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章 土地爷

关灯
护眼
    三个小时过后,手术室的灯从红色变成了绿色,苍狼和花爷也连忙急匆匆的站起来。

    手术室的门打开,医生摘掉了口罩从里面走出来,用毛巾擦拭着额头上面的汗水。

    “怎么样了?怎么样了?”,苍狼连忙问道。

    一群医护人员像是完成了一件天大的事情一样彼此都对着对方笑了笑,随后主刀医生道“我在车上的时候就说过,你想想湾仔码头那么多人死亡,就剩下他一个人还活着,这难道不是老天爷的眷顾吗?我就说你这个朋友福大命大,消消毒进去看他,已经脱离生命危险了。”

    苍狼和花爷如释重负的松垮下了自己的肩膀,脸上的焦躁终于潇洒的干干净净,露出了笑容。

    “缝了330针。”,另外一个医生则是严肃的说道“我知道你们这群人势力很大,但是必须要留院观察一天,线破裂、患者有不良反应这些都非常的重要,如果你们想要带走他的话我们也没意见,只能够说你们太不为患者考虑,在这儿我们还能够随时的在照看他。”

    因为现在香港纷争的关系,苏逊很明白在医院里面也十分的不安全,必须要第一时间带回空蝉庄园来静养。

    但是飞镰刚刚大手术完毕,这样的留院观察也是合情合理,苍狼重重点头“这都没关系,但是我们需要随时看着他。”

    一切安好…

    手术车在走廊上面推着飞镰前进,苍狼和花爷紧紧的握着他的手,苍狼激动的说道“有没有什么想要吃的喝的?尽管跟兄弟说啊,别太有心理压力,好好的睡一觉,睡醒了我们还要干香港的骑士团呢。”

    飞镰被安排在了私人病房VIP17号,房间非常大,各种的设施应有尽有,飞镰的床靠着窗户,花爷微微的拉开窗帘道“哇,这玻璃窗好大啊…”,阳光从外面投射进来照耀在飞镰的床上,白色的棉被仿佛显得更加的干净,飞镰在跟苍狼说了几句话后便疲惫的睡去,而这个时候苍狼也捂着“咕咕咕”直叫的肚子道“从早上忙到现在一口饭都没吃,我下去买点吃的。”

    花爷坐在窗户翻阅着手中的杂质,几分钟过后,隔壁传来了吵闹的电钻声。

    花爷一开始没在意,不过随后各种声音开始频繁的响起,敲打声、大声的说话声、电钻声、声声不绝于耳。

    “妈的!”,花爷站在起来打开门,走廊上面放着一面巨大的玻璃,两个装修工人看到一脸怒气的花爷,顿时敬了个礼,然后抱歉的说道“VIP18号的玻璃不知道怎么就碎掉了,打扰到你们真的是太抱歉了,不过我们很快的…”,伸手不打笑脸人,花爷不耐烦的挥挥手“麻烦快点,我朋友在休息。”

    “好的,好的!真是抱歉!”,装修工人点头哈腰充满歉意的说道。

    第一医院就诊楼里面,刚刚那个说要留院观察的医生穿梭在来来往往的病人群体中,几个小护士走过来“梁医生…麻烦…”

    坐电梯直达二楼,梁医生打开了应急门走出去,站在医院旁边生锈的铁楼梯平台上面,从口袋里面掏出一盒烟。

    烟已经抽完了,他刚刚要回头,穿着阿迪达斯运动装的男人神不知鬼不觉的站在了他身边。

    “你吩咐的事情我已经照做了。”梁医生将烟盒捏的扁扁的扔了出去“VIP17”

    “麻烦!”,男人说完将一条拆开的香烟塞进了他手中,随即离去。

    梁医生打开烟盒,从里面抽取出来一根香烟,反过来一看,一张百元美金塞在烟卷里面。

    XXXXXXXXXXXXXX

    “哗…哗…哗…”被阳光照耀的大海此时此刻正是涨潮的时候,一道道的泛着泡沫的潮汐随波逐流到沙滩上面,褪去…鲜红色的沙滩上面爬满了一只只挥舞着蟹钳舞动的寄居蟹,潮汐到来,潮汐褪去,沙滩成红色,在海边是一道独特靓丽的风景,红磡,也由此得名。

    九龙半岛九龙城红磡区观音庙,苏逊通过观察屠肉夫的微表情知道了养天生关押的地点。

    观音山山脚下面,雪弗莱宇航员骏马的车型碾压着一地的枯枝败叶,在“噶杂噶咋”的断裂声音中前进着,熄火,下车,黄泉拿来几根断掉的大树枝放在了车上面,拍拍手自言自语的笑道“这样就天衣无缝了。”,莎抱着手无语的看了他一眼,黄泉指了指头顶上面“观音庙就在山顶上面,我们走吧,尽快的把天生救出来。”

    观音山高大雄伟,虽然已经遭到了人工的开发但是依然保存的,黄泉和莎顺着山脚下的一条石板小道上面朝着山顶走上去,庞大的树林去四处都充斥着鸟叫的声音,山风微凉,黄泉惬意的笑着“偶尔来这里走走真的是很不错噢,在都市里面呆的太久了,就需要来这种地方多走一走,听听鸟叫声,看看这些树木在大自然中魁梧英俊的样子。”

    莎倒是自嘲的笑了笑“这次该不会又来了一个军师的朋友吧。”

    “他要是敢来,本宝宝就弄死他。”

    黄泉看着莎的嘴巴里面多了一根香烟,立刻拔出来道“这里到处都是树,你想要烧山啊?”

