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章 血红的弱点

    司马英杰点燃一根香烟的时候,寒夜里面的第二场雪已经从黑暗的天空中悄然无息的飘落了下来。

    那些从游轮上面逃亡到龙牙岛上面的人此时正在陆陆续续的上船,失散的亲人们也找到了彼此,抱在一起相拥而泣,情侣们之间互相拥抱着说着一些肉麻到极点的话,家庭团聚,将儿女们高高举起来的父亲眼中带泪。

    比起这些欢愉,更多的则是一份沉默与沉重,不经历过战场的人是永远不会明白战场的分量,冰面上残余着大量的尸体,那些尸体被天空中飘落下来的雪花一点点的覆盖着,像是为他们铺上了一层超度的棉被,那些尸体有海贼,有同胞,海贼罪不可赎,无人心疼,此时那些存活的人在想,我们获取到了温暖,他们却躺在了冰冷的冰面上,这或许是不是一种讽刺?

    已经知道现在根本是无力回天的青羽用眼睛恶狠狠的瞪着司马英杰,诅咒道“你们回不到香港的。”

    “战争如风,人命如草,来的也快,去的也快!”,司马英杰伸出手掌,一片雪花轻柔的飘落在他的手心之中,前方,大批大批的海贼们已经被绳索绑住,他们大多都负伤,局势从自己的掌控到完全的脱离,这些海贼们心有不甘的一个个怨气十足,司马英杰嘲笑的看了青羽一眼

    “这件事情你还不知道最大的收益人是谁吗?人生存在怎样的环境就决定着怎样的身份,一个小时之前,这些人的确是一无是处的难民,因为他们在龙牙岛上面,连温饱都是问题,但是一个小时之后,这些人重获自由,他们又是企业的高管,集团的老总,阔气的太太,富二代的王子公主,决定他们身份的人是我,决定他们命运的人,也同样是我,天空,才不会因为没有太阳和月亮的交织,就会停止白天和黑夜的转换。”

    “这艘船从一开始就不是一次愉快的旅行,多多历练吧,这样简单的事情都看不透。”

    司马英杰对着奎忻说道“市民登船的事情就全权的交予你负责了,我还要去一下龙牙岛上面。”

    “去哪里干什么?”虽然他是领导者,但是对龙牙岛天生有着守护心理的奎忻还是多嘴一句问道。

    “还有一个不得不见的人,有一些不得不做的事情和一些不得不说的话。”

    司马英杰昂首阔步的朝着龙牙岛走去,口袋里面,一张黑桃K的扑克牌“嗖嗖嗖”炫舞在风中,随风飘摇。

    XXXXXXXX

    与海贼们的反击战已经以胜利结束,但是在龙牙岛上面的雪地森林之中,随着一棵棵树木不断的爆裂,这里的战斗才刚刚进入白热化的阶段,陈流年身后的鲜血触须带着“砰砰砰砰”不断撞击爆裂的声响,疯狂的攻击在南禧的身体上面,铁布衫铁罗汉形态开启的南禧淡定自若,以身体硬挡陈流年的攻击,丝毫不落于下风。

    强者相战,宛若天之陨石和地之流火般的相撞,鹿死谁手尤未得知。

    “你变异的自然系血统的确让人啧啧称奇,但是老夫的防御可是号称香港第一人,小伙子…拿出点年轻人的风采,让你的劲道完全朝着老夫的身体上面招呼吧。”南禧说完一掌拍打出去,“砰砰!”两根触须和右掌撞击,“嘭!”一大股狂暴的厉风冲向天空,双方后退数十米,陈流年解开了西装的第一颗纽扣,战意盎然,南禧双拳紧握,气势凌人。

    “嗖嗖嗖!”身后的六根触须像是灵蛇般的游动出去,在雪地中滑翔后,六根触须各自缠绕起来六根腿粗般的树木,将他们直接从大地中拔地而起,随后一骨碌的扔向了前方的南禧。

    南禧全身一动,右腿在一棵树上面一踩留下一个深深的脚印。

    两棵树木冲锋车般的前进,南禧伸出双掌,拍打在其上,“砰砰!!”两声劲爆的炸响,双掌力量浑然,让两棵树木中心点直接炸裂的破碎,随后南禧踏空升天,躲避着后两棵树木的攻击,双脚交叉一踏,两棵树木再次爆裂,前方,第五棵树正对着自己的脑门飞翔过来,南禧一指闪电般的冲刺出去,“破破破破!”食指插入树木之中,撕裂出十条裂缝,让这棵树轰然炸碎,最后一棵树朝着胸膛飞舞过来,陈流年在地上化成一只血蝠冲天而起,一掌拍在树木的一端,让树木撞击的力量浑然强大。

    南禧铁布衫再度强盛几分,同样一掌拍打在最后一棵树的另外一端…

    “滋滋滋滋…嘭!”在两人力量的轰炸之下整棵树木都变成了树条密密麻麻的掉落了下来。

    随后两人同时的化掌成拳,同时冲向了对方。

    “咚!”双拳相交,显然更加霸道一点的铁布衫罗汉拳将陈流年的右臂打的爆裂出鲜血的破裂。

    南禧随即一脚如刀的横扫过去,陈流年全身顿时化成了一只冲天而起的血蝠。

    南禧迅速落地,双臂成金,扬起来,狠狠的在大地上面一拍…

    “铁布衫無双技追魂雪球弹!”

