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1章 我不知道这份爱之名

关灯
护眼
    “滚!”床上的一阵翻云覆雨中,吴晨穗一脚狠狠的踢在雷翎的身体上面。

    捂着下体的雷翎有些害怕的拿着自己的内裤灰溜溜的走了出去,随后一脸欣喜的看着外面的老大说道“老大,你看,我把她的处破掉了,她也把我的处男之身夺走了,妈的…刚刚真的好疼啊。”随后他看着自己的下体,上面还残余着湿润的鲜血。

    老大沉稳的摇摇头“你这个蠢货,一个处女能够在酒店里面卖到上万块钱呢,不过没关系,调教她这种事情就交给你去做吧,还记得我教你的吧?带女孩子出去卖,必须要心狠手辣,因为这是损阴德的事情,刚刚她在里面叫的跟杀猪一样,现在又听到了哭泣声,女孩儿子总是多愁善感的,她需要一段时间从噩梦中走出来,这段时间你在这里看着她。”

    雷翎点点头“我知道了老大。”

    “还有…”老大临走前转过头吩咐道“要了人家第一次,不管你爱不爱她,不管她做什么,你都要对她负责。”

    “没必要吧!”雷翎笑起来“我们是什么?我们是流氓啊…还用得着管这些东西?”

    “做点善事,总是对自己好处的,我就是当初很多事情没有做绝,才活到了今天。”老大穿着风衣离去,雷翎站在原地想了想仿佛明白了什么东西,耸肩一笑,走进了浴室,哼着歌拿着莲蓬头冲刷着自己的下体。

    房间里面少女的床上,吴晨穗全身宛若婴儿般的蜷缩着,此时此刻自己的下体就像是有一千根银针狠狠的针扎一样,格外的难受,而她的内心则是背负着一份对凯的罪孽,抱着自己的脑袋疯狂的哭泣着,自己已经不再干净了,自己的生活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还能够回到从前吗?还能够再像以前那样的单纯的生活吗?

    她不知道,她不知道,她扯着自己的头发发出了一声声锐利的尖啸,随后只剩下无力的哭泣。

    对不起啊…凯…对不起啊…

    我已经变得非常的肮脏了,吴晨穗用力的捏着被角,将哭泣的脑袋埋得更深。

    第二天学校里面,凯回过头看着空荡荡的座位上面,有些失望的伸出手摸着脖颈上面的那个爱心项链,这是昨天晚上打开饼干盒子看到的,虽然是价值十几块钱的路边货,但是对凯来说这有特殊的意义,下课后,凯站在天台上面点燃了一根香烟,打开手机给她发送着短信“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吗?为什么不来上课呢?”

    “嘀嘀”手机响起,房间里面,吴晨穗将脑袋从被子里面探出来,哭的红肿的眼睛看着短信的讯息。

    “忘了我吧,你值得拥有更幸福的资格。”吴晨穗自言自语的说完,将手机彻底关机,再次将脑袋埋进了被子里面。

    短信久久没有回复,凯试着拨通过去,“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冰冷的提示音让凯有些丧气。

    整个下午到放学,凯都如同丢了魂无精打采,放学的时候,凯背着书包默默站起来的时候,学校的校花红着脸捧着一盒的星星走到了凯的面前“凯同学,我虽然知道你有女朋友,但是我认为爱情就应该争取,你可以考虑一下我,无意破坏你们的感情,但是我会一直喜欢你。”

    背着书包推着单车的凯就跟行尸走肉一样在街道上面走着,他突然下定了什么主意,脸上露出了坚定的表情。

    随后只看到他将单车踩的飞快的朝着吴晨穗家的方向开过去,依然是那个林荫小道,凯捡起地上的两颗石子扔出去,石子很准确的打在吴晨穗的窗户上,发出“叮叮”的声音,凯期待着,窗户能够再次打开,露出那个女孩儿的脸,生病的,不快乐的,都可以,只要能够再次看到她就好。

    但是让凯失望的是,并没有人来回应自己。

    他默默的推着单车,缓缓的踩着失落的离开。雷翎站在窗前看着他问道“这是谁?你的男朋友吗?”

