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0章 仇恨尽消

关灯
护眼
    要逆袭?

    在章司忍面具能力的控制下,所有对小张俯首称臣的面具使徒们全部都面无表情的站起来,困锁着他们的牢笼完全被章司忍打开,此时这些使徒们就像是从牢笼中释放出来的野兽,一个个带着怒吼、不要命的朝着替天等人攻击过去,他们的攻击方式也非常的原始和简单,以拳打脚踢和声嘶力竭的爆发居多。

    在韩旋稍微一不留神的瞬间,刀宰的身体蹦跳到天空中“哈哈哈,你们是控制不住这些面具使徒们的,他们是神最虔诚的信徒,他们的生命只为神来奉献。”

    刀宰非常的聪明,他明白在这种战局中,圣教骑士团虽然现在开始发动反攻,但是大势已去。

    留在这里的话我只是一具尸体,我要撤退!目光看着前方的方向,刀宰不要命的开始逃窜起来,他纹着龙蛇刺青的双腿在虚空中沉稳有力的踩踏,身体在一道道的滞空力中迅速的滑翔着。后方的小张将充满杀气的目光看向刀宰,随后对着莎等人说道“你们在这里清场,那个男人,交给我来对付!”

    “是!”下方的韩旋用力的点点头后开始迅速的采取了进攻的措施,只看到韩旋纵身一跃到半空总,手中巨大的佩剑随着身体的带动迅速的旋转起来“呜呜呜…”速度越来越快,形成了一道旋风的韩旋从空中飘入下方的战场中,在地面上好似旋转陀螺般的飞速移动,在一声声“嚓嚓嚓”撕碎的声音中,韩旋浴血前进,锋利无比的刀刃将一名名使徒的胸膛尽数斩断,在他们的身躯上面留下了一道深深的伤痕。

    同时旋风斩的韩旋宛若收割机,所到之处残肢断臂和无数的鲜血不断的朝着天空中喷涌溅洒。

    一大圈的人同时倒地后,西城狱狼从空中坠落到地上,身后的脊梁骨“哈”的散发出一股寒气。

    “黄帝内经第三章·無双技·寒冰剑莲”

    “滋滋滋!”随着西城狱狼双拳重重的锤击在地上,范围五米的地面全部被厚厚的寒冰所覆盖。

    随后一把把的冰剑带着“嗖嗖嗖”的强烈突兀声从寒冰大地中钻出来,在无比血腥的场面中将一名名使徒的身体完全的贯穿,那些冰剑插入他们的身体,不到三秒的时间便致使这些使徒们变成了一具具冰雕,闪耀着晶莹的寒光矗立在大地上面,西城狱狼放眼看去,前方上千具冰雕同一时间释放出滚滚寒气,他一个冲刺,双臂交叉…

    猛地睁开眼睛,西城狱狼双拳攻击在最前方的一具冰雕上面。

    “黄帝内经第三章·無双技·冰咆哮!”

    “嘭!!”被西城狱狼攻击中的第一尊冰雕顿时粉碎成几百块碎片,在碎片乱舞中,只看到一大股携带着狂寒之气的巨大冰浪猛然的吹响前方,滚滚冰风宛若雪崩之势,带着势不可挡的霸气和威武,吹向前方,“吼!!”冰块在地上滚动,冰风在半空中疯狂的怒吼,形成了一头冰狼的形状,接着只看到在冰咆哮中,无数的冰雕全部被震裂成了粉碎,范围五米,上千具,所有的冰雕全部都成了粉碎的碎片。

    更为恐怖的是冰咆哮的余浪将前方冲刺过来的一群人最前排吹的不断的跌落在地上。

    “为了神的荣耀!”前方的面具使徒们滚滚而来。

    “前方交给我和韩旋,莎,你们负责善后。”西城狱狼张开带着钢铁嘴套的嘴巴,露出满口钢牙朝着天空中一声呐喊,随后猛地举起手,后方的韩旋在移动过来中将腰间的酒葫芦拿出来打开,一口灌进了嘴巴里面,西城狱狼一把抓住韩旋的脚,大吼一声“去吧浪子旋,让这些愚蠢的白痴们瞧瞧什么叫做战无不胜的霸道!”

    韩旋借着西城狱狼投掷的力量,握着佩剑醉醺醺的冲向前方…

    他进入人群之中,化成一道蓝色的旋风,手中的佩剑疯狂的切割着,从使徒们的背上滚过去,韩旋蹲在地上一剑朝前,一道风浪“啪啪啪啪”不断的斩断使徒们的双腿,让他们摔倒在地上,大群大群的使徒淹没了韩旋,韩旋从缝隙中身体钻过来,“嗝”的一声打了一个酒嗝,在天空中“嗖嗖嗖嗖”舞动着巨剑,“轰轰轰…轰轰轰…”朝着四面八方齐齐发射的风刃震开无数的使徒中,韩旋喝醉般的身体“刷刷刷”的翻滚进入人群,一剑切割开一名使徒的脖颈。

