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2章 傲慢的将军

关灯
护眼
    赵太子露出了一股二世祖特有的傲慢笑容,他举起手轻轻的拍了拍。

    酒店顶楼上面的房间里面,走出了一名名身穿军绿色服装的军人们,他们全部都是武装状态。

    这些被赵太子高薪聘请原本打算代替圣战骑士团的雇佣兵们,此时将枪口对准了龙潮歌。

    龙潮歌白发轻舞,带着眼镜看起来有些斯文的他摇摇头“你应该非常的清楚,这些玩意儿奈何不了我。”

    “在你说出你老大名字的时候,我想我有必要让你复习一下,我是全球十大企业‘赵式控股’的继承者,现在也是名副其实的会长身份,有钱人嘛…总是把自己的生命看的非常的昂贵,毕竟钱可以决定一个人的贵重和轻贱,所以…”赵太子捂着胸口笑道“即便是这样的身份来邀请你,你也依然不答应吗?现在如果明悟的话,我可以破格的用你。”

    潮歌脸上的眼镜片闪耀出刺眼的白光。

    他想起来在孤儿院的那个雨夜,那个男人对着自己不断的招手。

    “双龙,你们愿意做他的家臣吗?”那个男人用浑厚的嗓音说道“在这之前,我要向你们介绍一下家臣是什么意思,一个家大业大的人,那么不仅仅需要管家,老一辈的人会为自己的后辈考虑,如果儿女厌武好文,那么就为会他聘请世界上各个领域的专家和教授,把他打造成一个对国家有用之才,如果他弃文好武,他不仅仅需要一个好的老师,一个男儿走出去,身边必须有几个结伴同行的人,风风雨雨共同经历,女人为友情可以付出眼泪,男人为友情可以付出生死。”

    那个男人抓住三个人的手,紧紧的放在一起“家臣的最终定义就是,这个家族愿意接受外姓人,会给你所有,但是你也要为你所守护的人,准备时时刻刻的付出性命。”

    “我们愿意!”龙潮歌和龙晨曦当初只是觉得好玩,带着一点儿戏大声的说道。

    在岁月中,他们才能够体会到“家臣”两个字有多么的沉重。

    而在龙潮歌和赵太子见面的时候,空蝉庄园里面的苏逊也和夏天也通着电话。

    “我之前以为龙潮歌是养天生的家臣,但是后来发现事情似乎并不是那样,双龙明显有着更加深厚的背景,家臣会对所守护的人称之为‘少主’,并且无论在那个环境都听命于他,效忠于他,之前养天生被他们骑士团抓住,从龙潮歌对待养天生的态度可以看到出来,那不是君臣之间的态度,反倒像是老友之间的感情。”

    “如此一来,养天生的身份基本可以确定。”南吴集团董事的办公室中,夏天坐在老板椅上面背对着镜头说道。

    “所以,双龙和养天生要除掉吗?”苏逊请示的问道。

    “交予你处置。”夏天略微带着心痛说道“哎…可叹,小苏,有没有另外一种方法可以让他们留下?”

    苏逊沉思了一番模棱两可的说道“话我不敢说满,我只能够说我尽量去尝试。”

    空港花园游乐园的顶层,一阵风的吹拂让龙潮歌从满满的回忆中回到了现实,面对赵太子的话,他只是很冷酷的笑了笑“是的,就算你有多么深厚和鲜明的背景,我的答案也不可能更改,我很感谢你如此的赏识我,也非常感恩你一而再再而三的邀请,但是在时代之中,与谁并肩前行,这至关重要,所以抱歉,我不是那个可以和你一起走的人。”

    再一次的拒绝,让赵太子额头上面的青筋一根根的冒出来。

    他红着眼睛面部神情扭曲,有些狰狞的笑道“那么你认为我会让你活着离开这里吗?”

    举起自己的右手,后方的雇佣兵们全部都是拿起了手中的机关枪。

    赵太子一边后退走进了摩天轮中,一边将小蛮揪起来,将手放在她他的脖颈上面“你既然过来了,就说明这个女孩儿至关重要吧?是吧,拒绝!!我他妈已经受够你的拒绝了!我要什么从来没有得到过?你在挑衅着太子的威严啊!!弟兄们,杀了他!!给我杀了他!”

