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8章 寒冬的曙光

关灯
护眼
    被紫焰哈雷摩托车撞飞出去的离煌狠狠的摔倒在地上,立马一个鲤鱼打挺站起来。

    “噢呵?”绫罗带着杀意密布的眼神转过头“都到这么最终的时刻了,谁还想要出来…”

    看到来人后,绫罗直接将后半句话全部都吞了下去,同时憨笑的不断倒退,狂妄的语气也变成了不可思议“卧槽,我他妈肯定是眼花了对吧?这一定是幻觉!这一定是幻觉!”,他在说话的时候,脸上的肉在不断的扭动着,让脸上那个‘殺’字扭曲到一起,不是绫罗害怕,而是看到眼前这个人,真的有一种发自内心的恐惧。

    紫焰哈雷摩托车停在慕遥的前面,上面的那个人带着头盔侧过头看着她。

    “你是谁?”慕遥好不容易喘息过来一口气凝眉道“为什么要救我?”

    “你就是慕遥?”说话的人声音中仿佛蕴藏着一把利剑,极其具有穿透力,头盔挡着他的脸看不清楚,不过慕遥感觉他的眼睛一直在盯着自己看,观察了半点,他点点头“的确是个美人胚子,面孔和气质都是无可复制的,只可惜,这样的美人儿世间之人无福消受了。”

    离煌不停的摩擦着自己的脑袋疼的龇牙咧嘴。

    脖颈上面的疾风镰鼬看到主人受到欺负,立马从跳跃下来,尾巴“刷”的一声变成镰刀,撑起身体张牙舞爪的看着眼前的人,似乎有大干一场的**。

    摘掉头盔,一头酷炫的黑发随着他摇摆的脑袋在风中狂舞,转过头,一双带着无穷故事般深沉的双眼朝着前方看去,他的脸上有一道深深的十字架伤疤,近看的话会看到伤疤的中心刺青着一把权杖,戴上黑墨镜,他从摩托车上面走了下来,昂贵之际的蛇鳞大衣合身的穿着身上,里面穿着黑色背心,一条简单的黑色休闲裤。

    双手插进裤兜里面,他黑发朝上飘起来看着疾风镰鼬“小东西?你想要对我动手?”

    疾风镰鼬看到他胸口微微露出来的象神刺青,凶恶的眼神顿时变得呆萌呆萌的,对着他单纯的眨了眨眼睛,随后肉肉的小手掌用力的拍打了一下,对着男人深深的鞠躬后,害怕的逃回到了离煌的脖颈上面,浑身被吓得瑟瑟发抖。

    疾风镰鼬,SSS级生物,竟然被一个小小的刺青吓到。

    伊森走到离煌的身边道“忍着吧,你敢对他动手?这可是世界政府最高权力八大王将之一的高爵王将啊。”

    离煌苦笑着说道“刚刚一肚子火但是看到他后还是让我冷静了下来,绫罗。”离煌大声的说道“你脸上的刺青就是他刺下来的吧?这可是你的老朋友啊,虽然你没有在监狱岛服刑,不打个招呼吗?”

    打你妈…绫罗暗骂了一身,带着尴尬的笑容看着高爵道“高王将,我就说昆仑山上面这风真是大,怎么连您都吹来了。”

    “绫罗?你不是应该在天空监狱所服刑着吗?你是怎么跑出来?”高爵说完后摇摇头“啧,四个通缉犯,按道理说我是不该坐视不管的,不过这次我过来有要事在身,你们几个是想要让我当作没看到,还是跟我玩玩?”

    “睁眼闭眼嘛!”伊森爱慕的看着他“咱们也不是那么罪大恶极。”

    “话可是说的相当漂亮。”高爵看着满地的尸体和疮痍“这屠族灭门的事情都不是罪大恶极?那你告诉我什么才是?你们几个动静给我闹小点,不要太过份,过份调皮的话,下场你们是知道的。”,高爵说完点燃了一根香烟,转过头看着慕遥说道“大主君要见这个女人,我要带她走,有意见的话不要憋着,说出来。”

    离煌摇摆着脑袋“没…没意见。”

    “有意见没意见不是你说了算,要不要请示宫主?”伊森有些迟疑的说道。

    “那就去请示吧,看看东宫烟雨能说什么。”高爵倚靠在哈雷上面悠闲的说道。

    “不必了。”唐思悼尊敬的说道“这个世界上高王将想要带任何人走,就算是大主君也不敢过问,谁敢挡高爵抓人?高王将自己请便就是,可以把我们几个当成不存在。”

    高爵将香烟扔在地上用脚踩灭,从后备箱里面拿出一个头盔扔在了慕遥面前,握着头盔的他看着唐思悼等人说道“你们做的事情我不管,这不是我的权力范围,不过你们的赏金我都会调整的。”随后他看着地上的尸体道“有些事情不要做的太过于绝情,埋下恶种,必食恶果。”

    “能走吗?”他又对着地上的慕遥说道。

    慕遥有些还没反映过来般的站起来,呆呆的问道“大主君见我干什么?”

