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0章 轩辕斩邪神

    穿梭在空中的天空极光射线速度奇快无比,带着一道道撕裂空气的声音疯狂的撞击在阿撒兹勒的身躯上面。

    “砰砰砰!”一道道的爆炸狠狠的攻袭在阿撒兹勒的身躯上面,激荡起滚滚的浓烟。

    而凯的深红之星的形态,明显让他释放出来的星辰射线的力量更加的刚强勇猛,几个爆裂中,阿撒兹勒的身体频频的后退,一边倒退一边怒吼出一道道的痛楚嚎啕,“你们这些挑衅神的威严的垃圾?有什么资格在我的面前作祟?”阿撒兹勒狂吼一声身躯爆发出滚滚的邪烟将身上的浓烟震散开,随后八只手臂全部都显现出来,“滋滋滋!”一道道的电光在他的手掌上面疯狂的闪耀着,“超圣入神·暗之电雷球”

    “嗖嗖嗖嗖…”八个雷球接二连三的纷纷的朝着凯攻击过去。

    “还想要故技重施,难道你还看不清楚现在守护大家的是谁吗?”

    天空中响起了一道格外霸道的龙啸声,随后“轰轰轰…”整整八道蟒粗的雷光从天空中狠狠的冲击下来。

    雷光冲击在暗之电的雷球上面,将一个个雷球震裂的不断的粉碎。

    “你们这帮愚蠢的渣滓。”阿撒兹勒一声怒吼,身后的十二翅“哗”的一声完全的展开,随后翅膀全部都折翼般的朝着前方狠狠的一甩,一道道的羽毛如刀狠狠的冲击过来,冥王的嘴角露出了一道狞笑“来吧宝贝,我就等着你呢!”

    握着凶鳄齿,冥王霸气的冲击出去。

    冲入乱羽之中,手中的凶鳄齿带着武烈的粉色刀锋,将一团团的羽毛不断的斩击成粉碎。

    随后冥王怒冲向前,双脚踩着一片片飞舞的羽毛飞速的滑翔,同时身体在冲刺的过程中被一股邪恶的气浪所包裹。

    “哈哈哈”他霸气的笑着,全身的黑烟涌动在身后变成了一张鬼神的脸,露出了邪恶狰狞的笑容。

    只看到冥王的身体在冲刺的过程中产生了巨大的变化,脖颈的后方长出两个脑袋,长发乱舞,四只手臂也在滚滚黑烟的涌动中生长出来,全部握着凶鳄齿,“当当当…”他将前方的羽毛全部都斩成碎片后,身体从羽阵中疯狂的冲刺出去

    “地狱刀法·鬼之章·超必杀·三头六臂阿修罗!”

    “还没完呢小可爱。”只看到阿修罗冥王疯狂的朝着地面坠落着。

    在落地的一瞬间,他的六把刀狠狠的斩击在地面上。

    “轰轰轰…”只看到一股股青黑色的烟雾在地面上疯狂的蔓延着,涌过阿撒兹勒的双腿,覆盖了广场十四米的范围。

    阿撒兹勒只感觉到在这些涌动的烟雾之下,隐藏着一股深深的危险。

    “地狱刀法·鬼之章·超奥义·地狱野兽鳄之食!”

    六刀宛若插入了地狱,伴随着冥王长发霸气的飞舞,大地上面青黑色的烟雾之中,“吼吼吼吼…”一头头由刀锋幻化而成的巨型鳄鱼狠狠的从青黑色的烟雾中冲腾出来,每一头鳄鱼都是庞大无比,身材粗壮,宛若巨龙般,大大的张开嘴巴,用刀锋牙齿在阿撒兹勒的十二翅上面疯狂的撕咬着,同时挥舞着刀锋般锋利的利爪,在十二翅上面狠狠的拍动中,阿撒兹勒浑身颤抖,痛楚的不断的呐喊着。

    在如此恐怖的招式的摧残下,阿撒兹勒的十二翅被噬咬的伤痕累累。

    落羽纷飞凋零,翅膀上面充斥着一道道的血痕和伤口,让阿撒兹勒看起来极其的狼狈。

    “砰砰砰砰”十多头冲刺出来的巨型鳄鱼全部都一头头的摔在地上,没入青黑色的烟雾之中。

    而阿撒兹勒身后的十二翅则是不断的滴落着鲜血,看起来有些像是被拔了毛的鸡。

    “你们这是对神灵最肮脏的亵渎!”

    阿撒兹勒一声怒吼,八臂上面全部涌动起来磁场力量,带着澎湃的风浪狠狠的朝着前方一个推动。

    “轰!”在磁场力量冲击出去的一瞬间,一把巨型的剑刃插入了磁场之中,几个搅动将磁场力量斩裂的力量全无。

    在韩旋握着巨剑冲刺过来的瞬间,战屠被阿罪猛然的扔向空中。

    “浪人剑法·奥义·独孤夜星!”