    “大队长,不要管我,快点走!”小蛮大声的喊道。

    “叫,我他妈让你叫”赵太子气急败坏的从腰间掏出了一把匕首“龙潮歌,我说过我会让你知道得罪了太子爷是什么下场,现在…我就让你好好的看看。”他一边启动着摩天轮一边怒吼道“兄弟们,开枪,射杀他!”

    下方的雇佣兵们一脸狰狞的发出一声声的低吼,疯狂的扣动了手中的扳机。

    “哒哒哒”二十多雇佣兵同时的开火让密集的子弹顿时朝着龙潮歌撒去,同时摩天轮缓缓的转动起来。

    白色的大衣微微的一个飘动,龙潮歌摇摇头“你父亲,是杀掉藤惠老师的凶手,也是唯一一个有子嗣的人,冤冤相报何时了,我本来打算放过你,但是你自己既然想要挑起事端的话,我就成全你,也好让你彻底的断了这个念头。”

    话音刚落,那些扣动着扳机的雇佣兵全部都听到了耳边响起了一道拔剑声。

    随后他们看到一道白光“刷”的一声猛地挥舞出了夜枭剑,一道凶猛的白色剑锋将一颗颗子弹全部都切割成粉碎,纷纷扬扬的洒落了一地,紧接着白光迅猛的移动起来,直接杀入了人群中,雇佣兵们根本没有任何反抗的机会,一连排的人全部都一剑断喉,随后白光朝着另外一边飞舞过去,一剑挥舞过去,所有雇佣兵的双手“啪啪啪啪”的全部都被切断,断手处喷涌出一股股的鲜血,他们痛的全部都倒在地上,不断翻滚着发出一声声凄惨的嚎啕。

    “哗啦啦”龙潮歌站在前方握着滴落着鲜血的夜枭剑,一声轻叹“何苦呢?”

    摩天轮里面,赵太子看着自己重金聘请的人居然就这样简简单单的死掉,怒火攻心。

    手中的匕首高高的举起来,他对着小蛮的心脏狠狠的刺下来“你下去陪他们吧”

    龙潮歌一剑挥舞挥舞过来,“嗖”划破虚空的白色剑锋将赵太子和小蛮身处的那个糖果摩天轮斩断,几个旋转后直接从高空中掉落了下来,“啊…”摩天轮的转动让赵太子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拿着匕首的他在里面不断的到处撞击着,脑袋被撞的气晕八素的他疯狂的呐喊“我要杀掉你,我要杀掉你!!”

    随着摩天轮的坠落,龙潮歌也跟随着猛地冲刺了下去。

    在坠落的过程中,他直接打开门将小蛮一把扯出来,随后用力的关上门。

    “嘭!!!”摩天轮狠狠的从顶空摔了下来,在地上弹跳着转动,里面的赵太子遍体鳞伤。

    龙潮歌抱着小蛮轻轻的落地,解开了缠绕着小蛮的绳子,小蛮哭泣着一把抱住他“大队长,对不起,离开了你我都不知道去哪里了,你别丢下我,天涯海角我都要跟着你。”

    “哎哟哟,酸的我哟!”龙晨曦在旁边和妖泣捂住了眼睛。

    “往后的路很危险噢。”龙潮歌摸着她的脑袋温柔的说道。

    “不怕!”小蛮抬起头双手搂着他的脖子“就算前方是刀山火海,我也要跟着你。”

    温暖的露出笑容,龙潮歌点点头。

    前方,摩天轮的门被撞碎,赵太子的脑袋从里面露出来,捂着肚子的他脸上青一块紫一块不断的呕吐着,从摩天轮里面拖着断掉的左腿出来,几个人围住他,赵太子狼狈的抬起头,龙潮歌、龙晨曦、妖泣、小蛮四个人低着头看着他。

    “就这样吧!小龙。”龙晨曦看着他道“有些仇恨,在风中已经散去了。”

