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章 厄日访客

关灯
护眼
    妖泣的嘴角浮现出一股笑意,伸出满是老茧的右手拿起酒杯摇晃着里面的酒水,随后放在自己鼻子下面闻了闻“美酒……”

    “香……”,赵太子笑呵呵的看着他。

    将酒杯放下,妖泣又拿起了一沓美金,扇舞着放在鼻子下面。

    “更香……”,赵太子胸有成竹的望着妖泣“只需要一个点头,这些香喷喷的东西都是你的。”

    放下钞票,将询问的眼神看向媚娘“你是已经同意了吗?龙大队长可是没有少给我们照顾,尤其是像你我这样的重要干部,他可是精心栽培,你现在这样的话,是不是有点对不起他?”

    媚娘伸出一根手指头摇摆了几下“此言差矣,对于我来说,骑士团还是骑士团,只不过换了一个领头羊而已,谁当领头羊不是都无所谓吗?只要给我们的好处更多,让我生活的更好,况且…”媚娘望着赵太子“这位的身份你也知道吧?家财万贯不说,出手更加的大方,老实说,最近发生的一系列事情已经让我对龙潮歌很失望了,换上新鲜的血液,才能够更加凶猛。”

    “对!更加凶猛!”赵太子满意媚娘所说的话,笑的咧开嘴。

    “看来龙大队长养了一群狼!”,妖泣说话的时候眼睛在媚娘和雷翎的身上扫动。

    “那你是几个意思,哎…不是…我说你他妈谁啊?”,赵太子站起身瞪着妖泣“别以为自己是四大最强干部之一,就在这里给我待价而沽,从我出生到现在,还没有人在我面前废话这么久,干就过来入伙,不干就他妈滚远点,买好棺材跟龙潮歌睡在一起,少在这里给我装什么清高,老子不吃这一套。”

    妖泣退后一步“抱歉,我是一个守旧的人。”

    “事到如今你还敢站在龙潮歌那边,他的人,就是我的敌人!”,赵太子拍拍手掌,周围的保镖极其的越前一步,气势凌人。

    雷翎连忙站起来道“会长,息怒!息怒!”

    紧接着雷翎对着妖泣说道“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顺昌逆亡。”

    “亡就亡!”妖泣转过头狠狠的瞪了雷翎一眼,随后直接将武士刀拔出来,锋利的刀光让周围的人有些胆怯。

    “今天谁敢拦我,我就让谁死!”,将武士刀抗在肩膀上面的妖泣昂首阔步的行走着,那气势咄咄逼人,旁边的保镖们不敢逾越雷池一步,集体将待命的眼光看向赵太子,赵太子昂着头点了点“他妈的,他对龙潮歌还挺重情重义的,我在这里干掉他的话显示不出我的威力,我一定要让他知道,得罪我赵太子的后果是什么,我要让他切身的体会到!”

    骑士团的内部,随着赵太子的登场已经出现了分裂的迹象。

    而龙潮歌似乎是预感到了什么,已经早早的开始准备。

    天门替天这边和军师的联手带来的压力也越来越巨大,重要的干部非死即伤。

    圣战骑士团现在的情况已经是岌岌可危。

    XXXXXXX

    而与此同时在空蝉庄园的书房里面,一壶茶正在散发着浓郁的清香。

    “知道都摘星将五大会长消息的时候是刚刚带着苍狼他们回来,而在这短短的时间之内,都摘星就在房间惨遭陷害,干掉了都摘星的人从后门离开,在雨夜的地上留下了脚印,进入了那片密林,嫌疑人有三个:君越、楼天明、花美丽。”

    闭着眼睛的苏逊拉着窗帘在静静的思考着。

    “那段时间内,君越有充分的不在场的证明,那个时候他在和飞虎队的成员一起埋尸体。”

    “楼天明的嫌疑最大,但是却没有足够的证据和说服力,因为他对贺家忠心耿耿,他为什么要杀都摘星?”

    “花美丽那段时间在房间照顾飞镰和苍狼,如果他真的是内奸,苍狼和飞镰已经命丧他手,他的嫌疑最小。”

    睁开眼睛,苏逊叹息一声抿了一小口茶。

    “杀都摘星的人是谁?政府?骑士团?对…应该是骑士团…圣魂骑士团?应该是…”

    “君越的确是如假包换的飞虎队大队长,这一点五分钟之前已经跟骆孤城打了电话再次确认,他是去年上任,以热心肠和绝对的本领踏足,花爷虽然来历不明,但是也不是内奸,他对替天的感情是真的,真的还是假的…我说不好,所以嫌疑最大的就是楼天明。”

    苏逊站起身走到窗帘面前,看着下方和巡逻队伍亲切交谈的楼天明。

    “如果一个人一开始帮你最后反咬你一口,那么这个人是不是太可怕了?或许楼天明就是这样的人,而且他是负责空蝉庄园的保安的,如果他是圣魂骑士团的一员,和骑士团的人里应外合,联手杀掉都摘星,这种事情还不是信手拈来?”