    脖颈处喷涌出无数的鲜血,韩旋踩着几滴鲜血醉醺醺的倒在一个使徒的背上,随后一个鲤鱼打挺站起来,剑刃朝下,穿透使徒的身体,酒劲稍微差不多的时候,韩旋的身体疯狂旋转,一剑插地,将酒葫芦扔向了天空。

    “浪人剑法·超必杀·雾里看花。”

    一滴滴的酒水在战场中疯狂的蔓延,一道道的风刃疯狂的在酒水的旁边舞动着,竟然形成了一朵含苞待放的花朵。

    随后这朵酒之花完全的盛开,从一片片虚无的花瓣中释放出大股大股的风刃朝着前方带着劲猛的穿透力冲击过去,紧接着只看到一道道的剑刃疯狂的穿透那些面具使徒的身体,鲜血狂飞中无数人纷纷的倒地,“轰…”风刃尽扫而过,杀得那些使徒们宛若湖泊旁边的芦苇草地,顿时倒下了几千人,让前方无比的空旷。

    “干的漂亮!”西城狱狼疯狂一声呐喊,迅速奔跑起来。

    “酒不够了。”韩旋淡淡一笑,将巨剑从土地中拔出来,指向前方。

    前方还有三千多名使徒,西城狱狼从韩旋的身后跳跃起来,踩着韩旋的巨剑冲了过去…

    “皇帝内江第三章·隔山打牛!”

    西城狱狼一拳打在一名面具使徒的身体上面,“轰轰轰…”爆裂的音浪顿时传播了整片敬神大道。

    后半段的战场中,莎领队带头,飞镰和花爷辅助,两个人都是第一次参加这种大型的战斗,对体力的释放和招式的释放都掌控的不是很好,导致现在有些力不从心,后方这里还有五千多人,飞镰和花爷两个人背靠背,不断的将一**冲锋过来的面具使徒们打退,花爷火刑扇喷洒出一股火焰烧的三四个人后他笑道“飞镰,花儿爷我今天要是死在这里的话,你一定要给我保存一下全尸啊。”身后的飞镰微微一笑“如果是我的话,你也是。”

    莎灵动无比的踩着 墙壁飞速的移动着,从她移动的地方“当当当当”一把把的战刀狠狠的砍在上面,溅洒出大股大股的火花,“砰砰砰”下方的使徒们扣动着手中的扳机对着莎疯狂的射击着,莎躲避着一颗颗的子弹,但是还是肩膀中弹,她痛苦捂着自己的肩膀,纵身一跃到了战场的中心地带空中。

    “黑寡妇·超必杀·剧毒之巢。”

    张开手,莎狠狠摁下去,从手掌心中一张巨大的蜘蛛网由小到大的不断的放大着朝着下方铺泄了下去。

    使徒们用枪击、用刀砍,都无法破开这张巨网。

    巨大无比的蜘蛛网一瞬间包裹住六百多名使徒的身体,狠狠的一个收缩,六百多人直接被巨网包裹住提到了空中,就像是悬崖峭壁上面毒蜘蛛生的巨卵一样,他们在空中六百人挤在一起嚎啕大叫着,因为在蛛丝上面,爬满了一只只不断蠕动的黑蜘蛛,它们通过蛛丝进入那些使徒们的身体,肆无忌惮的疯狂的咬噬着,一张网里面的面具使徒们只看到接二连三的不断身体发青死亡,而也是在这个时候,地上的花爷和飞镰终于坚持不住了。

    花爷的身体瞬间挨了几刀,飞镰猛地转过身释放出两根链刃杀死眼前的几名使徒。

    花爷的情况,韩旋和莎全部都看到了,韩旋冷漠的转过头,莎虽然心肠很软,但是在这种时刻也不得不硬起自己的心肠,战场中生死各安天命,不可能因为你的无能导致整个队伍的节奏都被你带垮。

    “嘭嘭嘭!”在一股股有力的喷射声中,莎再次释放出三道剧毒之巢的巨网,朝着下方的面具使徒们的身体罩下去,又是一千八百多名面具使徒的身体被笼罩住,惨死在毒蜘蛛的噬咬之下。

    莎的连续爆发,起到了关键性的作用,花爷依靠着墙壁,捂着自己的伤口右手血红,飞镰挡在他面前手中拿着两根坚固的链刃恶狠狠道“来呀,你们来呀。”

    其实现在如果掀开飞镰的黑袍衣的话,会发现飞镰自己也是重伤的状态。

    之前被龙潮歌的夜枭剑伤害,伤口恢复的极慢。

    这次的战斗,关乎到替天的荣誉和整个香港的安危,飞镰是硬逼着自己上场,大面积的杀伤和力量的运用,让飞镰自己也是遍体鳞伤,在花爷看不到的地方,他伤口中的鲜血一滴滴的滴落在地上。

