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章 重逢

关灯
护眼
    急救用的救护车闪耀的光芒名字叫做“生命危险的讯号”

    街头、网络、家家户户乃至整个香港在今天都是大乱,各家媒体的记者纷纷的赶往赶往湾仔码头,看着摄影机的摄影师在卖命的奔跑,为的就是拿到第一手最新的消息,各种临时播放新闻的主持人匆匆忙忙的坐下,不停的说着“今天在湾仔码头发生了一起严重的黑帮斗殴事件,在湾仔码头称霸的鳄鱼帮的几位核心人物全部遭到了杀害…”

    “以下是记者在现场拍摄到的外面,可以看到大部分的集装箱都是被整齐的一刀斩断…”

    “那么是不是说明有厉害的刀客来到香港肆无忌惮的屠杀呢?”

    “据详细情况了解,这件事情可能跟香港骑士团和鳄鱼帮有很大的关系,此次事件影响重大……”

    龙潮歌在湾仔码头全体屠戮的消息在不到两个小时的时间里面传遍了整个香港,街头的人瞪大眼睛看着主持人的报道,一个个人心惶惶,而此时此刻在香港的街道上面,一辆鸣着刺耳的急救声开往香港第一人民医院的急救车飞速的行驶着,尽管现在是午间高峰,但是几乎马路上面的车都非常有素质分开到两旁给急救车人让道。

    车内…带着口罩的医生汗如雨下,车厢的角落放满了沾染着恐怖血量的绷带。

    “阿狼…阿狼!”飞镰全身**带着氧气罩躺在床上。

    他的身体是绝对恐怖的,胸膛上面两道剑伤深达13厘米,透过剑伤的裂缝都可以看到飞镰的肺部在蠕动,小腹和肚子各一道剑伤,肉完全的被撕裂开,翻卷着朝外,大腿上面两道剑伤,伤及腿骨,鲜血狂涌,医生一边强求一边道“太不可思议了,你们的的兄弟真是福大命大,湾仔码头死了几百号人,就只有他一个幸存者,这不是好运是什么?但是他的伤势真的太重了,我现在只能够尽我所能,要是我们可以最快的速度到达医院,还有一线生机可以挽救啊。”

    “一定要尽量,真的!!”,花爷瞪大着眼睛喊道。

    事情发生了以后苍狼和花爷第一时间赶到了湾仔码头的现场,在经过了一番寻找后将被压在集装箱下面的飞镰从鬼门关门前拉了回来,随后又在记者赶到之前迅速的离开现场,现在去医院的时间简直是争分夺秒,刻不容缓,短暂的抢救过后,飞镰缓缓的睁开了眼睛,握住了苍狼的手叫着他的名字。

    “在这儿呢,我在这儿。”,苍狼瞪着血红的眼睛担忧的看着飞镰。

    “如果我死了,把我带回去,我想要埋在南吴。”,飞镰一边吐着血一边说道。

    “埋你妈呀!不要说这种不吉利的话,咱们来的时候,那么多人对着天空发誓,不占领香港,我们一个人都不许回去,回去可以,你他妈也得给我走回去!我们快到医院了,相信我,一定会没有事情的。”,苍狼抿着嘴大声的对着飞镰说道,旁边的医生也是瞪大眼睛吼道“对的,尽量跟他说话,千万不要让他睡过去,多跟他说话。”

    苍狼也不断的点头,紧紧的抓着飞镰的手“你还记不记得?大家也一起说过,我们最终的目标就是将夏天送到世界上最高的地位上,让所有人在他面前,还有…我们要打败血榜成为世界第一杀手组织,等到那个时候,所有的替天的人都功成身退了,不许睡觉…”苍狼看着飞镰耷拉着眼皮,疯狂的呐喊着。

    终于,在马路上面冲刺了很久的急救车终于进入了香港第一医院,直接朝着急诊楼哪里行驶过去。

    急诊楼下面早就已经等候了一大群的医生,飞镰在第一时间被送了进去,“病人现在必须要紧急手术,你们没有权利进来。”,护士关上了房门对着苍狼和花爷说道“请在外面等候。”

    苍狼狠狠的揉了揉自己的脸,花爷安安静静的坐在手术室外面,对着苍狼说道“你去抽根烟吧,这里由我来看着。”

    点点头,苍狼走过了一路都是消毒水的走廊,推开了一个应急通道的门,这里是一个静谧的花园,各种石亭在葱葱郁郁的树木中彰显着一份守望的宁静,这儿很大,远处还有湖,湖边有很多生病的老人们在聊天沟通,还有人在打羽毛球,远处是一些推着轮椅的白衣天使带着恬静的笑容跟病人在聊天。

    苍狼走到一个蘑菇石亭下面疲惫的坐下来,看了看四周,没有禁止吸烟的牌子,从口袋掏出烟和打火机。

    表情有些木讷的点燃香烟将香烟叼在嘴巴里面,闭着眼睛靠在石亭上面狠狠的吐出一口烟雾。

    电话铃声响起,苍狼没有睁眼没有去接,响了半天,苍狼闭着眼睛摁下了键盘“喂?”

