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章 南禧之死

关灯
护眼
    掉入雪堆里面的南禧摇摆着自己的脑袋站起来,积雪四溅中他疯狂的怒吼道“怎么可能,我的铁布衫怎么可能如此轻松的就被破解了?这可是花费了我一辈子的心血啊!吸血鬼,老朽今日如果让你继续的逍遥法外的话,我在九泉之下也不会瞑目,吼!”一声怒吼,南禧浑身金光大盛,一股股金色的气浪不断的朝着四周劲猛且疯狂的喷射。

    能力提升了,看来这条老狗还有一些残余的力气啊,流年淡淡一笑,浑身一闪,在雪地的森林中留下了一道潇洒的魅影冲向了前方的南禧。

    “呜吼!”站在原地像是一条野狗的南禧全身被一个金色的罩子包裹起来。

    陈流年一拳头朝着金色的圆罩上面击打过去,拳头被反震的“当”的一声重响,身体被逼的后退了几分。

    “你敢进来?”南禧在里面嚣张的说道。

    空中倒退的陈流年手朝着身后一扬,“哗”的一声一件黑色的披风劲舞飞翔着随风飘扬,他将披风扯起来,包裹住自己的全身,随后猛地朝着下方甩去,“唧唧唧唧…”一只只不断飞翔狂叫的血色蝙蝠密密麻麻的飞向了下方的南禧,但是撞击在圆罩上面全部都被击打成了粉碎,刹那间鲜血四溅,南禧疯狂的笑起来“陈流年啊陈流年,你就算发现了我的弱点你又能够怎么样?来呀!击杀老朽啊…你这些蝙蝠…全部都是飞蛾扑火!”

    “吼!”圆罩猛然的扩大了几寸的范围,从空中飞舞下来的血蝠全部撞击成一滩滩的鲜血,毫无作用。

    这老家伙发疯了,流年淡淡一笑,身后的披风卷动着化成了鲜血翅膀,紧接着陈流年的全身都在疯狂的旋转起来,“呜呜呜”南禧只看到天空中的陈流年变成了一道血色的龙卷风,随后猛然的冲刺下来“吸血鬼储君超必杀翼斩飓风”,血色的龙卷风卷动的从天空中给狠狠的冲向了下方的圆罩,刚刚一接触到爆发出一股粗暴的劲浪。

    南禧双臂用力,在圆罩中双腿分开成马步,随后双手托天大声的叫嚷“铁布衫,可不是跟你开玩笑的。”

    “滋滋滋…滋滋滋…”长达八米的巨型血色龙卷风的风钻在圆罩上面爆发出一道道的火花,虽然说气势刚猛,但是奈何力量不够,圆罩中的南禧也是太阳穴上面的两根青筋鼓胀,拼尽全力的抵挡着。“他妈的…这老家就像是一块难啃的钢板,早知道我去对付船长让鬼贼对付这个家伙就好了”龙卷风中的陈流年暗暗的赞叹道。

    突然,圆罩中的南禧托天的双手一个交叉,随后朝着前方推动…

    “轰轰轰轰轰…”不断扩大的金色圆罩将陈流年的血色龙卷风打的风浪乱舞,周围的树枝疯狂的切割,到处乱飞。

    “铁布衫奥义荒芜废墟”

    南禧全身迸发出刺眼的金色气浪,随着金色圆罩的不断扩大他全身的力量疯狂的释放出来,圆罩不断的扩大,从覆盖了四米的范围到五米…到六米…到七米…陈流年的血色龙卷风被轰炸的完全碎裂的时候,南禧昂起头,全身的唐装都在强盛的狂风中撕裂成粉碎,陈流年只看到那本黑账本被撕裂的到处乱飞,有几页甚至已经撕裂的完全粉碎,无语的一声呐喊“我操,你他妈的疯了?”

    “我就是疯了,反正现在回去也是死路一条,我今天要在这里跟你同归于尽。”

    南禧双眼发红,“嘭!!!”的一声金色的圆罩疯狂的完全炸裂,范围八米以内的雪地地上的鲜血全部都是被轰的扫到了旁边,地上的那些枯树在一瞬间的爆发中完全的裂断开来,随后一棵又一棵的被连根拔起,到最后大股大股的土壤在狂风中飞舞,八米以内的枯树全部都在风中被吹的炸裂短碎,不断的洒向四面八方,“滋滋滋……”大地以南禧为中心点撕裂出一道道的裂缝,朝着周围的地面上不断的扩散,随后“轰轰轰”的不断的炸裂出一道道小小的深渊。

    陈流年的身体在风浪中被大股的鲜血掩埋,被埋的不知道到了何处。

    那本破碎的黑账本吹到了八米之外的一些树枝上面,静静的躺在上面。

    铁布衫的爆发终于消散,刚刚无比喧闹的战场终于慢慢的安静了下来。

    XXXXXXX

    “哼哼哼哼……”南禧在闷哼,随后昂起头表情扭曲的仰天发出大笑着“傻逼吸血鬼,现在知道老朽的厉害了吗?但是我相信你已经听不到了吧?现在是不是在奈何桥上面派对等待喝孟婆汤?哼,居然妄想赢过老夫,奥义放出来吓尿你的魂。”