    “嗯”龙潮歌轻轻的点点头。、

    看着他们的眼神,赵太子捂住脸疯狂的呐喊道“不要这么看着我,从来都是我低头看着别人,我可是赵太子啊,可是无所不能的赵太子啊,我是赵式控股的会长,不允许你们这么看着我,你们滚开…全部都滚开…我可是赵太子啊!”,也不知道叫了多久,赵太子拿掉了遮挡着脸的手,抬起头,空旷的广场上面已经没有了龙潮歌等人的踪迹。

    肚子一阵翻云覆雨,赵太子继续的呕吐起来,在隐约间,他听到了不远处一个流浪歌手弹响了手中的吉他。

    悲情的旋律响起来的时候,香港这座城市,一盏盏的霓虹也闪亮了起来。

    龙潮歌回过头看着香港的天空“走了,香港…”

    XXXXXX

    (总算是流干了眼泪,总算习惯了残忍)山鹰之前去过的那个农家大院里面,一个姑娘画着不成熟的妆扮站在门口,对着每一个过路的男人露出了虚伪的笑容,房间里面,一个躺在病床上面的老人在咳嗽和神游中大声的喊道“山鹰啊,我儿子山鹰啊,你去哪里了?”

    (太阳每天都照常升起,在烂醉的清晨)海边的渔村,人们又在重新建设着属于自己的村庄,陈若水的房间里面的东西都铺上了一层灰尘,养天生穿过的衣服和涌过的东西,静静的躺在月光中。

    (像早前的天真梦想,被时光摧毁,再没什么能让我下跪,我们笑着灰飞烟灭)媚娘和雷翎管理的会所重新开张了,灯红酒绿之中,男人们大声的笑着,女人们开怀的大笑着,钞票在房间的灯光下面飞舞,酒水在谈笑风生间溅洒。

    (人如鸿毛,命若野草,无可救药,卑贱又骄傲。)敬神大道上面的那些尸体全部都被政府丢尽了焚烧炉里面,滚滚的黑烟,便是他们活在世间最后的宿命。

    (无所期待,无所乞讨,命运如刀,就让我来领教)

    养天生打开了苏逊给自己的信封,里面只有两张票,一张机票飞往南吴城,一张飞往…

    养天生淡淡一笑,站起来穿上了西装和皮鞋,站在镜子面前系好了脖颈上面的领带,他走出旅馆的时候,将那张飞往南吴城的机票重重的放在了桌子上面,拿起了另外一张,昂首阔步走出门。

    楼下没有管理员,走出旅馆的他看着这条街道,整条街道都是静悄悄的,只有路灯投射下来。

    寂寥无人,夜风轻柔,养天生已经明白,走在街道上面的他走出了十八米后,所有的路灯突然全部都关闭。

    从街道各个巷子里面,一群群骑着战马的骑士们手握着半月弯刀走出来,弯刀的刀光充满肃杀之气。

    “军师,谢谢你这么体面的送我最后一程,我与你的缘分,尽了。”

    养天生抬起头带着笑容朝着前方走去,十八名骑士在夜色的包裹中猛地冲刺出去“杀。”

    XXXXXXXXX

    同样一个人影寂寥的路口,龙潮歌站在车外道“东西都买好了吧?我们是晚上9.40的航班。”

    “都OK了,走吧,去机场里面调戏空乘MM”龙晨曦坐在副驾驶上面笑道。

    潮歌准备上车的时候,从后方的一个街道的阴影中响起了一个男人的声音“就这么走了吗?都不跟我告别一下?”

    准备进去的龙潮歌关上车门,点燃了一根香烟的他吐了一口

    “怎么道别?我都不知道现在称呼你,是圣魂骑士团的老大二队长,还是…”

    龙潮歌转过头…

    小伙跟爷爷去山上打猎,居然看到了老鼠烧香,野猫拜庙,用人的尸体制成的雕像,半夜回到家,自己的生身母亲居然带着“人”追杀他,原因竟是爷爷对母亲行不轨之事!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