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章 蝉之后是雀

关灯
护眼
    一场突如其来的倾盆大雨让维多利亚港东海岸港口的水位急剧上涨。

    暴雨狂袭,潮浪凶猛,大海怒吼着不断的翻卷狂涌,沙滩已经被淹没了大半部分。

    病床的滚轮在沙滩上面随着暮光的推动下在沙滩上面留下了两道深深的痕迹,随着病床快速的朝着前方的海平线上面移动,滚轮在坚硬到柔软的沙地上面转动着,最终完全陷入了沙滩之中,无法再推动分毫,“哗…哗…”汹涌袭来的潮汐拍打在病床的支柱上面,暮光就这样持续了好一会儿,瓢泼大雨的猛烈坠下让水位再次不断的高涨。

    只是在沙滩旁边站了两三分钟,水位已经淹没了暮光的双腿,一直到了膝盖的部位。

    如果再这样持续下去的话,估计不要到十分钟的时间,海水便会彻底的淹没病床,将飞镰吞噬到大海之中。

    “你的生命…可能还剩下五-六分钟的时间段。”暮光低着头伸出手抚摸着飞镰的脸颊“瞧瞧,这张脸,真是可惜啊。”

    之前梁医生给飞镰的身体中注射了麻醉剂,此时此刻麻醉剂的药效已经开始渐渐的散去,飞镰缓缓的睁开眼睛,眼睫毛上面挂满了晶莹的雨水小声的说道“要杀的话就杀掉我吧,我不会反抗,我也没得反抗。”

    “反抗?你拿什么跟我反抗?拿你们替天的狗屁信仰?对!!!”

    暮光一边后退一边疯狂点头“对,替天的信仰,那种宁死不屈的精神,我可是着实敬佩噢。”

    说完他从地上捡起一块石头,看着前方的飞镰猛烈的冲刺过去,一把掐住飞镰的脖颈,随后扬起石头“嘭”的一声狠狠的打在飞镰的脸上,硬石重击,飞镰的鼻梁直接被打的完全断裂,嗓子里面“呃”了一声,暮光面向狰狞的用石头在飞镰的天灵盖上面敲打着“你说我要打几下,你的脑袋才会像栗子球一样的裂开?恩?一下?”

    石头狠狠的砸在飞镰的脑袋上,飞镰的脑袋顿时被砸出一个小小的洞口。

    “还是两下?”,第二下的重击让飞镰脑袋上面的鲜血一缕缕的流淌下来。

    扔掉石头,暮光面无表情的将飞镰推到在病床上面,声音狠辣的说道“我他妈最讨厌的就是你们这群有感情的杀手了,你们在装什么逼啊?表演现代剧这个杀手不太冷?就你们这幅鬼样子…啪啪啪!”,暮光狠狠的打了飞镰几个巴掌“就你们这群叼人,还想要超越血榜?我告诉你们!血榜就算是从今天开始站在原地不动,等你们一百年…你们还是一群玩泥巴的小屁孩!”

    飞镰蠕动着舌头对着暮光吐了一口口水。

    “苏逊不是很叼吗?”,暮光弯曲着手臂擦干净脸上的口水,不介意的说道“他不是操控一切吗?他牛逼啊,他现在救啊,我看他救啊,我告诉你,这个世界上的确有神,但是神庇护的是那些努力活下去的人!”

    “轰…”海水再次涌动着高涨了起来,暮光瞥着眼睛看着飞镰“我的雇主,也就是雇佣了我杀你们替天的人,想不想要知道他是谁?事到如今我就告诉你吧,那个人,不光光你们认识,不光光全天下的认识,而且你们和他非常非常熟悉,啊…雨水已经把你们的耳朵洗干净了吧,他跟上一次让我杀掉苏逊的,是同一个人。”

    “轰隆…”一道闪电从天空中劲猛的喷涌下来,暮光张开嘴吼道“听好了不要震惊啊,那个人就是…”

    “哒哒哒哒…”,闪电霹雳下来的瞬间,一架飞虎队战斗机出现在暮光的头顶。

    上面的灯光照耀下来,将下方的飞镰和暮光双双的笼罩。

    同时从前方沿海的道路上面,响起了密密麻麻警笛的声音…

    XXXXXXXXXXXXXXX

    “萧齐是一个废柴主君,他既没有夏天的城府、齐麟的睿智、貘羽的疯狂、帝君虹的霸气、坤沙的顽强,也没有神武辉耀的强大军力,像这样的废物,我们跟着他只是屈才罢了,那个时候萧齐用了高额的金钱来招募我们,而那个时候萧氏声势浩大,寒武老大本来也是想要加入萧氏的,不过后来萧齐做的一连串的事情都让我很失望。”

    日本女人转过头,将工地上面的铲子扔向了一旁,对着地上的苍狼淡淡一笑“还记得我吧?我叫做织梦千歌。”

    她给苍狼注射的是肌肉萎缩剂,想必也是对苍狼的蛤蟆功有所了解后特别制作的。

    “萧氏毁灭了以后,寒武老大带着我们颠沛流离的将近大半个月,怎么加入血榜的我就保密了,不过后来我们一群人已经全部进入了血榜之中,排名高低并存,也怪不得我们没有志气,毕竟是世界第一杀手组织。”

