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章 代号黑桃King

关灯
护眼
    香烟盒在空中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后被陈流年单手接住。

    “这次的计划,从什么时候开始预谋的?”吐出一口烟雾,陈流年伸出一根手指“首先要进入皇后号当船长,船长的证件可不是那么容易考的,第二…”食指随后伸出来“航线的计划,当你知道副船长的阴谋之后,你没有揭发,而是将计就计,因为副船长的计划根本妨碍不到你的计划,计划的最终目的就是将游轮带到大海的某一个地点。”

    陈流年一边说司马英杰一边频频点头“第三点我替你说了吧,从皇后号施行计划开始,这场阴谋便也随即诞生。”

    “齐麟想要的,莫非是投资?”陈流年一针见血的说出了主要问题。

    “噢?”这句话倒是让司马英杰始料未及,他叼着烟伸出手鼓掌“厉害厉害,我本来以为你看穿了计划而已,没想到你的目光比我想象的要长远很多,你怎么知道我会是水之都的人?换言之,我从施展实力之前,到底是哪里露出了破绽?”

    夹着烟,陈流年伸出大拇指搔着头发“狐狸夹着尾巴这个道理只不过是掩耳盗铃,抱歉我们俩现在是敌对方,我无法告诉你你我到底是怎样看出你的身份的,不过我可以断定的是,从跨时代战役过后,齐麟将五个海岛全部给了天哥之后,他肯定在蓄谋着一个更大的计划,这个计划一旦公诸于世的话,便会彻底的震惊世界,那艘游轮上面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尤其是在经受到过这样的劫难之后,相信齐麟给他们一杯茶他们都能够感动的要死。”

    “报之以李,投之以桃。”司马英杰频频赞赏的看着陈流年。

    “一艘在海上行动的船,只要没有行驶到彼岸的终点,船上的人就像是鸟笼中的鸟儿一样,始终得不到自由,这艘船也不会回到香港,而是开往水之都新的大本营,我说的正确吗?”陈流年的语气显得有些咄咄逼人。

    “完全正确。”司马英杰大笑道“看来你真的很聪明,所以怎样呢?知道了我们的全盘计划,要阻碍吗?”

    将香烟扔到雪地里面,陈流年风度翩翩的摇摇头“我不跟真正的敌人说这么多。”

    “总有一天…天门和水之都会合作起来的,我确信。”司马英杰将手伸进兜里面,取出了一张扑克牌扔向了陈流年,旋转飞舞过来的扑克被陈流年两根手指夹住,看到上面的图案后,他无语的说道“啧啧,这在水之都的地位还不低啊。”

    “正式自我介绍一下。”司马英杰摘掉了船长帽,弯腰鞠躬

    “水之都四大特别战斗指挥官,代号King,通过这一次的事件,我们俩算是认识了。”

    远方响起了游轮即将启航的声音,司马英杰将帽子重新戴上后说道“我在龙牙岛东边的海域旁边给你留了一艘快艇,到时候你可以和鬼贼两个人一起回去,你说我不是真正的敌人,是因为我当时没有对鬼贼出手吧?也顺便带我向天门的苏逊军师问好,并且表达水之都的态度,我们搞不定香港这块弹丸之地,因为太复杂太麻烦了,这种棘手的事情,还是让你们天门慢慢的去啃吧,回见,肯定有再见的那一天,因为我…还欠了你一个人情呢。”

    将名片和香烟塞进口袋里面,陈流年也同样转过身。

    双方朝着不同的目的地前行,背道而驰,天空中飘起了寒冷的雪花,那随着呼啸而来的风一起飘落了满地的雪花,将南禧之前打出来的裂变大地再次覆盖上,无论我们经历过怎样的撕心裂肺,经历过怎样的泣不成声,到天亮的时候,太阳总会照常升起,这个世界的任何一切也都在遵循着法则继续。

    今天眺望的那片天空,那片天空,也同样在俯瞰着我们。

    一切都在渐渐的归于寂静,冰面破裂,游轮在海洋上面重新起航,他们前往的是水之都新的领地,海贼们被绑在游轮上面大声的唱着不屈的战歌,冰面上面,龙牙族的人们举起燃烧着冰龙火焰的火把对着这边挥手送别,上面的人们也同样呐喊着,或许他们永远也不会忘记这一次这样惊心动魄的旅途。离开冰龙海域,游轮进入了正式的航线之中,后方跟随的南瓜船上面全面戒备和护送,对于主君齐麟来说,游轮上面的人早已经不是人,而是一棵棵的摇钱树。

    海贼船上面所有的东西全部都当成了赠品赠予了龙牙族,一个个的木箱不断的朝着外面搬运着。

    寒雪飘飘,海洋上面的冰洋重新的凝结起来,那些死亡的尸体,全部都尘封在这片冰面之下。

    一切仿佛就在前面一秒,一切又仿佛已经过去了沧海桑田,陈流年看着游轮消失在海平线上面,转过身走到树屋里面看着熟睡的鬼贼“他没什么大碍吧?”

