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9章 我们的征途

    四眼仔狠狠的踩在苏逊的手掌上面,致使苏逊的手臂“噶咋”一下发出一声响亮的骨裂声,随后凯只看到军师的手立刻宛若鸡爪般的弯曲起来,军师自己也是疼的闭着眼睛紧紧的咬着牙齿。

    一股股的热血涌上凯的脑袋,他气愤的浑身颤抖“不行了…我要忍不住了,快要忍不住了。”

    “那也得忍。”陈流年冷静的提醒“若你现在鲁莽的有任何的作为的话,军师的辛苦就会付诸东流。”

    后方,越来越多游行的队伍们来到了空蝉庄园里面,看着苏逊被一群人疯狂的践踏,他们虽然解气,但是这样的欧大在持续了一段时间后,他们发现这根本不能够给自己一个交代,非常多的人开始起哄“把他吊起来,不停的鞭打。”“这些替天现在们不敢还手的,他们惧怕我们人民。”

    “闪开…闪开!!”后方那条桥上面的人已经被塞满,警车无法行驶进来,君越只能够带着一群武装到菊花的飞虎队成员不断的拨开两旁的人民群众像是一头疯牛不断的冲刺。

    有人故意捣乱,并且嚣张的指着自己的脑袋对着君越说道“你有本事的话就冲着我的脑袋来啊。”

    “砰砰砰!”君越拿出手枪不断的对着天空扣动着,冲撞开人群,朝着前方看去,前方人头攒动,妈的,这里少说也有一万多人以上,其余的人现在还在路上继续示威的游行,香港廉政公署哪里已经被包围的水泄不通了,很多官员们都是遭到了群众的欧大,要是香港这个地方所有的人民都开始暴动的话,那么后果真的不堪设想,我必须要在事情失控之前控制住这里的局面,君越这样对着自己说着,冲刺的速度也加快了很多。

    好不容易挤开一大波的人群,君越终于冲刺到了人群的最前方,看到前方苏逊的情况立刻带着一群人冲刺过去,一大帮飞虎成员进入了内围之中,举起了一扇扇的盾牌,推动开一群人,“草!!草!!”那个四眼仔不断的用脚踢着盾牌,指着遍体鳞伤的苏逊吼道“他就是罪魁祸首,杀了那么多人,就应该被活生生的打死。”

    君越一脚踢在他的肚子上面,他痛的弯下腰,捂着肚子昂起头再次怒吼的时候,君越的枪口狠狠的抵在他的脑门上“叫!再叫!你再给我BB一句试试看?看看是你的舌头快还是我的枪子快?”

    手枪示威,周围一群人都是下意识恐惧的倒退一步,四眼仔也变得老实起来。

    “老子是飞虎队大队长君越,这里是香港,**律法规的地方,现在是谁说了算?滚!”

    将暂时行暴的一群人压制下去后,君越转过头看着楼天明“愣着干什么?赶紧找医生过来啊,军师都受伤成这样子了。”

    “我没关系。”苏逊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站了起来“现在走不了,你来的正好,他们…”苏逊伸出骨折的手指,指着前方的一群愤怒无比的市民说道“他们需要政府给他们一个交代。”

    “我明白,你们被坑了,放心,爷们儿说话一言九鼎,说了死顶你们,就算真是你们干的,我也会支持你们,交给我,我已经让天明把医生叫过来了。”君越拍了拍苏逊的肩膀“您受累了。”君越说完大手一挥“兄弟们,暂时给我拦住!”话音落下,一大群飞虎队的成员迅速的开始奔跑,在广场的中心地点一个个半蹲在地上,一扇扇的盾牌“砰砰砰”的砸在地上,形成了一道防线,紧接着所有的成员都将冲锋枪拉下来了保险,举起来,严正以待,随时戒备。

    君越站在后面威风凛凛的说道“相信大家都认识我,我是香港总警署的飞虎队大队长君越,我想要说一点公道话,这件事情现在还是扑朔迷离的,我知道,大家不要呐喊打断我的话,我们…我们…香港警署,香港政府,一定会给大家一个完美的交代,这件事情查清楚以后,在香港这个地方,信息完全是透明的,到时候大家对天门替天是杀是剐,我绝对不会阻挠,而且香港政府已经将这件事情列为了‘最高档案’来处理,为了保证事情的绝对公平,世界政府也会来人,是首屈一指的外界关都留雨参长,预计是今天傍晚的时候到港,大家是散是留,全屏大家自己,但是我希望在事情得到一个公平的解决之前,大家能够先处理好自己的情绪,我们不会护着任何一方,也无权干涉人民。”

    一番话说的中规中矩,态度诚恳,更何况还有世界政府的参与,这件事情的性质顿时提升了一个级别。

    “好!我们就在这里等着,要是没个结果,看我们怎么收拾你们政府,收拾你们天门。”

    “对!我们就在这里等着。”

    “请政府将调查的时报以每小时更新的速度发送给全港市民,如果天门是被冤枉的,那我们要知道真凶是谁,如果这件事情给了天门委屈,我只是代表铜锣湾去的市民们,全部给天门磕头谢罪!”

