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1章 情叹

    大地上面一个个恐怖的深坑见证着这场战斗的激烈程度,满地雷翎的碎肉,脓血四溢,一股股的浓烟朝着天空袅袅升腾,在漆黑的天幕下缓缓的消散,放眼四周…会所、停车场、地面、湖泊、草地这些地方全部都留下了战斗的痕迹,嚣张的不可一世的雷翎终于灭亡,凯无限疲惫的躺在草地上面大口大口的喘息着。

    而在远处苏逊这边,苍狼紧紧的握住拳头,有些羞耻的说道“凯,居然一直隐藏着自己的实力。”

    “好强啊,那么霸道的诛仙金刚功都能够打得过。”花爷由衷的惊叹道“这种级别,是可以打得过莎的对吧?”

    莎抱着手摇摇头道“虽然我承认凯的确是很强,但是也没必要这样贬低我吧?能不能击败我用实力说话才算数。”

    凯与苍狼的战斗,虽然说是两败俱伤,但是此刻苍狼才明白凯并非是全力以赴,这种感觉让他的内心格外的苦涩,就好像是自己一直在努力,而自己的实力终究得不到更好的认可,苏逊很理解他的这份心思,下意识的拍了拍他的后背“强与弱本来就是人与人之间地位的分水岭,他排在你前面自然比你强,你也不必这样难受。”

    “怎样?”养天生开口道“我们要过去拥抱我们的大英雄吗?”

    “雷翎已死,这无疑让圣战骑士团折翼般的受到极强的挫伤,而媚娘被雷翎偷袭,我估计也是命不久矣,雷翎、南禧、媚娘被称之为圣战骑士团四大最强干部,此时死亡了两人,濒临死亡一人,活着一人,加上之前的那些干部,圣战骑士团根本无法翻天。”苏逊侃侃而谈道“我以前并不明白龙潮歌为何坐视不管,现在…基本上已经有些眉目。”

    “此话怎讲?军师。”周围的人都是用疑惑的眼神看着苏逊。

    苏逊转动着尾戒上面的‘王佐之戒’一声轻叹“或许,龙潮歌真正的敌人并不是我们。”

    随后他抬起头望着凯“有一天晚上凯突然来到我家里面,跟我说了他跟媚娘的事情,我开导了他,但是这次任务我却惊讶的发现,圣战骑士团的干部媚娘就是凯以前的初恋情人吴晨穗,初恋真的是非常神圣的,这次的任务我第一开始在酒店的房间里面本来是给黄泉的,后来凯主动请缨,让我用苦肉计利用他去接近媚娘,我,并不担心凯会旧情复燃,他现在的定位,他要做的事情,他非常的清楚,进入会所到时候,凯将手机定位发给了我们,也并不是想要寻求帮助或者寻求支援,他在推开那扇门的时候,就已经将心中的那一根情丝一刀两断。”

    “有时候看他傻呼呼的老被女人骗,没想到这小子还挺聪明的。”莎无奈的摇着头说道。

    “初恋在他心中的地位是非常神圣的,不知道别人过去的故事,我们很难以懂得他今天流下的眼泪,他愿意像个傻子一样受骗,并不是因为他不清楚,最清楚的其实就是他。”苏逊看着凯道“我们就在这里站着吧,他跟媚娘,或许还有一些话要说呢,不用过去,那是他,自己的事。”

    会所的大门口,媚娘捂着肚子痛的不断的发出一道道的呻吟。

    鲜血已经染红了她的衣裳,捂着肚子的手掌更是一片殷红。

    听到她的声音,凯猛地站起来,之前一心想要杀掉雷翎,并没有注意到媚娘,此时看到媚娘受伤如此严重,凯猛地冲刺过去,一把将媚娘抱在怀中,推开她的手掌看着她的伤口,再看着媚娘断裂的手臂和被剑刃撕裂的手掌,凯不知道说什么,只是眼眶一下子就红了,只是一滴滴的热泪不断的滴落下来。

    滚烫的眼泪打在媚娘的脸上,她睁开迷离的眼睛看着凯,感动的咧开嘴“阿凯,对不起,真的。”

    她伸出手想要去抚摸凯的脸庞,眼泪盈眶的凯一把抓住她鲜血淋淋的手,语无伦次的嘴唇颤抖道“别说话,我马上打急救的电话,我马上…我手机呢?”,媚娘摇摇头道“不用了,我已经伤到最深,不可能救回来的。你知不知道,我有好多好多的话想要对你说,但是我就是不知道说些什么,看到你我就好想哭,对不起,再次欺骗了你。”

    “不用对不起,真的。”凯紧紧的抓着她的手“我知道所有事情的经过。”

    “我自己犯贱,将自己的人生和宿命置于这样狼狈不堪的下场,这是我咎由自取,被雷翎强奸的那几天,我的整个世界都是黑白色,那时候我觉得自己多脏啊,脏的就像是下水道里面的老鼠,我自卑了…我觉得我配不上你,我开始堕落,我开始沦陷进坏女人的世界里面,我对你心狠过,也对你心疼过,有时候我常常在想,如果那天晚上我没有回去而是一直跟你在一起,今天我们俩…是不是就变得不一样?”

