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4章 神器之谜

关灯
护眼
    四大会长的脸色全变了,刚刚也的确如同龙潮歌所说,四家集团加起来的产业,光是明摆着的就是超过五百亿,至于这些集团背后那些肮脏的黑金,天知道还有多少?而现在,龙潮歌居然想要用区区三十亿来收购?这不是天方夜谭吗?

    这种感觉就像是和别人共享一份牛排,你把牛排都已经切好了,但是自己还不能够吃,你知能够把这份牛排恭恭敬敬的送出去,然后自己夹着一些生菜一边吃一边陪着笑脸。

    “潮歌啊…不是我们不答应你这…三十亿…”司徒聚不敢得罪龙潮歌皱紧眉头“也太少了吧?”

    “不少了吧?各位老爷们,你们要知道,你们四个人现在所有的集团都是岌岌可危啊,只要一个深查,你们暗地里面那些肮脏可鄙的事情还不是全面曝光?换言之,你们的公司已经完蛋了,我在这个时候出来拯救你们的后半生,你们应当感谢才是。”龙潮歌用手指点着桌子说道“这里是香港,**律的地方,就算你们现在带着一大笔的资产走,你们有命花吗?嗯?我知道你们几个全部都已经转了国籍了。”

    酒徒拍着胸脯道“我没有,我是华夏人,我热爱我的国家。”

    “多远滚多远。”龙潮歌轻蔑的看着这几个人“你们这群把人民的善良当作是赚钱工具的畜牲,享受着两个国家的福利的走狗,司徒聚,我就说一件事情就足够判你几辈子死刑,那个地方…七年前…天灾**?狗屁!这地下的震源他妈的都是一群狗研究出来的?国难财发的爽不爽?”

    司徒聚浑身一震,不断的擦着额头上面的汗水。

    龙潮歌平复了一下心情,看着几个人“各位老爷,都别把自己当成集团的董事长了,离开了集团,你们都是一群普通人,这些钱足够你们花费一辈子了,与其跟我在这里争夺不休这么久,还不如想想,自己能够分到多少钱?”

    断指的眼睛跟野狼一样看着龙潮歌“你敢摸着你的良心说,那些飞虎队啊…警察啊…记者啊…不是你搞的鬼?”

    “是,那又怎么样”龙潮歌大大方方的承认“等搞定你们,你们的公司依然会正常运转。”

    酒徒插了进来说道“为什么这么整我们,潮歌啊…如果是因为赵太子,那就是我们站错队伍了。”

    龙潮歌摘掉眼睛擦着,嘴角露出一道讥笑“你们现在是知道了我的实力,才会这样的谦恭卑微,几年前香港有个很大的集团你们还记得吗?你们几个合起伙来将他弄垮,那个人集团的老板是我朋友,因为这件事情他被世界政府关押,这是其一,其二,福建泉州当年的那个孤儿院你们还记得吗?是否还记得藤惠这个名字?”

    此言一出不亚于平地一声惊雷,四大会长集体浑身一震,鸿钰解开了所有的疑惑,反而变得有些释然。

    “神器药王宝鼎。”龙潮歌带上了眼睛,镜片上面泛着两片白色的光芒“这是医学世家藤家祖传的宝贝,能够练出无数神奇的药物,治愈这个世界上的无数疾病,也能够练就无数的毒药,杀人无形,当年,司徒聚、鸿钰、断指、酒徒、赵残悟,你们五个人为了得到药王宝鼎,不惜杀光了藤家满门,唯一的女儿藤惠因为留学得以逃生,你们找遍了整个藤家都没有找到神器,后来你们又多方打听,知道了藤家还剩下一名遗孤,你们的运气很好,她知道药王宝鼎的所在。”

    司徒聚蹲在地上痛苦的捂着脸“别说了……”

    “藤惠知道神器的地点,现实的残酷淹没了她的梦想,她选择在一个孤儿院里面当一名老师,当时那个孤儿院里面有两个小孩子,与她非常的亲近,她也非常的喜欢我们,哪两个小孩子,一个人叫做龙晨曦,一个叫做龙潮歌,在一个圣诞夜,藤惠老师送给了我们两人一份昂贵的礼物。”

    龙潮歌将手伸进西装的内口袋里面,拉出一根金链后,掏出一个精致的金怀表。

    金怀表在四大会长面前摇摇晃晃,酒徒突然有些发疯的冲过来“就是这个…地点就在这里…”

    龙潮歌一脚踢在酒徒的膝盖上面,酒徒直接跪在地上,通道捂住了整条腿。

    轻轻一摁,怀表弹开,龙潮歌带着回忆说道“这个怀表售价是二十五万,我当时并不知道藤惠老师为什么要送我和晨曦这样贵重的礼物,后来我才知道了怀表中的秘密。”龙潮歌将手指上面的噬尾龙戒指摘下来,从怀抱的中心轻轻的摁了下去,“咔咔咔…咔咔咔”正在转动的怀表突然逆转了三圈,随后“咔”的一声完全的弹开,在表盘的北面,刻着一个数字“33”。

    鸿钰激动的叫起来“就是这个……就是这个……”

