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章 专属与乱杀的交织

关灯
护眼
    “蠢,蠢,蠢!太蠢!”,花爷狠狠的打着自己的脑袋,一脸的羞愧“那么如果按照你这么说的话,自始至终飞镰都没有离开过那个房间,但是由于某些特殊的原因,他也无法向我们呼救,然后…”

    “让我来说吧!”,苍狼目光坚毅的看着前方“然后为了麻痹我们,那个叫做暮光的男人再次设计了一场好戏,他故意安排着梁医生和银狐两个人推着两个车走出去,那个时候我们你我都是心急如焚,哪里顾得上思考那么多?狂追,我们那个时候能够做的事情疯狂地追赶那两个病床,也就是在那个时候,暮光走进了飞镰的病房。”

    花爷拿起了手中还沾染着鲜血的镜子碎片,深深的叹息了一口气。

    “后面发生的事情我想你已经知道了,暮光打碎了这面镜子,用了调虎离山这个方法,轻而易举的得到了飞镰,然后到了维多利亚港。”,苍狼猛地一踩油门,方向盘一转,“吱吱吱!”轮胎在地上滑动处一大片的火花迅速的超车。

    “好厉害啊苍狼,这只是略施小计,便让我们两个像无头的苍蝇一样找不到方向。”

    “我在想,那个叫做暮光的人,会不会和黄泉他们在澳门遇到的那个小庄是一样的,小庄很擅长布局,往往所有的局经过他的手,你就像是白痴一样被他耍的团团转,这一点暂时不确定,但是可以知道的是,现在在香港,我们不光光有骑士团这样的对手,还有一些一些潜在的强大敌人,而且是一群非常厉害的人!”

    苍狼再次转过了一条街道,他开打雨刷,今夜的天空又细雨朦胧的下起了小雨。

    “还有我没有注意到的是…那个在V18号和那个小护士偷情的男人!”

    苍狼自嘲的一拳头打在方向盘上面“那个人,如果没有错的话十之**就是暮光。”

    “好精心的骗局,医生、护士都被买通了。”,花爷说道这里再次拍打了一下脑袋“妈的,难怪我去上厕所的时候,我明明走到是男厕所里面,但是出来的时候却看到一群小护士出来,围着我不让我走,要不是我当时彰显男人本色一人给了一巴掌,我估计我现在都到了警察局里面了。”

    以前往往要拿下一座城市,打那座城市的黑帮老大就可以了。

    但是这次香港完全孑然不同,这或许就是因为骑士团分裂成三个团队太过于特殊的原因。

    从苏逊到达了香港后,龙潮歌便让章司忍避其锋芒,因为章司忍涉黑,可以被苏逊捏住的把太多,但是一队的人往往都或多或少被漂白了一点,一队的那些干部们身份背景复杂,牵扯到的香港政府、市民、公司、集团、会长等等多如牛毛,跟黑道打很轻松,但是跟白道这样玩,麻烦的事情不止一点点。

    而又加上如果闹得太多,像天门以前攻打萧氏那样的话,由于国家与政策的原因,世界政府必然会出手阻拦。

    走向世界很难,征服世界同样很难。

    但是兴奋的,如果一切都是昨日,那么今日的我们存在又有什么意义?

    打掉骑士团非常的困难,有世界政府的阻碍。

    打掉骑士团也很简单,抓住他最致命的把柄,让世界政府无理由阻拦,这也是苏逊一直在做的事情。

    任何事情都有双面性,时代的列车上面承载着一群人。

    出发点全部都是相同的,但是每个人的终点站和宿命都完全不一样。

    XXXXXXXX

    外面的雨越来越大了,无视了红绿灯的苍狼径直的将车行驶过去。

    “我一直在想,为什么骑士团要分裂成三个队伍?一个队伍不是更好吗?力量更大…也更加的战无不胜,那个龙潮歌虽然不是说是治世之才,但是通过我们几次小小的交手,发现他那个人特别冷静果断,从他出手去营救小蛮的时候也可以看得出来,他是一个非常重情重义的人,而且实力非常叼,这样的人带领着一群骑士团应该蒸蒸日上才对。”

    “以前我想不通,今天我想通了。”苍狼的嘴角露出一丝苦笑。

    “说说。”花爷好奇的问道。

    “那就是,就算是龙潮歌这样牛逼的人,他也搞不定这个香港,这里简直太复杂了,所以骑士团必须要通过分裂才能够制衡这里,所以我猜想,那个暮光,很可能是骑士团二队的人,我们千万不能够忘记骑士团有一个二队…那个队伍搞不好就是一个暗杀组织,或者就是情报组织,或者…”

