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1章 干部之墓

    与圣教骑士团最后的战斗已经开始,伴随着黄泉等人的首攻之后,从南吴城过来的张命寒等人也加入了战场之中,此时此刻敬神大道上面已经躺满了六万具触目惊心的尸骨,圣教广场上面也是损失惨重。

    黄泉一个人几乎是掌控了全场的节奏,光芒所释放之处,大批大批的面具使徒们的身体被疯狂的贯穿。

    一道道的镭射穿梭在人群中,溅洒出一朵朵猩红的血花。

    地面上早已经是血流成河,黄泉纵身一跃,飞跃到了邪神雕像的肩膀上面,右腿狂甩,“刷刷刷…刷刷刷”一颗颗光弹疯狂的从天空中凶猛的飞射下来,冲射进入人群中激荡起一大股的爆裂。

    广场上面的大地更是被光弹无情的撕碎,一块块断桓残壁中夹杂着使徒们的尸体到处飞舞。

    那边的凯瞄准的目标是鬼公子,“砰砰砰!”提着灯笼的鬼公子甩动着手中的灯笼和凯的星辰臂铠不断的碰撞,双拳疯狂的冲击,一道燃烧的十字架“轰”的一声出现在鬼公子的面前,凯的双臂打在火焰上面,火花飞舞中,鬼公子圣遮跃动起来,手中的灯笼燃烧着,狠狠的凯甩下来。

    流星臂铠抵挡,燃烧的灯笼狠狠的打杂臂铠上面。

    “反震。”凯一声大吼,疯狂的火焰顿时从碰撞之处朝着四面八方喷射着燃烧。

    火焰之中,养天生一掌打破,他轻轻的跳跃,双膝狠狠的冲击在一名使徒的胸膛上,冲击的力量将他胸腔内的内脏全部震断,随后养天生一个转身,达摩掌猛地朝着前方推动,一大股掌风冲击出去的瞬间,“咕咕咕!”蛤蟆样子的苍狼跟随着掌风一起前进,掌风将一大群人冲散,苍狼的身体拧断着一个个人的脖颈在旋转着前进,“嘎嘎嘎”只听到一声声脖颈碎裂,苍狼落在地面,弯曲的双腿“破”的一下朝着后方一蹬。

    弹射的力量宛若炮弹打在两名使徒的胸膛上,一大股的鲜血顿时从他们的后背处冲击出来。

    暗灵身后银色的蜈蚣触须插入地面中支撑着他疯狂的接近着养天生,空中的他放眼看向全局,形势几乎是朝着替天这边一面倒。其中以黄泉的杀戮最为凶暴,“砰砰砰”广场上面随处可见光芒的爆炸和飞扬的使徒身体,暗灵朝着邪神雕像前进,一根根蜈蚣触须猛地从大地中拔出来,乱舞着朝着黄泉攻击过去。

    黄泉双掌合十,握着天丛云剑从邪神的肩膀上面冲刺下来。

    “他妈的,圣教骑士团永远不败!”暗灵朝着他冲刺,身后蜈蚣触须一根根狂舞。

    黄泉握着天丛云剑狠狠的一个乱斩,只听到一大片的撕裂声,蜈蚣触须被天丛云剑疯狂的斩断着,一股股银色的碎体在空中肆虐的充斥着,黄泉从碎体中冲刺到暗灵面前,右脚狠狠的甩向暗灵“光芒·光速踢!”闪光的右腿“嘭”的一声踢在暗灵的身体上面,暗灵带着一大团耀眼的光芒释放出一道光线飞舞出去,“嘭!”的一声直接落在了三四十米开外的地方。

    摇动着脑袋上面的灰尘,暗灵邪恶的咬紧牙齿“妈的,队长,快点来给我们帮忙啊。”

    广场上面尸横遍野,后方的敬神大道的出口,豺打的同样也是苦不堪言。

    霸气的战屠握着刑天战斧狠狠的一斩,豺拿着警棍抵挡住,“下!下!下!!!”斧刃与警棍激烈的震荡出一股股的火花,战屠加重着手臂上面的力气,压制着豺的双腿一点点的弯曲在地上。