    “你们知道了也没用,因为小龙哪里有着我这边的最后两个数字,让我继续说吧…”龙潮歌没有收起金怀表,而是将是挂在了西装口袋上面“圣诞节的那个晚上下雨了,我依然很清楚的记得那天晚上的那场雨有多大,我跟小龙两个人本来是要去旁边的树林里面掏鸟蛋的,但是也亲眼的目睹了整件事情的全部过程。”

    那天晚上,双龙清晰的看到,藤惠老师看着从车上面下来的五个人、

    那五个人就是如今的五大会长:司徒聚、断指、酒徒、赵残悟、鸿钰。

    “腾辉老师很聪明,她清楚的知道香港这里是是非之地,于是便隐藏在茫茫的福建里面,她觉得泉州非常不错,于是便在哪里定居了下来,当了一个孤儿院的院长,当时对着藤惠老师扣动扳机的,是赵残悟,也是你们五个人里面手段最毒辣的那个,但是那个时候藤惠老师并没有死,你们五个冲进了孤儿院,告诉她,如果不说出神器藏匿的地点,便要血洗孤儿院,藤惠老师为了保护我们,给了你们一个小盒子。”

    司徒聚捂着脑袋蹲在地上一脸惆怅,鸿钰拿捏着佛珠一声轻叹,酒徒充满沉默,断指仰天叹惜……

    “那个盒子,便是神器藏匿的经纬度里面的经度,当时我们看的很清楚,你们打开了盒子,盒子里面有五张纸条,你们五个人各自拿了一张,每一张纸条上面都写着一个数字,因为没有纬度,你们无法确切的找到地点,你们各自拿了一个数字,约定到时候有了纬度的话,必须要你们五个人同时到场才能够得到神器,你们让藤惠老师说出纬度在那里,很可惜的是,藤惠老师只是告诉了你们一个‘金’字,便死去。”

    龙潮歌昂起头,眼中带着淡淡的泪光缓缓的说道“孤儿,是被这个世界所遗弃的廉价生命,我们低微的宛若野草一样,在这个世界上生存,不管前方是风雨、是雷暴、是晴空、是彩虹…我们都只能够义无反顾的走下去,对于我们来说,爱是什么?或许就是那个圣诞节,有人记得你的生日,有人为你送上一份,你本来在期待,在不敢开口的一份礼物。”

    龙潮歌说完站起身“我的话说完了,还有五分钟,我的律师团就会来到这里,我还要知道你们所知道的那些数字,你们做完这些,便可以孑然一身的离去,我买了五张去异国他乡的机票,不要再回到香港了,就这样。”

    看着龙潮歌的背影,酒徒突然发狂道“所以说,你打算退出骑士团吗?”

    “我从来就没有进来过,骑士团里面我只是负责分配,从未有过真正的实权,换言之,我比骑士团的任何一个人都要干净,实验岛、面具使者那些东西,我也从来不插手,司忍不会听我的,他走的是完全贯彻的黑帮之路,我对你们,对骑士团,毫无感情,因为如果有了感情,我会害怕到时候断绝的时候我会心痛。”

    “你打算去哪儿?龙潮歌…”鸿钰睁开眼睛问道“你还是跟着那个雨夜的那个人?”

    “没有他的帮忙,双龙早就死了。”龙潮歌转过头淡淡一笑“再见了你们,赵太子,还等着我呢。”

    XXXXXXX

    “轰隆隆…”天空中的雷鸣无比的狂躁,淅淅沥沥的大雨之下,正值年轻的酒徒一把将藤惠的尸体扔在了地上“他妈的,说了一个金字就这么死了。

    “这话是什么意思?”鸿钰的光头上面雨水滴落着说道。

    “难道是跟‘金’有关的东西?金首饰…金姓氏…这些都有可能。”断指打着打火机道。

    赵残悟慢着孤儿院“或许就在这个里面,那些孩子,那些家具中,出来跑江湖的人要说话算话,我们…”

    话还没说完,一道刺眼的车灯光猛然的照射过来,“妈的,谁这么大的胆子…”司徒聚转过头一声怒骂,猛然的看到了车牌“9999”,“草,得罪不起的人,赶紧走!”,司徒聚说完赶紧朝着黑夜中拍过去,其余的人一看到车牌,全部都是吓得屁滚尿流,看到他们的离开,龙晨曦和龙潮歌跑出来,跑到藤惠老师面前,不断的喊着她的名子,不断的摇晃着她。

    “老师,醒醒啊…醒醒啊…”龙晨曦拿出自己的圣诞礼物哭泣道“金表,金表我还没有戴呢。”

    前方,车灯关闭,车门打开,一把黑色的打雨伞“哗”的一声张开,一个魁梧的男人走下来。

    “见见吧。”魁梧男人对着车里面说道。

    “好。”一双短短的小腿首先从车里面伸出来,皮鞋光滑发亮,小小年纪的他穿着西装,发型、领带、纽扣、皮带这些东西全部都一丝不苟,他目光冷峻、坚韧,孩童的稚嫩已经被磨的干干净净。

    魁梧的男人伸出手,对着龙晨曦和龙潮歌“过来吧,你们两个。”

    【推荐阅读】男子晚上频繁与多名女同事发生关系,当她们陆续怀孕后接连死亡,自己被死婴喜当爹,命悬一线,婆婆一番话让他当场吓傻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