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3章 香港晚安

    站在阴影里面的人露出一口白牙灿烂的笑了笑,他从口袋里面掏出一包七星。

    叼在嘴巴里面的他对着龙潮歌说道“你怎么称呼我都没关系,当初你成立圣魂骑士团的时候你就说过,这个骑士团只有我一个人,一直到现在,这个骑士团始终都是我一个人,不过…”他掏出打火机不断的擦着,擦了半天还是没有点燃,晃了晃,他无奈的耸耸肩“今天出门忘记加油了。”

    龙潮歌走了几步站到了光亮处,从口袋里面掏出一个黑色打火机。

    黑色打火机的图案是夜枭剑,抛过去,那人一把抓住。

    他把玩着打火机笑道“这个打火机从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你就在使用,这不是你的宝贝吗?”

    “送你了。”龙潮歌大方的说道“也算是给你一个纪念。”

    他要擦燃打火机的时候继续说道“不过,既然圣教骑士团和圣战骑士团都已经瓦解了,我的骑士团也没有存在的必要了吧?这么久的时间,我给你的情报也足够了,让你一直躲避着政府的追杀,把政府的第一手情报全部都慷慨的给你,至少在我这个职位,我觉得我做到问心无愧。”

    “当然,我也对你的那些所作所为很满意,并感激着。”龙潮歌点点头说道。

    他嘟着嘴巴翘起烟,大拇指“嚓”的一声将打火机点燃。

    火光闪耀而起,照亮了他那张脸。

    无声雀争霸令开始前,维多利亚港的酒店里面的那一夜…

    寇枭咀嚼着牛排说道“空蝉庄园哪里真的可惜,应该拿到的。”

    坐在他对面吃饭的人吃的很快,但是在不远处的沙发上面,放着一枚闪闪发光的警徽。

    火光闪耀,照亮着君越那张脸,他叼着烟邪魅一笑。

    狠狠的抽了几口烟,吐出浓浓的烟雾昂起头对着天空说道“毒蚕还是死的比较凄惨的,我一把火把他烧的干干净净,渣都没有剩下一点点,最让我提心吊胆的就是杀都摘星那次,差那么一点点就被苏逊发现了,就差那么一点点,不过我并不知道,苏逊到现在有没有发现我就是圣魂骑士团的队长,也许他已经发现了,但是没有对付我。”

    “什么人该杀,什么人不该杀,苏逊知道的非常的清楚。”龙潮歌说道。

    “我在无间的世界中行走着,但是我跟别的人不同,我很清楚在怎样的环境,我就应该是怎样的身份。”君越伸出手指着手背上面的激光疤痕说道“还记得这个吗?你亲手弄的,这里本来刺着骑士团的十字架标志。”

    “那已经是以前的事情了,人总是会在不同的年龄经历过不同的事情,过了那段岁月,惊天动地的事,也只是故事。”

    龙潮歌扔掉烟头,用脚拧了几圈后转过身“走了,以后没必要联系了。”

    君越也扔掉了香烟,将警帽摘下来,对着龙潮歌敬礼道“以前我没得选,现在我想要当一个好人,当一个警察,保家卫国,你说得对,我在24岁的时候是圣魂骑士团的队长,26岁我不一定是几年前的那个身份。”

    他从怀中拿出一份资料,资料上面盖着鲜红十字架的盖章。

    “圣魂骑士团唯一资料”

    “队长:君越”

    “成员:1人”

    “任务:潜入政府机关卧底。”

    用龙潮歌送给自己的打火机,君越将这份点燃,随后猛地抛向天空。

    “哗啦啦…”在风中烧毁残尽的火焰撕裂出一片片的灰烬。

    龙潮歌上了车去机场,君越转过身走向了城市,两人背道而驰。

    你在18岁那一年遇到的人,现在又在哪里呢?

