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4章 堕天使之首

    在敬神大道上面所有死亡面具使徒们的鲜血都从身体里面流干流尽,化成一缕缕的血水朝着邪神雕像不断的涌动过去,一声炸响,整座邪神雕像全部被鲜血包裹住,而让众人感觉到震撼的是,竟然没有一丁点的鲜血朝着外面飞溅。

    这尊邪神,是比陈流年还要贪婪的吸血鬼,将这些使徒们的鲜血全部吸收的干干净净。

    冥王严正以待的看着邪神雕像道“1号你刚刚那句话是什么意思?这破玩意儿我一个人就够了。”

    “别逞能!”小张的声音陡然提高,脸上出现前所未有的认真。

    “我刚刚在上面俯瞰了一下,这整座圣教广场,就是一个阵法,这些使徒的鲜血,就是邪神复活的血引,到底是什么样的神需要鲜血呢?毫无疑问,这尊神已经堕落到了炼狱之中,追求着极高的黑暗力量,一般像这种玩意儿的话通常都会非常强大,而他们的队长章司忍不惜以这样的代价来唤醒邪神,可见他对邪神的力量非常的崇敬。”

    众人听着小张的话,无一不感觉到毛骨悚然。

    这个世界上真的有神灵的存在吗?或者是,如果你相信,他们真的存在呢?

    “嘿!”战屠拍了拍小张的肩膀道“他心系着大家的安危,可能是太紧张了。”

    “不要太绷紧着心弦。”黄泉站在人群的最前方大衣飘舞的握紧拳头,他看着被鲜血包裹的雕像“就算是神,那我们就是诛神者,神也不是不可以战胜的对吧?猛虎还架不住群狼呢,更何况疯了会咬人的野狗。”

    身后的替天等人的脸上均是露出了一道道阴险的表情,他们太想要领教领教邪神的威力了。

    身后突然响起了一个女声“邪神,真的非常厉害。”

    众人一转头,只看到脖颈上面缠绕着纱布的云旗站在后方有些弱弱的说道“大家还是小心为妙。”

    骑士团干部?冥王拔刀就要砍,陈流年摁住他的手道“她现在已经不是干部了。”

    “那是啥?”冥王单纯的看着流年。

    “我的助理。”流年的手中不知道何时多了一杯红酒,他风度翩翩的说道“她心眼儿本来就不坏,调教调教的话也可以当天门的二线大哥的力量来使用,最重要的是!”流年抿了口红酒“我是一位绅士,不触碰底线的情况下,我不允许各位伤害女人,恕我直言,在场的各位,都是一群野蛮人。”

    助理?冥王、苍狼、凯等人全部都瞪大眼睛,花爷看着云旗的大胸用手比划支支吾吾道“有这么大的助理?”

    “是时候强制展示一下我替天靓仔的魅力了。”凯扭头看了看“谁有发膜来着?”

    养天生看到云旗猛然的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在自己被云旗抓住的时候,被她强行灌了一颗毒糖果,而云旗也是对养天生微微一笑,摊开手掌,一颗紫色的糖果蹦跳了出来,她扔给养天生“接着”,天生精准的抓住,想也没想就吞了下去,看着云旗的脸色也不免的缓和了一点点。

    小张走出人群一边说着“别闹”一边看着她“接纳你是流年的事,我不干涉,但是邪神怎么说?”