    “给我滚出去!”吴晨穗这次没有扔东西,而是一声怒吼,雷翎耸耸肩,轻轻的关上房门。

    一连三天,吴晨穗都没有来学校,第三天放学的时候,凯坐在座位上面发呆,班主任走过来,坐在了他面前“喂,小子,别等了,她不会来上学了,今天她的母亲来过学校,为她办理了退学手续,绝对是家庭和生活的原因,你这几天成绩下滑的厉害,有些人,该放下就得放下,缘分尽了,便是天涯路远。”

    “你不反对早恋?”,凯好奇的看着老师。

    “妈的废话…谁还没有个青春呢?”老师笑着站起来,拍了拍凯的肩膀。

    后来凯才渐渐的明白

    “生活是一架钢琴,黑键是快乐,白键是悲伤,但是只有黑白键交织起来,才能够弹奏出美妙的音符。”

    XXXXXXXXXXX

    第三天的夜里,吴晨穗从房间里面走出来,她默默的走进了浴室,将自己洗的干干净净,随后赤身**的走出来站在了雷翎的面前,雷翎愕然,晨穗则是露出微笑说道“欠了七万块钱对吧?我从今天就开始帮家里面还债吧,我说…你现在很想要做吧,想不想要我?我倒是有些回味上一次的感觉呢。”

    雷翎如狼似虎的扑上去。

    坐在雷霆身体上面身体不断起伏的晨穗紧紧的抱住了雷翎的脖颈,眼泪夺眶而出。

    这是最后一次哭了…她这样告诉着自己。

    第四天的黄昏,凯再次来到了晨穗家的楼下,依然不断的用石子打着窗户,第三颗的时候,窗户猛地打开,凯露出无比欣喜的表情,但是探出头的却是一个大妈,她粗暴的吼道“臭小子你干嘛?是不是想死?”

    怎么是一个大妈?凯连忙问道“阿姨,之前住在这里的那家人呢?”

    “啊?欠了高利贷,被黑帮带走了,房子抵押了我们今天刚搬过来,你站住…你打碎了我的玻璃…”大妈后面说的话凯一个字都没有听清楚,他默默的推着单车,路过一个便利店的时候,凯走了进去,买了一大袋的啤酒,随后飞速的骑着单车。

    (再见我的爱,Iwannasaygoodbye)凯的速度越来越快,双腿几乎就像是踩着风火轮一样迅速的前进,他低着头紧紧的闭着眼睛,大声的说着“不可能的…”

    (再见我的过去,Iwannanewlife)一路逆风,一路疯狂的骑着,他回味着和晨穗所有的点点滴滴,眼泪不争气的从眼眶中喷涌而出,从黄昏骑到黑夜,凯就像是一个疯子,已经绕着城市骑了一圈。

    (再见那个年少轻狂的时代,再见我的烦恼不在孤单,再见我的懦弱不在哭喊…)单车的锁链缠绕进入了轮子里面,凯狠狠的跌倒在地上,一拳头打在地面,凯站起来,望向前方,一条大河在夜色下缓缓东流,凯拎着一袋子的啤酒,孤零零的坐在大坝上面,突然自嘲的一笑,猛地打开了一罐啤酒。

    (在无尽的黑夜…所有都快要毁灭,至少我还梦,也为你而感动…)

    狠狠的将啤酒灌下去的一瞬,城市凯宾斯基大酒店的豪华套房里面,穿着高跟鞋和包臀裙画着妆的吴晨穗在雷翎的带领下走向了一个房间,门铃声响起,一个肥头大耳的老板开了门,看到吴晨穗眼睛一亮,雷翎谄媚的笑道“这是我们这边新来的人,叫做媚娘,是不是很好听的名字呢?五千块钱一夜噢…您要不要…”

    “不需要考虑价钱!”老板鬣狗一般的将媚娘拉进来,一把抓住她的屁股将她的身体一提。

    “别急嘛…洗个澡!”媚娘眨着大眼睛羞涩的说道。

    (只要我还有梦,就会看到彩虹,在我的天空)

    喝的伶仃大醉的凯扶着单车摇摇晃晃的在街上走动着,最终终于忍不住的狂吐在地上,他躺在城市里面,在各种路人怪异的眼神中哈哈的傻笑,雷翎开着车从这条路经过,媚娘忧伤的看着窗外,看到凯的时候雷翎笑起来“天天都有这种酒疯子,也不知道哪里跑出来没管教的家伙。”

    “呵呵”媚娘看到凯的时候浑身一震,紧接着噙着眼泪道“对啊,真是一个疯子。”

    “晨穗啊…你咋哪儿啊…上我的单车啊…呕…”凯在肮脏的马路上面翻滚着,不断的狂吐着。

    XXXXXX

    一个月后,媚娘刚刚工作完毕上了雷翎的车,笑道“快男,进去了没有十秒就射了,白痴一个。”

    雷翎突然说道“你以前那个男朋友家里面挺有钱的吧?要不要弄他?”

