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8章 人民军

    又是一个新的恐怖袭击!!

    有了上一次校车惨案的前车之鉴,香港的人民绝对有理由相信,这群丧心病狂的禽兽能够做出这样天理不容的事情,但是也恰恰就是因为有圣教骑士团庇护再先,给予了香港市民们一个先入为主的概念,此时此刻无数人都是在心中默默的祈祷着,圣教骑士团能够再次从天而降,将局势拯救,避免更多无辜的伤亡。

    空蝉庄园内,凯指着屏幕里面的那个人说道“那是我吗?那他妈的不是我啊,本尊还本分的呆在这里哪里都没有去呢,这手段也太他妈的恶心了吧?我操,这尼玛的不能够忍啊。”

    “不能够忍也得忍着,知道真相却无法揭露真相,这或许就是这个世界上最无奈的事情。”苏逊也十分明白此时此刻替天所面临的强大危机,这一次虽然圣教骑士团依然是玩的是阴谋和计谋,但是却是明修栈道、暗渡陈仓,他们抢得先机,大胆而放手的去做,如果现在替天出面去澄清的话,那根本无济于事。

    因为在香港的民众心目中,他们已经认定这件事情替天就是绝对的主宰者,解释,只会越描越黑,而面对这血淋淋的现实,苏逊也根本找不到任何有力的证据,更何况就算你找到了证据,香港的市民会相信吗?不会相信的,舆论大于现实,只要所有人都愿意去相信,那么这件事情即便不是替天做的,那也不得不是替天做的,只要众口铄金,说一块石头是金子,那石头不是金子也得是金子。

    “好狠呐。”莎咬牙切齿的说道,自然而然的看向军师“有解决方法了吗?”

    “别什么事情一发生,好像是理所当然的就来问军师,运筹帷幄虽然是军师分内的工作,但是我觉得大家还是改掉一下这个不好的习惯,如果有一天军师不跟替天搭了呢?如果他去指挥天将团了呢?去指挥三武士了了呢?我并不是闹内部分裂,只是想要看到,假以时日就算是军师不在,我们大家也能够一起解决问题。”陈流年看着所有人,眼神犀利。

    众人都是被一番话说的有些脸颊发烫,频频点头。

    “别太有心理压力,我只要一天跟替天们在一起,是我的事情我一定不会推卸,错了责任我也会抗的,这件事情解决起来有点麻烦,因为之前我派遣了无心去了圣教骑士团的总部,我跟他一直用邮件密切的来往,最近这段时间我发现给我发送邮件的人换了另外一个人,无心很可能已经遭遇了不测,大家有一个心理准备。”

    苏逊端起一杯茶喝了一口润了润嗓子继续说道“但是也可能无心被束缚着,无法跟我们联系,既然圣教骑士团这样陷害我们,我不可能坐以待毙,问一下,现在我们最重要的是什么?”

    “狠狠的干他娘的一仗。”苍狼吼道。

    “把那个假凯打的连他妈都不认识。”凯吼道。

    “在章司忍的脸上狠狠的来他妈的几个响亮的耳光。”莎握着拳头吼道。

    苏逊一阵无语,说道“咱们是人王啊?怕别人不知道我们多凶恶?”

    “洗白。”养天生干脆的说道。

    苏逊打了一个响指“大家还是太意气用事了,我告诉大家一点大家一定要记住,站在巅峰的人,从来不是靠暴力上去的,那些使用暴力的人,都死亡在了途中,圣教骑士团给我们泼了墨水,我会还给他们的,投之以李报之以桃,我就把圣教骑士团背地里面的那些勾当全部给他曝光,那需要潜伏,需要极强的心理素质和个人实力,需要…被他需要人的完全信任。”

    “苍狼主动请求,保证完成这次任务…”苍狼抱拳慷慨激昂的说道。

    “花美丽主动请求参与任务…”

    “我也是。”养天生握紧拳头。

    苏逊儒雅一笑,摇摇头“我实话实说吧,你们我一个都不会答应,就算是刑烈、零他们过来主动请求,我也是同样的摇头,整个天门,能够完成这种最高任务的,只有一个人,能够让我放心和信任的,也只有她一个人。”

    飞镰道“果然到了最后关头了呀!以前龙潮歌说过,想要得香港,她不来拿不了的。”

    苏逊站起来大大的伸了一个懒腰,问着替天所有人“介意给你们换个带队的吗?”

    XXXXXXXXX

    假战屠这边,让香港无数市民无比失望的是,这一次圣教骑士团并没有到来,假战屠在十分钟过后果断的扣动了火箭筒的扳机,“嘭”的一声,一颗巨弹带着滚滚的浓烟朝着酒店冲击过去,还没有释放,无数人都已经捂住了自己的耳朵,紧接着只看到巨弹在酒店的正中心精准的爆裂,“轰!!”一大股汹涌无比的蘑菇云和一道巨大的爆炸让全港所有的屏幕全部都狠狠的颤抖了两下,火花在酒店的正中心直接爆炸,随后只看到酒店的后方爆溅出一大股的泥土。

    浓烟在无数人惊骇的眼神中滚滚的涌向天空,紧接着只看到酒店的正中心被轰炸出一个恐怖的大洞。

    “这只是警告而已,请大家记住,我们是天门的替天组织,是战无不胜的替天组织,我们现在住在香港的空蝉庄园,你们这些垃圾除了愤怒,除了呐喊,除了宣泄自己的情感,你们还有什么呢?一群无知的废物和垃圾!”