    苍狼在说话的时候花爷一直认真耐心的听着,但是他的眼睛突然朝着前面一瞥…

    一个打着伞提着一个旅行箱的女人在车灯光的照耀下张开嘴巴目瞪口呆。

    “停车!”,花爷一声大吼,苍狼也看见了前面那个女人,猛地一脚踩下了刹车。

    但是现在已经是为时太晚了,“嘭!”的一声只看到车头上面被一股鲜血浇洒后,女人的身体被直接撞飞到天空中,行李箱被撞的在马路上面不断的翻滚,在雨水中水花飞溅被撞的散开,露出了一些凌乱的日常的生活用品和衣服,接着只看到天空中炸裂起一道惊雷,女人的身体飞舞在天幕下,飞舞出去了二十多米后直接摔在地上。

    “哗哗哗”漫天瓢泼大雨飞速的落下,女人躺在积水里面,身体的周边已经渗透处缕缕的鲜血。

    花爷的安全带被拉的绷直绷直的,车也在路上停了下来。

    “撞死人了!”,苍狼深呼吸压抑着自己的狂热“可能还没死,还有机会营救,但是现在我兄弟也等着我去救…”

    “今天的烦心事情好他妈的多。”,花爷道“我去维多利亚港,你去救她,不管是不是死了还是可以救,你都要负责。”

    苍狼红着眼睛看着花爷“我们是杀手,我们是黑帮,我们可以不救的对不对?”

    “你他吗的说什么狗屁的话。”,花爷一声怒吼“人性未灭,这或许是别的人支持我们的理由呢?”

    “懂了!”,苍狼再次开车出去了二十米后下了车,花爷从副驾驶上面移动到主驾驶上面。

    下了车的苍狼将女人从地上的积水中抱起来,将手指放在她的鼻子下面,惊喜的抬起头“她还有呼吸。”

    花爷点点头示意交给你了,随后道“你放心,我一定会把飞镰完好无损的送回来。”

    “你们一起回来!!!!!”,苍狼对着行驶出去的车呐喊。

    女人还有呼吸,还没有死亡,苍狼抱着她在雨中半跪在地上拿出了电话,打通了急救电话。

    “喂…是急救中心吗?是的我这里出现了车祸,卧槽,我不知道我在哪儿,你用我的号码GPS定位…要多久?”

    苍狼在说话的时候,地上的女人手突然动了动,随后她移动到屁股后面,从里面掏出一根注射器。

    用大拇指摘掉了注射器的帽头,在苍狼和那边争执的时候,猛地将针头扎进了苍狼的脖颈里面。

    推动注射器里面的液体,药效奇快,苍狼的手机掉在了地上,整个人也倒在了地上。

    “嘭!”的一声,苍狼的脑袋砸进水花中,浑身抽筋般的不断颤抖,他身边的那个女人站起来,用手指擦着额头上面的蕃茄酱汁,随后送到嘴巴里面舔着,随后冷笑的看着苍狼“看来替天要成为世界第一杀手组织,还有一段距离啊,我本来接到的任务,是专属杀掉养天生的,不过我已经和骑士团的干部合作,估计这个时间点,观音庙哪里的养天生已经死掉了吧。”

    苍狼想要说话,但是身体完全不听的控制。

    “我是谁?你想要这么问吗?我来自血榜,或许你对这个组织不了解。”

    她蹲在苍狼面前“因为养天生死亡的缘故,我和暮光一起对替天进行杀戮,只不过他是按照雇主的要求杀戮,我……则是无差别的乱杀…你不知道血榜不要紧,我说一个名字,你会熟悉吧。”

    “昙花。”,女人摘掉了自己的假发看着苍狼“还记得这个名字吧?那是我们的前身。”

    XXXXXXXXXXXXXXXX

    下雨的缘故让海边的海浪很大,海边的小道上面,血榜杀手暮光睡着飞镰的病床在地上走动着。

    他一边走一边说道“这次买通我们的有两个雇主,一个对替天进行制裁,一个对养天生进行单独的制裁,因为你们出现的缘故,我只好按照顺序来干掉你们了,你是第二个,花美丽是第一个,我可以在医院杀掉花美丽,但是那个时候苍狼在,打两个替天,我没把握,我的素质很高的,你必须…第一个死!”

    镜头的画面回到日本女人刚到香港的第一天与暮光交接的街头,女人将饭盒给了暮光。

    暮光从蛋炒饭里面拿出一张花爷的照片,烧毁。

    那些照片在风中蚕食着花爷一点点的烧尽成灰烬,。

    而有趣的是,花爷在医院大梦一场,永生千年

    【推荐阅读】公车色狼频频出动,乘车美女却越来越多,究其原因就是色狼太帅,让一批白富美、童颜**求非礼求摸摸求……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