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章 偷天换日

    重重的敲门声和苍狼充满了怒气的声音顿时让里面瞬间安静了不少。

    苍狼贴耳再听,一看自己的气势震慑住了对方,当下又是怒吼了一声“妈的,光天化日之下竟然敢这么放肆,你他妈的是那个单位的,我告诉你,你们医院的大医生梁医生现在就在隔壁,我给你一个将功赎罪的机会,待会儿我要是冲进来了,可就不是像现在这样的吼了,我的拳头会狠狠的招呼到你身上信不信?”

    里面的人也可能是被吓得狗急跳墙,他大吼一声“你谁啊?要你在这里多管闲事。”

    “我是你爹!”,苍狼一听到里面的人竟然还敢嚣张的骂自己,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他退后了几步,右腿弯曲成蛤蟆,随后“嘭”的一声狠狠的踢在门上面,但是由于私人病房的房门都是特制的而且异常的坚固,这一脚竟然没有踢开,但是房门周围的墙壁竟然都是龟裂出一道道的裂缝,一簌簌的粉尘不断的掉落,里面的人更是被这一脚的威力所震慑住,而旁边的梁医生则是听的内心发毛“我的天呐,这么强劲的脚力,还好这只是踢在门上,要是踢在我的身体上面,那得成什么样子?我这条老命还不得就那么交代咯。”

    我日,苍狼也是愕然,竟然一脚没踢开?难道是因为自己伤势的缘故自己的蛤蟆功减弱了?

    “呜!”,双腿再次灵活的在半空中游动了一下,苍狼一脚闪电般的飞出去第二脚,这一脚明显风浪的冲刺之声都强劲了太多,一脚正中门心,“轰…”的一声门和墙壁痛苦的撕裂声响起,紧接着只看到整扇厚重的房门都冲击了出去随后在地上旋转着滚动了几米后“砰”的一声砸在地上,愤怒的苍狼立刻冲刺了进去!

    但是就在他进去的一瞬间,走廊上面早已经准备许久的小护士们一骨碌的冲了出来。

    这三名护士一个人推着医院的豪华病床,上面放着几个窗帘,两个小护士抱着什么东西在迅速的移动。

    “谁在这里犯罪?”苍狼冲进了病房,大声的怒吼着,摸着墙壁上面的开关打开了灯。

    灯刚刚一打开,苍狼只看到前面一个抱着衣服露出半个巨大白球的女孩儿惊慌失措的一声尖叫,随后拿出防狼喷雾对着苍狼就是一阵猛射“你是谁啊?谁让你进来的?你进来干什么啊?还破坏了医院的财产。”

    防狼喷雾进入自己的眼球之中,让苍狼感觉到双眼撕裂般的疼痛。

    “呱呱呱!”,蛤蟆功开启,苍狼下巴疯狂的鼓胀起来,“嗤…”两团烟雾从苍狼的耳朵里面冒出来。

    揉着火辣辣的眼睛,苍狼看着眼前的一男一女“你不是被强奸了吗?”

    “谁告诉你强奸,我们俩是情侣,难道情侣之间就不能够有点特殊的癖好吗?”,那个男人抱着女人说道。

    苍狼眼睛通红的看着他们吼道“卧槽,那你们不早说?”

    男人指着地上的那扇门说道“兄弟,天地良心,你让我说话了吗?”

    “误会误会,都是误会。”,苍狼随意的挥挥手“下次麻烦不要在这种地方玩这种游戏好吗?虽然刺激…”

    他们在说话的时候,飞镰病房里面的几个小护士跑出来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满头大汗的梁医生将病床上面的被子盖上,从口袋里面掏出了一个毛巾不断的擦着自己汗如雨下的脸,随后小心翼翼的推着病床走出房门,朝着住院楼右边的电梯走过去,“没事了!”,另外一个房间的苍狼挥挥手,转过身突然又停下脚步。

    “又怎么了大哥…你不会想要现场观看吧?”,那男人都无语了。

    苍狼扫视了这个房间一眼,和VIP17号差不多的构造,一样的奢侈,奢华的病床、无线电视、还有破碎的巨大的落地窗。

    “到底怎么了?”,那男人没好气的问道。

    苍狼扣着脑袋满脸疑惑“我也不知道,就是哪里说出来不对劲,算了算了懒的想。”

    随后苍狼从房间出来,刚好看到前面梁医生推着病床的背影,他的眼睛朝着房间里面一看,瞳孔顿时瞪大牛大…

    飞镰…没了。

    XXXXXXXXX

    “我干!!”,苍狼一声咆哮冲进了病房里面,掀开床单,依然还是空空如也,旁边的吊水上面的针头在空中不断的摇摆,里面的一滴滴液体不断的到处飞溅,苍狼猛然将被子完全的拉开,还是空的,他抬起头,落地窗倒映着他那张恐慌到极致的脸,怎么没了?怎么飞镰就这么没有了?

    “病人还没有正式的脱离危险期,需要留院观察。”

    “今晚不是要交接吗?我来试试这个病床。”

    梁医生恶魔般的话语历历在耳,苍狼浑身打了一个哆嗦,好恐怖的城府。

    握紧拳头,已经起了杀意的苍狼猛地冲出去,刚好看到惊慌的梁医生推着病床站在电梯里面,电梯的门正在缓缓的关闭。

    “你他妈的给我站住!”

