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7章 凛冽的寒霜-毁灭

    南山之巅上面,此时此刻一头头的金甲飞龙口中含着火焰对着天空不断的发出狂吼,原本在空中肆意飞舞,口吐狂炎的金甲飞龙们现在已经全部到了地面上,三足金龙爪疯狂的踩踏着下方鸢鸟、飞刀族们的尸体,上面的黄金龙骑士们也是旋转着手中的十字追星枪,看到还有没有断气的就狠狠的来上一枪,手段极其的残忍。

    “还想要看吗?再怎么看都是难以逃脱的、覆灭的结果。”安将臣看着慕遥说道。

    慕遥回过头,此时此刻那纯净的眼神中,是一股让人感觉到恐惧的愤怒,是一种深入骨髓的痛恨,那股恨意,仿佛包裹着慕遥的骨髓,滋生在身体的各处,那种恨,仿佛如同一根根的银针扎在她的心脏上面,拔不出、抽不尽。

    这是安将臣第一次看到这种眼神,也是让他比较难忘的一个眼神。

    飞刀族已经全军覆没,他们被绫罗的刀锋霹雳军全部斩杀的干干净净,金甲飞龙们低下头咬着他们的尸体,昂起头将一具具的尸体不断的吞咽进入自己的肚子里面,黄金龙骑士们则是用十字追星枪扎进他们的眼珠里面,对着旁边的同伴大声的说道“这些鹰眼都是好东西啊,听说吃了的话一辈子都不会近视,能够让自己的视力得到大幅度的提高呢。”

    雪狼骑士团是被灭族比较惨的一个,他们或者被金甲飞龙的火焰灼烧而死,或者被疾风镰鼬吃掉,焦炭、白骨…这些就是几分钟前还在怒吼的骑士们的最后下场。

    鸢妖覆灭,无人埋葬,天空飘雪,只剩上天。

    前方的战场中,春落花的箫声刚刚响起就被打断,紫瞳紫发、手如恶魔的伊森单手将春落花举起来,嘴角露出一股罕见的野蛮笑容“你要吹什么?春花秋月还是风花雪月?我告诉你…你这套玩意儿对我来说没有任何用处。”

    另外一处,空气中流动着一股股的破音,夏语嫣手中的琵琶发出一道道激烈的响声。

    “砰砰砰……”一团团的音浪在唐思悼的身边不断的爆炸开来。

    他的赤红长袍在风中舞动,唐思悼在爆破的音浪中带着一道道的镜像残影闪避着。

    夏语嫣见无法攻破他的移动,手指在琵琶上面舞动的力量更盛、速度更快,“砰砰砰…”琵琶的音曲再次上了一个层次,更大凶猛的爆炸在唐思悼的身边疯狂的爆裂。

    唐思悼双手插在长袍中从烟雾中走出来“你弹的是《十面埋伏》吧?好曲好曲…能够有如此的音乐天赋,你应该在奥地利音乐圣殿里面为世界上面的人们带来福音,而不是在这里用琵琶来杀人,可叹,可叹,这个世界上又少了一个天才。”

    紧接着他露出欣赏的笑容“听你的音曲,虽然危险,但是去不是一番韵味,自古以来文人雅士都喜欢在风花雪月面前卖弄风骚,可想而知,你一定是一个漂亮的女孩儿,哎…可叹…可叹!”

    他一连说了四个可叹,脸上也的确露出了惋惜的神情。

    “时代在走,英雄在流,这个世界自古以来就是成王败寇,我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说过今日的英雄便是明日的狗熊,你的春夏秋冬在华夏国之王战役上面的确是很强的啊,面对战神猩猩也丝毫不逊色,只可惜若今日对上猩猩,可能也不是往日,大幕拉起,大幕关闭,今日事,明日故事。”

    安将臣拍了拍慕遥的肩膀,意味深长的说了一番话。

    他的眼神随即变得无比的凶狠,对着前方发出了一声高亢的呐喊“弟兄们,灭!神宫!”

    “是!安将军!”在地上走动的飞龙骑士团全部都举起了十字追星枪振臂高呼,随后金甲飞龙“哗哗哗”的开始扑腾起自己的翅膀,一头又一头带着霸道的呐喊展翅飞空,飞龙骑士团们开始朝着前方那些悬空的巨石移动过去,紧接着…开始毁灭!

    伴随着一声声霸道的龙吟在空中高亢的响起,一团团的火焰劲猛而有力的喷射下来,冲击在巨石上面,将上面一栋栋居住的建筑轰炸成稀巴烂,“轰隆隆…轰隆隆…”滚滚的火焰在巨石上面沸腾冲击,将一块块的巨石不断的轰烈出一条条的裂缝,只听到天空中响起了一声声汹涌的爆炸声,几块巨石率先完全粉碎,化成碎石悬浮在天空中。

    百条金甲飞龙开始在天空中缓缓的散开,各自喷射着汹涌巨大的火焰,对着下方疯狂的喷射。

    “献给我吧!”伊森的手爪狠狠的冲击出去,直接冲刺进入春落花的胸膛之中,握住春落花的心脏,春落花痛苦的面露难色,她感受着心脏的跳动,带着狂笑说道“跳跃力好强的心脏啊,我好喜欢啊,果然在昆仑山这种冰天雪地中生活的话,人体的抗性也会变得十分的强大呢,魔女?我呸!”