    “是我。”,电话那头传出小张的声音“你们的事情我已经听说了。”

    1号…苍狼睁开眼睛,无比愧疚的说道“抱歉,我们真的是太没用了。”

    眼睫毛上面挂着泪珠的苍狼站起来声音有些哽咽“真的,我们也想要早点拿下香港,来证明我们替天的办事能力,这么多天一直在这里,压力真的好大,现在飞镰又出了事情……我也不知道到底该说什么,就是觉得…这个任务的难度真的是太高了,是替天从未有过的挑战。”

    “所以说我们只接精英任务,很快…这件事情就会结束了,天哥从泰国回来后已经决定要举兵攻打香港了,到时候我会跟着天哥一起打过来,我们一群人,在香港汇合。”

    小张说的绝对是好消息,苍狼激动的点点头,继续和小张说着。

    而这边…在手术室外面等候了许久的花爷已经疲惫的进入了梦乡,他做了一个非常奇怪的梦,梦里面他一直在走,自己的年龄一直在涨,从今年的22岁到220岁,再到1220岁,他看过了太多的沧海桑田,跟着时代一起前进,时代的景色在他的身边更换,后来他在道路上面走啊走啊看到一个人,他问他“我怎么永远长生不老呢?”那个人不说话,只是让他回过头看看就知道了,花爷一回头…

    右手,撑着脑袋的右手猛地滑落下来,脖颈狠狠的坠落,花爷从梦想里面回过神来。

    “怎么做这种长生不死的梦?真是奇怪。”,花爷擦了擦嘴角的口水,看着手机上面的时间,而自己才不过睡了几分钟而已,手术室的灯依然在亮着,飞镰依旧生死未卜。

    XXXXXXXX

    香港,黄大仙区的街道上面,龙潮歌和小蛮乘坐的玛莎拉蒂总裁从路中间开到了路边。

    “等我一下。”,龙潮歌对着小蛮说道“我去见一个人,很快就回来。”

    下午的茶餐厅并没有什么人,龙潮歌看着手机上面的短信,径直的走进了一间包房,敲了敲房门打开后,一只带着黑龙盾牌戒指的手放在了门上将门缓缓的拉开,随后小庄带着标志性的笑容站起身。

    “好久不见。”,龙潮歌伸出手。

    “看来你说的没错,毒蚕和都摘星,不是值得珍视的人,他们两经受不住一点考验。”,小庄也伸出手。

    两人相拥,互相拍了拍对方的后背,老朋友的身份已经一览无遗。

    “有点麻烦你了,本来是来这里旅游的,没想过要把你拉扯进来。”,龙潮歌有些歉意。

    “没什么,玩儿嘛,说真的挺好玩的,那些赢得东西,都在这儿呢…”,小庄拿出一张钻石黑卡递给了龙潮歌“这么大一笔钱,你想要干什么?你是肯定不会把这笔钱投入到骑士团里面的,我看的出来,你已经有点想要离开香港的意思了,好事儿…”

    小庄伸出手“来我这儿,你想要什么地位你随便说,就算你当老大让我辅佐你我也二话不说。”

    “话太重了啊。”,龙潮歌摇摇头。

    小庄的眼神带着一丝可惜“要不要再考虑考虑,不要告诉我你想要去天门。”

    “以前有这方面的想法,但是现在已经没有了。”,龙潮歌拍了拍小庄的肩膀“不坐了啊,还有事情要去处理。”

    “去吧,喝完这壶茶我也离开香港了,怎么找我知道吧?等你!”,小庄指着他笑着说道,龙潮歌拿着钻石黑卡点点头,离开了茶楼,小庄重新拉上了包厢的幕帘,哼着歌用开水浇着茶壶,另一幅画面中,一只血淋淋的手在手机屏幕上面摁动着“东西拿到了。”,哼着歌泡着茶的小庄看了一眼手机界面的短信内容,嘴角再次弯起来。

    “服务员,结账。”他将几张港币扔在了桌子上。

    XXXXXXXXXX

    医院这边,苍狼挂断和小张一直打的电话,将烟头扔进了垃圾桶里面后又续了一根。

    身后住院部四楼的通道刚好可以看到苍狼这一边的花园,站在走廊上面将手指插进头发的银狐偏过头,对着远处的一个人吹了一个口哨,那个男人穿着阿迪达斯的黑色运动装,听到银狐的口哨声也扭过头去看他,银狐对着苍狼摆了摆脑袋,那个男人微微的点点头

    【推荐阅读】公车色狼频频出动,乘车美女却越来越多,究其原因就是色狼太帅,让一批白富美、童颜**求非礼求摸摸求……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