆与美艳,那些红,洒在白色的世界中,化成了一朵朵的花飘落,像是在低吟着一首歌,在地上浑身痉挛的飞镰只看到几乎只是十秒左右,集装箱上面的小弟们全部倒下,随后整个白色的世界陷入了万般的寂静。

    白色的剑光…在一点点的天空驱散…在从四面八方不断的移动开…在飞速的进入大地之中…

    五颜六色的现实世界再次出现在飞镰的面前,他在白光中最后看到,龙潮歌落地后将夜枭剑插入了剑鞘之中,他穿着黑西装,大衣在风中飘舞落下,眼光下的背影竟然是那样的高不可攀,“哗”的一身白色大衣掉在他的肩头,他只是淡淡的对着小蛮说道“我们走…”

    “呃……呃……”飞镰伸出全部是鲜血的手,但是四周爆发出轰然巨响…

    飞镰周围的一个个集装箱上面裂开出一道道的剑痕破裂,像是山洪爆发中的滚滚巨石,被龙潮歌砍断的凶猛坠落……、

    “呃!!!!!”,飞镰怒喊一声,全身被滚落的集装箱碎片淹没

    【推荐阅读】公车色狼频频出动,乘车美女却越来越多,究其原因就是色狼太帅,让一批白富美、童颜**求非礼求摸摸求……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