    双臂上面猛地滋生出一根根豺狼的毛发,豺双臂释放出千斤之力。

    狠狠的将刑天战斧推向天空,豺就地一滚,战屠的战斧斩裂了大地后猛地朝着他滚去的地方一个横扫。

    双腿一弹射,豺敏捷的爬上了旁边的墙壁,随后双腿弯曲再次一个弹射,从空中朝着战屠冲刺过来。

    “狼嗅心经·無双技·狼牙棒!”

    手中的警棍上面“铮铮铮的突兀出来一根根的尖刺,凶猛攻去,逼近战屠的一刹那,战屠猛地举起手,“当”狼牙棒冲击在战屠的臂铠上面。

    “哈哈哈”战屠霸气的笑了笑,猛地一甩臂铠震开豺,随后拖回刑天战斧,奔跑着朝着豺斩过去。

    他双腿带风霸气十足,让豺的心中升腾起一股无力的感受,但是两人的生死现在都是如箭在弦,不得不发。

    双腿定在墙壁上面的豺双手猛地展开,粗暴的气浪冲破了全身的警服,战屠只看到他全身都生长出钢铁般坚固的黑狼毛发,“嗷呜!!”全身鬓毛的豺对着天空发出了一声高亢的狼啸,随后猛地冲刺过来,战屠一个挥斧斩空,豺的双爪则是狠狠的打在战屠的苍云战甲上面。

    “当…”战甲闪耀出一大片的火花,战屠胸膛一挺,第二次震开豺。

    在天空中翻滚的豺双手双脚全部都踏在虚空上面,随后上唇狠狠的咧了咧。

    “狼嗅心经·超必杀·狂狼。”

    猛地冲刺过来的他眨眼间到了战屠的身边,就像是一头黑狼的冲刺一口咬住了战屠的臂铠,战屠挥舞着手疯狂的甩动着,豺的身体被他的挥动带的在天空中不断的狂舞,“滋滋滋…”臂铠上面居然被豺咬出一道道的裂缝,随后只看到豺的牙齿狠狠的一紧,“乓乓乓”战屠的臂铠被咬成粉碎。

    牙齿直接陷入战屠的血肉之中,战屠不痛,反而豪爽的发出几声大笑“哈哈哈!”

    他将刑天战斧高高的扔向天空,随后一拳头打向了豺。

    豺松开牙齿几个翻滚躲过的瞬间,贴在墙壁上面,战屠突然身体一个加速,一拳狠狠的打在他的肚子上面,“嘭!!”墙壁爆发出无数的灰尘,战屠的鹰目瞪着豺说道“我可是苦练体术很久呢,别把我当一个野蛮人!”

    被战屠击中的豺只感觉到体内翻云蹈海的不舒服,随后战屠将他的身体高高的扔向天空。

    他自己也跟着飞到天空中,一把抓住刑天战斧,一板斧以战斧的侧面,狠狠的打在豺的脑袋上。

    “嘭!!!”致命攻击,豺脑袋被打破出一打血洞,浑身掉落在地上,双手双脚宛若受伤的野狼般的痉挛着。

    战屠落地,豺摇摇晃晃的站起来,凶恶的看着战屠,再次冲锋过来。

    “吼!”战屠鹰目一个凝缩,三成的帝皇系域气释放出来,面对如此的豺,三成的域气足矣,豺只看到大地上面的石板被帝皇系域气震得不断的掀翻过来,紧接着他抬起双臂,石板混合着使徒们的鲜血“砰砰砰砰”的不断打在他身上。

    “叮铃铃…”一声脆响,缠绕在战斧斧柄上面的链球扔出来。

    一根铁链飞向豺,链球将一块块石板从中心贯穿,直接缠绕在豺的腰肢上面。

    随后战屠握着刑天战斧“呼…呼…呼…”霸气的三个旋转后高高的跳起来。

    豺抬起头……

    “断头台!!!!!!!!!!!!!!!!!!”