    机场比婚礼现场见证了更多真挚的亲吻,医院的墙壁比十字架教堂聆听了更多的祷告,泥巴比西装承受着更多的友情,岁月比小偷从我们的身上拿走了更多的东西。

    香港…赤腊角机场…国际出发4号门…

    玛莎拉蒂停了下来,龙潮歌从车上下来的时候,在门口站着一个熟悉的身影,一身鲜亮的黑色西装,铮铮发亮的黑色皮鞋,梳理的一丝不苟的黑皮鞋,妖泣一看到他下意识的露出了敌意“大队长,是替天的人。”

    “不是,是自己人!”龙潮歌朝着他走过去“你终于还是如约而至的来了,我以为你会一直留在哪里。”

    养天生走过来带着苦涩的笑容过来和他用力的拥抱了一下“不想要知道我是怎么过来的吗?”

    “非常有兴趣。”龙潮歌一边走一边说道“现在,应该跟天门那边断的干干净净了吧。”

    养天生的眼中闪过一丝的悲伤“我本来是打算回到南吴城去的,没想到去的地方完全不一样。”

    一个小时之前…被张家十八骑围攻的街道上面。

    当鲁奇骑乘着战马奔腾到养天生面前举起弯刀的时候,养天生闭上眼睛。

    鲁奇的半月弯刀离他的脑袋只剩下一厘米的时候突然停止住,锋利的刀锋切碎了养天生的几根头发。

    天生睁开眼睛,只看到张家十八骑只是包围着自己,从后方,苏逊和张命寒两个人走了过来。

    小张带着一丝不舍的看着他“你背后的黑太阳骷髅刺青,已经彻底的消失了,包括你的替天令,我也已经拿回来销毁掉了,从此以后,替天没有你这个人,也没有你这么一号人物,我们会记得你,但是不会提起你。”

    “好长的时间,那时候天哥刚刚成立天将团的时候,我顺藤摸瓜的加入了进去,没有引起一丁点的怀疑,为你们做事,也是尽心尽力,后来我感觉在天将团里面发展路线不长,因为比起天将团,替天更为天哥重用,我去了替天,发展的很好,我也隐藏的很好,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怀疑和注意。”

    养天生的眼神带着无限的回忆道“真是一段美好的日子,我都跟你们有感情了,要我选,我也舍不得离开,但是却不得不离开,天门已经无法接纳我了,但是我现在还是天门的人,只要这一天还存在,军师的命令,我都会遵从。”

    “我只问一句。”苏逊看着养天生说道“卖了多少情报?”

    “我也只回答一下。”养天生带着笑容道“很多很多,多的我自己都数不过来。”

    “天哥的命令是放过你。”苏逊红着眼睛看着他道“就这样,别了。”

    说完,养天生只看到他带着小张和张家十八骑离开,转过身的苏逊用手捂着嘴“咳咳咳”用力的咳嗽着,养天生很想要伸出手去做点什么,看着他那疲惫的背影,养天生眨巴着眼睛站在原地不知道该往哪里走,眼前替天的那些人,就像是电影画面播放般的不断的出现在自己的眼前。

    在他的身后,一只手突然伸出手,放在养天生的背上,将他狠狠的朝着前面推动了一下。

    天生猛地转过头,身后空无一人,只剩下风在流动。

    他噙着眼裂别过头,朝着前方走去,背后一栋房屋的屋顶上面,邪男黄泉抱着手,静静的看着他的身影越走越远,垂下头黄泉的眼眶红了,但是还是带着笑容转过身,张开双手像是翱翔在风中在房顶上面行走着,邪男形态取消的他又露出了开心的笑容。其实他什么都知道,最痛的人,笑的最亲切。

    双层飞机上面,一行五人将安全带扣好后,养天生闭着眼睛低着头,睫毛上面仍然挂着泪水。

    他身边的龙潮歌用手机发送了一条短信“我们登机了。”

    “嗯,我在机场外面等着你们的。”那边的人回答道。

    “有个问题…”龙潮歌发送着信息问道“为什么要派遣血榜的杀手杀掉养天生。”

