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6章 焰娲战斗团

    关闭掉耳机,安将臣看着他们遵守着秩序排着队一个一个的领取天山雪莲。

    待会日可能会做一些邪恶的事情,这群人本身就是重病求药,已经够可怜了,攻打昆仑山的事情,还是让他们少受到一点牵连,安将臣这样想着,又开始大声的指挥道“麻烦领取了天山雪莲的人都赶快离开这里吧,如此恶劣的环境,你想要让你们的家人挨饿受冻吗?”他一边喊着一边突然觉得有点像义工。

    还有些事情不得不做…安将臣低着头走向了那群老司机们。

    那个之前跟他搭话的人没认出他,一群老司机们叼着烟兴奋的看着那些貌美如花的神女们,安将臣走上前,不由分说,一把抓住一个老司机的衣领,高大的体型,魁梧的躯体,充斥着满身肌肉的身材,以及一份恶霸的气势,都让旁边的老司机震撼的倒退了一步,在烂斗篷的遮掩下,安将臣清清楚楚的说道“待会儿你们送这些人回去的时候,如果谁要敢在半路上面停车或者坐地起价的话,我就一个一个把你们揪出来,千刀万剐,不要以为你们进入了都市我就找不到你们,我虽然看不到你们的所作所为,但是我会一直关注这件事情,如果让我知道因为你们的原因导致病人死亡的话,如同…此墙!”

    安将臣的左拳挥舞出去的瞬间,一大股火热的硝烟在手臂上面卷动。

    随后左臂完全被超武装的域气充满,他一拳头“嘭”的一声狠狠的重击在旁边的一面墙壁上面。

    宛若蛟龙入海,气势磅礴,整面墙龟裂出一道道触目惊心的裂缝后,轰然倒塌、

    在空气中游动的尘埃和满地的碎块,让无数老司机的喉咙都是“咕咕”了两下,随后小鸡啄米的点头。

    紧接着,街道上面显得有些忙碌起来,一名名老司机就位,一个个的病人运送到了车上。

    车辆一辆辆的离开了绯火镇,最后一个男人走的时候对着安将臣鞠躬道“谢谢您了大兄弟。”

    “祝身体健康。”安将臣回了一个军礼,最后一辆车离开。

    “呼…”绯火镇一下子空旷了不少,夜风卷动着地上的一切尘埃在冷风中打着旋儿不断的转动着。

    还剩下三名神女,三朵天山雪莲,安将臣一步步的朝着神女们走过去,脚步缓慢,脸上带着对往事的无限回忆。

    还是记忆中的那个木筏,还是记忆中那张阴险的脸,他们曾经多次出现在自己的梦里,安将臣永远也不会忘记,那个人的木筏上拴着一根绳子,绳子绑着一双腿,他对着安将臣说道“哭?哭哭哭!就知道哭,你爹跟喝花酒的女人跑了,你娘懒得抚养你了,想要让你娘入土为安还是想要让她变成水鬼?你自己好好考虑考虑吧,200块,一分都少不了。”

    岸上站满了围观的人群,一个个都指指点点,说着一些大义凛然的话,看起来是颇有英雄气概,实则都是一些只会空口白话的懦夫,好事群众,安将臣跪在地上痛哭流涕道“叔,你把我娘给我吧,我没钱,我新衣服都买不起。”

    “没钱,没钱去借啊。”船夫点了旱烟道“我可告诉你,你娘快肿了啊,你得快点。”

    安将臣眨巴着眼睛问道“我把自己卖给你行不?”

    船夫想了想,这个小屁孩可以卖到那些干苦力的地方,那也是一笔钱呢,正要答应的时候,一个短发的男人从人群中走出来,他因为有些气氛,安将臣隐约在他胸口看到了一点红色的龙纹身,他叼着烟对着船夫勾勾手“你把船开过来。”

    “我说你谁啊?我凭什么要听你的?”船夫瞪大眼睛。

    “开过来!!!!”一声微微的低吼,湖泊被震撒出圈圈涟漪,船夫只感觉到一股霸王之气涌来,让自己有些眩晕。

    怀揣着一股不听话就会没有好下场的恐惧感,他拿着船桨把木筏停靠过来,到岸边的时候,短发男人突然一声吼“我他妈的让你…”“别打!”船夫捂住脸,半晌过后,他又睁开眼睛,那个短发男人掏出钱包道“换成我以前的脾气,我直接把你丢水里面去,但我现在有几个儿女了,我得树立点榜样,说话做事,得有点父亲的样子。”

    洒出钞票给他“把他娘还给他。”

    随后他又抽着钱,抽了半天干脆连钱包一起给了安将臣。

    挠着脑袋,他说道“这样,叔我这次出来喝点酒的,带的钱不多,也就几万块,你找个心肠好的人,把你娘的后事料理了一下,恩恩,就这样。”,随后他对旁边的一个男人说道“他妈的,游湖的兴致也没了,走,带我按摩去。”

    旁边的那个男人笑的眼睛眯成一条缝,他带着金丝眼镜,点点头后两人准备离开。

    安将臣紧紧的握着钱包,突然说道“两位叔叔,给我留个联系方式吧,我长大了来报答你们。”

