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3章 全杀会议

关灯
护眼
    继鸿钰和司徒聚后,酒徒是第三个走进游艇上面的会议室里面的。

    酒徒一看到了两个人彻底的懵了,司徒聚看到他也是懵了“红鼻子,难道连你也被陷害和暗算了?”

    “他妈的可不是!”酒徒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面,气的胸膛不断的起伏,他拿起桌子上面的茶水一饮而尽,随后不解气的一拳头打在茶几上面“他妈的,今天不知道抽了什么疯,飞虎队的人突然冲进了我的酒庄,卧槽,从我的酒桶里面搜缴出大批大批的军火,还全部都是未开封的,我他妈的…我都不知道这件事情,妈的,现在警方到处通缉我,我么这种白道身家性命全部都在生意上,就算是插了翅膀我们又能够飞到哪里去?”

    司徒聚狠狠的拍打着自己的脑袋“造化弄人啊,造化弄人啊。”

    随即酒徒看着他们俩紧张的神情突然问道“司徒,和尚,你们两怎么了?难道你们跟我…”

    “阴沟里面翻船啊,翻船啊…”司徒聚只是不断的打着自己。

    鸿钰虽然汗流浃背,不过他依然比较淡定的拿起遥控器打开了无线电视“看本港的新闻台你就知道了。”

    此时此刻,香港台里面最著名的女记者站在“雷音寺”的门前按着话筒说道“经过查实和多方取证,已经确认了雷音寺的院长鸿钰大师是窝藏毒品的一等罪犯,大家可以看到,我们再很多佛像里面找到了大量的海洛因,而且还在鸿钰大师的房间里面发现了多种**玩具,据了解,鸿钰大师平时喜欢带夜总会的姑娘们来到这里玩虐待,真是令人难以置信,我们平时看到的高僧竟然名不副实,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禽兽,此时,无数来上香拜佛的市民们群情激奋…”

    完犊子了…看到新闻已经最迅速的时间报道,酒徒直接无力的躺在了沙发上面“没想到这次媒体和警察居然联合的如此的迅速,司徒,你怎么了?看看你的新闻。”

    “看个**啊!”司徒聚点燃一根烟恶狠狠的抽了几口“他妈的我的整个海港现在全部被军队控制了,那可是我的命根子啊,他们这是什么…他们这是什么!!!!”,司徒聚指着自己的下体道“这就是拿着一把剪刀卡在我的下体上面,如果我不听话,就是咔嚓一下,我他妈一辈子都要载在哪里,那些船,我就算是倾家荡产也赔不起。”

    酒徒浑身发虚,看着旁边的鸿钰还拿着佛珠“阿弥陀佛,阿弥陀佛”的喊着,不禁骂了一声“别他妈的念咒,你现在就是把上帝都感动哭了也挽回不了了,生意人最重要的是什么?信誉和形象?我们知道事情的真相,那些老百姓知道吗?舆论大于现实,现实大于梦想,咱们的生意这次全部都要完蛋,我没开玩笑。”

    司徒聚坐在沙发上面,将一大杯的红酒一饮而尽,香烟游走在他的脸庞上面,他深呼吸了几下后冷静了下来“就在昨天晚上,圣战骑士团的副团长被杀掉了,他妈的被人打成碎肉,都是通过DNA知道他身份的,这背后隐藏着什么?你们…”司徒聚看着鸿钰还在哪里念咒,一巴掌拍过来“你他妈的别念了,佛祖有用的话,现在就下凡来救救我们这逆境吗?”

    “还用说吗?”鸿钰嘴唇颤抖的说了句。

    “你说什么?大声点!!”酒徒和司徒聚同时歪着脑袋看着他。

    “我说这还用说吗?你们还记得福建泉州的那个孤儿院吗?”,鸿钰拿出一个手巾擦了擦自己全身的汗水。

    随后他的目光看着远方,充满了恐惧说道“我现在才反映过来,这是…双龙来复仇了。”

    游艇会议室百米外的海边大道上面的玛莎拉蒂中,龙潮歌手捧着一杯热茶慢悠悠的说道“我本来以为要花费更多的时间的,妖泣,晨曦,你们两人的效率也太高了。”

    龙晨曦对着车窗外面吐着烟,自信一笑,似乎这是一件不足挂齿的事情。

    开车的妖泣则是转过头好笑的说道“我在给那个酒庄高贵的时候,你是没看到酒徒的表情,整个人都吓得从地上差点跳起来,哎,那么大年纪的人了,我还真怕吓得他直接昏死过去。”

    “雷翎死了。”龙晨曦吐着烟看着远方道“不知道被什么东西杀得,反正那东西的力量非常强大。”

    “我知道。”龙潮歌看着外面的碧海蓝天“雷翎的实力是绝对够强的,在整个香港,以前能够杀掉他的只有我,现在有了替天,苏逊已经开始像是一把利剑插进来了,圣战骑士团,其实已经被苏逊完全的摧毁了,夏天太聪明也太器重苏逊了,而苏逊从来没有让夏天失望过,但是苏逊太过于睿智,这不是一件的事情,如果我和他可以相见的话,我一定要给他一个忠告,他如果把司忍也赢了的话,加上无声雀令,他已经得到了香港。”

    “我想要告诉他,得到了香港就离开天门吧,否则他没有什么好下场的。”

    龙晨曦点点头“言之有理,但是你说你输了吗?你何时跟苏逊正面交锋过?”

