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章 镜子碎片

    周围的声音很嘈杂也很扰乱,苍狼的双耳“嗡…”的不断耳鸣作响,那一刻他真的很想要就那么一头撞死在地上。

    连看个人都看不住,还有比自己更加差劲的同伴吗?

    “苍狼,你要是敢睁着眼说瞎话我他妈就一把掐死你,你是糊涂了吗?那飞镰肯定是被梁医生运送出去的,要不然他还能够在那里?你赶紧把病床上上下下都好好的找一找,他肯定在的,我马上到。”,电话那头花爷的呐喊声让苍狼着实冷静下来不少,脑袋冰冷的他也超快的反映过来,对啊…病房、银狐哪里双双都没有,除了梁医生,没有人可以带走飞镰。

    站起身,苍狼“哗哗哗…”的将病床的床单抖动的干干净净,一层一层的从病床上面剥落,虽然希望渺茫,但是苍狼还是抱着莫大的希望,因为他真的想不通,如果对方的人想要加害自己这边的话,为什么如此的大费干戈?如果他们想要杀掉飞镰的话,直接给飞镰一刀岂不是更加的痛快?何必来弄这些阴谋诡计,还有,如果是银狐和医院串通想要整替天的话,为什么银狐又会这样堂而皇之的出现在这里?太多一切的疑问……太多一切的想不通。

    “找到了没有”,花爷急匆匆的跑过来,语气无比的焦急。

    苍狼差不多将整张病床都剥的干干净净后垂头丧气的将床单狠狠的打在病床上面“真的没有,到底去哪里了。”

    迅速的将自己的疑惑共享给了旁边的花爷,花爷也不断点头,随后恶狠狠的瞪着梁医生“他肯定知晓一切。”

    梁医生坐在地上,此时看到两人豺狼般的目光不断的摆手“你们不要看我,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我真的……啊……痛。”

    揪着他的衣领将他直接拎起来,苍狼怒吼着唾沫星子飞溅“说,我的兄弟到底在哪里?”

    “我真的不知道。”梁医生目光坚定的看着苍狼。

    “我不会给你多废话。”,狠狠的将梁医生推搡到地上,苍狼抬起脚直接准备踩的时候,花爷一把拉住他。

    “干什么?这种渣滓医生,如果我们不给他一点教训的话,他肯定会继续胡作非……”

    苍狼的话说道一半,戛然而止。

    XXXXXXXXXX

    因为周围四面八方,已经陆陆续续围满了围观的群众。

    旁边几个在夜宵炒饭的厨师聚拢到一起,态度很好的说道“兄弟,骂也骂,吼也吼了,别给人身攻击。”

    “你他妈的算什么东西?你知道他做了些什么丧尽天良的事情吗?他把我兄弟弄没了,告诉你,给我闭嘴。”

    苍狼恶狠狠的瞪着几个厨师,花爷狠狠的拍了怕他的脑袋“你他妈傻了?你在说什么胡言乱语?”

    “得人心者,得天下。”天门永远的训诫在苍狼的耳朵里面响起来。

    几个厨师态度依然很好,其中一个说道“兄弟,大家出来混饭吃的,不可能谁怕谁。”

    旁边一个卖烧烤的望着苍狼“让警察过来处理嘛,什么事情难道不能够通过警察解决?香港是**律的地方。”

    警察?法律?如果这些狗屁东西有用的话,那么这个世界早就变得无比的美好了,苍狼转过身想要直接大开杀戒的时候,几个女学生已经拉成了人墙挡在了梁医生面前,一个个目光坚定“我们已经拨打了警察的电话,警察已经迅速的出警马上来解决,我们看得出来你非常的愤怒,但是请你保持冷静,现在黑帮猖獗,请不要随意的杀人。”

    苍狼强忍着内心的愤怒昂起头“只是因为你们是女生,我给你们五秒的时间给我滚开。”

    “哥,这位哥。”,一个带着眼镜瓜子脸的女孩儿喊着苍狼“如果有一天你这样在街上被人追赶的话,我们也会这么保护你的,一个城市不应该只有黑帮,还应该有城市的秩序和法则,否则就算你拥有了整座城市,这里也只不过是空城而已,今天如果你想要大开杀戒的话,我相信你走不出这条街道的。”

    女高中生的话让周围围观的人群同时朝着前方走了一步,只不过是一步,就让花爷和苍狼感受到了排山倒海的压力。

    “现在大陆和香港的骑士团都在争夺,湾仔码头就是那样,我不管你是哪一方。”

    眼镜女学生说道“我只是代表香港第一女高麻烦您转达。”

    “我们非常讨厌而且极度憎恨天门,如果骑士团和天门开战,我们那一块会支持骑士团。”

    苍狼直接愣住了,因为他第一次听到有人这样很随意的说出来非常的讨厌天门,他几乎是下意识的脱口问道“为什么?”

