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5章 东宫烟雨

关灯
护眼
    安将臣的话所想要表达的意思非常的清楚,要么将神器乖乖的拱手相送,还会留一条命给你,要么就是以残暴的方式斩尽杀绝,让昆仑神宫彻底的从这个世界上面消失。

    “还是那句话,因为你是我们皇子的挚爱,我多多少少还会对你带点尊重,不要把我们的尊重不当回事儿,就这样,我是一个喜怒无常的人,也奉劝你!不要过多时间考虑。”安将臣声音冰冷的说道。

    而就在此时,在远方的天空中再次闪耀起一道刺眼的金光。

    安将臣回过头一看“四宫主来了,他们的权利比我大,快点做决定。”

    慕遥其实很明白的知道,现在已经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了,真的已经一点点办法都没有了,之前还要让天门过来支援,但是现在飞舞出去的鸢鸟被消灭了,天门如何知道这件事情?这里就连卫星都无法探查,要想天门知道,除非夏天每天什么事情都不做专门盯着昆仑山,可是这不是扯淡吗?

    远方的金光越来越强盛,安将臣催促道“速度,速度,抓紧速度!”

    离煌叼着根香烟说道“已经这种地步了还看不出来我们想要放你一马?娘们儿果然就是娘们儿,优柔寡断,烦死了。”

    慕遥迟疑了半天,看着那些在火焰中被炙烤成黑炭的草犬们,再看着周围那些不同的眼神,她握了握拳头,终究还是小心翼翼的说道“神器给你们了,你们能够撤退吗?”

    “信誉这个词语,在我安将臣这里非常实用,你放心吧。”安将臣也面露诚挚的看着慕遥。

    “女君,你千万不要把神器给他们啊!”雪狼骑士团们首先发出了抗议的声音“且不说这些人如何的心狠手辣,咱们不能够这样将神器就拱手相送啊,神器不是守护着我们的安危的吗?现在正是运用神器的时候了,这个时候还不使用神器那要到什么时候?千万不要相信那个男人的一面之词。”

    绫罗插话道“你们就算用了神器,有多大的把握?”

    “事先警告,神将玺的主人是我。”唐思悼顺着绫罗的话紧跟着说道。

    这句话说的不光是在场的那些防线战士们集体的发愣,慕遥和三名魔女都是无比的震惊。

    带着强烈的好奇心,慕遥问道“你开玩笑吧?神将玺是我在昆仑山的万年冰缝里面找到的。”

    “哎呀我去!”安将臣的身体缩小到了正常,他转过身用力的跺跺脚,回过头一声怒吼“我说你能不能够快点?我告诉你…”他指着天空中说道“来的人是修罗国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权利的四大宫主,我现在我还能够作主,但是当他们到来以后,权利就全权交给他们了,到时候他们想要怎么样没有人可以阻止的,你丫的还想要听故事?能不能够果决一点?”

    可慕遥毕竟是一介女流,面对如此强大的修罗国,她也有些慌神和不知所措。

    唐思悼则是一副事不关己的语气说道“我来过昆仑山,不过不是这一块区域,那时候来这里找伏羲琴,却没想到遇到了世界政府的王将,光之游侠叶圣殇,他跟他的亲卫队们也正在找伏羲琴的下落,我因为在世界政府有赏金,便跟叶圣殇打了起来,也是在那场战斗中我丢了自己的神将玺,双眼也被叶圣殇弄瞎,如果不是仗着昆仑山的庞大隐藏着,我可能早死了,我在寒冷的冰窟里面蜷缩了三天三夜,一直到叶圣殇撤兵后我才离开。”

    他说的是真的,是两年前的事情,慕遥对这件事情印象很深。

    因为伏羲琴就是托他们两人的福,在打斗战场的一座冰山下面找到。

    看来他说的是真的,慕遥暗暗思忖着,随后抬起头观察着防线战士们的反映,雪狼骑士团是想要战斗的,但是飞刀族、鸢妖们,脸上都是流露着一种恐惧感,是呀!任谁都能够看得出来,现在反抗只能够有一个下场,那就是死,在这样战斗团、大将、骑士团的面前,可能只有超大的帮会和主君能够抗衡。

    “我答应你!”慕遥抬起头在无数惊讶的目光中看着安将臣说道“我答应你,神器给你。”

    鸢鸟和飞刀族们都是露出了如释重负的表情,雪狼骑士团亢奋的不断的呐喊。

    身后的春夏秋三魔女走上来看着慕遥,秋摘月抿着嘴唇道“女君,你真的要这样做吗?”