    那个带着金丝眼镜的人转过身,走到安将臣面前,将一张名片给了他“有力气了,就来我这里做事吧。”

    安将臣看着名片上面的名字“环球国政董事·明镜。”

    也是日后安将臣才知道那个短发男人的名字,他叫做……夏宇。

    往事如同烈酒灼喉,烧在心头,化成一股激励的感受,或许是当初经历过这种事情,安将臣才对那些老司机们有一股后天形成的憎恨,不知不觉,他已经走到了神女的面前,抬起头,这张刚毅的脸上,挂着两道泪痕。

    神女微笑的表情也看着他变了,最后神女的笑容更加灿烂,伸出手将天山雪莲递给他。

    雪莲的光芒映照在安将臣的脸上,他微微一笑,猛地伸出手抓住了神女的手。

    神女一惊,想要变成天山雪莲的本体消散的时候,仙山云貂的兽油产生作用,她全身发软,浑身颤抖。

    旁边的神女们一看,手中捧着的天山雪莲也变成了灰烬片片凋零,自身更是宛若枯萎掉的雪莲,化成了一滩水。

    “放开我,请你放开我!”神女说话了,声音像风铃般的清澈,百灵鸟歌唱般的好听。

    “我…不会伤害你的。”安将臣言之凿凿肯定的说道“相信我。”

    神女惧怕的不断的挣扎,疯狂的摇头“你放开我…”

    “亲爱的安大炮!你干的漂亮,哥几个杀来了!哟吼!!!!”身后响了一道狂妄的声音。

    安将臣转过头,只看到巨大的圆月悬挂在绯火镇的天空,巨大圆月的映衬下,四名身影踩踏着虚空带着滞空力滑翔的冲刺过来,速度奇快,一看到还有更多人,神女更加的惧怕了“你放开我,一看你们就是那种坏到骨子里面的人。”

    这话让安将臣不高兴了“不是,我们怎么就坏了?我们也是奉命行事,姑娘你这么说我我不开心了。”

    “昆仑山,就交给我们修罗国的·焰娲战斗团吧,哈哈哈哈!”伴随着几声坠落声,四个人影全部都站在了绯火镇的屋顶上面,一片流云从月亮前方流逝过去的时候,巨大的月光耀眼的铺泄在地上。

    “啧啧啧,这就是神女吗?真漂亮啊…”说话的人蓝色牛仔裤黑帆布鞋黑夹克,左脸上面刻着一个无法去掉的刺青字。

    那个字是“殺。”

    他肩膀上面搭着一把战刀,双手放在上面悠闲的吹着口哨“大炮,神女的手软不软?我也想要捏捏看。”

    焰娲战斗团·杀道刀皇·绫罗。

    “咳咳咳”一个穿着白西装的混血男人拿着手绢捂着嘴巴咳嗽了几下,从屋顶上面轻飘飘的走下来,他白西装、金色的头发、蓝色的眼眸,全身散发着一种高贵的气势,脖颈上面,一只小小的镰鼬拖着尾巴不断的趴着,最后站在他的肩膀上面瞪大眼睛看着眼前的神女,“姑娘,你最好还是合作吧,不然…”他的嘴角露出一道邪笑“我就吃了你。”

    焰娲战斗团·高贵血族·离煌。

    网袜包裹着两条饱满白皙的双腿,她穿着低胸装,披着一剑红黑格子的衬衫,一头黄色的大波浪尽情的衬托着她妖娆的气势,“还没完呢?耽误的事情已经够长了,不合作的话就毁灭掉,浪费这么长的时间干嘛?”,说完她扫了扫自己的头发,在发丝飞舞中,一片片闪光隐藏在头发里面的刀片让人有些不寒而栗。

    焰娲战斗团·暗杀女·伊森。

    “你们不要把人家小姑娘吓到了,一个个凶的好像自己是人王一样,怎么,你们团长怎么没到?”安将臣问道。

    “团长大人正在修炼当中,还没有出关,你喜欢用的双生花儿也被秘密的派遣出去任务了,这次就让我们来辅助你安大将军吧,四宫主和“龙雀骑士团”还有几个小时就到,小美人儿…”绫罗双手吐着兽油,用绳索帮助了神女道“这绳索上面也有仙山云貂的兽游的噢,快点给我们带路,这茫茫昆仑山没人带路我找一年也找不到。”

    神女弱弱的问道“我想要回家。”

    “小姑娘,做好事情了,放你回山中去。”伊森点燃一根香烟酷酷的说道“你说是吗?”

    最后一个人腰间上面缠绕着绷带,胸口处纹着一个“三眼”的刺青,他穿着宽松的裤子,耳朵不断的蠕动着。

    黑发舞动中,他的眼睛上面缠绕着一圈绷带,听着各处的动静点点头。

    “哗啦啦…”全身穿着的红色大袍在风中烈烈飘响,如披风般飘舞着尽情卷动。

    焰娲战斗团·总参谋·神将躯·唐思悼。

    小伙跟爷爷去山上打猎,居然看到了老鼠烧香,野猫拜庙,用人的尸体制成的雕像,半夜回到家,自己的生身母亲居然带着“人”追杀他,原因竟是爷爷对母亲行不轨之事!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