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章 五大会长

    剑指长空,血雨纷飞。

    织梦千歌眼前的三名保镖脖颈上面同时飙射出一股鲜血后,三人同时倒在地上。

    而随着她的主动进攻先杀三人性命,周围的一群保镖揭竿而起,场面似虎群围羊,一根根的电棍更是带着恐怖的霹雳声攻向前方。

    瞳孔一动,环视了一眼周围的织梦千歌轻飘飘的跃动到天空中,长剑圆圈一斩,锋利的剑刃释放出一股白色的流光剑锋一阵切割,啪啪啪,在碎裂的声音中一根根的电棍均是被拦腰斩断。

    “轰!”,织梦千歌随即剑刃如龙抬头上扬而起,一股猛烈的剑锋在空中吹拂着升腾。

    断裂的电棍零零碎碎的同时飘舞到空中。

    手中握剑,眼神如剑,织梦千歌没有落地,反而身轻如燕的踩着一根根断裂的电棍身体不断的升腾。

    下方的众保镖们同时昂起头朝着天上望去,织梦千歌踏棍升空,几个眨眼间已经到了高空之中。

    楼天明身后的金发随着夜风飞溅在水花在风中一甩,他握紧拳头,金色的域气瞬间武装。

    “吼!!”,爆发出一股雄狮威猛的呐喊,楼天明眼神一动从上空跳跃了下来,对着不断升腾的织梦千歌一拳头狠狠的攻袭下去,冲锋的劲道带着一股威压恐怖的猛烈风浪,狠狠的冲织梦千歌压迫而去,“楼队长,你我都很清楚,你虽然是帮助着天门,但是你本职是贺家的人,如果贺家招惹了血榜的话,你敢说你承担的起这份后果?”

    “幻梦剑·無双技·症候群剑网!”

    “嗖嗖嗖…嗖嗖嗖!!”在一道道剑光的飞舞舞动声中,一道道白色的剑锋不断的从幻梦剑中冲击出去,在织梦千歌的前方几乎是眨眼间的交织成一张长两米宽达三米的巨网.

    “嘭!!!”,从空冲刺的楼天明一拳打在这张巨网上面,拳头上面恐怖的力量完全被剑网所抵挡的朝着两边喷射。

    而且随着幻梦剑的效果,楼天明双眼顿时显得迷离起来,他感觉自己好像是进入梦乡的那种状态。

    “而我们知道贺家的恐怖之处,当然也是不敢招惹,天门军师他们应该快到了,我们后会有期!”

    随后只看到织梦千歌的身体从剑网的后方飞舞出来,右脚在楼天明的肩膀上面狠狠一踏,身体旋转着到了楼房的天台上面,“啪啪啪啪……”,下面的保镖们重新捡起手枪对着织梦千歌不断的扣动着扳机,在流弹中织梦千歌不甘心的看了地上的苍狼一眼,愤愤离去。

    “暮光这个蠢货东西,任务连续失败了两次,猫君绝对要过来执行血刑法。”

    想起猫君这个名字,织梦千歌就感觉自己的身后有一只恐怖的黑猫悄然无息的睁开了眼睛,恶狠狠的盯着他。

    浑身忍不住的颤抖了一下,织梦千歌看着远方马路上面行驶过来的警车队伍,速速离去。

    而身后,楼天明的脖颈上面突然迸发出来一根根长长的鬓毛,随后双手双脚和脑袋都变成了涅墨亚狂狮的他“吼!!!!”的带着震慑雨夜的吼啸从天空中降落了下来,周围的保镖们全部都是有些恐惧的从两旁散开,楼天明的眼睛依然是纯白色,此时此刻他看到了眼前空蝉庄园里面正在进行着一场惨无人道的屠杀,虽然内心非常愤怒,但是耳边仿佛有一个声音告诉楼天明,这只是一场梦,这只是一场空,你千万不要生气和发狂。

    警车停在工地上面,看到楼天明变成了涅墨亚狂狮,苏逊和君越都是匆匆下了车。

    “天明,发生了什么事情?”苏逊的一声呐喊让楼天明双眼顿时从白色变成了正常的瞳孔。

    他有些茫然的看着变成本体的自己,随后身体开始缩小,旁边的一个保镖走过来,给楼天明点燃了一根香烟,吞吐出一缕烟雾后,楼天明才缓缓的回过神“我不知道刚才怎么了,就是感觉做了一场梦。”

    “把你的手背给我看看!”,苏逊走过来拉过楼天明的手,他的手背上面有几道剑伤。

    这是…楼天明回忆着,刚刚自己一拳头打在织梦千歌的剑网上面。

    “幻梦剑……”,苏逊看着楼天明“你跟血榜的人交过手了?这把剑可以让被剑刃刺中的人在梦境中徘徊,幸好你受到的只是轻伤,如果是重伤的话,会进入极恶的梦境之中,幻梦剑是以前昙花一个叫做织梦千歌的女人所使用的剑,你遇到的是昙花?不对…如果这么说的话,萧氏被天门占领后,昙花应该加入了血榜。”

    楼天明想要说的全部都被苏逊说完了,他耸耸肩膀“我还能够说什么呢?太聪明也不好。”

    旁边有保镖拿着绷带过来被楼天明拒绝“一点小伤。”

    那边,几名飞虎队的成员将全身僵硬的苍狼抬过来,苏逊伸出手捏了捏苍狼的皮肤,紧绷绷的。

    “疼不疼?”,苏逊的问题让苍狼眼珠子摇摆了几下。

    “是肌肉紧绷剂,而且下的是重量的,要七个小时才能够恢复,而且恢复后肌肉是大面积的拉伤状态,小事。”,苍狼被运送到车上后,楼天明略带歉意说道“抱歉,没能够抓住那个娘们。”