    “识大体,像个王的样子。”安将臣点点头欣赏的看着慕遥“比起那些小家子气的君王,已经好很多了。”

    “除了拱手相送,还能够怎样呢?”慕遥的脸上、心中、口里都十分的苦涩。

    “女君你动摇了!”夏语嫣紧紧的抱着包裹着的伏羲琴有些愤怒道“我们不怕死,我们可以战斗的。”

    慕遥仿佛是用光了全身力气,身体一软直接跪在地上,低着头道“我是君,一个民,也是我的子民,我要为他们着想,哪里有君王在这种时刻把人民往水深火热推的?让他们去送死的?罢了…都罢了…主君时代,不走也好。”

    雪狼骑士团的团长仰起头“哈哈哈哈”对着天空不断的大笑着。

    他的眼中带着眼泪,将战刀扔在地上,他笑着说道“讽刺啊,神器为守护我们而生,现在却为保命而送,讽刺啊…”

    “大姑娘家家的待秀闺中,看到的都是一些目光短浅的风景,稍微有点浪漫便不可自拔,自古以来女儿不上战场,女子不从将,千古之训到今日也是有迹可循的,令我意想不到的是,慕遥如此气度非凡,目光长远,厉害。”

    唐思悼说完嘴角露出一丝妖媚笑容“搞不好,日后就是我们的国母。”

    XXXXXXX

    安将臣看向天空中,对着慕遥说道“我暂时知道你的心意了,宫主来了,我要去汇报情报。”

    从不远处的天空中,四头巨型的皇家狮鹫脖颈上面缠绕着一根纯金的绳索,巨大的秃鹫翅膀展翅飞舞在空中,在四根金绳索的后方,衔接着一架纯金的曼哈顿马车,马车旁边两个巨大的金轮在天空中滚动时溅洒出一道道的金光,在马车上面只坐着一个人,全身穿着赤色血红的大袍,肤色惨白,双眸如黑月般深沉闪耀,嘴唇如彼岸花般樱红。

    这个人…就是曾经在凤凰城和萧沧海见面的人。

    伴随着他的到来,天空中的飞龙骑士团催动着胯下的金甲飞龙整整齐齐的在两边夹道排列欢迎。

    皇家狮鹫停止了移动,只剩下展翅,金色马车悬浮在空中,上面的人缓缓的站起来,她的眼神投射下来的时候,让那些鸢鸟们想起了地狱中的审死官。

    “低等生物,不配出现在我面前。”此人轻蔑的冷笑,随即瞳孔狠狠的一个收缩。

    昆仑山南山之巅的天空中突然完全变得漆黑,天空之上一只眼睛猛然的睁开,十分渗人。

    而地上,凡是看着天空中宛若冥王之瞳的鸢鸟们,全部都捂着心脏蹲在地上,痛苦的尖啸着。

    慕遥大声的说道“这位就是宫主吗?安将军,告诉他,昆仑山同意和谈和赔礼。”

    “东宫大人请息怒!”安将臣“嘭”的一声踏着虚空冲刺了上去,到了马车旁边后,他打开门走了进去,在她的耳旁不断的诉说着什么东西,那人听的不断的点头,脸上的怒气缓缓的消散,天空的黑色双眼消散,地上的鸢鸟们这才舒服的长叹一口气,“好强。”三名魔女都是震撼的看着他。

    “介绍一下,修罗国四大宫主之一,东宫烟雨。”绫罗对着慕遥说道“咦?其余三位宫主呢?”

    “这样,大致情况我已经懂了。”听了安将臣的介绍后,东宫烟雨坐了下来“西宫他们就在周边,以免到时候出现什么差错,你下去告诉慕遥,条件我答应。”

    安将臣点点头,转过身准备下去的时候,东宫烟雨突然叫住他“将臣。”

    “在。”安将臣停止住脚步,投以疑惑的眼神。

    “……………………”东宫烟雨在说话的时候嘴角弯起,露出一丝诡笑,让她右眼的那颗血痣更显猩红。

    听完她的命令,安将臣楞了一下,尽管内心波涛汹涌般的震撼,但是他还是用力的点点头“遵命。”

    回到战场的时候,慕遥的左手拿着用布包裹的伏羲琴和用黄色布包裹的神将玺“这两样就是神器。”

    将宫主的意思向焰娲战斗团传达后,安将臣说道“让秋摘月把两样神器送过来吧。”

    “我能够相信你吗?”慕遥认真的看着他,事关昆仑神宫的安危,她不敢冒险。

    “可…以!”安将臣拖音了一下说道。

    “秋,送过去,危机就解除了。”慕遥将伏羲琴和神将玺交给秋摘月,秋摘月踏着雪走向安将臣等人。

    安将臣也走上去带着笑容说道“这么漂亮的妹子亲自送过来真的是太谢谢了。”他伸出手接过神器后,突然对着秋摘月挑了一下眉毛“赶紧逃!”

    “你说什么?”秋摘月一愣,在安将臣的身后,一声拔刀声响起。

    随后只看到一道雷影闪过来,一把刀刃上面雕刻着‘雷震子图案的刀刃“嚓”的一声狠狠的插进秋摘月的肚子里面。

    全场震惊中,绫罗带着邪笑狠狠的将刀刃再捅进去…

    “唔”秋摘月全身一震,一口鲜血喷洒在安将臣那张面无表情的脸上…

    一个俏寡妇给小伙寄了一封信,半夜让小伙去她家里吃饭,完事之后把她男人的奔驰给了他开,无巧不巧的在路上又遇到了一个搭车的嫩乳妹子,这妹子上车之后的举动让他难以自持,更多宅男福利点击……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