    “老妹儿,把知道的都说出来。”西城狱狼坐在几具尸体上面咀嚼着巧克力。

    云旗抬起头,看着被鲜血包裹的雕像道“这尊邪神的名字叫做——阿撒兹勒。”

    听到名字,小张和流年浑身一震,养天生和韩旋也对视了一眼,“不会吧?”韩旋‘啧啧啧’的赞叹着,凯收起了玩世不恭的气势,握着拳头抬起头,看着周围人的神情顿时紧张了起来,西城狱狼催促道“啥**玩意儿名字?俺不知道啊,老妹儿你继续别停啊。”

    “阿撒兹勒,八大堕天使之首。”小张缓缓的说道“他是第一位背叛的天使,使用的是元素力量,最强的则是暗之电的能力,兄弟们,我们碰到大麻烦了,这玩意儿我估计我们难啃。”

    “他怎么来的?”无心冷静的问道。

    “我也是道听途说,很多年前阿撒兹勒血统的人在世界政府里面工作,但是发现了某种机密,被当时世界政府的绝世高手夏侯鬼雄所封印,当时世界政府的总帅叫做封斩天,他命令夏侯鬼雄将阿撒兹勒封印在深海之中,十年前,章司忍将这尊雕像带了回来,并且从世界政府哪里知道了解除阿撒兹勒封印的方法,章司忍第一次实验过一次,他和大队长龙潮歌还有圣战骑士团所有的干部和圣教骑士团所有的干部,屠光了五万面具使徒,以血祭奠,让阿撒兹勒复苏过第一次,但是五万的鲜血无法让邪神全部苏醒过来,但是也苏醒了,两个团的干部几乎是全灭,不到三分钟的时间,只有龙大队长一个人撑着干掉了阿撒兹勒,但是当时,阿撒兹勒只有一半的力量。”

    云旗一口气说了这么多口渴的不行,莎给她扔了瓶水。

    喘息了几下的云旗继续道“所以,你们一定要小心,我当时直接被秒。”

    夏侯鬼雄、封斩天,小张看着陈流年“你知道吧?”

    “当时权力霸王的象征,谁不知道?”陈流年抱着手道“老怪物级别的,而且至今都没有传出死讯,听说封斩天也姓帝,为了习得一种功法改了名字,结果杀了自己的老师,如果真的是那种级别才能够干掉的邪神的话。”陈流年将红酒一饮而尽,瞪大眼睛“那我们得…万般小心了。”

    云旗的一番介绍没有让替天的人畏惧,反而更加激起了他们的血性。

    战屠站起来握紧刑天战斧“这个家伙肯定不知道替天的威名,弟兄们,剁了他。”

    “同意,尽全力打。”小张说完,身后的替天身上全部燃烧起一股狂热的战意。

    “收到。”他们集体铿锵有力的回答道。

    云旗在旁边有些吓到了,要知道当时所有的干部几乎都是怕得到处跑。

    或许这一刻他有些明白,黑帮的人与人之间也不能够划分等号,替天能够走到今天,那也不是一朝一夕。

    XXXXXXX

    堕天使之首响当当的名号并没有吓到替天。

    而在了解了这尊邪神雕像的过去之后,“轰”整座雕像突然浑然一震,黄泉带着一群人不断的撤退,以远观来更清楚的看着他的复苏,果然,包裹着邪神雕像的鲜血被邪神吸收的干干净净,他高达四十八米的身躯在缓缓的压缩着,一直到二十米的时候,“轟”的一个扇动,身后的十四只黑色的翅膀狠狠的一个扇动。

    “来了。”黄泉低下头,脸上认真劲十足,身后的替天集体点点头,一个个蓄势待发,如箭在弦!

    “哼哼哼…哼哼哼…”阿撒兹勒发出一声声的冷笑,他扭动着脖子,头顶上面的羊角闪耀着黑色的光芒,胸膛上面七个蛇头的眼睛闪耀出赤橙黄绿青蓝紫七种不同颜色的光芒,随后他僵硬的蠕动着双臂。冷笑声过后,阿撒兹勒竟然发出了章司忍的声音“你们这群笨蛋,知道了我的名号之后还不快点乖乖的撤退?我是圣教骑士团的队长章司忍啊,我现在已经和邪神融为一体了,因为在我将邪神带回来的时候,已经将灵魂给了他,换言之,我的体内就是阿撒兹勒的血统,阿撒兹勒,就是我!”