    “…”那边先是发来几个点,接着出现一句话。

    “他去了天门之后一条情报都没有给过我,我动摇了,不相信他,这件事情我会处理的,向他道歉的。”

    飞机的发动机响了起来,推了出去,在跑道上面滑行着。

    养天生啜泣着抬起头问道“还能够回去吗?我这一走…可能就再也回不去了。”

    “安,会忘记的,那些曾经的友人,都是我们日后的敌人。”龙潮歌将手放在他的肩头“时间都会把痛治愈的。”

    深深的低着头,他握着拳头弯曲着腰,在飞机飞上天的那一刻…

    决堤的眼泪喷涌而出……

    泪水,滴在那闪闪发光的皮鞋上。

    XXXXXX

    “军师,下一个目标是哪里?确定了吗?我们都迫不及待了。”破晓的海边,莎开朗的问道。

    “我们还要在香港呆上一段时间呢,下一个?不急不急!”苏逊笑着回答道。

    “我的大斧,已经饥渴难耐!”战屠光着膀子站在沙滩上面。

    “无论是哪里,该发生的还是会发生的,帝国的道路,不会就这样停止下来。”苏逊抬起头看着前方,微光乍起,他继续说道“不过最近韩国哪里非常的闹腾啊,这群吃着泡菜宇宙都是他们的国度,很是想要狠狠的收拾他们一番,帝国的大业,帝国的城墙,都需要我们一点点的铸造起来,我们既是时代的掌控者,又是时代的缔造者。”

    “你们觉得呢?”苏逊回过头淡淡一笑。

    太阳从东方升起,万丈光芒洒下来,包裹着他的和替天全体。

    XXXXXXXXXXXX

    经过长时间的飞行。

    日本!!!东京羽田国际机场…

    龙潮歌等人站在国际到达门外等了半天后,一辆辆的奔驰突然霸道的行驶过来,将所有的车全部都挤过来,一辆辆整整齐齐的停止后,门打开,一双双闪闪发光的黑皮鞋从里面踏出来,紧接着,一群群穿着西装的保镖们走过来,站在龙潮歌等人的面前,左手扣右手,全部都低下头。

    一辆莱斯莱斯的车门自己打开,神武辉耀从里面走下来。

    “辉耀!”龙晨曦露出了高兴的表情。

    “真的看到你们了…”神武辉耀顿时眼泪充斥眼眶,激动的走过来张开手抱住龙潮歌、龙晨曦、养天生。

    他有些泣不成声的说道“欢迎回家。”

    黑道学生7天门帝国

    第一卷《厄运长歌》(骑士团篇)

    终了。

    XXXXXXXXXXXXXXXXX

    第一卷终于写完了,于我而言,这是比较艰苦的一卷。

    为这一卷所付出的,所构思的,所想的,尽在不言中,这是黑七的开始,也是精彩的开始。

    就好像书里面的一样,我有太多的东西想要跟大家说,我想要告诉大家我有多么努力,多么辛苦,但是我知道,有些话,需要用实际的行动来表达,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是通过不努力、不辛苦就能够出现的。

    双龙没有进入天门的确是遗憾,拿早期的设定出来,他们就是为天门的新人而设定的,不过没关系,后面还有更多故事。

    天生的离去…我觉得够了,大家的心理面都有一个答案。

    再致谢那些一直支持地牢的人。

    最后,第一卷结束了。

    可是黑七的故事,才刚刚开始,弟兄们,越往后越激情噢。

    作者提示:

    由于新卷的构思和休息,11.27日停更休息,11.28日开始新卷。

    谢谢大家。

    小伙跟爷爷去山上打猎,居然看到了老鼠烧香,野猫拜庙,用人的尸体制成的雕像,半夜回到家,自己的生身母亲居然带着“人”追杀他,原因竟是爷爷对母亲行不轨之事!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