    “一个人到了陌生的城市,必然会有所恐惧,但是苏逊不同,他非常有自信的运筹帷幄,光是在这一方面,我就已经差远了。”龙潮歌自叹不如的说道“黑道五谋,不会随着时代的改变而没落的,苏逊是,司马良也是,杜苦儿也是,穆予…同样也是,但是假以时日,这些人,我们都会一个个的遇到的。”

    龙晨曦点点头,妖泣也点点头,突然妖泣的眼睛朝着前方一看“来了,最后一个人来了。”

    一辆迈巴赫停在了前方,开车的司机脚步匆忙的打开车门,车门刚刚打开,断指几乎是飞一般的从里面逃亡下来,他衣衫不整,脸上还带着残余的惊恐表情,走路都非常的慌张,三十分钟前,他正在在自己的集团里面举行“汉熊璀璨新能源”的发布会,谁能够知道那新的能源竟然发出一股股的辐射,将在场的几百家的媒体和记者的很多人的身体都腐蚀成烂肉。

    他慌张了,无数的记者冲上来怒吼,无数的闪光灯拍下了自己惊慌失措的表情,他的衣领被人揪住,脸上狠狠的挨了几个拳头,随后才反映过来有人搞鬼的他在保镖的掩护下匆匆忙忙的逃离集团,司徒聚打来了电话,断指知道了五大会长都相继遇害的事情,匆匆忙忙的来到了这里。

    妖泣的眼神跟随着断指的身体移动到了游艇里面道“他进去了,老大,现在是时候出动了吗?”

    “不急,不急,现在他们四条狗,正是互相咬的最厉害的时候。”龙潮歌淡淡一笑,似乎一切尽在掌握。

    “对方毕竟是那么大的集团,咱们这次能够成功吗?”妖泣有些没底气的问道。

    “哈哈哈”龙晨曦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你恐怕还不知道我在十七岁的时候生意做的比他们还大,但是那又怎么样?生意人,一只脚踩在富贵荣华的世界,一只脚陷入可以将自己随时绞断的漩涡之中,赢了,一世荣华,输了,一无所有,这一次,不光所有香港的媒体记者,还有廉政公署,甚至惊动了联邦调查局,名头越大,出了事情闹得噱头也越大,这个世界上很多人都有一种‘仇富心理’,不知道有多少把刀在背后瞄准着他们,我们…只不过是给了那些握刀者一个理由,让他们把刀刺出去,插进他们的身体中,一把刀进去,非死即伤,永世不得翻身,当然…那些操控的政府,全部由我来掌控。”

    “这么神通广大?”妖泣惊骇的看着龙晨曦。

    “哈哈哈…”晨曦再次好笑的自己鼓掌了几下“这是我的时代地位,我朋友太多没办法,我跟小龙两个人,一般都是我来在暗地里面扮演放暗箭的角色,好处全部都是小龙的,更何况…我们俩有,不得不对付他们的理由。”

    龙潮歌瞪了他一眼“说的太多了啊,通知金牌律师团三十分钟后到,我先行一步。”

    说完他下了车,海风将他的大衣吹的高高的舞动,龙潮歌闲庭若步走进游艇会议室里面的时候,四大会长一群人正在吵得不可开交,看到龙潮歌的到来,司徒聚立刻转了转眼睛,热情的说道“龙总来了?请坐!”

    “来的这么突然,喝什么好酒?”酒徒打开冰箱赔着笑脸道。

    “上座,上座…”鸿钰站起来小心翼翼的笑着,不断的搓着手。

    “哎哟,皮鞋怎么脏了。”断指蹲下来用布擦拭着龙潮歌的白皮鞋“你看看你,这么不小心。”

    看着他们全部都异常的表情,龙潮歌无语的笑了笑“上一次你们对我的态度和这一次简直是天壤之别啊,好了,别阿谀奉承了,我们之间的血海深仇今天一并算清楚吧。”

    龙潮歌说完将一张卡放在了茶几上面道“现在你们几家公司,濒临倒塌的地步吧?”

    四大会长全部都沉默的低下头,他说的没错,现在几家集团的确已经被整的无比的凄惨。

    “司徒聚会长,您的上市集团价值是一百五十忆,鸿钰会长,您的雷音寺光是里面的古董就价值五六十亿,断指会长,您的能源无可估量,酒徒会长,里面的好酒怎么说也有五十几个亿左右,你们四家的财产加起来有多少我我不知道了,我暂时只有一句话,一口价,三十亿,你们把公司全部卖给我,钱,你们平分。”

    【推荐阅读】男子晚上频繁与多名女同事发生关系,当她们陆续怀孕后接连死亡,自己被死婴喜当爹,命悬一线,婆婆一番话让他当场吓傻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