    云旗屈辱的抿着嘴“队长…你…”

    “上一次本来想要干掉龙潮歌那个碍事的家伙的,因为他背景太深知道的太多,但是却没想到一半的力量打不过龙潮歌,我的心理面,正好压抑着一口气呢,现在看到你们这群碍眼的家伙,正好来收拾收拾你们,解我心中苦大仇深!”阿撒兹勒静静的站在原地,全身升腾出一股股的黑烟。

    战屠挖了挖自己的耳朵,操起刑天战斧一声怒吼“他妈的这白痴的声音怎么这么刺耳?”

    “砍掉!”韩旋瞪大眼睛握着巨剑。

    “呜吼!!”随后战屠和韩旋爆发出一股高亢的呐喊,两人踩着地面朝着阿撒兹勒迅速的奔跑过去。

    “哼哼哼哼”阿撒兹勒再次发出几声冷笑“也好也好,就让你们这群愚蠢的人类,知道惹怒了神的后果。”

    “闭嘴!”,战屠握着刑天战斧几个旋转后随后高高的跳跃起来,一斧头狠狠的砍在地上

    “刑天战斧·撕裂风。”

    “嚓嚓嚓”一股股狂霸的斧风盘旋着怒吼着猛然的冲向了阿撒兹勒。

    韩旋的招式紧紧的跟随在战屠的其后,他猛烈的切斩着虚空,只看到巨剑锋利的剑刃不断的将虚空割裂出一道道的痕迹,随后韩旋将巨剑朝着前方狠狠的一个刺出,一道道的剑气疯狂的冲击。

    “嘭!”战屠的撕裂风狠狠的冲击在阿撒兹勒的身躯上面,狠然一个爆炸后,阿撒兹勒竟然毫发无伤。

    “砰砰砰砰”一道道的剑气打在阿撒兹勒的身躯上面,竟然无法撼动他分毫。

    卧槽!!!战屠和韩旋都瞪大了眼睛,两人的攻击第一次出现这样的情况,一股挫败感涌上两人的心头。

    身后的小张等人更是不可思议,如果说韩旋的攻击情有可原,那么战屠的攻击不可能没有伤害。

    “我很喜欢欣赏你们脸上那些震颤的表情,该我了。”

    十四只翅膀猛然的展起来,随后刮起一股霸道的狂风朝着前方扫过去

    “堕落天使·超圣入神·乱羽审判。”

    从狂风中一根根黑色的羽毛如刀般的飞射过来,战屠疯狂的瞪大着眼睛冲向一大片羽毛

    “少他妈给我洋洋得意!帝皇·巅峰·山河尽碎!”

    鹰目一个凝缩,今天最后一次的帝皇系域气“嘭”的一声炸裂出来…

    整个圣教广场浑然震颤,瞬间撕裂出上千条裂缝。

    一根根飞舞过来的黑色羽毛全部被震裂成粉碎。

    “去!!!”,战屠旋转着身躯,双手投掷,将刑天战斧狠狠的扔向了阿撒兹勒。

    刑天战斧上面带着巅峰级别的帝皇系域气,宛若被一团耀眼的火焰包裹…划破虚空…

    “神与人,怎能相提?”

    阿撒兹勒猛然的伸出右臂“堕落天使恶臂·力量虚无。”

    只看到阿撒兹勒猛然的抓住了刑天战斧,随后朝着天空一斩…

    “砰!!!”,只看到帝皇系域气完完全全的冲向了天空之中,带着一道道爆裂的恐怖气浪,将虚空直接撕裂出一个黑洞,耀眼的赤红色帝皇系域气更是直线的冲破了云层,轰炸出一个大洞!!!久久无法愈合!!

    【推荐阅读】深夜在酒吧门口捡到极品“女尸”,接回家之后发现她居然是自己的嫂子,夜深人静孤男寡女,难免擦枪走火但却越过了禁忌,宿醉之后的极品嫂子与宅男小叔,上演活色生香视觉盛宴!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