    “我们秘制的药膏非常管用,保准明天起来生龙活虎的。”老族长颇有自信的说道。

    虽然说一切都已经尘埃落定,但是陈流年心中仿佛还是有一块石头没有落下来,那个船长到底是什么身份?齐麟他们一群人到底想要做什么?还有…龙牙岛的千斤黄金到底埋藏在哪里呢?冰龙血液又在哪里?对于这两个事项,龙牙族的人可以说是闭口不谈,站在树屋前面抽着香烟的陈流年看向冰霜峰“莫非……”

    刚刚想要抬起手抽烟的时候,陈流年突然眼睛一黑,直接倒在了地上。

    XXXXXX

    第二天醒来的时间是上午10点整。

    很久以后这个时间成了陈流年的一块心病,如果时间可以倒流的话,那个时候自己无论如何都会去挽救。

    开始有意识,随后嘴巴里面传来一股香甜的血腥味,这股鲜血的确很香,陈流年缓缓的睁开眼睛,在树屋门口吹着口哨的鬼贼走进来,双手插着兜道“醒了?昨天晚上你突然昏倒过去吓死别人了,后来发现你已经有一个星期没有摄入人血了,那两个姑娘甘愿把自己的鲜血喂给你吃,我说你…咬人家姑娘手腕的时候劲儿真大。”

    “两姑娘?”陈流年晃晃头站起来。

    “刚才还五分钟进来一次探望你呢,现在去跟那些龙牙族的小孩子们去玩了,就是游轮上面的那个,叫什么婷婷和小月,她们没有跟着游轮一起走,好像说什么在这里呆一段时间再回去。”鬼贼关上了房门,贼兮兮的看着陈流年“我说,现在相安无事,黑账本也拿到了,咱们是不是可以干正事了?我这手啊…从醒来的时候就痒的厉害,千斤黄金啊,3号,冰龙血液啊,3号,我这手啊…”

    鬼贼狠狠的摩擦着自己的手掌,陈流年站起身打好了领带冷淡的看了他一眼“你真想要?”

    “莫非你不想要?别告诉我你没这个想法,这都是你告诉我的。”鬼贼一本正经的说道。

    “拿了总觉得对不起人家。”陈流年摸着自己的心脏说道“你说我还像个冰冷无情的吸血鬼吗?”

    “别说你,就算是神仙面对千斤黄金都会见钱眼开吧。”鬼贼翘着二郎腿坐在椅子上面“你想想,这次的危机不是我们化险为夷的吗?虽然我最后比较丢脸,但是这卖力的活儿我们也没少干啊…这样,要不我想一个折中的办法,黄金,咱两拿一半,也给人家龙牙族留点后路,冰龙血液全部干走,不然你总不能够空手回去吧。”

    “你拿主意吧。”陈流年一肚子心事挥挥手。

    “就等你这句话咧!”鬼贼几乎是从椅子上面蹦了下来,他走到门口打开门“我去准备准备,因为我估摸着啊,那些黄金和血液就在冰霜峰下面呢,哼哼…我这手啊…真是痒的…”

    陈流年突然转过身看着鬼贼,鬼贼拉开房门,准备走出去的时候,陈流年突然喊了一声“9号。”

    鬼贼愣了一下,转过头问道“啥事?”

    今天龙牙岛破天荒地的照射进来一些太阳的光芒,鬼贼全身被光芒笼罩着,一脸笑容。

    “没事!”陈流年不知道说什么挥挥手。

    “没事你叫我干嘛?怪煽情的,我这手啊,一听到黄金两个字就跟抽风了一样。”

    房门彻底的拉开,一股太阳光照耀进来,鬼贼走进了阳光中,陈流年再次担忧的喊了一声“9号。”

    “你想要跟我谈恋爱还是怎么滴?我是直男噢,你也准备准备,到时候我们回去了摇身一变就是土豪啊,啊哈哈哈…哎呀我这手啊…怎么就是这么不听话咧?”鬼贼说完离开,陈流年则是叹了口气,拿出黑账本仔细的翻阅着。

    XXXXXXX

    破旧木屋,十米开外的一棵树后面,一只兔子蹦蹦跳跳的消失,鬼贼将脑袋从树后面探出来。

    “嘿嘿嘿”他看着小木屋笑起来,他不傻,昨天晚上他就想要进入这里,结果却遭到了阻拦,从常理思考,这儿肯定有着一些不可告人的东西,用大拇指和食指摸着自己的下巴,鬼贼奸诈的笑起来“小爷我以前可是盗墓的,这点味儿我闻不到岂不是白瞎了?不让进的地方,我偏要进…”

    “咚!”镜头的画面重重的定格在鬼贼朝着小木屋走去的途中……

    【推荐阅读】【最新曝光:胡歌霍建华参加跑男】angelababy与范冰冰与一男子共度一夜,angelababy被曝光是伪婚,李晨心甘情愿做接盘侠!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