    飞虎队的后方,莎拿着碘酒心痛的噙着眼泪给苏逊的脸上擦拭着。

    “真他妈的窝囊!受气!!草!!”凯不解气狠狠的咬了咬牙齿。

    “凯,你是不是对我有意见?”苏逊看着他问道。

    凯狠狠的点点头“对!有!而且是相当大的意见,咱们是天门啊,到哪里不是横行霸道?这些市民稍微的恐吓一下那效果就完全不一样了,何必要受这样的委屈?我们什么时候办过这么丢脸的事情?真是丢脸。”

    苏逊没有任何的解释,只是淡淡一笑看着他

    “凯啊,当有一天你挑起这种担子的时候,你会明白的。”

    “把力气和愤怒留着打圣教骑士团吧。”陈流年一边给苏逊缠绕着绷带一边说道。

    XXXXXXXXXXXXXXXX

    南吴城,晴空郎朗…

    深山老林,溪水涧流,暖暖的阳光从树叶的缝隙之中投射下来,洒在大地上面映出别样的温暖,一株株参天大树的树枝上面,一个魁梧的身影踩着树枝在飞速的奔跑,他的双腿孔武有力,踩着树枝必然完全的崩断,不远处的草地上面放着一套崭新的苍云战甲和一把刑天战斧,树枝上面的人如同捕猎的恶豹,从密林中冲击出来,看到最前方一根树枝上面一个重达五百斤的沙包,他猛地一个冲锋,随后拳头“轰…”的一声冲刺出去。

    “嘭!”一拳将整个沙包贯穿后,汹涌的黄沙从沙包中喷洒出来。

    但是随即…整个沙包也完全的撕裂开,他一惊,被一大股的粗砂淋了一个满头。

    “他妈的!”落在地上的他拍打着身体上面的灰尘“还是不能够做到力量精准到某一处,收缩…释放…啊!难道真的要多请教请教1号?”走到刑天战斧的旁边,手机刚好发送过来一封邮件,他拿起来点开一看,一行简短的字瞬间全身燃烧起来

    “明日清晨8.30分,南吴城T4国际机场,任务开始。”

    “妈的,终于可以大展拳脚了。”他咧开嘴带着张狂笑了笑。

    一间黑暗的房间里面,放满了一个个的木头人,长发的男人手中握着凶鳄齿,用一根纱布缠绕着自己的眼睛,“咔咔咔”木头人开始自动旋转起来的瞬间,他的身体也瞬间的飙射出去,只看到粉色的凶鳄齿在漆黑的房间中“嗖嗖嗖嗖”被他身体带动着不断的舞动,十几秒过后,炫舞了一圈的他回到了原点。

    “嚓嚓嚓嚓…”房间里面四十个木头人的左臂全部被砍掉,切口无比的整齐。

    他带着得意的笑声拿掉了遮眼布,同样也收到了一封邮件,内容与之前的一样。

    “啊哈…无心,我的重孙无心,爸爸这次要甩你几条大街。”

    海风柔和,海鸥展开翅膀随着海浪的滑动不断的飞舞,豪华别墅区私人别墅的房顶上面,拿着酒葫芦的男人看着手机上面的邮件,淡淡一笑,昂起头大大的喝了一口酒,握紧了腰间的佩刀。

    一间水族馆里面,大块头在调戏着一天红鱼的同时,同样也收到了一条邮件,“嘿嘿嘿!”他咧开嘴大大咧咧的笑了笑“准备了太久等的就是今天啊,到了要大显身手的时候了。”

    人来人往街角的屋檐下,亚麻色头发的男人发送完全部的邮件后,双手插在口袋里面吹着口哨隐入人群中离开。

    他的手背上面纹着一个黑太阳骷髅的超霸气纹身。

    XXXXXXXXX

    朝露港口,这里现在已经欣欣向荣,金发的拉斐尔依靠着车不断的摇晃着手机的微信,海港处,夏天站在海边抽着烟眺望着远方的海平线,一口浓艳吐出的时候,一阵风吹过,拉斐尔转过头看过去,在夏天的身边,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多了一个穿着黑斗篷的人,海边的大风将一根根黑色的秀发从她的斗篷帽中吹拂出来。

    指着海上摇晃的独木舟,夏天道“我是来为你送行的。”

    “谢谢。”她简洁的说道。

    “小心。”夏天说完转过身,潇洒离去。

    “收到。”她有些拒绝的躲避着太阳的光芒,纵身一跃到了独木舟上。

    黑道学生7天门帝国:

    第一卷《厄运长歌》人民军篇,终。

    第一卷《厄运长歌》最终篇:统领香港篇,始。

    (第一卷进入了最后的尾声,谢谢大家。)

    【推荐阅读】男子晚上频繁与多名女同事发生关系,当她们陆续怀孕后接连死亡,自己被死婴喜当爹,命悬一线,婆婆一番话让他当场吓傻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