    转过身,织梦千歌指着地上的一个洞口说道“血刑法场地我已经帮你布置好了。”

    抓起苍狼的衣领,织梦千歌拎着他朝着坑里面走“我们血榜的人杀人,都会给他一个特别的刑法,这就是一个专业杀手组织和一个垃圾帮派组织的区别,哪里像你们,杀人就好像是在菜市场买菜一样,执行任务的时候也非常的野蛮,就像是一群刚从山洞里面放出来的野猴子。”

    将苍狼的尸体扔进坑里面,织梦千歌嘲笑的说道“既上不了排场,也上了更高的舞台。”

    一直都是织梦千歌在说话,坑里面的苍狼片语不说,只不过脸上有着一种非常奇怪的表情。

    织梦千歌也发现了这个表情,仔细一瞧,苍狼居然在笑。

    “这种情况下你还笑的出来?”,她感觉有些惊讶。

    “为什么笑不出来?”,旁边还没有完成的废弃的楼房上面响起了一个男人味十足的声音。

    谁?在这种情况下,是根本不可能有第三个人存在的,因为自己和暮光两个人的计划是绝对保密的,就算有银狐的话,那也只是这场计划里面一个棋子,这个时候自己应该是以胜利者的姿态趾高气昂的看着下方坑里面的苍狼,然后尽情的对着他说尽一切侮辱之词,狠狠的羞辱他一番,不光光是报当年在南魔海上面的血海深仇,更是对天门一直以来的恨意血债血还。

    然而为什么这个计划还是败露了?

    织梦千歌朝着旁边一看,一头金发的楼天明撑着一把巨大的黑色雨伞站在房梁上面,站在风雨之中,庄严肃穆的看着织梦千歌。

    “你是谁?”织梦千歌想了想后一拍脑袋“你是贺家的安全总队长,楼队长。”

    话音刚落,从远方看过来一辆辆的豪车,车轮在道路上面旋转,激荡起一股股的水花超速的飞旋,一道道无比刺目的车光从前方照耀过来,紧接着只看到一辆辆黑车从马路上面冲锋下来到了工地上面,十几辆车轮胎上面带着雨天湿润的黄泥巴“吱吱吱”的漂移,不到短短一分钟的时间,织梦千歌已经被十几辆车完完全全的包围了起来。

    帅气的甩车门的声音响起,一名名贺家的保镖下了车,从怀中掏出枪,将织梦千歌的逃跑线路完全的封锁。

    “这计划第一开始就在苏教授的掌控中,你信吗?”,楼天明问着织梦千歌。

    “怎么可能…我们拟定这个计划是在无声雀令争霸赛之后,那时候,为了让苏逊完全不察觉我们,我们甚至潜伏到他身边,我们做了…”

    她说着说着突然愣住了。

    “难道??”,她似乎是已经意识到了什么东西。

    XXXXXXXXX

    另外一边的沙滩上面,一辆辆飞虎队的警车几乎是犹如猛虎一般从阶梯上面开了下来,行驶在沙滩上面也成了扇形一样的将暮光完全的围绕住,天空中飞舞的两架战斗机飞射处两根钩爪,缠绕在飞镰的病床上面后将飞镰连人带床一起提了起来,“不!!”,暮光想要追击,但是这个时候君越已经带领着无数飞虎队的成员下了警车,一把把手枪掏出来同一时间对准了暮光,暮光带着不可置信的笑容举起手不断的后退。

    “看来你失策了!“,从君越身后的大队伍中,苏逊撑着一把伞走了出来。

    “天门大军师苏逊……这……这……”,暮光不能够接受的怒吼起来“你他妈的聪明过头了吧?怎么可能这样都能够发现?”

    “不是我发现的噢,是你自己露出了马脚。”苏逊摇摆着手机小看着他。

    镜头的画面重新回到无声雀争霸令结束后的那天,泳池里面…

    凯发现一男一女在热吻,激动的走过去,那男人怒吼一声“你干嘛?”

    本来在沉思的苏逊被这一吼弄得微微睁开眼睛,当他看到那个男人的脸之后,苏逊只是内心无比的惊讶,但是已经做出了打算。

    而那个时候等到织梦千歌和暮光离去之后,苏逊也迅速的离开。

    “接下来我十分钟之内布置的任务非常重要。”

    “凯,吴媚娘是你所要去对付的,苍狼,你的是屠肉夫,黄泉和莎,你们到时候对付的人都摘星和毒蚕。”

    “还有你,小飞鼠!”苏逊看着他道“获取刚才在泳池哪两个男男女女离开之后任何一切的记录,我要知道他们说话的全部全部。”

    维多利亚港口东海岸,苏逊看着暮光

    “你最大意的就是把脸露出来给我看,我认识你,你曾经,想要杀掉我。”

    (今天和明天都是一更,休假结束了要回深圳,处理的事情有点多)

    (欠的两更会在这个月补完)

    【推荐阅读】公车色狼频频出动,乘车美女却越来越多,究其原因就是色狼太帅,让一批白富美、童颜**求非礼求摸摸求……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