    而此时此刻的天空中,刀宰不断的狂笑着“嘿嘿嘿,章司忍,队长,我真是太对不起你了,但是如果你知道我是从哪里来的话,你便会明白我骨子里面其实就是一个见风使舵的人,这场战斗,我们已经快要输掉了啊,再这样下去的话也是徒劳的,我现在只有去另外的帮会,求他们收留我,毕竟我的实力还是可圈可点的。”

    卑劣的念头刚刚落地生根,刀宰只感觉到身后的风浪猛然的朝着自己这边一吹。

    转过头定睛一看,只看到一道青龙之影盘旋移动着飞舞在空中,耳畔的风声一过,青龙之影化成了张命寒的本体挡在自己的面前,刀宰心理面一寒“你是怎么过来的?我对我的速度相当的自信。”

    “有些事情该做的还是要做,有些人该杀的,还是要杀!”小张猛地伸出右手,一把抓住了刀宰的脸。

    感觉自己被小张的力量完全的困锁住,刀宰的双手双脚疯狂的乱舞着,他想要挣脱出来,但是却发现自己力不从心。

    “蛮刀的棺材盖是我亲手给他合上的,你当时怎么杀我的兄弟,现在…你就怎么还。”

    抓着刀宰的脑袋,小张狠狠的将他的身体扔向了下方,在刀宰落地的过程中,小张的五根手指缓缓的弯曲着,恐怖的青龙之爪深深的陷入虚空之中,刀宰疼的用力的捂住自己的心脏,他感觉自己的心脏正在被压缩着“不要,不要,嘭!”大地上面溅洒出一大股的灰尘,刀宰的身体狠狠的摔在地上。

    小张下一秒移动到到他的身边,猛地抬起了自己的右腿,狠狠的踩在刀宰的手指上面。

    “嘎嘎嘎”一声声粗暴的断骨声响起来,刀宰瞪大着血红的眼睛怒吼“别他妈以为我真的不敢对你动手。”

    左手重重的拍打在虚空上面,一个巨型的豹之掌纹清晰的出现“大爆炸!”刀宰狠狠的摁在豹之掌纹上面,冲向小张身体后,打出一大股的浓烟,看着被浓烟包裹的小张,刀宰“嘿嘿嘿”的狂笑起来“死了吧?”

    但是下一刻…让他震撼的是,被自己的豹之掌纹击中,小张毫发无伤的从浓烟中探出脑袋,他双眼冰冷

    “你出身在守望王国,本来是大自然最虔诚的守护者,你们的国度爱好和平,从来不参与外界的纷争,为了功名利禄这些东西,你私自逃出了王国,在外面隐姓埋名的这些年逃避着王国的侦查,我说的对吗?”

    听到这些话,刀宰瞳孔地震般的颤抖起来“你……你怎么会知道?”

    小张冷淡的笑了笑,猛地一把抓住刀宰的衣领,带着他的身体冲刺到了屋顶建筑的旁边,右手猛然的插入了刀宰的心脏之中,将一颗不断跳动的心脏抽取出来“失去了神器自然之力的庇护,你连普通人都不如,你的心脏,我会让你的族人带回去的,而你…就下去陪我的弟兄吧。”

    小张说完后将刀宰的身体用力的推向了下方。

    胸膛处空空如也的刀宰瞪大着自己的眼睛,伸出手想要抓住什么,但是却无可奈何。

    “咚!”他重重的躺在战场中,身躯上面,还有无数的面具使徒随着他们的冲锋不断的在自己的身体上面践踏过去。

    刀宰瞪大着眼睛,上方的小张冷漠的看着他。

    “洛基雅…”刀宰颤抖的伸出双手,交叉住,随后双手无力的坠下来。

    他死掉有些安详,双手交叉放在胸前,好像是以一种规定的死法死去。

    看着他的离去,小张昂起头望着远方残阳如血的天空“蛮刀,你九泉之下,可以安息了。”

    下方的战场中…随着韩旋和西城狱狼的双重配合,他们站在面具使徒堆砌起来的尸山上面两个人疯狂的呐喊着,后方的战场中…莎和飞镰筋疲力尽的也爆发出一声声胜利的吼叫声。

    整条敬神大道上面,除了出口处战屠三人还没有通关以外,六万具恐怖的骸骨将这条街道彻底的堆满,数不清的断肢残臂到处可见,放眼一看全部都是死尸,他们死在地上,挂在墙上,或粉身碎骨。

    “推进!”小张一马当先的走在最前方,满身鲜血。

    身后同样全身鲜血的花爷、飞镰、西城狱狼、韩旋、莎五个人一字排开的跟随在小张的身后。

    “兄弟,闭眼吧!”,西城狱狼扯下刀宰的一条腿,狠狠的咬了一口撕下来一大块肉,享受的咀嚼着。

    【推荐阅读】深夜在酒吧门口捡到极品“女尸”,接回家之后发现她居然是自己的嫂子,夜深人静孤男寡女,难免擦枪走火但却越过了禁忌,宿醉之后的极品嫂子与宅男小叔,上演活色生香视觉盛宴!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