    假战屠说完后狞笑道“不要着急,这样的恐怖袭击,我们还会一而再再而三的开展的。”

    说完全港的屏幕都完全的关闭掉,只留下无数愤怒的人群和他们一声声的低吼,铜锣湾区,已经有人拉上了横幅写着“反抗替天”同时大声的呐喊着“全港的市民们,全港的人民们,所有人应该都能够清晰到了,天门替天带给我们香港的灾害和毁灭性的打击,我们现在还只能够忍气吞声吗?不能够!!!他们已经曝光了他们所在的地点,那么我们!!是不是要为死去的人做点什么?众志成城,反抗天门!!”

    铜锣湾游行的队伍一路上高高的喊着口号,一批又一批的人在不断的呐喊着。

    今天,几乎是全港的市民都看到了这些惨烈的景象,第一批游行的队伍加入的人数越来越多,他们朝着空蝉庄园的方向走去,每一个人都是振臂高呼。

    而在武装的恐怖袭击发生后,不光光只是铜锣湾区的市民们,观塘区、黄大仙区、波兰街区…香港数十个区域的人民全部都震怒了,在大街上面游行的队伍们不光光只是单纯的示威而已,他们全部整整齐齐的朝着空蝉庄园移动,很多区域的人们有的暴怒无比的人竟然用鲜血写上着血字,还有很多在酒店、校车中遇害的家属们在游行的队伍中不断的哭泣和呐喊,那一声声声嘶力竭的哭泣,那一道道悲天悯人的嚎啕,让游行的队伍顿时变得群情激奋,呐喊声一道高过一道。

    如果此时从天空的角度俯瞰整个香港的话,会看到各大区域的人民们宛若军队,已经成了一条长龙。

    “反抗天门替天,扬我香港雄威。”领头的人拿着喇叭一声呐喊,后面的人群顿时惊天动地的叫起来。

    “苍天有情,替天无情,还我儿女命来。”一行血字触目惊心的写着。

    “人间有爱,替天猪狗,人间有情,替天牲口”还有一些夹杂着特别侮辱性的呐喊。

    空蝉庄园的广场上面,已经知道了消息的苏逊带着替天的一群人站在广场上面静静的等待着。

    “全体不许说话,一切听我的命令。”苏逊虽然羸弱,光是花爷这种级别的就是一拳必杀,但是此时此刻的他,双眼中没有一丝一毫的具体,他高高的昂着自己的头,已经打算正面面对这一切,那气势,比起当年一个人站在南吴城入城口面对几万如狼似虎的大军有过之,而无不及。

    楼天明在旁边指挥着无数的保镖吼道“把拦住,一定要拦住,等待政府那边出面解决。”

    “不必!”苏逊摇摇头“让他们进来,这种延缓时间只是徒劳无功的,我既然是天门的军师,就绝对有义务扛起这些风雨,王者天门,风风雨雨走到今天,就算这些人民已成军,该面对的,依然要面对。”

    “收到。”楼天明用力的点点头。

    楼天明听说过一个很经典的故事,夏天在做很多决定的时候一定会问苏逊这件事情能不能够去做,有趣的是,别人向夏天推谋献计的时候,夏天总是深思熟虑,久久不会下达决定,但是只要是苏逊的话,夏天一口一个“好”并且从来不问为什么,世间最大的信任,就是一个帝王将他的江山和内部的一切,全部交给一个不同姓的人打理。

    前方呐喊声震天,第一批的人民军已经到了空蝉庄园的门口,保镖们自动分散到两旁。

    “他们在哪里?”一个带头的四眼仔吼道“天门军师,苏逊,好一个军师啊,做的什么事情。”

    “你们退后。”苏逊对着身后替天的人说道。

    所有替天成员都是退后了三四米,莎紧紧的握着拳头,眼中有着泪水。

    “看看,替天这些猪狗全部都在这里。”第一批四百多人的香港人民走到广场上面,那些妇人…那些大妈们,一个个都是面红耳赤的掏出各式各样的东西,狠狠的扔向了苏逊,有了开头,后面各种萝卜、白菜、垃圾袋…各式各样的东西全部冲向苏逊,苏逊高高的昂着自己的脑袋,未曾低下过一寸,无数的垃圾冲击在他的身体上面,一个鸡蛋撞击在他的脸上,打破,蛋黄流了一脸,满身污浊脏臭的他双眼如炬,不退后一步.

    楼天明在旁边震撼的看着眼前这一切,所有的保镖都是肃然起敬,莎已经感性的低头啜泣……

    “你还我孩子,你还我孩子…”一个妇人跪在地上大声地吼道。

    一个穿着丧衣的男人冲到苏逊的面前,愤怒的握紧拳头,一拳头狠狠的打在苏逊的脸上。

    拳头中肉,苏逊被一拳打的倒在了地上。

    “我日你全家…别他吗动手…”凯大声的一声呐喊。

    想要站起来的苏逊被一群人围住,他想要站起来,再次被人狠狠的推搡在地上,一群人吼道“这就是天门军师,整件事情始作俑者,大家不要客气,死命的打。”围着他的一群男男女女全部都抬起了脚,在苏逊的身上狠狠的踩着。

    “干!!”所有的替天都是握紧了拳头。

    “不许动,不要忘记了,国之逆鳞,乃人民,触之必死”陈流年伸出手挡住旁边要冲出去的凯和苍狼。

    在地上被群踩的苏逊撑不住的吐出几口鲜血,他的双手伸出手,双手的食指交叉勾住。

    这个手势都意思全体不许动!!

    “还我们的家庭,还香港一个安宁!”带头的四眼仔猛地抬起脚,狠狠的踩在苏逊的手上。

    “噶…”的一声,只听到手指骨折的声音响起…

    【推荐阅读】男子晚上频繁与多名女同事发生关系,当她们陆续怀孕后接连死亡,自己被死婴喜当爹,命悬一线,婆婆一番话让他当场吓傻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