    看着前方的韩旋冲向自己,阿撒兹勒下意识的举起八只手臂抵挡,但是哪里想到韩旋的身体宛若和风融为一体,“嗖嗖嗖嗖”他的身体在风中释放出一道道残影镜像,让阿撒兹勒根本看不清楚本体的存在,反映过来的那一刻,韩旋已经跃过了八臂的抵挡,巨剑狠狠的插入了阿撒兹勒的身躯之中。

    一道五角星般的剑芒在阿撒兹勒的身躯上面蔓延开来…

    紧接着剑芒“刹”的一声没入了阿撒兹勒身体的血肉中,大股的鲜血顿时涌向了空中。

    他还没有来得及喊痛,只感觉到天空中传来致命的气息,抬起头朝着天空一看,果不其然。

    此时此刻在天空中闪耀着一片片耀眼的雷光,“啪啪啪”一股股的霹雳从雷光中疯狂的轰炸下来,轰然劈在刑天战斧上面,战屠像是一尊屠宰世间的天神,站在云层里面高高的举起着刑天战斧,在云层里可以模糊的看到,青龙巨型的身体在云朵中不断的翻涌卷动,那坚不可摧耀眼夺目的青龙之鳞,让阿撒兹勒在第一时间举起了自己的八只手臂。

    “滋滋滋滋”一股股的暗之电在手臂上面疯狂的涌动着。

    待刑天战斧已经完全被雷电彻底的包裹后,战屠苍云战甲身后的披风高高飞扬起来,他双瞳猛然的一个凝缩,从云层上面跃动下来的他握着闪耀着霹雳雷光的刑天战斧,一斧头…带着雷霆万钧势不可挡的霸气,狠狠的砍下去

    “统帅·奥义·天雷夺命斧!”

    刑天战斧狠狠的的斩击在虚空上面,下一刻爆发处一道长达二十米的巨型斧刃雷光,“滋滋滋滋”斧刃雷光劈斩落下的时候,虚空不断的被斩碎,那不可阻挡的霸气,那由战屠释放出来无法抵挡的力量,让阿撒兹勒直接有些慌神,他的八臂中不断的释放处一股股的暗之电的雷球,对着斧刃雷光不断的进攻,但是每一道暗之电雷球全部哦度被斧刃雷光的风浪撕裂的粉碎,眼看着危险已经到了自己的眼前,阿撒兹勒本能的想用十二翅来抵挡,但是十二翅遭遇冥王的攻击已经是伤痕累累。

    无奈之中,他八臂交叉,将自己的身体抵挡住。

    “嘭!!!”二十米的斧刃雷光狠狠的劈斩下来,带着一大股闪耀的雷光结结实实的斩击在八臂上面。

    “滋滋滋…滋滋滋”雷光在八只手臂上面疯狂的蔓延着,虽然左手能够吞噬元素,但是斧刃的霸道呢?撕裂般的风浪在阿撒兹勒的手臂上面飞速的旋转着,将的手臂上面的皮肤一点点的迅速的撕碎着,切割出一道道的鲜血裂缝,“不!!不!!”在斧刃雷光消散后,阿撒兹勒的八臂全部都无力的垂落下,在战屠凶猛有力的攻击中,他的八只手臂全部都受到了伤害。

    是的,阿撒兹勒虽然能够抵消力量和元素,但是却最害怕的就是锋利的武器。

    传说当年路西法就是用“冥神剑”迫使他完全的臣服。

    但是…堕天使毕竟是堕天使,虽然身体重伤,但是特殊的天使能力,让他的身体恢复能力极强。

    战屠、冥王、韩旋、凯四名战士将眼神全部看向了阿罪,罪的全身“轟”的腾升起一股剑气,转瞬间破空而起狠狠的冲刺到天空中,刹那间便进入了云层里面,而下方…四名战士仍然在不断的进攻着阿撒兹勒,牵制着他的星空,天空中有一团彩虹的光芒,剑光一个闪耀,阿罪进入了七彩的云层之中,随即天空中传来了一股神圣的剑气…

    “神剑轩辕?”阿撒兹勒一边抵挡一边惊骇的抬起头。

    轩辕剑…罪孽之审判的神剑,如果那轩辕剑对付邪恶的物种的话,伤害会乘倍乘倍的增加。

    而且…轩辕剑亦是神器之一,罪也是天门中唯一一个拥有神器的人。

    “轰轰轰…轰轰轰…”在罪启动了黑匣子释放出剑灵的时刻,阿撒兹勒头顶上面的天空中闪耀出大片大片的雷光,几乎所有的云朵都是充斥雷电在疯狂的涌动着,在云雾之中,青龙的身体腾云驾雾,不时伴随着阵阵低吼的龙啸,紧接着…一道锋利的剑光“破”的一声穿透了云雾照耀在阿撒兹勒的身躯上面!!!

    “不…不!!”阿撒兹勒恐惧的瞪大眼睛。

    “再给我一个机会,再给我一个机会!”这次是章司忍的声音。

    “香港,就到这里吧!!!!!!!!!!!!!”战屠爆发处一股高亢的呐喊,四名战士全部撤退!!