    “不要!”媚娘摇头“你不许动他。”

    “你难道不想要过更好的生活吗?他只是你的一个过去式,何必在意呢?同意吧,一把捞几万,快得多,我也不想要让你天天接客。”雷翎温柔的搂着媚娘说道“就一次。”

    媚娘想了想后点点头“好吧,但是就只有一次。”

    “轰隆隆…”天空中开始下雨了,带着爱心项链的凯抬起头看向天空,准备回家的时候,电话声突然想起来,他接通后那边雷翎道“你叫阿凯是吧?你知道一点晨穗的事情吧?”

    一听到她的名字,凯发狂的红了眼睛“你们就是黑帮?把我的晨穗还给我。”

    “一口价五万,准备好了给我送到松花路来,我在那里等你,我给你三个小时的机会,错过了,你这辈子都看不到晨穗了。”电话说完潇洒的挂断,凯看着电话怅然若失,五万…这对一个学生来说真是天文般的数字,凯不知道从哪里筹集这笔钱,但是他为了晨穗的自由,他什么都愿意做,正当他不知道所错的时候,他看到了电线杆上面的卖器官的广告。

    晨穗!为了你!我什么都愿意做!凯毅然决然的拨通了一个电话

    “16岁少年的肾脏,你收不收?”下雨了,他在雨中大声的问道。

    两个小时后,凯在冰冷的床上醒了过来,他看着左边腰部上面缝线的伤口,挣扎从手术台上面走了下来,带着口罩的医生转过身看着他,凯走到他面前“六万块钱,请你一分不少的给我。”

    “你应得的。”医生将六沓百万大钞放在了凯的手心中。

    凯将钱用塑料袋装好,捂着腰部跌跌撞撞的朝着外面走,医生大声的说道“你疯了?傻子,你现在需要好好的休息,你这样的身体能够做什么?快点回来躺下。”

    脑海中出现晨穗的笑脸,凯苦笑着卖力行走“躺着?说什么傻话,我有不得不去做的事情。”

    外面风雨交加,凯踩着那辆单车飞速的朝着松江路赶去,他一边骑一边不断的咳嗽,有些头晕目眩的他不断的咳嗽着,全身上下被淋得完全的湿透,单车…车轱辘在地上飞溅出一串串的水花,承载着他的爱,承载着所有在一起的见证。

    到了松江路的时候,凯停下来,左手捂着左边的伤口,一缕缕的鲜血不断的从指缝中流淌出来,他右手拨打了雷翎的电话“我已经到了,你在哪儿?”

    “身后呢!”撑着一把雨伞的雷翎说道。

    凯刚刚转过头,雷翎一拳狠狠的打在他的脸上,凯吐出一口血趔趄了几步倒在了地上。

    “哎哟哎哟,这份爱真是让人感动,居然卖掉了肾脏。”雷翎将六万块钱拿起来,右脚狠狠的踩在凯的头上道“你这个傻瓜,居然真的信以为真了,晨穗,早就不喜欢你了,你死了这条心吧,这些钱我就收下了,让你看看什么叫做社会的险恶,哈哈哈…狗一样的高中生,真他妈的白痴。”

    雷翎说完拿着钱上了车,车从凯的旁边开过,车轮溅洒出一大股的雨水,洒在凯的身体上面。

    “晨穗…你不会骗我的对不对?晨穗…你不会骗我的…”凯在积水的地上慢慢的爬着,缓缓的闭上眼睛。

    那一天…雨也很大…

    站在屋檐下面的吴晨穗打开MP3,将另外一只耳塞塞进了凯的耳朵里面。

    “我不喜欢听歌拉…”凯拒绝后,当歌声响起到时候,他也安静了下来。

    屋檐下面的一滴滴的雨珠掉落下来,外面的风很大,卷动着树叶吹向远方。

    吴晨穗闭上眼睛,第一次将头轻轻的放在了凯的肩膀…

    “故事的小黄花,从出生那年就飘着,童年的荡秋千,随记忆一直晃到现在。”

    “为你跷课的那一天,花落的那一天,教室的那一间,我怎么看不见,消失的下雨天,我好想再淋一遍。”

    “刮风这天,我试过握着你手,但偏偏雨渐渐,大到我看你不见,还要多久,我才能够在你身边,等到放晴的那天,也许我会比较好一点。”

    “从前从前,有个人爱你很久,但偏偏风渐渐,把距离吹的好远,好不容易,又能在多爱一天,但故事的最后…”

    吴晨穗拿着一个蒲公英,“呼”的一吹,白色的蒲公英飞向远方,飞舞在雨中…

    【推荐阅读】光荣退伍他却被亲生母亲赶出家门,峰回路转他桃运泛滥,在饭馆“捡到”幼女萝莉,于是天雷勾动地火,上演痴女タフガの.avi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