    媚娘说完身体猛然的一挺,一股股的鲜血再次从她的嘴巴里面涌动出来。

    她的睫毛上面挂满了眼泪看着凯“那个和你约定要永远在一起的人,最后可能都会咫尺天涯,你的爱是温暖,而雷翎的爱是冰冷,世上的爱有千百种,雷翎,不管他对我怎么样,他总归是我的丈夫和第一个男人,我不能够对不起他,但是他却太过于心高气傲,我为了控制他,将他《诛仙金刚功》的古书的第八章撕掉了,让他直接练的第九章,练的他走火入魔,那本书在会所的三楼,我的保险柜里面,里面除了诛仙金刚功以外,还有「神魂丹」三颗,能够让你大补神臻化境,凯…答应我,练那本武功,你会变得特别强大的,这是我…”

    媚娘一脸痛苦的看着他“留给你的最后礼物了。”

    她的身体突然疯狂的颤抖起来,凯一声声的喊着她的名字。

    用手抚摸着凯的脸颊,媚娘涌出一股股的热泪看着他“有件事情没有骗你,誓言是真的,约定是真的,当初想要跟你走一辈子,这些……全是……真的。”

    “别……别走。我还有好多好多的话想要告诉你……”凯握紧媚娘的手。

    但是媚娘的右手却从她的手心中轻轻的滑落出来,无力的摔在了地上,随后媚娘的脑袋一歪,死在了凯的怀中。

    凯猛地昂起头望着天空抿着嘴全身疯狂的颤抖,一股股滚烫的眼泪从他的眼眶中不断的流淌出来。当初那个牵手都会脸红的女孩儿,当初那个在摩天轮上面和自己相拥的女孩儿,当初那个为自己制作饼干的女孩儿…记忆是脑海中弥足珍贵的宝藏,初恋是内心里甜蜜如糖的铁盒。

    媚娘死了,带走了凯所有青春的回忆。

    凯抱着她的尸体身体颤抖的不断啜泣着,只是沉默的嚎啕痛哭。

    苏逊等人从后方走过来,苏逊将手伸出去摁在凯的肩膀上面“当初接任务的时候,我想你应该想过这种画面。”

    凯用力的点点头,将媚娘抱起来递给苏逊“军师,麻烦你了。”

    “凯,不要做傻事啊。”苍狼接过媚娘的尸体提醒道。

    满脸泪痕的凯看着远方道“我很好,没事,只是想要去走走。”

    XXXXXXX

    两个小时后,警车和无数的记者蜂拥至此,苏逊和君越用力的握握手后道“善后的事情交给你来处理了。”

    “没问题,明天估计这件事情要轰动全港。”君越用力的点点头“还有什么我能够做的吗?”

    苏逊在君越的耳边说道“在香港风水不错的地方选一个墓地吧,钱的费用我来处理。”

    “收到。”君越点点头,开始招呼着旁边的飞虎队成员们开始行动,各种媒体的闪光灯更是不断的在会所的各处拍照。

    莎捧着一个盒子,盒子上面放着一本古书问着苏逊“这玩意儿怎么处理?”

    苍狼搓着手道“神魂丹啊,好东西啊,分了算了吧?”

    XXXXXXXXXXXXX

    脚步沉重,凯一个人走在黎明下的街道上面,冬天,前方雾气弥漫,他不知道前面是什么,也不知道这条路的尽头在哪里,点燃一根香烟,穿越过雾气,凯行走在一座桥上面,凛冬的早晨,桥上一个人都没有,但是桥上面却写满了各种“爱恋”的字眼,贴满了一张张飞舞在风中的纸条,挂满了一把把象征着至死不渝的爱情铁锁。

    凯抚摸着那些五颜六色的铁锁,淡淡一笑点燃一根香烟,站在桥上,他望着下方翡翠色的湖水从眼前缓缓的流过。

    这个世界上没有一个人有资格敢说自己了解“爱”这个字,他或许让你幸福无比,也或许让你伤痕累累,它像是一阵风,吹过你的世界,遍地花开,鸟语轻唱,它也像是一场雨,突然的坠落让你粹不及防,把你淋成落汤鸡,你为它哭过笑过,你为它叫过累过,但是蓦然为首。

    那个让你曾经奋不顾身的人,现在他/她又在那里呢?

    两个人影从自己的前方走过来,是一对穿着校服的情侣,冬天的风很大,男孩牵着女孩的手从凯的身后经过,凯也曾记得,那个冬天自己牵着媚娘的手走在冷风中,那时候的自己是怎样的呢?或许只是想要单纯的让她不要感受到冰冷吧,只不过,这天真单纯的想法,或许自己再也不会有了。

    低下头,凯的双手伸进脖颈里面,将一根带着体温的爱心项链慢慢的拿出来。

    这是吴晨穗送给自己的第一个礼物,凯一直戴着,一戴就是七年,现在…是离开的时候了。

    “晨穗啊,你我之间,就到这里了,我会永远带着那份纯真,好好的活着的。”

    项链从凯的手心中一点点的滑落,最后随风飘向了那片河流中…

    “叮咚”一声项链入水,凯转过身,继续朝着前方走过去。

    只不过他的脚步越来越轻盈,越来越轻松。

    伸出手,抱着自己的脑袋,凯的背影在“恋人桥”上面越来越远…

    黑道学生7天门帝国:

    第一卷《厄运长歌》狙击干部篇,终。

    第一卷《厄运唱歌》新篇章:人民军篇,始。

    【推荐阅读】男子晚上频繁与多名女同事发生关系,当她们陆续怀孕后接连死亡,自己被死婴喜当爹,命悬一线,婆婆一番话让他当场吓傻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