    苍狼一边跑一边怒吼,他已经开启了自己所有的速度疯狂的冲刺,但是到电梯的时候电梯已经完全的关闭坠落。

    不停按着电梯按钮的苍狼疯狂的怒吼“飞镰…飞镰…”

    慌乱之中,背后突然响起了一声呼喊,电梯门再次打开,苍狼走进电梯同时转过头。

    相隔四十多米的走廊尽头的左边电梯口,银狐推着一辆病床对着苍狼指了指,那病床上面显然躺着一个人露出了头。

    “卧槽!!!”,苍狼想要冲出去的时候电梯门完全的关闭。

    “日!!!!!!!!!!!!!!!!!!!”苍狼狠狠的掰开着电梯,但是已经在坠落的电梯根本没办法。

    苍狼从口袋里面拿出了黑莓手机,拨通了花爷的电话。

    在厕所里面正在悠闲哼歌的花爷接通了电话“喂?阿狼怎么了?是不是想要跟我一起共进晚餐啊?”

    “进你妈,飞镰莫名其妙就在病房消失了。”,苍狼那边心急如焚。

    “你说啥?什么叫做莫名其妙?”,花爷一听这话马上擦屁屁。

    “具体情况我也不知道怎么多说,这个医院的医生被买通了,正在陷害我们呢,貘羽那边的银狐怎么也在这个医院,而且好像结盟了,银狐对我们下手了,现在那个梁医生推着病床走了,银狐也推着一个病床,你赶紧去追银狐,我去追梁医生,我应该很快,银狐实力还算可以,如果梁医生哪里没有,我马上过来,两个病床,一定有一个是飞镰。”

    “我日!搞什么?移花接木啊…”

    花爷打开门走出来的时候,一群小护士“啊!”的尖叫起来,全部围上来包围着他

    “你干嘛进女厕所啊?”

    “你是不是变态啊?”她们拉着花爷不让他走,花爷一急,挨个全部扇了巴掌,疯狂的从厕所里面冲出去。

    刚好看到左边电梯里面的银狐对着挥舞着手笑着离开,电梯门关上,花爷疯狂的冲过去的同时,朝着病房里面看了看,果然床上空空如也,他没有细看,冲过去,看到楼梯直接奔跑下去,四楼并不高,花爷奔跑的非常迅速。

    苍狼这边从医院里面跑出来,晚上静悄悄的医院只有虫鸣的声音在响起,苍狼看到远处梁医生匆忙的推着病床朝着医院的出口哪里走去,“别跑!”,苍狼一声大吼吓了一些散步的病人一大跳,随后只看到苍狼风一样的追击了出去,前方的梁医生全身站在病床上面,病床的滑轮飞速的旋转,而且加上他对医院的地形十分的熟悉,虽然苍狼奔跑的飞快,但是他也同样非常的迅速。

    苍狼转了一个弯道,只看到梁医生已经冲出了医院,朝着旁边火热的夜市街哪里移动过去。

    “还跑?”,苍狼脚步如风,迅速的拉开着他的距离。

    而医院这边,苍狼离开了医院后银狐推着病床也走出了医院的大门,后面的花爷一路猛追“银狐,你站住,你站住。”

    喧嚣的闹市上面,各种烧烤和火锅充斥着欢声笑语,苍狼冲上去一把抓住了梁医生的衣领“你他妈的还想要跑?”

    银狐将花爷引出了大概两百米左右后,自动的停了下来,他笑道“太累了,太累了。”

    花爷冲上来吼道“把我兄弟还回来。”

    银狐抱着手笑道“你在说什么?兄弟?什么兄弟啊?我怎么……什么都不知道……”

    “病床上面的人是我兄弟飞镰。”,花爷吼着银狐“如果不是你刚刚干嘛要跑?”

    “你是天门的人,是死对头,我能不跑?飞镰,什么飞镰,你自己看看这是谁……”,银狐让开了身体。

    花爷定睛一看,在争霸赛上面受伤的阿布躺在床上无语的笑着“难道我还有一个外号叫做飞镰吗?”

    不在这儿?花爷立刻拨通了苍狼的电话说道“银狐的病床上面是阿布啊,在你那儿,肯定在梁医生的床上……”

    “快点过来,我已经抓住他了。”,苍狼一边拿着电话一边吼“你想要把我的兄弟弄到哪里去?”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梁医生无辜的说道。

    “还他妈的装萌?”,苍狼一巴掌甩在他脸上,拉开病床上面的床单,顿时愣住了。

    听着苍狼那边半天没动静,花爷大声的问道“怎么了?飞镰是不是伤势加重了?到底怎么了…”

    苍狼瞳孔中的病床上面,空无一物。

    “飞镰……飞镰不在这儿、”,苍狼嘴唇颤抖的说道。

    “你他妈不要睁着眼说瞎话,病房没有,银狐这儿没有,你哪儿没有,那飞镰还长了翅膀飞了不成?”,花爷那边生气的怒吼道。

    “真的不在!!!!”,苍狼绝望的双腿跪在地上,只觉得眼前天旋地转

    【推荐阅读】公车色狼频频出动,乘车美女却越来越多,究其原因就是色狼太帅,让一批白富美、童颜**求非礼求摸摸求……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