    伴随着战屠一声的厉吼,刑天战斧直接“嘭”的一声从豺的脑门儿中心点斩下去,随后毫不留情的将豺的身体无情的剁成了两半,左半边尸体飞向了百米开外的地方,可见战屠一斧头的力量有多么的沉重,右边的尸体砸在墙壁上面,切口整齐,一击必杀,刑天战斧斩进大地地面,战屠傲然的站在斧头的旁边,萧瑟的昂起头“这一程葬送你,葬送的不错。”

    不远处,金熙真的双腿疾风骤雨不断的攻击着冥王,冥王单手接他的腿击,丝毫不惧。

    凶鳄齿一个翻转,刀背猛地插出去,打在金熙真的胸膛上面,痛的金熙真不断的后退。

    “我的对手可不是你啊”冥王杀意盎然的看着他。

    “废话少说。”金熙真身体弯曲在地上,两条长腿带着滚滚的风浪“呼呼”的扫起地上的一具具使徒们的尸体,八个三堂腿完毕,看着头顶上面漫天飞舞的死尸,金熙真跳跃上去,双腿“砰砰砰”一下下的踢在一具具的死尸身体上面,这些死尸带着腿击的力量,变成了人体炮弹不断的冲向冥王。

    “凶鳄齿的锋利,可比你想象的要强大太多。”

    冥王猛地挥舞出一刀,一刀将一具尸体完全的斩断两半,随后他长发狂舞,朝着尸体后方的金熙真攻击过去,一边奔跑一边挥舞着凶鳄齿将旁边过来的尸体全部拦腰斩断,金熙真看到冥王从尸体的缝隙中钻出来,双腿变成金色,锥心腿“刷刷刷”的踢动出去,“当当当当…”冥王握着凶鳄齿不断的抵挡着,眼神冷静,面容刚强,看到锥心腿的一个空隙,冥王迅捷的将凶鳄齿插进去,“滋滋…”刀刃一甩,顿时在金熙真的大腿上面留下两道伤口。

    双腿受伤的金熙真痛苦的一声呐喊,冥王踩着地面一个旋转到了他身后。

    手肘“嘭”的一声打在金熙真的脊梁骨上面,致使他脊梁骨撕裂般的疼痛。

    脑袋狠狠一撞在他的肩膀上面,致使金熙真双肩酸痛无力。

    将金熙真狠狠的顶出去,冥王化成了一道粉红的残影冲向金熙真。

    “地狱刀法·鬼之章·超必杀·乱葬狂舞斩。”

    缠绕着金熙真的那道粉色的旋风速度越来越快,第一开始在金熙真的肩部缠绕,在几秒后,一道粉色的飓风包裹着金熙真的全身都开始饶动起来,只露出一个头的金熙真,随着旋风中凶鳄齿的刀刃开始斩动,金熙真整张脸宛若在地狱中保守着煎熬一样变得非常的扭曲。

    “嚓嚓嚓…嚓嚓嚓…”在一道道的刀锋响声中,只看到一片片整整齐齐的肉从旋风中接二连三的飞舞出来。

    这是何等恐怖的景象?一个人只露出头全身被旋风包裹,从旋风中飞舞出来的肉全部都是切割的无比的工整,随着金熙真的嚎啕声一道高过一道,他身体的第444片肉飞舞出来,旋风开始停止,冥王握着凶鳄齿突击的闪出去,他用凶鳄齿叼起一块肉递向战屠“请你吃。”

    战屠毫不客气的一口,咀嚼着说道“有点酸。”

    而再看金熙真,无数的面具使徒活生生被吓死,因为他除了一个头之外,全身就剩下一具骨架,森森白骨上面一点点肉都没剩,被冥王切割的干干净净。

    “之所以能够切割这么多快可能是他腿比较长。”冥王暗暗的说道“我的地狱刀法马上就要进入地狱章了,到时候地狱十八层刀法,打的我儿子无心叫妈妈,替天4号,非我莫属。”