    笑声在风中还没有消散,一滴鲜血像是子弹一样的从旁边的雪堆中冲刺了出来。

    南禧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这滴鲜血到了自己的胸前,随后陈流年的身体猛然的从鲜血中钻出来,右腿的膝盖朝着南禧的下巴上面就是狠狠的撞击了过去,“铁布衫铁罗汉!”铁罗汉刚刚开启,陈流年淡淡一笑“我等的就是你开铁罗汉的时候。”

    说完身体化成了一团血影到了南禧的身后,但是南禧也是反映超快的猛地一转身,手肘狠狠的朝着陈流年对过去。

    流年上半身一个弯曲,南禧转过身,右腿踢踏在陈流年的胸膛上面,双掌朝着前方狠狠一个推动,“轰”一股猛烈的风浪将陈流年推动的滑翔着倒退,“刷刷刷刷!”身后的鲜血第一时间乱舞着钻出来,同时全部扎进了大地之中。

    妈的…没有武器我根本搞不过他…这老家伙的防御能力有点变态的厉害,蛮干不行,只能够智取了。

    “你真是让我刮目相看,刚刚那样巨大的爆发你居然都能够不死。”

    南禧看着陈流年身后插入了大地中的鲜血触须,淡淡一笑“不要以为我不知道,脚下”

    话音刚落,六根触须宛若炮弹一样“嘭”的一声从大地中打出来,南禧全身铁布衫的防御,身体也同样的被打到了天空中,“咕噜噜…哗”六根触须在身后交织后变成一团鲜血后再次变成两只蝙蝠血翅,陈流年冲天而起,一拳头攻向了南禧,南禧挥拳抵挡,双方都是对对方已经是恨之入骨的地步,都想要诛之而后快。

    “咚咚咚……咚咚咚……”在气浪的爆裂和炸相声中,两人拳影相交,双拳不断的碰撞。

    陈流年边战边前进,已经将打出了南禧刚刚爆发的八米的范围位置,随后他猛地冲腾到南禧的头顶上面,身后的血翅变成了六根鲜血触须,全部游动出去缠绕在南禧的身体上面,南禧看着触须缠绕在自己的腰肢上面,大笑道“想怎样?吸血鬼…我告诉你…老朽活了一辈子,什么阵势没有碰到过,像你这种吸血鬼,我又不是没有杀掉我,小伙儿,世界…比你想像的要大了太多!”

    双掌朝天,陈流年双掌朝下,“嘭”四掌相对,掌变拳,两人一边打一边从天空中坠落下来。

    陈流年依然是那样冷静的咧起嘴角“你老说自己活了多久多久好像是看破了红尘一样,怎么不想想我比你大了多少呢?我承认没有武器破开铁布衫是非常的困难,但是我也得告诉你一个经验,骄兵必败!”

    双手上面突然被一股股的鲜血所充斥,陈流年双掌交叉,猛然的轰炸下来…

    “嘭!”双掌再次碰撞,这一次明显流年的力量盖过了下方的南禧,南禧被打的落下的时候陈流年松开了缠绕在身体上面的触须,双臂颤抖的南禧震惊“怎么可能?我…”

    我,就是南禧说出的最后一个字。

    全身铁布衫的他只感觉到双腿之间传出了一阵钻心的刺痛,紧接着他闻到一股风,带着地狱的味道。

    陈流年变成一只血蝠飞向了远方的树枝上,捡起了树枝里面的黑账本,额头上面留下来一滴汗水,还没有落地便已经凝固成冰块,他翻阅了一下黑账本“少了几页但是不碍事,加上从屠肉夫哪里得到的,我们基本上已经全部齐了。”

    南禧脑袋颤抖的低下头,他看到下方是一棵树,还有一根尖锐的树枝,那根树枝扎进了自己的双腿之间,扎破了自己的下体,一直贯穿到自己的小腹里面。

    双腿之间便是南禧最致命的弱点,他一直在保护。

    “你一直在想着怎么用树枝杀掉我,没想到自己反而被树枝杀了吧。”陈流年冷笑的看着南禧。

    南禧伸出手想要抓住什么,嘴巴里面也流淌出一缕缕的鲜血,右手疯狂颤抖的他胸膛一挺,闭上眼睛低下脑袋,手也从空中无力的垂落了下来,他的死相怪异,像是坐在一棵树上面驾鹤西归,从双腿之间滴落下来的那些鲜血同样没有落地,就被夜晚的气温冻得变成了一滴滴的冰血,煞是好看的散落了一地。

    陈流年深深的望了他一眼,什么也没说的转过身,刚一转身,抽着香烟的司马英杰站在不远处对着他敬了个礼,惊得流年退后了一步

    “旁人没看懂我是看懂了,你挖了坑害了他。”司马英杰将一盒香烟扔了过来“请你抽一根,为了你的睿智。”

    作者有话说:

    三更完毕!

    【推荐阅读】【最新曝光:胡歌霍建华参加跑男】angelababy与范冰冰与一男子共度一夜,angelababy被曝光是伪婚,李晨心甘情愿做接盘侠!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