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章 蛛丝马迹

关灯
护眼
    “轰轰轰…”窗外的闪电狠狠的闪耀了两下,将房间照耀成一种极其诡异的颜色。

    都摘星诚惶诚恐的看着眼前的这个人,他穿着一件连帽衫,一张脸全部都隐藏在黑暗中,看不清真容。

    “我……我真的只是说了五大会长的消息而已,关于骑士团内部的资料和信息我可是只言片语都没有谈到,不会对您造成一丁点的伤害的。”都摘星鼻涕眼泪全部流淌出来狼狈的说道“我没办法,我真的没办法,我现在人在屋檐下,我只能够选择对苏逊低头,但是我对天发誓,我真的没有说。”

    “二十三天之前…”眼前的人说道“我在舞竹亭的鱼塘跟潮歌见面过一次,当时你看到了我的真容。”

    都摘星含着眼泪委屈的点点头“您的身份,只有大队长知道,我只能说我没有猜到,原来圣魂骑士团的队长就是…”

    “就是什么?”

    连帽衫的男人突然从腰间取出来一把刀,狠狠的插进了都摘星的心脏。

    冰冷的刀刃进入身体,都摘星顿时哑然,只是大大的瞪着自己的瞳孔。

    “蝼蚁,知道的越多,就越会被食蚁兽吃掉,我可保不准你会把我透露出去。”

    男人伏在都摘星的耳旁说道“圣魂骑士团的存在,就算只是萤火虫一般的光芒,也不能够让别人看见。”

    “懂了吗?”,说完他将刀刃一个旋转。

    “呃!”,都摘星痛苦的呜咽一声,鲜血顿时从口腔中喷出来。

    “潮歌的事情,牵扯到五年前一场战争,所有的事情都在苏逊的掌控之中,也在潮歌的掌控之中,香港,已经不是你这种无能鼠辈所能够呆的地方了,很快…”

    “国战,将会开始!”

    他挺直腰板,将都摘星的尸体一脚踢在地上,随后冷淡的看了他一眼,关上房门,静悄悄到来,静悄悄离开。

    XXXXXXXXX

    屋外的雨下的很大,屋内餐桌上面的食物也非常的丰盛。

    房门打开,刚刚入座的苏逊抬起头看着眼前一群进来的飞虎队成员,君越和一干队员都是摘掉了帽子道“外面的雨太大了,香港已经好长时间没有下这样的暴雨了,三个兄弟都入土为安了,哇…好丰盛的饭菜啊。”

    “今天各位都非常的辛苦,吃饱喝足吧。”,楼天明站起来笑着邀请道。

    一群飞虎队成员平时吃惯了粗茶淡饭,满桌子丰盛的菜肴让他们有些受宠若惊,一个个入座后,君越率先问道“军师,资料对您有帮助吗?”“非常详细。”,苏逊回答的时候突然看到一个飞虎队成员并拢自己的筷子,在桌子上面敲打了三下,那名飞虎队成员打完后伸出筷子去夹一块猪肉的时候发现苏逊正盯着自己看。

    “哦哦哦……”他有些惊讶的不断的低头“教授要先动筷子吗?真的抱歉失礼了。”

    “没事没事,辛苦的是你们。”,苏逊笑着问道“你把筷子倒过来敲三下,这是什么意思?你是教徒吗?”

    筷子?那名飞虎队成员挠着后脑勺傻笑起来“不好意思让军师见笑了,我来自广东农村,这是我们村里面的一个习俗而已,小时候被妈妈教育着要这样做,因为饭是秧苗生长而成的,秧苗倒插的话,就有一个‘不愁吃’的意思。”

    君越大口大口的狼吞虎咽道“哈哈哈,你小子倒是很爱听妈妈的话。”

    楼天明给苏逊倒了一杯红酒,苏逊端起杯子的瞬间,苍狼的一句话突然在耳边响起。

    “哈哈哈,你们都有一些小习惯,我曾经跟天生吃饭的时候,他双手合十把筷子夹在大拇指下面拜了拜,然后才吃。”

    当初这句话大家都不以为然,此时苏逊问着这个小警察,突然想起来了什么东西。

    教徒?不是!!!!!!

    “这只是我们村的习俗而已…”飞虎队成员的话让苏逊握着红酒杯的手在疯狂的颤抖。

    “刷…”的一下,一幕画面又在苏逊的脑海中划过。

    那也是在南吴城一个暴雨的夜晚,苏逊和养天生、韩旋两个人在外面处理事情散步,当时韩旋和自己的皮鞋都脏兮兮的,只有养天生一个人,一定要把皮鞋擦得铮亮铮亮,“我这个人洁癖太严重了。”,当时养天生是这么说的。

    想到了什么东西…苏逊突然疲惫的靠在了椅子上面……

    不可能……不可能的……他手中的红酒杯也无力的摔在了地上。

    碎裂的红酒杯让整个餐桌上面吃饭的人都是昂起头,君越擦了擦嘴巴问道“怎么了?”