    “因为天门只会侵略,发动战争,永远只懂得让一座城市陷入战火之中,如果有一天天门和骑士团真的开启了战争,我们女孩子的确没什么能力在战场上面帮忙,那我们就去当慰安妇,这样也是支持骑士团的一种方式,所以…哥,请你走!”,她伸出手狠狠的在苍狼的胸前推动着,苍狼身强力壮,女学生有点推不动,但是她丝毫不怕苍狼的狠狠一推“请你走。”

    花爷拉着垂头丧气的苍狼从人群中走出来。

    苍狼抿着嘴从口袋里面掏出一根香烟,惆怅的点燃。

    深深的对着天空吐出一口香烟,苍狼的声音听起来有些疲惫“没想到,现在世界各个国家的人都是这样看待天门的。”

    “如果我们一旦在香港市民的内心中的形象已经坏透到了极点的话,那么我们是不可能打赢这场和骑士团的战斗的,如果你得罪了一个城市的市民,而且是那种大面积的,那么到时候后果会非常麻烦。”

    “我只是有些伤心,我本以为替天很受欢迎的。”

    “你太自恋了,杀手哪里有受到欢迎的,我们归根结底,只不过是替天的杀手罢了。”

    苍狼和花爷说的没有错,在日后当天门和骑士团已经水火不容的时候,全港市民起到了关键性的作用,那也是震惊了全世界的一次行动,只不过这些都是下一篇要说到的事情……

    XXXXXXXXXX

    “可是我们现在仍然不知道花爷到底在哪儿,要怎么办?要告诉军师这件事情吗?”

    苍狼突然将手横档在花爷的面前,前方,一个穿着病服的小孩子迅速的跑过来,到苍狼面前的时候,他交给了苍狼一个信封“你好叔叔,有一个叫做暮光的叔叔叫我把这封信送给你,他说你到时候自然会明白的。”

    送完信的小男孩说完转身离开,暮光?苍狼疑惑的跟花爷看了一眼,花爷摇摇头表示自己不认识。

    拆开信封,“嘶…”一个锋利的东西立刻刺破了苍狼手指的指尖,苍狼倒抽了一口凉气,取出那个划破自己手指的东西,只是一个镜子破裂的碎片,信封里面除了碎片之外,还有一个小纸条,里面写着“维多利亚港东海岸”

    看到这个地名,苍狼和花爷同时心弦一动,随后苍狼看到旁边路上一辆车刚好停泊下来,里面的人还没有拔钥匙就被苍狼一把扯下来,苍狼开车,花爷坐在副驾驶上面,看着镜子碎片道“这到底是什么东西?暮光这个名字怎么听起来这么熟悉,我怎么觉得好像到哪里听说过这个名字。”

    苍狼狠狠的让自己的大脑动起来,他突然想起来,白天的时候自己听到的电钻声…

    “啊,V18号房间的镜子碎掉了,我们现在要安装起来。”装修工人说道。

    “我总觉得哪里不对劲!”,苍狼在冲进去后看着四周“但是又说不出来那么不对劲。”,当时苍狼在房间这么说道。

    一瞬间…所有的东西全部化成一道精光在苍狼的脑海中一闪而过,他顿悟了一切。

    “我们被耍了。”,开着车的苍狼将油门踩到了极限。

    “我们不是一直在被耍么……”,花爷有些无力的说道。

    “其实一开始想要对付我们的就是暮光,他用钱买通了梁医生,然后和银狐达成了某种共识和交易,银狐只是顺道帮忙而已,我们将所有的重心都放在银狐哪里,而忽视了暮光所带给我们的危险,镜子就是他们的一个障眼法,在我离开了飞镰的房间进入了旁边的房间里面后,他们便开始布置一切,是的,他们找了一个和V17号房间一模一样的镜子和奢华病床,这些东西都是在我进入了V18号发生的…”

    苍狼在说话的时候,镜头的画面闪过那些小护士推着豪华病床两个人搬着一个大东西进去,那个东西就是镜子。

    “V18号房间就是他们设置的局让我进去的,在我进去了之后,他们布置处了一个一眼看过去没什么的场景,就是用镜子把飞镰挡住,那个巨大的镜子是双面镜,飞镰被完全隔绝后,我们站在门口一眼朝着里面看去,看到的只是城市的霓虹而已,我们就会误以为那就是之前的镜子,而那个空空如也的病床,其实是新的…”

    花爷很聪明的伸出手“也就说,以镜子为中心点,左边是空的病床,右边是飞镰的病床,飞镰被挡住了,我们看不到。”

    “这只是一个很容易被识破的手段,但是当时我们太心急了,没有注意到房间被缩小的面积…”

    苍狼猛地一转方向盘,径直的朝着维多利亚港口行驶过去…

    【推荐阅读】公车色狼频频出动,乘车美女却越来越多,究其原因就是色狼太帅,让一批白富美、童颜**求非礼求摸摸求……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