    “我不知道。”高爵干干脆脆的说道,同时戴上了头盔,他看着慕遥一直看着被无尽毁灭的昆仑峰…还有地上的那些尸体,挡在了他的面前“别看了,就当所有在昆仑山上面的一切,都是一场梦吧。”,发动哈雷摩托车,慕遥低着头泪流满面的戴上了头盔,坐在了后座。

    “我可以抱你吗?”慕遥轻声的问道。

    “可以。”他依然很利索的说道。

    今天晚上发生了太多太多的事情,几个小时之前,自己还在昆仑神宫里面,看着床上熟睡的明迦顾影自怜,现在…她却坐在高爵的摩托车上面,朝着世界政府所存在的方向行驶,时间,真的是一个很奇妙的东西,昆仑神宫的覆灭,所发生的一切一切,让慕遥根本承受不住的用力抱紧了高爵,头埋在他的后背上歇斯底里的痛哭起来。

    兴许安将臣说的没错,她终究是一个女人。

    高爵离开后,南山之巅上面那股压迫的气势才随风消散,绫罗打了一个哆嗦道“我操,什么情况?高爵会来,这也没人通知我们啊?三大宫主不是在昆仑山周围吗?他是怎么找到的?我操,刚刚真的给我吓死了。”

    “潇洒而来,潇洒而去,挺好的,不过我很好奇大主君找慕遥到底做什么。”

    唐思悼自己猜测的摆摆头“难道是要慕遥当他的新娘子?不会吧,他们俩结婚?”

    “皇子的记忆复苏后要是想起了慕遥怎么办?不得宰了我们几个?”离煌有些担忧的说。

    “把所有关于慕遥的记忆全部都剪掉吧。”伊森想了想又补充道“夏天的也是,皇子和夏天铁打的感情,我最恐惧的是,有一天要是我们几个去天门效命了,那该如何是好?”

    唐思悼转过身听着前方昆仑峰不断被消灭的声音,悠悠的说道

    “现在天门的铜墙铁壁已经形成,新人想要在天门崭露头角难于登天,太过于强大的话会震撼天门一干大将的地位,太过于闪耀的话大将的实力也会被各方势力所贬低,太过于垃圾、懦弱的话那根本没有存在的意义。”

    唐思悼一声轻叹,抬起头对着远方说道“但是最可贵的就是…当初走向世界是那些人,最后留下的又是那些人。”

    焰娲战斗团朝着昆仑神宫移动过去…

    而此时此刻在昆仑神宫内的地毯上面,东宫烟雨和安将臣看着前方被女君命令守护慕遥的冬,看到身后躺在床上的明迦,安将臣欣喜的喊了一声“皇子”,立刻对冬怒眼而视“事情已经发展到了今天这般田地,你这样的守护根本是毫无意义的,闪开吧,我们自己国家的皇子,我是势在必得。”

    冬苦涩的笑了笑,突然从怀中掏出一把匕首,跑到明迦的窗前将匕首放在了他的喉咙上面。

    “撤兵。”她很激动的说道“我让你们撤兵。”

    “你们的‘玩具王国’已经只剩下你一个人了。”安将臣略微叹息的说道“别做无谓的挣扎了。”

    只剩下我一个人了吗?冬情绪激动,一行行的眼泪不断的流淌出来,春、夏、秋,你们都已经离我而去了吗?连女君,连你都死亡掉了吗?安将臣的话,触碰到了她心中最脆弱的地方,只看到她猛地举起匕首,朝着明迦狠狠的刺下去。

    “找死!”东宫烟雨瞬间拔剑…

    一道剑光在冬的脸上谈话一闪,只看到东宫烟雨的身体“刷刷刷”诡异的带着无数的镜像前进移动着,一股霸道的气浪震得冬的身体到了天空中,随后一道猩红色的剑气自冬的脖颈上面闪耀,一剑割头,冬的脑袋掉下来直接滚到安将臣的脚边,尸体“啪”的一声掉在地上,脖子上面整齐的切口,连鲜血都没有喷射,可见剑刺出去有多快。

    我刚没看清…这么近我没看清宫主是怎么出手的…安将臣内心在说话。

    疾步走到明迦的身边,东宫烟雨确定明迦没事后深深的松了一口气,那无情的眼神也变得尊重。

    “将臣,带皇子回国。”

    “遵命!”安将臣激动的裹着棉被将明迦抱起来,大声的喊道“皇子,我们终于回家了。”

    黎明的曙光透过天空中的云雾照耀下来的时候,这场修罗飱宴也彻底的以修罗国大获全胜告终,昆仑山的天空下面,金甲飞龙飞舞在曙光之中,朝着修罗国的所在的方位行驶过去…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日本!!!

    东京!!!!

    一双稚嫩的小手在笔记本键盘上面飞速的敲动着。

    敲键盘的,是一个看起来只有十岁的小孩儿。

    他的大眼镜闪耀着耀眼的光芒,嘴角却带着愤世嫉俗恐怖的笑容

    “都死吧!!都死吧!!!全部都!!!去死吧!!”他恶狠狠的喊道。

    黑道学生7天门帝国:

    第二卷《修罗飱宴》(昆仑山篇),终了。

    一个俏寡妇给小伙寄了一封信,半夜让小伙去她家里吃饭,完事之后把她男人的奔驰给了他开,无巧不巧的在路上又遇到了一个搭车的嫩乳妹子,这妹子上车之后的举动让他难以自持,更多宅男福利点击……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