    她一边将心脏朝着外抽、一边对着春落花说道“主君时代的路就到这儿了小姑娘,在梦里去回味上一个新时代吧。”

    一股鲜血喷射而出,伊森握着春落花的心脏,直接将她的尸体扔在地上。

    她的舌头,宛若蜥蜴般的伸出来,在心脏上面慢慢的舔动着,随后舌头卷住心脏,直接一口生吞进入了自己的肚子里面。

    “春!!!”旁边的夏语嫣发出了一声声嘶力竭的呐喊,弹奏琵琶的速度越来越快。

    唐思悼尽管惋惜但是也无可奈何,前方痛苦难耐的夏语嫣几根手指弹奏出一个爆音,只看到一大股的朝着唐思悼狠狠的冲刺过去,“嘭!”的一声,在爆音冲刺到唐思悼身体上面的时候,一大股的圣光猛然的升腾起来。

    “神将躯?”夏语嫣一惊,只看到一大股的圣光朝着自己冲刺过来。

    “啪啪啪啪…”琵琶上面的弦顿时全部崩断,夏语嫣吐出一口鲜血,倒在了地上。

    吃着上半身,穿着赤红大袍的唐思悼走到夏语嫣的身边,低着头看着她,南山之巅上面的风很大,吹的思悼的头发不断的拍打着自己的脸颊,他从琵琶上面硬生生的扯下来一根弦,随后找到了夏语嫣的脖颈,将弦一下一下的缠绕在她的脖颈上面。

    狠狠一拉之时,夏语嫣浑身痉挛般的颤抖,瞪大的瞳孔里面,只看到一股股的鲜血涌出,充满了瞳孔内部。

    “幸好我看不到,我猜你现在的样子肯定很痛苦。”唐思悼的力量在一点点的加强。

    瞪大瞳孔,双腿停止弹动,唐思悼将琴弦取下来,在地上摸索了几下后将手掌放在她的脸上,将她瞪大的眼睛轻轻的遮住。

    随后他从地上捧起一团白雪,手心张开,“簌簌…”白雪从他的手心中坠落,洒在夏语嫣的尸体上面。

    “春!!!夏!!!”慕遥大声的呐喊着,又是两名挚友的离去,怎能够让她不感到心痛?她却…只能够感受到从眼眶里面不断流淌出来的眼泪!

    苍天啊…昆仑山的山神啊…求求你了!让眼前的这一切全部都停止吧,如果我还活着…如果我会活着…

    慕遥睁开双眼,满眼血红,她微微的抬起头,将眼前所有人的样貌全部都记下来,将他们的脸全部都深深的刻在自己的心脏上面,她张开嘴巴,用力的咬破了自己的嘴唇,如果这一次能够活下去的话,她会变得无比的强大,她会将这些人…将这些可恶的人…全部都一个不剩的全部杀掉!!全部!!!!

    站在他身边的离煌垂下眼睛看着她“这么大的杀气,看来你恨我们恨得不轻啊。”

    随着飞龙骑士团进入昆仑峰进行毁灭,安将臣也东宫烟雨前去昆仑神宫去亲自接明迦,看守慕遥的事情就交给了离煌,反正他也没出多少力气,这次任务最轻松的就是离煌了。

    “上天有好生之德,我们今天怎么对待别人,明天就会被别人怎么对待。”离煌说道。

    “知道你们还如此的赶尽杀绝?”慕遥恨恨的说道。

    “我们不杀你们,你们就会杀掉我们,杀与杀,为的只是在时代中生存下去,当然,我们不是时代的神,更不是时代的主宰,我们就是一群生活在主君时代残影之下的鬣狗,一条鬣狗想要当人的话,就得杀掉人,我们的信仰不同,所拥有的思维也不同,其实都不过…是在做着自己觉得正确的事情。”

    他从口袋里面将手绢掏出来,擦干净自己的双手“宫主留下了一个任务,现在该完成了。”

    说完离煌的双眼变得无比的凶狠,他右腿朝前撞击在慕遥的胸膛上面,将她压制在地上,双手猛然的伸出来,直接掐住了慕遥的脖颈,力量……一点点的汇聚…变强!

    “我可以一刀捅死你,也可以选择慢慢折磨你!这就是主君时代!最残酷的法则!弱者!就是强者的玩偶!!”

    “哈哈哈哈…”离煌咧开嘴疯狂的大笑起来,双手掐着慕遥的脖颈也越来越用力。

    慕遥的一张脸憋成了酱紫色,双腿在地上不断的蹬着地面,喉咙里面的呻吟声在由高到低。

    离煌的笑声越来越高,就在慕遥坚持不住的时候…南山之巅的上山道路上面,一个疯狂旋转的轮胎溅洒出一大片的雪花。

    上面带着头盔身穿蛇鳞制成黑风衣的男人不断的拧动着右手。

    一声发动机的声音响起,离煌惊骇的转过头。

    “嘭!!!!!!!”一辆紫焰哈雷携带着滚滚雪花冲刺上来。

    “呜呜呜…”紫焰哈雷一个凶狠的龙抬头,“嘭”的一下狠狠的冲击在离煌的身体上面…

    “干…”被轮胎刮掉帮脑袋头发、伤了半个脑袋和身体的离煌吐着鲜血被撞飞了出去…

    一个俏寡妇给小伙寄了一封信,半夜让小伙去她家里吃饭,完事之后把她男人的奔驰给了他开,无巧不巧的在路上又遇到了一个搭车的嫩乳妹子,这妹子上车之后的举动让他难以自持,更多宅男福利点击……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