    “抓住了又能够怎么样?血榜的杀手的确是非常出色的,就算我们可以抓活的,我们也什么信息都得不到,我唯一想要知道的就是雇主到底是谁,为什么会有两个雇主,血榜的信息最重要的,就是他们的杀手中间人,中间人到底是搭档,还是只负责信息呢?这可能是需要我从很多蛛丝马迹中才能够了解到的信息。”

    雨越下越大了,苏逊的雨伞周围落下来了一串串的雨珠。

    苏逊朝着周围一看,那些飞虎队成员忙碌的全身上下到处都是泥泞,鞋子上、裤子上,也是辛苦。

    泥巴……苏逊仿佛想起来了什么,扫视的目光再次变得更加的认真。

    君越站在雨中大声的指挥着,全身已经被打湿,看到他这么积极热心,苏逊反而觉得有些抱歉怀疑他,再次朝着君越看去的时候,他已经挽起自己的袖子帮助开始搬运三个保镖的尸体,他的手臂上面有一块激光疤痕,肌肉结实,“真是热心的人啊!”,苏逊诡秘一笑,对着楼天明道“抱歉,折你了你几个兄弟。”

    “出来用命赚钱的人,早就料到有这一天了,军师不必愧疚,我们这种人,还能够做什么别的呢?”

    “走吧!”,苏逊想要离开的时候,花爷突然冒着雨走了过来,他深深的对着苏逊低了低头

    “对不起,军师…这次的情况…”

    “我不想听,就这样。”,苏逊的脸上露出了没有深深的失望,默默低着头离开。

    花爷愣住了,从来都是那么温柔儒雅的军师,这一次居然会这样冰冷无情的报以这种态度,是的,如果不是苏逊那一次观察到的那一切,飞镰、花爷、苍狼三个人此时此刻早就已经命丧黄泉,就算血榜算计不到飞镰会被龙潮歌打的重伤,在医院弄这样一出,如果是另外的情况,不管来几次,结果都是一样的,替天和血榜之间,还有一定的实力差距。

    世界第一杀手组织…

    不是靠吼、靠蛮干、靠血统的优越、靠无脑打出来的,你们啊…太骄傲了。

    苏逊发出了一声沉重的叹息,走进了车里。

    这一次替天和血榜之间的交锋,虽然双方都是不光彩的收场,但是明显能够感受到,血榜不管从任何方面,都略胜与替天一筹,骄兵必败,这是亘古永恒的道理,而替天也从关西城战役过后从未吃亏,目标是世界第一杀手组织,但是……也不知道到底是他们看小了这个世界,还是这个世界,不会去看一眼小小的他们……

    XXXXXXXXXXXX

    香港的雨没有像这个城市的快餐一样草草结束,雨越下越大,仿佛要持续一整夜。

    车队进入空蝉庄园后就传出了好消息,都摘星招了,全部都招了。

    “天明,飞虎队成员都辛苦了,好好的招待他们一下。”,苏逊快速的吩咐完后跟着一群保镖走向一个房间,那个房间有采取到都摘星嘴巴里面的所有信息,“恐吓了几次?”苏逊问道,那个拿着电钻的人说道“第六次的时候就不行了,我跟他说我一个半小时后再来给你的身体打洞,他当时就不行了,直接说告诉我他全不知道的东西。”

    “漂亮!”,苏逊进入了自己的房间,电脑已经弄好,保护着电脑的两名保镖看到苏逊到来后随即离去。

    “我们就在门外,教授随时吩咐。”保镖们关上房门。

    前面提到过,骑士团运作的流程是:都摘星和雷翎掌控着信息,雷翎上位后,这位核心信息全部由都摘星掌管。

    外面的雨下的很大,房间里面的苏逊只是开了一盏台灯,咖啡之前就已经煮好,苏逊拿起来喝了一口后抬起头看向电脑。

    五大会长的信息,全部都彻彻底底的暴露在苏逊的面前。

    “全球海洋探索协会会长,司徒聚。”

    照片上面的人是那个穿着蓝色西装的独眼龙,是龙潮歌上了游艇看到的人之一。

    “汉熊能源开发集团董上,断指。”

    照片上面的人是穿着红色西装只有大拇指和食指的老家伙,也是龙潮歌上游艇看到的人之一。

    “华夏佛教协会会长,鸿钰”

    照片上面的人身穿白色西装,耳坠肥大,典型的一个笑面佛。

    “会长,酒徒。”

    照片上面的人是那个红鼻子的糟老头,公司信息有些神秘和高大上。

    “赵式控股新晋会长…赵太子!”

    五大会长,苏逊已经了解了一下大概,这些人就是撑起骑士团运营背后的靠山。

    但是究竟是靠山吗?都摘星掌控着这样核心的资料,被抓以后龙潮歌居然无动于衷。

    难道龙潮歌想要让我知道这些?

    XXXXXX

    风雨交加,空气清冷,都摘星蜷缩在房间的一角,他不知道自己自己的命运如何,说出去,会遭到直接杀害吗?

    他在恐慌,在深切的惶恐,然而就在这个时候,门“吱呀”一声突然开了,但是随即关闭。

    直觉告诉都摘星,这肯定不是庄园的保镖,轻轻的脚步声响起,都摘星感觉那人离自己越来越近。

    “你让我很失望!废物!”,那人走到都摘星的面前,都摘星昂起头。

    “二……二……二队长……”眼泪一瞬间夺眶而出,因为恐慌,因为惊吓

    【推荐阅读】公车色狼频频出动,乘车美女却越来越多,究其原因就是色狼太帅,让一批白富美、童颜**求非礼求摸摸求……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