    长腿金熙真,最残忍的死法堪比凌迟,只看到他骨架一点点的倒下去,整个人直接死去。

    继刀宰和豺之后,圣教骑士团的第三名干部也死于天门替天,这些疯狗之手。

    敬神大道旁边建筑一间教堂里面,巨大的十字架在陈流年的前方散发着淡淡的神圣,周围的窗帘上面也染红了腥臭的鲜血,教堂里面放置着一排排的座位,听着身后开门的声音,陈流年的身体完全变成了鲜血,好似一条血蛇般的隐藏在座位上面,云旗右手抓着一颗大大的红色糖果冲进来,闻了闻空气中的香味,云旗关上了房门说道“你跑不掉的!”

    她如履薄冰的在地上小心翼翼的走动着,并没有注意到身后,一团红色的鲜血在涌动着。

    “唧唧唧唧”身后突然发出了蝙蝠的叫声,云旗吓得胸部一个弹跳,猛地转过身,狠狠的将红色糖果扔了出去,“嘭!”红色糖果的属性是爆炸,直接轰炸在血蝙蝠上面,将血蝙蝠炸成了一大股的血花,血花飞溅之中,陈流年的身体也从里面冲出来,对着云旗掐过来,云旗退后一步,陈流年的手刚好抓在她胸口的衣服上面,“嚓”的一声将她胸前的衣服抓碎,云旗低头一看,自己秘密的地方已经露出了大半个,又浑圆又散发着处女特殊的香味。

    脸上升腾起两朵红晕,云旗又羞又愤的不断退后“你们替天的人都是流氓。”

    “无语。”陈流年轻轻的站在椅子上面,扔掉衣服的碎片,耸耸肩的他脸上露出一根根血红的青筋。

    云旗摊开双手,两颗红色的糖果蹦跳出来,她狠狠的扔向陈流年,流年身后飞舞出两根鲜血触须,“砰砰”的将糖果打烂,但是面对的是女人,流年无论如何都保持着自己的绅士风度,他没有野蛮的进攻,两根触须伸出去缠绕住云旗的身体,将她举起来,“放开我…放开我呀!”云旗两条大白腿在天空中摆动着。

    “超能系糖果能力是吧?这能力很厉害,不过你没有开发完全,我不会对女人粗暴的,这跟我是不是吸血鬼没关系,男人就该如此,以一中舒服点的方式如何?”陈流年的身后猛地出现两道血翅,他冲上去,血翅将云旗的浑身都包裹住,随后他一把抱住她,舌头在她的脖颈上面舔了舔,张开嘴,露出两颗尖锐的牙齿,“噗滋”一声插进云旗的脖颈里面。

    XXXXXXX

    三名干部各有宿命,而敬神大道上面,小张和战屠等人混合,十多名替天成员踩着无数的面具使徒尸体朝着前方前进。

    “快完结了?”战屠看着圣教广场上面被吊打的干部们“这可有点没劲啊,刚猛的家伙都被你们干完了。”

    小张看着邪神雕像淡淡一笑“待会儿有我们受的,而且…对方的支援大军也到了。”

    “看断魂桥上面。”莎指着断魂桥上面道。

    此时此刻在断魂桥上面,布满了无数密密麻麻移动的黑影,他们几乎全部都是人类…

    但是,他们是实验的世间新品种,在世界政府机密的档案中,他们被称之为

    新人类!

    作者有话说:

    有一处笔误的地方,就是韩旋用的是剑,谢谢书友提醒。 谢谢大家支持,今天加字小爆发。

    【推荐阅读】深夜在酒吧门口捡到极品“女尸”,接回家之后发现她居然是自己的嫂子,夜深人静孤男寡女,难免擦枪走火但却越过了禁忌,宿醉之后的极品嫂子与宅男小叔,上演活色生香视觉盛宴!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