    将最大的怀疑目标怀疑到楼天明身上,苏逊心生警惕。

    “他可能加入了骑士团,接着是血榜和养天生那边,想要杀掉养天生的人应该是养天生认识的人,那个人权利非常大,不然不可能可以跟血榜牵线搭桥,想要乱杀替天的人,苏逊初步确定的对象是貘羽,银狐会不会就是貘羽放出来的倒钩和烟幕弹,真真假假虚虚实实看不清。”

    走到书架前方,苏逊再次闭上眼睛“养天生以前究竟经历过什么?龙潮歌不杀他,反而生擒他,龙潮歌又在想什么?这么多干部接连受到伤害,为什么骑士团一丁点的风吹草动都没有,难道在蓄谋更大的风浪?”

    越想越心乱如麻,苏逊感觉自己的脑袋里面一团线全部都混乱的缠绕着,必须一根根清晰的抽取出来。

    “先步步为营吧,不要去强硬的追寻,有一天答案自然自己会跳跃出来的。”

    苏逊从书架上面取下来一本书,那本书的名字叫做《战孤》,田中斌著。

    XXXXXXX

    阳台上面,一朵栽植在盆栽里面的向日葵对着太阳缓缓的将自己的花瓣全部展开。

    ‘叮’的一声电梯在出租楼的四楼停下来,一个穿着黑丝袜嚼着口香糖的女人从电梯里面走出来,看了看门牌号,扣响了房间4004的房门,里面的人似乎已经是等待了许久,狼一般的冲出来,打开房门,双眼充满着**看着她“哇…胸部好大啊…”,女人不耐烦的偏过头道“上门服务快餐700加餐1500,快点,做不做?”

    房门紧闭,隔壁4003房间打开,一个垃圾袋从里面扔出来。

    扔掉垃圾的暮光关上了房门,点燃了一根香烟,疲惫的坐在地上倚靠着墙大口大口的喘息着,手机已经关机了,他伸出舌头舔了舔干涩的嘴唇,隔壁传来女人的**声,持续了大概不到一分钟接着是一个男人泄气的声音,再一分钟后女人走出了房间,虚伪的说道“谢谢老板,你好猛啊。”

    阳光投射进来,暮光对着光晕吐了口香烟,浓浓的烟雾在眼光中翻卷着,徐徐飘逝。

    下方传来了一个喇叭声的叫卖“收液化气、空调、洗衣机、电脑…收液化气…”

    本来死鱼一样的暮光猛然的瞪大了自己的眼睛,他拉开窗户,将头探出去朝着下面观望,看到一个推着车的人背对着自己正在朝着前方走动着,他惊骇的嘴巴里面的香烟都掉了出来。

    突然…头顶上面传来一股猛烈的风浪…

    “轰!!!”一只尖锐纤细的手从暮光的头顶朝着他伸过去。

    “喵!”

    一声猫叫,暮光的脑袋瞬间被抓住,随后整个人身体从房间中被拉了出来。

    紧接着…只看到在这栋高达二十米的出租屋的墙壁上面,一只长着十条尾巴的人拖着暮光的身体不断的朝着天空冲刺,暮光的脑袋被一根根硬如钢铁的手中穿透,脑袋破裂出来的血洞中一缕缕的鲜血不断的流淌下来,“轰!”,黑影跳跃到楼顶,将暮光狠狠的摔在地上,随后猛冲过去一脚踢在暮光的肚子上。

    一脚…内脏全碎!

    暮光的身体在地上滑翔着撞到太阳能上面,不断的呜咽着。

    “喵!”那黑影身后的十条尾巴就犹如孔雀开屏般的张开,他冲刺到暮光面前,一条尾巴挥舞出来缠绕着暮光的脖颈,将他举到半空中,随后双手“啪啪啪……啪啪啪啪……”不断穿透着暮光的身体,暮光脖颈以下的地带被双手戳出一个个的血洞,在连遗言都来不及说的过程中直接命丧黄泉。

    “轟!”一阵风响,黑影移动到天台的旁边,直接甩动着尾巴将暮光抛下去。

    暮光瞪大着自己的眼睛,天台上面的人冷漠的看着他,身后的十根黑色猫尾在风中乱舞……

    “嘭!”,暮光的身体掉在一个空调机上面,抵消了坠落力量后,软绵绵的翻滚掉落下来。

    他刚好掉在那个收废品的那个人的板车上面,那名老汉用脖子上面的手巾擦了擦脸上的汗水,随后打开一个废弃的滚筒洗衣机,将暮光的尸体塞进去。

    重新弓着身体推动着板车,喇叭声再次响起

    “收液化气、洗衣机、电冰箱、空调、微波炉、热水器…收液化气…”

    【推荐阅读】【最新曝光:胡歌霍建华参加跑男】angelababy与范冰冰与一男子共度一夜,angelababy被曝光是伪婚,李晨心甘情愿做接盘侠!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