    “天明,庄园里面是不是有一个超大的书房,世界很多国家的资料。”,苏逊问着楼天明。

    楼天明打了一个响指,立刻走过来一个保镖“是的,老爷平时喜欢各个国家的风土人情和文化,阿东,马上带军师过去。”

    苏逊没有吃晚饭,急匆匆的跟着保镖走了出去,径直朝着会客楼哪里走过去,上了第四层,阿东将一把钥匙交给苏逊“您可以随便阅读,我就在门外,有事情随时叫我。”

    “有劳!”,苏逊直接进入了书房之中,巨大的书房充满了浓郁的纸香味,一排排巨大的移动书架上面摆满了各国的书籍,有:日本、美国、欧洲、墨西哥、中华上下五千年…苏逊径直走到一个书架前面,手指在书上面不断的抚摸着,突然停下来,用食指勾出来一本书,迫不及待的开始阅读起来,一张张书纸迅速的翻阅着,苏逊看的非常快,也十分的仔细,第56页的时候,苏逊突然停了下来。

    他不想接受的闭上了自己的眼睛,默默的将那本书放了进去。

    有些疲惫的他走到了窗前,躺在躺椅上面点燃了一根香烟,第一次有些失魂落魄的喃喃自语…

    镜头的画面越来越近,苏逊的声音也越来越清晰

    “怎么…”

    “怎么可能…没理由…”

    “怎么可能…没理由的…那…”

    “怎么可能…没理由的…那养天生三个字…”

    “为什么「养天」才是姓氏?”

    XXXXXXXXXXXXXXXXX

    空蝉庄园内,此时此刻也是情况大乱,给都摘星送饭的保镖发现都摘星被人抹杀…

    走廊上面没有发现脚印,刀柄上面也没有留下指纹,飞虎队成员在这栋楼的后门发现了莫名的脚印,一直通往前方飞镰和鬣猪战斗的那片的森林之中,但是由于已经被雨水冲刷,脚印不是非常的清晰,但绝对是一个人留下来的。

    “去找,去查看监控,加强空蝉庄园的巡逻能力!”,楼天明非常生气的呐喊道。

    君越也是那边吼道“马上调遣更多的人员的过来。”

    (有可怕的竞争者,自尊就有霸道的壳)庄园之中一片混乱,屋外暴雨,克蕾儿的房间里面响起了歌声,楼天明冒雨带着人马冲进了森林之中,打开灯光疯狂的寻找,君越在雨中身先士卒在周围查看,无比认真。

    (哪怕流言绑架我,也让暴雨替我怒吼)书房里面有着碟片,苏逊插入了电脑中,截取了一分钟的视频,那个视频里面只有一个画面,一个男人只有下半身不断的关门和开门。

    (谁可怜我,越成全我)克蕾儿透过窗户看着前方依然在暴雨之中散发着五彩霓虹的香港,那座城市仿佛永远都不会休息,永远都是那么美丽,可是她却不知道,一座城市越美丽,那些美丽的躯壳褪去之后,它下面和脏臭可以超过你的想像。

    (天高地厚,我带你走)房间里面的两张床上面,飞镰和苍狼静静的躺在床上,花爷蹲在椅子上面抽着香烟,腮帮子不断的蠕动着,他突然满含眼泪的站起来,一拳头狠狠的砸在墙上,“呀!”,一拳不解气,花爷再次狠狠打了一拳。

    XXXXXXXXXXXXXXXX

    “莎!!!!!!!!!!!!!!!!!!!!”

    黄泉的一声嘶吼在漆黑无比的观音山上面响起,他们俩也不知道跟着那只蜻蜓跑了多久,天色越来越黑,黄泉身上散发着淡淡的微光为前方的路照明着,眼前的那只蜻蜓也是在雨中展翅高飞,仿佛真的有神明的指引一样在前方带路,但是黄泉只是一扭头的时间,莎就不见了…就这样莫名其妙的在自己的身边消失,连一个招呼都没有。

    而前方那只蜻蜓也突然从道路上面飞入了前方的灌木丛之中,一眨眼也是无影无踪。

    黄泉立刻从惊慌失措的天真形态切换成邪男形态,拿起一根木棍,木棍的顶端闪耀着光芒,黄泉一边走一边呼喊着莎的名字,虽然现在在茫茫的大山之中,一场暴雨也让整座山都在沸腾之中肆意的狂吼着,但是黄泉丝毫不惧,他笑道“这样看来就真的是有人在搞鬼了,**…莎到时候少了一根头发,我让你们拿命来赔!”

    “嘻嘻嘻…嘻嘻嘻…”,旁边突然发出了笑声。

    黄泉扭头一看,果然是地上那个土地像在笑,但是不止是一个,这条路上面所有的土地神都是发出了一连串稀奇古怪的笑声,黄泉淡淡裂开嘴角“莎说的没错,你们果然再笑,是神是鬼过过招吧,要不…就让我把这座山劈了!”

    “黄泉!你打不过我们两父子的。”

    一个天真的声音突然出现在右上方,黄泉抬起头一看,将光芒照耀到那片区域,那颗梧桐树的树枝上面蹲着一个小孩。

    面会牙尖的他抬起手,那只蜻蜓飞舞到他指尖。

    “小孩儿?”,黄泉看向了另外一边,是在空蝉庄园里面出现的地乾,一身武道服的居然跟地上的土地像长的一模一样。

    “现在才反映过来使我们在搞鬼?太迟了白痴!”,脾气火爆的地乾怒吼道。

    “你怎么生出这个个鬼东西?”,黄泉笑道。

    鬼婴扯开牙齿笑起来“我乃圣战骑士团一队干部鬼婴,奉龙大队长的命令看守观音山,想要救养天生?痴心妄想。”

    “而且!!!”,鬼婴指着黄泉笑道“你说反了。”

    说反了?什么意思?

    一脸皱纹的地乾看了看鬼婴,随即转过头怒吼道“老爸,说这么多干嘛?直接弄他!”

    【推荐阅读】公车色狼频频出动,乘车美女却越来越多,究其原因就是色狼太帅,让一批白富美、童颜**求非礼求摸摸求……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