    指了指上面“半山腰那里有休息的地方,到了哪里再抽。”

    由于心系着天生的安危,黄泉和莎也没有多留恋观音山的风景,两人的体力都非常的扎实,行走了约十几分钟后就到了百米多高的半山腰上面,站在观景台上面莎眺望着半个香港的风景,点燃了一根香烟细细的扫视着,黄泉脱掉了大衣出了点汗坐在护栏上面指着香港说道“以后这里都是我们的,别看了,地理位置也不是特别好。”

    莎看着山脚下面巨大的红色沙滩说道“我听说很久以前,英国人占领香港的时候,我们中华儿女们奋勇抗敌,那些人就在那里…”,莎指着红磡说道“肆无忌惮的屠杀我们的人民,由于杀戮的太多,鲜血太多,导致整个沙滩都被染成了红色,那些英国人看到了非常害怕,于是就跟海神祈福,要求沙滩变成本该有的颜色。”

    “后来呢?”黄泉也点燃了一根香烟,暂作休息,烟雾吐出来萦绕在阳光下,竟然美的那样的梦幻。

    “海神答应了,在每个午后这里都会涨潮,一道道的潮汐涌过来,像是要带走他们的冤魂,将鲜血洗涤的干干净净,但是不管如何涨潮、如何海啸,那片巨大的红色沙滩就是不改变自己的颜色,保持着那些鲜艳的红,英国人感觉到很害怕,就开始大肆的散发谣言,说是什么自然地理导致,给现代人的祖先一种先入为主的概念。”

    山风吹的莎的头发轻轻舞动,她带着苦涩的笑容“华夏人的思想观念就这样一代一代的传承了下来,有意思的是,我们大多都非常憎恨大和民族,其实那时候很多国家杀掉我们的子民根本不计其数,我们憎恨岛国,却对白色的人种毕恭毕敬,你不觉得这是非常可笑的一件事情吗?”

    黄泉淡淡一笑并没说话,但是其实是默认的,莎扔掉了香烟踩灭的彻彻底底,往黄泉这边一看,“啊!”的一声尖叫,被吓得花容失色的倒退了几步,“咋了咋了?”,黄泉也熄灭了香烟从护栏上面跳了下来。

    “哪儿…”莎指着黄泉的身后。

    黄泉回过头一看,在隐秘的灌木丛中,一个雕刻着诡异笑容的石头脑袋刚好从树丛中露出来。

    那笑容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格外的诡异邪魅,黄泉走过去扒开旁边的树叶笑道“怕什么?这是土地爷!”

    “别给我看,别给我看!”莎有些恐惧的偏着脑袋拉着黄泉“快点上山吧。”

    从半山腰上山的道路明显陡峭了很多,石板小道上面垂落下来一根根的树枝,沿途的道路上面摆放着很多土地雕像,脖子上面缠绕着一根红纱,而且大多都是一个表情,莎一开始无法承受,后来慢慢的变得习惯,上山的路越来越陡峭,黄泉和莎一开始飞速的脚步也变得越来越慢,一层一层的阶梯真是让人怄火,在一处山包上面,黄泉一屁股坐了下来,满头大汗的无语“怎么这么高啊,爬都要爬死了,我还动用了我的光之能力,但是怎么感觉这山源源不断的没有尽头似的。”

    莎也是全身香汗淋漓的坐在黄泉的身边,她突然皱着眉头从黄泉的肩膀上面拿下一片落叶“这…”

    “怎么了?好渴啊…”黄泉给自己扇着风“忘记买水了。”

    莎拿着那片落叶,从地上捡起一片落叶,随后抬起头,一阵大风刮过,无数的碎叶“悉悉索索”的在头顶飘落,几片落叶又从树上掉了下来,莎看着那几片落叶更加确信“我们几乎一直在绕圈子,这是梧桐树的叶子,按照之前计算,我们走了大概有几千米了吧,几千米之内全部都是梧桐树吗?我刚刚只有在半山腰休息的时候抬起头看见了一棵。”

    “什么绕圈子?”,黄泉突然目瞪口呆“他妈的,难道说我们一直都动都没动?”

    莎朝着四周看着“有人在搞鬼,或者说……”

    莎看着一座土地爷的石像,那个土地爷的嘴角突然翘了一下,好像是笑了一下。

    【推荐阅读】公车色狼频频出动,乘车美女却越来越多,究其原因就是色狼太帅,让一批白富美、童颜**求非礼求摸摸求……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