    从天空中照耀下来的剑光中,一声剑锋的冷肃声响起,随后一声龙吼,香港市民纷纷发出惊呼,因为他们看到一头巨大的青龙脑袋从雷云之中猛然的破开天空冲刺下来,“轟轟轟…”青龙的脑袋霸气无比,八根龙须在风中劲舞,两根龙角代表着血统的纯正,蓝色的鬓毛在龙颈上面肆意飘扬。

    青龙张开嘴巴,一道道的雷光狠狠的朝着阿撒兹勒攻击过去,“砰砰砰”的爆炸在他的脑袋上面,打的阿撒兹勒疼痛无比,头昏脑胀。

    而如果青龙本体的冰山一角足够震撼,那么让人无法忽视的,就是站在龙首上面的那个人。

    她的黑斗篷在风中猎猎卷动,大大作响,手中握着轩辕剑的她在和阿撒兹勒只剩下十五米的时候,她从龙首上面跳跃下来,轩辕剑朝前刺去,“嗡!”的一声,橙色的剑锋顿时将她的全身都包裹,在空中飞舞的阿罪看着下方的阿撒兹勒一声叹息“复苏,无法移动是你最大的败笔,但是不管你能不能够移动,只要天想要的地方,我都会竭尽全力的去争取,不管你是邪神,就算是真正的神,我也会打败你!”

    “轩辕剑·神剑天裁!”

    神器轩辕剑狠狠的刺在阿撒兹勒的头顶上面,一道剑锋从中心点无比锋利、彻彻底底的撕裂了下去,毫不留情的将阿撒兹勒一剑断开,阿撒兹勒的身躯中心爆发出一道道刺眼的剑光,他的身体在不断的碎裂,首先是八只手臂掉落在地上,变成了一块块的石头后随着风灰飞烟灭,紧接着是身后的十二翅,随着躯体的死亡一片片的掉落在地上。

    “天门…我已经将我的仇恨和怨灵告诉了我的伙伴,在今后的道路上面,你们逃不掉的。”

    “哈哈哈”阿撒兹勒最后发出一声张狂的大笑,身体从中心点撕裂开,被撕裂成两半的身躯宛若两座小山倒在了地上。

    战屠、凯、冥王、韩旋全部都静静的看着,脸上露出如释重负的表情。

    阿罪静静的落在了地面上,手中的轩辕剑带着逆剑浪疯狂的冲向天空,“砰砰砰”的爆发出一道道的天空回响后消散不见。

    风有些淡淡的微凉,冥王瘫软着身体坐在地上“哈哈哈哈”不断的傻笑着“打了一天一夜,太他妈的累了。”

    “赢了,好艰苦的战斗,是不是要反思一下我们的实力呢?往后…可都是这样的敌人!”战屠坐在刑天战斧上道。

    “嘿嘿嘿…庆功宴是不是该开了?”凯的话刚刚说完便倒头睡在了地上,直接呼呼大睡起来。

    韩旋有些羞涩的笑了笑,将巨剑插在大地上面依靠着剑柄,拿起酒葫芦昂起头,无奈的耸耸肩“没酒了。”

    阿撒兹勒的出现,的确让人深思,这是替天第一次全体联手起来打这种级别的怪物,如果不是个人实力够强的替天,估计很多战队来大他都是够呛,如战屠所言,越往后,可能像阿撒兹勒这样的敌人还有很多很多,那么每一次都要这样吗?答案是不可能的,唯一能够改变的,只有不断的让自己变得强大。

    主君时代,物竞天择,适者生存。

    阿撒兹勒的身体已经完全石化,阿罪手中拿着一个面具,抬起头看向前方,清晨的太阳打着一股蓬勃朝气从东方升起,风吹过来,阿罪斗篷里面的秀发一缕缕的散开,她打得过阿撒兹勒,但是不知道能不能够打得过比阿撒兹勒更加强大的人,比如龙潮歌,等级很重要,比等级更重要的是个人特色。

    如果替天没有足够强大的个人实力,或许他们,早就已经团灭了。

    “再见,天门帝国的阻碍,章司忍!”阿罪将章司忍的面具扔向前方朝阳的光芒中。

    她转过身,香港这座在阳光下的城市,似乎焕发着勃勃生机。

    空蝉庄园里面,苏逊看着这座城市从陌生到熟悉,到现在成为天门所用,红着眼睛同样一直没有休息的他伸出手,右手上面的王佐之戒,闪耀出它应该有的骄傲光芒…

    而当太阳完全升起的时候,实验岛的天空仿佛被驱散开了一道阴霾。

    这座隐藏着斑斑罪恶的岛屿,在今日终于大白天下,接受着阳光的洗礼

    小伙跟爷爷去山上打猎,居然看到了老鼠烧香,野猫拜庙,用人的尸体制成的雕像,半夜回到家,自己的生身母亲居然带着“人”追杀他,原因竟是爷爷对母亲行不轨之事!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