    “轰!”身边范围三米的厚厚白雪顿时狠然的一个颤抖化成一颗颗的雪球跳跃起来。

    “变异鲜血無双技血蝠噬咬!”

    天空中的陈流年的身体完全爆裂,分裂成无数的鲜血后,南禧只看到那些鲜血全部变成了血蝠的样子从天而降迅速的飞翔了下来,“起!”南禧将手掌朝着天空一推,“啪啪啪……啪啪啪……”周围几百颗雪弹狂猛升空的朝着那些血蝠迅猛的攻击过去。天空中顿时响起了一道道震耳欲聋的爆响,只看到那些血蝠和雪弹狠狠的撞击在一起,爆裂出白色白雪和猩红色鲜血的一股美感,爆裂的气浪更是化成了小小的蘑菇云,喷射向四面八方……

    整个雪地森林的树枝都在疯狂的震颤,上面的白雪‘簌簌簌簌’不断的往下掉。

    “我年轻的时候纵欲过度,所以现在导致…”

    这样一句关键性的话顿时出现在陈流年的脑海中,铁布衫,他虽然不了解,但是平时跟鬼贼、西城狱狼这些神臻化境的高手们在一起,他自然也知道深圳环境每一个功夫之下都隐藏着致命的弱点。南禧肯定是有弱点的,那么会不会就在……铁布衫开启全身硬如精铁,自己无武器根本无法破开,但是既然找到了突破口,那么一切就好办了。

    陈流年从雪球和白雪的爆炸中冲击了出来,速度同样奇快无比。

    这一次他身后的那些触须全部都朝着南禧的双腿之间开始进攻,虽然想要找到弱点,但是却不是那么的刻意,但是果然不出陈流年所料,南禧将自己的双腿并拢的紧紧的,不断的挥舞着手臂抵挡着那些触须的进攻,看到他对自己弱点的庇护,陈流年内心一喜,而下方的南禧则是挥舞着手臂将一根根触须不断的扫开,怒吼道“老朽都说过很多次了,你是攻不破老朽的防御的,铁布衫超必杀罗汉审判!”

    “嗡!”南禧从脑袋到双脚上面猛然的滑过一层金色的流光。

    “咚咚咚咚……”那些触须攻击在他的身体上面他也不抵挡,而是发出了一道道撞钟般的声音。

    “咚”南禧的身体直挺挺的朝着前方冲刺,狠狠的撞击在陈流年的身体上,完全不亚于一辆大货车的撞击,陈流年直接被撞飞到天空中,轻巧的落在一根树枝上面,全身疼痛。而下方的南禧则是“轰”的一声一动不动的拔地而起的冲撞过来,流年闪避开,南禧的身体撞击在树木上,直接将整颗树完全的撞断。

    “我看你能够逃避到什么时候。”南禧一边疯狂的怒吼一边追着陈流年用身体不断的撞击。

    流年左右闪避,在身后和身旁一股股的白雪被撞击的疯狂的升腾起来…一棵棵的树木也是在疯狂的破裂。

    “只会像一个无作为的小孩子一样逃跑吗?”南禧耻笑着他,同时移动到榕树旁边,解除了铁布衫的形态,将一根年老且坚固的树枝紧紧的握在手中“你们吸血鬼惧怕的就是木吧?木头的年龄越老,对你们的伤害就越是深厚,小伙子,不要在妄想逃跑了,你毁了我的好事,我现在就让你拿你的性命来偿还。”

    “不是逃跑什么的。”陈流年站在树枝上面气势淡定。

    “嗯?”南禧突然觉得他深不可测,好像一直在玩弄着自己。

    “就是怕你让我真正认真起来的话,你这把老骨头…我怕你扛不住!”

    话音落下,陈流年身后的六根鲜血触须融合成了两对巨型的鲜血翅膀,指甲变长,脸上的青筋也变成了交叉的红筋。

    一瞬间…陈流年气势提升了好几个档次。

    “吸血鬼储君無双技暗夜血爪!”

    南禧只看到树枝上面的陈流年一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随即从天空中一只只密密麻麻的血蝠飞舞了下来,南禧正准备抵挡,血蝠突然完全的消散,眼前一红…一只恐怖的血爪从血蝠群中直接抓出来,狠然冲击在南禧的身体上,南禧浑身的铁布衫都是狠狠一颤,紧接着南禧惊骇,自己的铁布衫竟然被撕碎了。

    “你的弱点被我掌控,我的力量强盛与你,我给过你机会。”

    血爪抓破铁布衫,陈流年的身体从厚厚的积雪中猛地冲腾出来,白色的拳头“咚”的一拳结结实实的冲击在南禧的脸上…

    “妈的!!”脸部被打的脸骨碎裂的南禧受到重伤的倒飞了出去。

    “香港第一防御?”陈流年皮笑肉不笑的瞪大血红的眼睛“你在逗我?”

    作者有话说:

    有事耽搁了一下,稍后还有一更。

    【推荐阅读】【最新曝光:胡歌霍建华参加跑男】angelababy与范冰冰与一男子共度一夜,angelababy被曝光是伪婚,李晨心甘情愿做接盘侠!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